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零八十五章 出主意

第三千零八十五章 出主意

    此时此刻,这中年女子模样的七劫强者显然已经被心中的渴望稍稍蒙蔽了。

    这点蒙蔽,若是放在普通人身上那便只是变得稍稍顽固一点而已到,不至于有太大的影响。但,放在这中年女子身上,放在这时候,这种稍稍蒙蔽的影响显然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虽然只是稍稍蒙蔽,但在这种蒙蔽之下,那中年女子却就已经不知不觉间忽略了那意志的立场是与她完全不同的,进而忽略了那意志背后的计划……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她的失败已经是几乎彻底注定了。

    就罗帆做出判断的时候,那意志也终于完成了谋划。

    而这时候,也正是那中年女子决定更进一步,将这个世界的混乱推进到其他世界之中的时候。

    在这个瞬间,那中年女子忽然心头一空。

    原本顺心遂意的那无穷力量,忽然间失去了绝大部分,只剩下她自身所释放出来的那一部分依然是在她的掌控之中!

    “怎么回事?!”这个想法在她的心中瞬间流过。

    不过,很快的,她就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到底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了——她所受到的蒙蔽终究只是极为细微的而已,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变得稍稍顽固,稍稍固执而已,想要醒悟过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这时候,在那种顺心遂意忽然消失的瞬间,她便猛然间感到心神一清,那种蒙蔽对她的影响瞬间便被她给压下去了。

    压下去那种蒙蔽之后,她自然不可能还不知道自己之前忽略了什么。

    不过,显然的,她这时候醒悟过来已经是晚了。

    在这时候,在她前方的那一个漩涡忽然间开始急速收缩,转眼间就从一个漩涡模样收缩成为一个女子的模样。

    这女子,与她有几分相似。

    任何人一眼看过去都能够知道,这女子与她有着极为紧密的关系。

    但,这女子与她有着一个巨大的不同,那便是,这女子极为年轻!

    看起来大概有十六七岁的模样,正是青春年少的样子。

    在这女子的身周,那时空与世界交界的区域已经是彻底崩溃了。此时此刻,在那里取而代之已经是周围那无尽的混乱。

    那好似混沌一般的混乱了。

    除此之外,却就已经再无其他任何存在了。

    不管是什么宇宙星空,还是什么世界,什么时空,都已经是再找寻不到半点了!

    这种模样,一看便知道,乃是那本质,那宇宙星空已经彻底转化为眼前这一名十六七岁的女子了……

    “多谢你的配合,现在的我才算是真正的自由了。”那女子出现之后,对着这中年女子这样笑道。

    说话间,她的身周猛然有着某种无法言喻的力量凭空出现,将她完全覆盖住。

    这种力量是如此的玄妙,在将其覆盖住之后,却是好似正渐渐将其拉入某处难以言喻的所在一般,让其身形变得越来越模,越来越虚幻。

    这种力量,一般生灵或者不清楚,但无论是罗帆还是那中年女子却都务必请清楚,这力量不是其他,正是这道尊之路的力量!

    或者说,是道尊之路的根本规则!

    “看来,是第二种情况。”这时候,罗帆却是发出了一声感慨。

    他所说的第二种情况,自然便是他当初为那化身彻底独立,彻底斩断与本体的联系之后的遭遇所做的两种猜测了。

    其中,他所做出的第一种猜测乃是这化身独立之后会停留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原本作为化身所受到的道尊之狱的限制也将彻底消失。

    而第二种猜测便是现如今那意志所遭遇的情况,因为从没有在之前几层道尊之路之中留下任何记录。所以一旦其真正独立,这道尊之路的根本规则便会直接将其转移到道尊之路第一层之中!需要其一次又一次的飞升,方才可能重新回到此处……

    不过,虽然眼前这意志是第二种情况,但罗帆也并不认为第一种情况就不对了。

    回忆之前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所见过的种种,或许第一种情况其实也是可能的,毕竟当初那些六劫强者、七劫强者的亲友不就是第一种情况?

    或许,这其中有着某种选择的余地也说不定……

    当然,具体是不是真的有选择的余地,还是随机出现哪种情况,亦或是有着更复杂的因素决定到底是哪种情况,这暂时来说显然只能止于猜测而已。

    毕竟,罗帆自身不可能去亲身确认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他怎么猜测,最终显然都只能止于猜测而已……

    “放心,我们的日子还长着。日后我们自有相见之时。”这时候,那意志渐渐消失的身形之中传出了这样的话语。

    在这样的话语之后,她的身形彻底消失无踪。

    那中年女子在这时候呆滞了良久,好一阵子之后方才长呼出一口气,转头看向在周围看了几个月之久的罗帆,叹息道“道友早就看出来了?”

    “我只看出一部分而已。”罗帆却只是一笑。

    那中年女子苦笑起来“我这几个月的行为,在道友眼中是相当可笑的吧。”

    罗帆摇头道“并没有什么可笑的,只是觉得颇为有趣而已。”

    在这时候,失去了那源源不断的破坏影响,这一层世界的混乱开始渐渐消退,原本被彻底破坏的秩序在这时候开始快速的恢复过来。

    眼看着,那种如同混沌一般的模样已经是渐渐被破坏,天地渐渐的重新分明起来,种种能量,种种物质,种种规则,也都开始渐渐各归其位。

    不用多少时间,这一个那中年女子耗费了几个月之久方才彻底搅乱的世界,便将会重新恢复正常模样,便好似是从来没有被破坏过,没有被搅乱过一般。

    当然,那一座本质所化的高山自然不可能依然存在,毕竟那本质已经化作了一名近乎七劫强者的存在被转移到道尊之路第一层之中去了。

    “道友接下来打算如何对待我呢?”那中年女子叹息一声,道。

    “你觉得,将你的本质再度提炼出来怎么样?”罗帆笑着道。

    那中年女子翻翻白眼,道“道友莫非以为我是傻子不成?同样的错误我怎么可能会犯两次?我的本质我现在早已是在第一时间破坏掉了,现在留在这里的不过是相当于傀儡而已。我可不信道友能够在这傀儡身上提炼出我的本质出来。”

    罗帆自然的点点头。

    确实,这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中年女子的身形确确实实只是傀儡一般模样的身躯而已。

    这样的身躯,哪怕是提炼出本质,那也只是傀儡的本质罢了,而不可能是那中年女子模样的七劫强者的本质。

    所以,想要从其身上提炼出什么本质这种想法,显然是完全落空了。

    “道友身上我所看上的东西倒是不少,可惜的是,道友不配合我所能够得到的已经没有了。所以,我想该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罗帆叹道。

    “原来如此,可惜了。希望日后再无相见之日吧。”那中年女子只是无奈的道。

    对于罗帆,她自然不可能完全没有恨意,没有怨气,相反的,她对于罗帆简直便是深恶痛绝。

    别忘了罗帆到底做了什么,最开始,他便破坏了自己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的一种修行。光是这一点,就已经可以算是不小的仇怨了。之后,他更是将自己的本质提炼出来,最终造成了自己的本质衍生出独立的意志,最后彻底独立开去,成为一个知晓自己几乎一切秘密,一切弱点,更是将自己视为不共戴天仇敌的独立存在!

    这样的行为之后,哪怕是她再宽宏大量,也绝不可能对罗帆没有任何怨气的。

    可以说,若是有机会的话,她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将罗帆弄死!

    但,可惜的是,她终究是七劫强者。

    作为七劫强者,衡量敌我能力的强弱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显然并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罗帆只是在道尊之路第六层,就已经是让自己灰头土脸,甚至若不是自己谨慎的话,甚至连自己的本体真身都会因此而吃大亏。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罗帆什么时候飞升到道尊之路第七层,真正站在与自己同样的基础之上的话,其实力能够对自己形成多大的优势可想而知。

    那样的话,她与罗帆相互遭遇的话,显然绝不可能是她报了今天的仇怨,而是罗帆干完这一次所没有干完的工作,将对她的算计进行到底!

    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哪怕是心中再不甘,再不愿意,显然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躲开罗帆,宁愿之后永远不再见到罗帆了。

    至于他们之间的仇怨,显然只能先吞下去方才对自己最为有利……

    听到这话,罗帆不由得有些失望,道“你就没有半点血性吗?我让你吃了这么大的亏,你应该想尽办法来找我报仇啊?”

    “我何尝不想要报仇?奈何,我的实力不足啊。或许,道友在这个境界停留多几万亿年,待我突破之后再来报仇?”那中年女子无奈的道。

    罗帆自然不可能听她的这种安排。别说他不愿意在这个境界停留几万亿年,便是他的第八次大劫也不可能等到几万亿年之后才降临。现在的他,距离第八次大劫,不过是近亿年罢了。到时候,不管他有没有做好准备,大劫都将临身。而一旦大劫临身,不管他是成功渡劫还是失败,他都不可能依然是现在的境界。

    若是成功,不用多说,自然便是八劫强者了。

    若是失败,那却就身死道消,魂飞魄散,哪里还有什么道行境界可言?!

    所以,即便是他愿意,那中年女子的安排对他来说也是不可能的。

    当然,他显然并没有和那中年女子解释这些的兴趣。当下他就只是道“你的实力不成,但你可以延请好友啊。修行了这么多年,你总该结交了一些好友吧?将他们都请过来帮你报仇啊。你单独一个不成,多几个,说不定就成了呢。就算是好友不够,你的师长也有的吧?没有师长的话,付出一些代价将道尊门下请来,效果也绝对是极为可观的。”

    那中年女子在这时候看向罗帆的目光却是充满了无语。

    朋友她自然是有,而且不少。但,他们与她显然也只是差不多而已。而差不多的实力,面对罗帆的话,哪怕是数量再多也都只是送菜上门而已。这样的话,请他们来对付罗帆,显然就是在坑那些朋友了。

    至于师长之类的,有倒是有,但对于现在的情况却没有半点帮助。毕竟,七劫强者可不是一般阿猫阿狗的境界。除了道尊门下之外,谁能够保证自己的传承能够出两名七劫强者?

    所以,作为七劫强者,她的师长要么就已经陨落,要么便是在更低的境界徘徊着。这样的师长请来能够做什么?

    至于延请道尊门下出手,那看似最有帮助。但,道尊门下是什么存在?虽然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以上的那些层级,道尊门下与散修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但彼此之间终究还是有着一条巨大的鸿沟存在的。

    道尊门下作为有着真圣作为靠山的存在,作为有着完整传承,只需要按照传承路线不断前进便能够成道的存在,怎么可能看得起散修?!

    这样的话,想要请道尊门下来帮助她出手对付罗帆,那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之大,怕是足以让她倾家荡产。

    甚至,即便是倾家荡产,都不一定能够请来足以威胁到罗帆的道尊门下!

    而显然的,现如今她与罗帆的仇怨虽然深,但却也不足以让她倾家荡产来报复。

    即便是能够确定倾家荡产之后能够成功报复罗帆,她都不一定会采取行动,更何况现在还无法真正确定呢。

    所以,在这时候,面对罗帆的这些主意,她却只能无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