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七十章 明悟与提升!

第三千零七十章 明悟与提升!

    在这种微妙的扭曲之下,这一座岛屿的规则法则看起来就仿佛被抽走了某种本该存在的滤镜一般。

    在凡俗世界有着某种特殊的书籍,这种书籍使用两种颜色的文字印刷。

    使用这种书籍的时候,只要在书页上面蒙上一层某种颜色的滤镜,用那种颜色印刷的文字便会变得看不到,这本书,自然也就像是完全变了一本书。

    而这时候,这一座岛屿的情况便与这类似。

    只是,原来的规则法则,就像是蒙上了那一层滤镜,使得那规则法则少了许多东西。而现如今,在那扭曲之后,情况就像是将那滤镜抽走,使得原本被滤镜所掩盖的东西重新显现出来,使得这规则法则看起来也像是完全不同的一副规则法则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忽然若有所悟。

    或许,正常的规则法则本就有着无数种面孔,正常他所熟悉的那种规则法则的结构,或许只是其中极为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

    哪怕是,他所熟悉的那种规则法则的结构,已经是繁多到一个一般生灵所无法想象的程度了,也是如此。

    “若是这样的话,我在以前或许错过了太多太多了……”这个想法随着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他以前虽然仔细研究过规则法则,对规则法则的结构也有着某种程度的探究。但,对于这种探究,他却更多的只是将其摆在次要地位。

    一直以来,他都并没有真正系统的对规则法则可能的结构进行剖析。

    从一开始,他对规则法则的研究,都只是遇到什么样的天地,便研究什么样的规则法则而已。可以说是一种极为随机的研究方式。

    这样的研究之下,他所遭遇的规则法则的种类虽然相当不少,几乎是要以亿兆来衡量方才能够衡量得清楚。但,这些规则法则,却都是极为混乱的。

    所有的规则法则,对他来说,都是如同一盘散沙一般散落在他的心中,根本没有真正行程一个完整的体系。

    在这样的研究之下,可以说,只要任何规则法则稍稍变上一点点,他便会将其当成是完全不同的规则法则。若是有心研究的话,还要同样耗费大量的时间方才可能将这种只是稍稍变上一点的规则法则彻底研究透彻!

    这,很显然,是一种极大的缺失。

    这种缺失,在原来他并没有在意,也没有去多想,毕竟一直以来他所关注的都只是大道,只是大道背后所涉及的世界观而已。

    对于规则法则,他都只是当成体悟大道一种途径而已,并没有真正将其当做不可或缺的研究对象。

    但,现如今,在发现眼前这一方天地的诡异出现之后,他却才发现,或许一直以来,自己对于规则法则的想法都是错误的。

    规则法则,或许隐含着更多的玄奥,包含着更加奇妙的规律!

    其与大道之间的关系,或许并不如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

    心中微动,他开始感应这一方天地的大道。这一感应,他便确定了自己这时候的想法,果然,大道与规则法则之间的关系,并不是自己以前所想的那般简单。

    之所以有着这样的判断,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他的感应之中,这一方天地的大道和以前相比,并没有任何区别!

    没错,哪怕是这一方天地现如今的规则法则已经是被扭曲成为一个让他感到陌生,甚至感到难以理解的模样,让这整方天地的表现也变得和之前完全不同了。但,这一方天地的大道却依然如同他最初感应到的时候那般。根本就没有任何哪怕一丝丝的变化!

    就如同,规则法则的变化,对于那大道而言,是绝对微不足道的变化似的。

    “规则法则与大道,并非一一对应的关系。”这个结论,很容易就能够得出来了。

    规则法则乃是从大道之中衍生出来的,对于这一点,罗帆在很早以前便已经知道了。甚至,他还有着不知多少次靠着这个原理创造出世界,开辟出天地。

    因为关注重点更多的是在大道上,所以在以前他并没有多思考这其中是否隐含着他所忽略掉的信息。只是直接就将规则法则与大道一一对应起来,觉得某种大道便对应某种规则法则,某种规则法则,也直接对应某种大道。

    除了分工不同之外,两者几乎可以等同起来的。

    但,很显然,有了这时候的发现,他就知道,自己却是想多了。

    或许规则法则是对应某种大道,但,大道却绝不只是对应一种规则法则而已!

    “任何一种大道,都应当能够衍生出无数副规则法则。或者说,无数种规则法则层!”这个判断,在这时候直接出现在罗帆心中。

    唯有如此,方才可能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大道与规则法则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一个树状的结构的形态。大道,便是那树状结构的最底层的树根,而规则法则层,便该是这树根之上所生出来的无数枝干!

    显然的,一个树根对应的枝干,却绝不只是一种而已。

    一时间,有太多太多的想法在罗帆心中浮现出来。

    其中,大多数想法都关乎一种,那便是则之世界观!

    则之世界观显然对应某种大道,虽然,现如今则之世界观并不完善,距离真正对应某种完美的大道来说还有着天大的差距。但,再怎么说,其也已经是独立的世界观,是已经能够支撑七劫强者存在的世界观了,自然也能够对应某种虽然不算完美,但也大体完善的大道了。

    这种大道,便是则之天地的大道。

    在以前,罗帆只是到这一步,便直接就此确立了则之天地的模样,由此还开辟出了一方又一方的则之天地。

    甚至在不久之前,在那中年女子模样的七劫强者的本质之中,他还是靠着这样的则之天地虚影轻轻松松的制服了那本质所衍生出来的异常意志。

    但现在,在发现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的关系不是自己之前所想之后,他便明白过来,自己以前所认知当中的则之天地,不过是自己想当然的结果!

    或者说,只是则之天地可能存在的亿万种模样之中的其中一种罢了!

    则之天地真正的模样,应当是一个体系,一个极为复杂的,有着无数分支的体系。

    若是他真正认清这一点的话,他每一次所构筑出来的则之天地,绝不该都是一种模样,而应当是有着无数种模样!

    甚至,可能他每一次构筑出来的则之天地,应当都是和以前任何一次所构筑出来的则之天地都完全不同的,方才合理。

    随着他认识到这一点,只是瞬息间,他便猛然感觉到自己的道行境界再进了一大步,那七劫强者与八劫强者之间的**颈在这瞬间已经变得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瞬间就要彻底崩溃了一般。

    除此之外,他所感应到的,那第八次大劫降临的时间,也已经在瞬息间缩减到了将近一亿年而已,缩减的时间之多,足以让一般修士震撼莫名了。

    从这两者的变化便能够看出来,方才那点领悟所给他带来的好处到底有多么巨大了。

    若是以倍数来计算的话,这时候的他,和上一刻的他,彼此之间的差距,至少也有百倍以上!

    也即是说,此时此刻的他,怕是伸出一根手指都可以将上一刻他的轻轻松松的抹去了。

    “一亿年……”感受着那即将降临的第八次大劫,罗帆的心情却是有着莫名的复杂。距离上一次第七次大劫却还没有多长时间,没想到很快的第八次大劫就又要来了。

    一亿年时间,对于一般生灵来说是一个漫长得足以让人绝望的时间段。但对于罗帆这等级数的存在来说,一亿年时间,怕是一晃神之间便可能过去了。

    可以说,只是剩下一亿年,那对他而言,几乎就像是已经在眼前了。

    不过,相比于以前对于大劫心中还有着诸多戒惧,这时候他对于大劫更多的却是期待。

    通过与宏阔道人的一番交流,他却已经明白过来,大劫才是自己所走的逆行之路真正的修行之所,进入大劫虽然会有危险,但更多的却是机缘。大劫,相比于外界,却更加适合自己修炼,适合自己提升自我!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大劫,方才会随着他的道行境界不断提升而不断提前,而并不像是一般的劫数那般一般确定便再不变化时间,不会提前,也不会延后。当然,与此同时,一般的劫数也会彻底限制住渡劫者的道行境界,让其不度过大劫便不能继续提升,而罗帆的大劫却完全没有这种限制。

    毕竟,若是按照大劫的这种本质来看的话,道行境界其实也不过是进入大劫这么一处“机缘之地”的资格而已。只要资格足够,就能够踏入那一处“机缘之地”,这样一来,自然完全不需要固定时间,也不需要限制道行境界了。

    就像是一个人考了六十分算是合格,能够得到什么资格。但这并不代表这人不能考更高分。甚至,说不定考得好了还能够提前获得资格。

    对于罗帆的大劫来说也是如此,对于大劫而言,他的道行境界达到某个境界,便会获得引动大劫的资格。只是那样的话,大劫就只能够慢悠悠的,按照其节奏不紧不慢的到来。但,若是他更努力修行,让自己的道行境界不断的提升,那就相当于获得提前进入大劫的资格,道行境界提升越多,提前得也就越多,如此而已。

    这些东西,在之前他与宏阔道人进行交流,通过宏阔道人听到了其师对于逆行之路的讲述之后,他就已经是想到了。

    所以,这时候他却是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些,在这时候他只是对一亿年之后便有大劫降临而感到心情莫名的复杂而已。

    好一会之后,他便收拾了自己的心情,心中微动之下,这一处他所在的异次元便瞬间被一方天地的虚影所笼罩。

    这天地的虚影之中透出一股强烈的,属于则之世界观的韵味,很显然,这便是则之天地的虚影。

    只是,相比于以前,这则之天地的模样,却是罗帆所完全陌生的模样。

    虽然依然有着天地主体,依然哟这诸多平行所在,体量上依然比起一般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天地要大上不知多少亿万倍。但,无论是天地主体还是诸多平行所在,其模样都已经是和以前的则之天地完全不同了。

    甚至,若不是那种属于则之世界观的韵味,根本无人能够将其与之前的则之天地联系起来。

    感觉上,就像是同样有着无数平行所在的另一方天地一般!

    “果然,只要我意识到就能够做到。”罗帆感受着这则之天地虚影的模样,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感慨。

    眼前的则之天地,乃是完全遵循则之世界观所构筑出来的一方天地。只是,相比于以前,这一次他并没有预设其模样,只是完全遵照则之世界观的框架,然后任凭那框架发展,任其衍生出大道,再衍生出规则法则,继而形成了完整的天地而已。

    因为他没有预设其模样,所以,这一方天地发展成为了一种与他以前所见到的任何则之天地都完全不同的模样。

    但,相比于以前他所认知当中的则之天地,眼前这一方天地却似乎更加的自然,诸多规则法则,似乎更加的是和谐,运转起来也似乎更加的顺畅了。

    隐隐间,他甚至感觉到,这一方则之天地之中,也有着某种莫名的诡异存在,虽然不算太多,但在他的感觉之中却是相当明显。

    这种诡异,让罗帆感到颇为熟悉,却赫然就是此时此刻外面这一方天地所存在的那种诡异!

    “这是,天地的成型受到了外面天地的影响,或者说,受到了环境的影响吗?”罗帆感受着这种熟悉的诡异,心中若有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