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成功与失败

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成功与失败

    六劫强者在这一方天地再怎么说也是站在巅峰之上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来拜访,还是一个陌生的这等存在,那道场的主人怎么可能不接待?难道不怕得罪原本可能当朋友的同道?!

    于是,很快的,这老者便被接入了那真正的道场之中去了。

    这则之天地的虚影虽然只是虚影,但其中的一切,却都是如同真实一般,哪怕是其中的修士,也都是符合这天地的逻辑的。至少,在这些修士自身看来,自己便是从一个普通的凡物开始一点点的修行,一点点提升自我,最终耗费了亿兆年方才成就如今的六劫强者级数的实力。

    这样的存在,自然有着自己的气度,也有着自己的逻辑。

    与这老者一番见面,寒暄,试探,质询,交流,等等诸多过程自然是一个不缺。

    只是,交流虽然顺利,但那六劫强者对于这老者的到来却是颇有几分惊异。因为,这老者表现得却是太过诡异了。

    明明是主动前来探访,但在见面之后,却又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似乎心思完全没有放在与自己的交流上面。

    若是一般女子,在这时候怕要怀疑对方因为被自己的容貌气质所惊艳而魂不守舍了,但,很显然的,这六劫强者虽然是极为出色的女子模样,但终究是六劫强者。对于其他强者是否是因为自己而魂不守舍却是无比清楚的。

    眼前这老者,分明就并非是因为自己而魂不守舍,而是因为另外的事情而魂不守舍!

    不过,这六劫强者终究不愧为在天地之间留下无数美名的存在,对于这老者这种明显不合情理的表现却是相当宽容。

    并没有因此而怪罪对方,只是因为对方没有兴趣继续与自己交流,也便不再浪费对方的时间,在随意扯了几句话之后,便结束了话题,给了那老者台阶告辞离去了。

    这老者有些浑浑噩噩的离开了这一处道场,心神直往下沉。

    “居然不是外来的同道,居然真的是这天地土生土长的强者,这怎么可能,只是一方天地而已,甚至都不是完美天地,怎么可能培养出这等级数的强者出来?!难道,只是她不是而已?”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

    到了这一步,这一方天地虚影在他的眼中却是变得更加的神秘,也更加危险起来了。

    虽然心中还在给自己找理由,但他其实已经明白,这些六劫强者,其实就是在这一方天地虚影之中土生土长的了。

    哪怕是其他不是,这一名他所拜访的强者是,就已经代表着这一方天地虚影有着能力诞生出六劫强者级数的存在,这一方天地虚影的神秘与危险,自然也就与所有六劫强者都是土生土长的没有什么区别了。

    “他们难道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动静的?”良久之后,这老者恢复了冷静,开始思索起来。

    这些时日,他在这一方天地虚影之中不断探索找寻,却是连一名同样被吸纳进入这一方天地虚影之中的同道都看不到。

    若不是他在被吸纳进入这一方天地虚影的时候同样看到了那些同道也被吸纳进来了,他说不定都要怀疑只有自己被吸纳进入这一方天地虚影之中了。

    之前他还能够用他们已经得到了这一方天地虚影之中的身份来说服自己,但现在这个解释显然已经不成立了。

    “不,哪怕是他们隐藏起来,也不可能没有任何痕迹。就拿我来说,哪怕我小心再小心,也依然有着痕迹残留下来,若是换做我自己来寻找的话,必然也能够探查到这些痕迹。这么多人,绝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找不到的。这样的话,这一方天地虚影内部并不只是我所在的这天地而已。”这老者思考着。

    若是在原来,他想到这里,必然便会直接将这个可能性推翻。

    毕竟,这可是一方天地虚影,在天地虚影之中怎么还可能有复数的天地虚影存在?!

    但,很显然的,有了之前他所发现的,这一方天地虚影之中居然存在着大量土生土长的六劫强者之后,他哪里还不明白这一方天地的特异之处?!既然这一方天地虚影居然能够培养出六劫强者这等级数的修士,那么,其中嵌套多一些天地虚影,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若是这样的话,光是超脱这一方天地,或许并不能真正的脱离这天地虚影。”这老者皱起了眉头。

    相比于之前,这时候他却是放松了许多。

    这一方天地虚影之中并没有同样是外来者的同道存在,那便表明,他在这里的动作即便是大一点,也不会被那些同道所发现。

    如此这般一来,超脱这一方天地,似乎也并不需要使用太过复杂的办法了。

    当然,虽然放松了一些,但他也不敢说肆无忌惮。

    毕竟,这一方天地虚影之中可是有着土生土长的六劫强者存在的!若是自己太过肆无忌惮,触动了他们的什么禁忌的话,他们和不会和自己客气。到时候自己却就是树了没有必要的敌人,给自己找没有必要的麻烦了。

    所以,哪怕是能够不用顾忌太多的超脱这一方天地虚影,他也足足耗费了半个月之久方才完成了超脱前的准备。

    其中一种准备,便是选择超脱的地点。

    这一方天地虚影颇为繁华,其中的生灵数量更是多得超乎想象。

    他接下来打算使用的超脱方法产生的动静将会相当巨大,若是丝毫不顾及环境的话,说不定他的超脱将会带来大量的死伤。

    若是真实这样做的话,那简直就是在申请那些土生土长的六劫强者的出手干预啊。

    最终,这老者所选择的超脱位置,乃是在一片广阔的海洋之中。

    相比于陆地上那几乎遍地都是生灵来说,广阔的海洋表面上却就显得荒芜许多了。选择海洋,引动其他六劫强者干预的可能性显然小了许多。

    当然,超脱所需要的准备自然不只是选择地点而已,还需要先一步的对环境进行一些相应的改造,比如,布置阵法啊,镇压规则法则啊,消除天地的桎梏啊,等等等等。

    若是真的要仔细说明,那怕是千万言都不能说清楚。

    不过,这老者终究是六劫强者,这些准备内容对他来说却是轻松至极。

    半个月时间,显然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这一日,他所立之处,天地之间布满了无形的符文,构筑成为难以言喻的精妙阵法,产生种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奇妙威能。

    而这一片区域的时空,更是与外界的时空产生了某种极为微妙的差别,感觉上似乎已经被某种力量给扭曲修改过了。

    至于规则法则层的变化,更是不用多说。那几乎就是一切准备的重中之重了……

    立在这一片区域的中央,这老者模样的六劫强者微微闭目,仔细调整自身的状态。

    他的准备可以说已经是尽善尽美,正常来说,超脱这一方天地虚影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他心中也知道,这一方天地虚影并不是自己唯一的对手。

    在这天地虚影的背后,这天地虚影的开辟者,创造者,才是自己真正的敌人!

    自己现在的准备只是应对天地虚影的桎梏而已,却并没有办法应对那天地虚影背后的开辟者。在这样的情况下,接下来若是那天地虚影的开辟者出手的话,他却就只能随机应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放松得了?

    自然是需要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巅峰的状态来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对手了。

    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之后,这老者开始激活自己布置的阵法,体内的威能开始缓缓涌动,丝丝缕缕的,如同活物一般的光华从他的身躯之中透出,与周围的阵法,与这一片区域的时空,与时空深处的规则法则层,甚至与那冥冥中的大道都产生某种微妙无比的交流。

    在这种交流之中,这一片海洋如同沸腾一般,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

    虚空之上,更是有着无数电闪雷鸣出现,整片区域渐渐的变得越来越昏暗起来。

    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油然而生。

    在这瞬间,从四面八方有着一道道目光向着这里投来。

    这些目光之中蕴含了探究的韵味,其中那老者甚至感受到有一道目光让自己感到极为熟悉,正是那他拜访过一次的那一名六劫强者的目光。

    “诸位难道想要阻止我?”忽然,感应到那众多目光之中的莫名韵味,这老者眉头皱起来,口中这样道。

    那些目光的主人显然都是六劫强者,是这一方天地之中最强的那一拨人。

    而这时候,他们目光的韵味,却完全不像是在看一个即将超脱离开这一方天地之人,而更像是,在看一个失败者……

    似乎,他们已经是认定了他是怎么都无法成功的一般。

    虽然知道这天地虚影的开辟者可能会在背后施展手段,让自己无法真正脱身,但至少按照自己的布置,正常来说超脱这一方天地虚影是没有问题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强者的目光代表着什么,却就很值得怀疑了。

    “非也,非也,我等只是观礼罢了。希望道友能够成功超脱。”这时候,那这老者拜访过是六劫强者却是传音说道。

    听到这话,那老者只是微微皱眉。

    他心中知道,若是他们不出手阻止自己的话,那便表明自己的超脱怕真的会遇到不小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大到了那些强者完全不觉得自己有成功的可能的地步。

    不过,现在如箭在弦,却已经不得不发了。

    他总不能因为其他强者的几个目光便退缩吧?

    当下,他便只是道“既然如此,希望诸位不要打扰我。”

    说话间,继续激荡自己体内的威能,引动自己发出的光华,然自己的身体在这时候开始渐渐的与周围的时空,与周围的规则法则层,乃至那冥冥中的大道都渐渐交织在一处。

    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时空,周围的规则法则层,乃至冥冥中的大道都因此而生出诸多反应。

    天地随着产生了强烈的变化,隐隐间,便好似整方天地都在开始渐渐的向着他所在之处收缩一般,隐隐间有着难以言喻的压力开始不断向着他汇聚而来,开始作用在他的身上,压迫着他的身躯开始向里收缩起来。

    阵法运转渐趋巅峰,时空变幻也渐渐达到了极致,一切的一切,都在按照那老者原来的规划进行着。

    事情到了这一步,看起来依然是那般完美,就仿佛什么意外都没有出现一般。

    “要成了。”这老者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随着这想法,他按照原来的计划,瞬间爆发自身体内足以碾碎天地的恐怖力量,顺着他之前所释放出来的光芒的轨迹,瞬息间便传遍周围那阵法的笼罩范围,深入规则法则层深处,更波及了冥冥中的大道之上。

    随着这种变化,周围变化瞬间变得激烈起来,他的身体好似忽然间化作虚幻的影子一般,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

    不多一会之间,随着周围时空的崩灭,随着规则法则层的破损,他的身躯就已经彻底消失在这一方天地之间了。

    但,就在这时候,周围那些窥视的视线依然没有任何一道消失。

    就好似,他们清楚的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依然没有完一样。

    果然,就在下一刻,那老者兴奋无比的出现在那刚刚恢复过来的时空之中,那样子似乎是他已经完成了一件无法想象的伟业一般。

    不过,很快的,他便感受到周围窥视的目光,感受到那些目光之中所传递过来的熟悉感觉,更感应到,周围他所留下的诸多力量痕迹,一时间面上神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超脱了,怎么会忽然又回来了?!”这是在这时候出现在他心中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