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 相关函数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 相关函数

    此时此刻罗帆身体周围的则之天地虚影虽然与这一处机缘之地有着极大的区别,但那种规则法则之间的微妙相似,依然是将两者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使得任何人都不会觉得两者没有关系。

    “这样的话,若是在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中开辟天地的话,那天地该是什么模样呢?”罗帆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好奇起来。

    以世界观为根基构筑的天地会因为环境的情况而出现相对应的变化,化作与环境相对应的模样,这种性质若是放在混沌状态之上,那么这则之天地展开之后所可能呈现的模样显然便很难想象出来了。

    “它会吸收混沌状态的特质,拥有混沌状态的特征吗?还是说,会直接呈现一种极度复杂的结构,亦或是,呈现一种极度自然的结构?”罗帆忍不住开始猜测则之天地若是在混沌状态之中展开会有什么样的表现起来。

    只是,这种种猜想最终也只能止于猜想而已。

    现如今,他的则之世界观并不足以支撑则之天地在混沌状态之中展开!

    若是这时候他敢在混沌状态之中展开这则之天地的话,那等待他的,必然便是被混沌状态毁灭一切,继而将他的一切存在彻底抹去!

    所以,对于在混沌状态之中自己的则之天地会呈现什么模样,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一切都只能止于猜想而已。

    想要确认那猜想,至少也得等他度过九次大劫,乃至最终成就真圣,方才可能真正做到。

    在这之前,对于则之天地在混沌状态之中会有什么表现的猜想,都只能是猜想。

    就像是,他对于真圣级数的存在会拥有什么样的威能,有什么样的感觉的猜测一般,在他真正成就真圣之前,这一切也都只能是猜测。

    别说无人会告诉他,就算有人告诉他,他怕也无法理解,无法想象出来。

    心中转着这种种想法,他只能够在心中将这种种疑惑先放下,将自己身体周围所浮现出来的那则之天地的虚影瞬间一收,那完整的则之天地虚影便直接消失无踪,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接着,他心中又是一动,则之天地的虚影再度展开,将这一处异次元的修行道场再度覆盖住。

    相比于之前,这则之天地的模样却又有了变化,看起来和之前那一方天地又是两方完全不同的天地了。不过,虽然是两方完全不同的天地,但那种隐藏于天地之中,或者说,隐藏于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之中的那种微妙的诡异却是几乎一模一样。

    都是与外面这一处机缘之地极为相似!

    感应着这一方与之前完全不同却又有着微妙相似的则之天地,罗帆只是淡淡一笑,将这天地瞬间收了回去。

    到了这一步,一种大道能够对应无尽量的规则法则这一事实,已经是再无疑问了。

    而确认了这一点,对他来说的意义却是无比众大的。

    首先,这样的认知能够使得他的则之世界观原本所缺失的一个重要部分终于获得从零到一的突破,接下来,他只要向着这个方向进行努力,自然而然的便能够让他的则之世界观完善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其次,确认了这一点之后,他研究规则法则的方式,显然便能够变得更加的有条理,原本那种碰见什么,研究什么的状态,将从此被彻底改变。

    当然,想要彻底完成这种改变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至少,他需要先将大道与规则法则的对应方式找出来。

    大道与规则法则并不是一一对应,而是一对多的对应方式,一种大道,能够对应无数种规则法则层的结构。既然如此,那么,大道与规则法则层的具体对应方式是什么?

    想要真正改变自己对于规则法则层的研究方法,找出这种对应方式,显然是必须的。

    这就像是数学上,两个相关的变量,只是知道其相关,显然是无法深入研究这两个变量的,唯有真正确定两者的相关函数,方才可能深入的去对其进行研究。

    而这时候,对于罗帆来说,他最应该做的,便是找到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的相关函数!

    做到这一点有什么用处?

    最为明显的用处便是,只要知道这种相关函数,便能够轻轻松松的找到巨量某种大道所对应的规则法则层的结构!

    就像是这时候面对这一处机缘之地一般,若是罗帆早早的就已经知道了大道与规则法则之间的相关函数的话,眼前这规则法则所出现的扭曲,便不会让他觉得诡异了。

    也即是说,若是他知道那相关函数,这一方天地哪怕是变得如此模样,他也会觉得一切都是在自己的理解范畴之中,所有的一切变化,他都能够清清楚楚的抓住其背后那种原本完全无法理解的逻辑关系!

    甚至,若是他想要的话,还能够更进一步,推演出更加诡异,更加不可思议的规则法则结构!

    哪怕是光是用在研究天地上面,这变化,都有着极为众大的意义了。

    更别说,若是用在战斗上的话,原本对于入真正强者没有多少威能的天地攻击,也将重新焕发生机,重新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就像是这时候那七劫强者正在承受这一处机缘之地的攻击,整个身躯正时时刻刻的被这一处机缘之地不断的吞噬同化那般。正常来说,七劫强者挥手之间便能够创造亿万天地,或许天地等级远不如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长久存在的完美天地,但终究也是天地。能够拥有这样手段的七劫强者,想要毁灭完美天地不太容易,但想要突破天地,超脱天地,却绝对是轻松无比的事情。但,此时此刻,那七劫强者面对着一方天地是如何的?他,彻底的沉沦在这一方天地的手段之中,根本无法超脱!

    而这一方天地相比于其他天地唯一的区别,也不过就是因为,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结构因为种种因素而变得颇为诡异而已……

    而这种诡异,若是罗帆掌握了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的相关函数的话,却便能够轻轻松松的制造出千百种出来。甚至,别说是这种程度的诡异,更加深刻,更加难以想象的诡异,他都能够创造出来。

    到得那一步的话,这一方天地所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也就能够轻松的做到了。

    之所以会是如此,其实根本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一般强者,都未曾意识到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有着那种相关函数!

    他们,都是如同罗帆之前那般,只是以为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乃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因为没有意识到两者之间存在着某种相关函数,所以对于规则法则层的一些偏门变化他们便就变得无法理解了。而一旦无法理解,那么,那种便话,对于他们来说,便是绝境!

    那七劫强者,便是因为如此而遭劫的。

    事实上,这时候那七劫强者遭遇的攻势真的有那么难以对抗吗?

    其实也未必,只要他能够理解那种诡异的根源,不至于被那诡异同化思维,同化逻辑,想要突破那一个对他的心神进行禁锢的世界,其实根本不需要耗费多少工夫的。

    但,就是因为不了理解那种诡异的根源,他这时候只能成为一头被随意宰割的肥猪,甚至连自身正在被随意宰割都意识不到!

    想要找出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的相关函数,那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哪怕是罗帆已经意识到了两者的相关函数的存在,也是如此。

    毕竟,一种大道正常来说,因为环境的缘故,都只是表现出某种相应的特质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一处位置,就只能够得到某种大道在某一种环境之中所根据那种环境所衍生出来的规则法则层的结构而已。

    换句话说,在一处位置,所能够得到的,也就是那种相关函数的某一个结果而已。

    若是将那种相关函数当成是一个方程式的话,这就相当于这一个有着不知多少个变量的方程式的某一个确定的解而已。

    显然的,想要通过这个确定的解彻底确定这整个方程式,那却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而一方天地,存在便是存在了,其周围的环境已经确定,其自身也已经确定,那个解,也就是一个固定的解了。而若是换了一方天地,那么一切却就都完全不同了,那不同的解就是不同的方程式的解了,两者之间自然也就没有了任何关系了。

    所以,光是体悟天地,光是体悟种种规则法则层的结构,哪怕是将混沌状态之中存在的一切天地都体悟千百遍,都是不可能得到那个相关函数的。

    罗帆心中想法展动,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光是体悟天地,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那么,显然也唯有自己开辟天地这么一个办法了。

    而开辟天地的话,若是随意开辟的话,因为对开辟出来的天地的大道根本就难以固定,这就相当于在一个坐标体系上随意的点下一个个点,却根本无法确定这些点是否是属于同一个图形之中的点一般,对于得出那个相关函数根本不会有什么帮助。

    所以,随意开辟天地,显然是不行的。

    无法随意开辟天地的话,那么,想来想去,似乎也就唯有一种办法了……

    “看来,我本能的就知道了该用什么办法来得到这个相关函数了……”良久,他的面容展开,神色忽然变得放松了。

    事实上,想要得出那个相关函数的具体方法他其实已经是演示过了。没错,便是展开他的则之天地!

    相比于随意开辟出来的天地,则之天地有着一个特点,那便是,其完全是按照则之世界观所衍生出来的。

    而按照则之世界观所衍生出来的天地,其大道,显然都是与则之世界观相对应的大道。也即是说,所有这样的天地,其大道,都是同一个!

    这样的话,只要在不同的位置,甚至只是不同的时间展开则之天地,也便相当于同一种大道根据不同的环境所衍生出来的种种规则法则层了。

    若是用数学上来描述的话,这就像是在一个坐标系之中,点下一个又一个确定是同一个图形,或者说,同一个函数的坐标点!

    这样的话,只要坐标点的数量足够多,自然而然的便能够真正得出那个图形。而只要得出图形,自然也就能够得到那个函数了……

    当然,这很显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毕竟,现如今罗帆连这个相关函数到底有多少个变量都不知道。

    想要真正得出这个相关函数,所需要的点的数量,怕是会多得无法想象。

    而且,虽然是以相关函数来定义那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的关系,但事实上,两者之间的关系显然是比起一般数学意义上的相关函数要复杂不知多少亿万倍!

    这更是使得想要得出两者之间的关系的难度变得愈发的巨大起来。

    可以说,哪怕是数学上传说中的千禧难题,百年难题,千年难题,甚至亿万年难题,相比于现如今罗帆所遭遇的这个难题,都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当然,相比之下,现如今的罗帆相比于那些凡俗之间的数学家之类的也要高明不知多少亿万倍,所以面对着这样的难题,他这时候却也并没有就此生出什么绝望的情绪。

    只是心中想法稍稍转动,想清楚其中的难度之后,便开始沉下心思开始整理该如何去解决这个难题了。

    不过,在这之前,这一座岛屿,他显然也需要先清理过一遍再说。

    毕竟,他之前可是为了清理这一座岛屿的种种诡异方才开始思考这些的,现如今哪怕是他的思维重点已经不再这上面了,终究也要有始有终……总不能就此有始无终,半途而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