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七十二章 光华

第三千零七十二章 光华

    在明白了这一座岛屿的规则法则变化的本质之后,再想要解决这里的诡异,难度却已经是比起之前小上许多了。

    虽然还不至于说马上便能够将其轻松解决掉,但,至少已经不再如同之前那般不知该往何处着手了。

    在这时候,罗帆心中微动,感知已经是瞬间将这一座岛屿的规则法则层彻底渗透,将这一片规则法则层从里到外的一切细节尽皆纳入感应之中。

    明确的知道了这规则法则的扭曲同样是遵循着大道规定的框架而为,同样是属于这一方天地正常的一种演变之后,罗帆却不再将其当成扭曲,不再将其当成异常,而是开始用一种正常的视角来观察体悟这些规则法则。

    视角这么一个转换之后,他眼中的这规则法则层自然而然的发生微妙的改变。

    原本觉得真正诡异的种种,在这种视角之下,却已经是渐渐散去了诡异。

    隐隐间,一种原本隐藏在无数诡异之中的隐晦脉络,开始在他的眼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对于罗帆而言,任何一方天地的任何规则法则,想要真正体悟起来,难度都不会太大。

    毕竟,他的境界已经是达到了这个高度,甚至能够随意的开天辟地了,想要真正用心思去体悟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那当真不是什么事情。

    之前之所以觉得这一方天地浮现出来的真正诡异难以理解,那只是因为他的观念没有转换过来,依然是以原来的规则法则的结构来理解这新的规则法则层而已。

    若是用公式来理解的话就很简单了。原来的他,便相当于用一个完全对不上的公式想要解答一个本就相当困难的问题。这样的话,他越是耗费多功夫在这问题上面,那问题就会变得越复杂,距离最终的答案也会变得越远。哪怕是最终沾一点边,那结果也会显得似是而非,根本和真正的答案对不上。

    而现如今,在他转换视角之后,他却就相当于直接将那完全对不上的公式抛开,直接从零开始,用最为笨拙的办法来解答那个难题。这样的话,相比于有正确的公式来解答这个问题自然是要麻烦许多倍。但,这样的话,却能够避免那对不上的公式的干扰,虽然麻烦,但终究并没有错误。只要一直走下去,想要解答那个难题,却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换句话说,之前对于这规则法则层的那种觉得诡异的感觉,其实也不过是因为用对不上的公式要强制解释那规则法则层的结构所产生的感觉而已。

    却并非是这规则法则层真的是那样诡异……

    当然,虽然只是转换视角就能够找到途径,但并不代表转换视角真的是那么容易。

    哪怕是罗帆,都是靠着之前的灵光一闪方才想到关键,转换了视角。正常修士,哪怕是七劫强者,想要转换视角,都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对于大道与规则法则层是一一对应的这种观念,几乎所有修士都是奉为真理的。

    他们若是没有先入为主,先认定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是什么模样的话,想要找到那天地表现出来的诡异背后的脉络,那虽然难度相比于理解一般天地的一般规则法则结构来说要困难许多,但终究不是不可能。但,当他们已经先入为主,先认定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是什么模样,然后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再出现变化,变成另一种模样,显现出诡异出来的话,那他们想要转换观念,却就是近乎不可能了。毕竟,先入为主已经让他们本能的在心中设定了这天地规则法则的对应公式。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天地的规则法则层忽然发生转变,这就相当于在他们已经认定公式的情况下,直接将整个问题推翻重新谱写出另一个问题让其用这公式解答一般。那自然是一件近乎不可能成功的转变。

    那七劫强者这时候便是如此,他最初已经是触摸到了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已经是确立了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的所谓公式。然后,忽然间这整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直接出现变化,从这种规则法则层跳到另一种与大道对应,但却与原来的规则法则层完全不同的那种规则法则层。这显然就使得他最初对这一方天地规则法则层的认知反过来成为他的枷锁,让他完全无法真正理解这一方天地全新的规则法则层,因此才会一直沉沦于这一方天地所出现的那种诡异之中,不能脱身!

    在这时候,罗帆直接转换观念,将自己对这一方天地规则法则层原本的印象完全抛弃,开始从零开始一点点的领悟这一片规则法则层。

    这规则法则层所呈现出来的模样,乃是罗帆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虽然明明知道其同样是与这一方天地的大道相对应的某种规则法则层的结构,但因为完全陌生,所以罗帆体悟起来,难度却依然是无比的巨大。

    这就像是一个萝卜,正常的萝卜明明是那种胖大圆润的模样,正常人认知当中,萝卜也应当是那个模样。这样的话,他们自然是一眼看到这种正常模样的萝卜,哪怕是和以前所见过的任何一个萝卜都有着一些区别,也能够第一眼便认出其实萝卜。

    但,忽然有一次,出现一个长得跟人参一样的萝卜,哪怕是知识丰富,明明知道萝卜有着极小的可能长成这种模样,但也是绝不可能第一眼便认出那就是萝卜的。

    这时候对于罗帆来说,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就是如此。

    他一直以来所熟悉的规则法则层,都是有着许多共通之处的,比较常见的那种规则法则层所最容易呈现出来的模样。但忽然间,出现这么一种,确实是规则法则层可能出现的模样,但一直以来,他却从没有见过的一种规则法则的特殊模样在他的眼前,他想要真正弄清楚其中的玄妙,那显然就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此时此刻,罗帆对于这一片规则法则层的体悟速度,却是超乎想象的缓慢。

    这种缓慢的速度,甚至让他仿佛回到了当初自己还是散仙之境的时候第一次感应到天地的规则法则层之时的那种状态。

    在当初,他第一次感应到天地的规则法则层之时,体悟规则法则的难度,便是这么大,体悟的速度,也便是这样缓慢!

    不过,虽然缓慢,但进步终究还是持续不断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于这一片规则法则层的理解却是变得越来越深入,这规则法则的奥妙,也随着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他心间。

    转眼,便是数月过去了。

    这一日,罗帆忽然发出一声轻笑。

    “原来如此。”

    随着这一声轻笑,他身上猛然透出难言的光华。这光华直接刺透了这一处异次元道场,瞬间笼罩住下方的那整座岛屿。

    随着这光华笼罩住这岛屿,这岛屿之上原本存在的那无数诡异瞬间烟消云散。

    整座岛屿瞬息间就化作这一方天地的世外桃源一般,再找寻不到任何诡异存在了。

    而在规则法则层上,这时候那光华也存在于这一座岛屿所在之处的这一片规则法则之上。或者说,有着一层光华,将这一片区域的规则法则层给彻底的覆盖住了。

    因为这种光华的覆盖,这一片区域的规则法则层所出现的扭曲,就像是被过滤掉了一般,却是再无半点可以在这一座岛屿上发挥作用。

    在这光华的过滤之下,这一片区域的规则法则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恢复了罗帆最初所见到的那种正常模样,好像是之前的一切变化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随着这变化,这一座岛屿之中的众生一个个的忽然觉得身心一松,原本压在他们心头的那种沉甸甸的感觉忽然间完全消失无踪了。

    要知道,真正的诡异可并不是发生在那些死去或者被诡异所彻底扭曲的生灵身上的,便是活着的生灵,没有被真正影响的那些生灵也同样是因为这些真正的诡异而发生种种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那些生灵或许没有能力对其进行清晰的把握。

    但,作为生命,他们终究还是能够本能的对自己的变化有所感应。

    而这种感应,对于他们而言,却就化作某种压在他们心头的沉甸甸感觉。这种沉甸甸的感觉类似于那种明明知道有着什么东西自己忘记了,但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的那种微妙的不安。

    而这时候,随着那规则法则层的扭曲被罗帆所释放出来的光华所过滤掉,这种对众生的改变自然而然的便消失了。

    改变消失,他们的本能自然有所察觉,那种沉甸甸的感觉自然也随着消退。

    “过去了吗?”这是那些生灵在这时候心中所产生的想法。

    一时间,死过翻生的感觉,让他们一个个的都觉得雨过天晴。

    对于众生的轻松,罗帆却是完全没有在意,耗费了这几个月时间来将这一座岛屿的诡异消除,这虽然耗费的时间颇长,但他却完全没有因此而觉得浪费时间。

    毕竟,最终的成果对他来说却是相当有用的。

    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难得的收获。

    这时候他所释放出来的,那种过滤掉扭曲的光华,其实便是他对于大道与规则法则之间的对应关系,或者说相关函数的某种最为基础的领悟。

    当然,这距离真正的相关函数来说,还有着无比遥远的距离,哪怕是天壤云泥之间的差距,都不足以形容这光华与那相关函数之间的差距。

    这时候他所施展出来的光华,其实也不过是他对于这种规则法则层忽然跃迁改变的源头的理解所形成的而已。

    其效果,最多最多,也不过是稍稍偏转一点点那规则法则层的扭曲而已。

    毕竟,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层的转变不过是一点点而已。就像是一个庞然大物稍稍挪动了几毫米,若是没有仔细观察,甚至都无法察觉其是挪动过的。

    虽然这种细微挪动所产生的效果相当的惊人,但再怎么样,都只是细微的挪动而已。

    既然是细微的挪动,那么,想要弄清楚其两个位置之间的差别,那难度显然也就不会很大了。

    而这时候,罗帆所施展出来的这光华,便是他对两者的差别的体悟结果了。

    这种光华,并不足以支撑罗帆对那规则法则层与大道之间的关系进行彻底的研究,但显然也并非是毫无帮助。

    至少,让罗帆能够大体确认,自己之前的理解是正确的。

    那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的关系,果真便是如同自己之前所想,是有着一个相关函数存在的。

    心中微动,罗帆转头看向远方,那一处七劫强者沉沦的位置。

    这时候,那一处位置依然好似天堑一般,不断有着世界、时空从其中不断的诞生,再不断的被周围的虚空所吞噬,或者说,是被这一方天地所吞噬。

    在这种过程之中,这一方天地依然是在随着不断的生出变化,那种在一般修士眼中的真正诡异,也在变得越来越明显。

    当然,这种真正的诡异,也只是在一般修士眼中而已。

    在已经知道这种真正诡异根源的罗帆眼中,这也不过是这整方天地的规则法则正在不断的向着另一种结构不断跃迁的表现而已。

    “这样下去,他怕是越来越难超脱了。不会最终真的因此而消亡了吧?”罗帆心中忽然有着莫名的怀疑。

    若是最终那七劫强者真的就此消亡,那结果可就太过憋屈了。

    想了想,他还是摇摇头“应当不会,虽然不知那人是否是道尊门下,但作为七劫强者,底牌终究还是会有的。若是真的威胁到其性命,他必然还会有些手段脱身的。而且,这里也是机缘之地,而不是普通的天地,终究不可能毫不留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