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一百章 酝酿

第三千一百章 酝酿

    因此,在这时候,这刚刚成就的假圣便开始在这时空深处忙碌起来。

    哪怕是刚刚成就,假圣还是假圣,既然是假圣,其神通威能显然便不是一般修士所能够比拟的。

    布置遍及整方天地的某种防御对于一般修士来说是近乎不可能的,但对于他而言,却也不过是稍稍麻烦的事情而已。

    在这时候,这假圣所要做的,便是这个。

    靠着天地自身的防御他是无法放心的,既然如此,当然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来为天地的防御增加一些保障了。

    这假圣的力量不断弥漫,无穷的奇异符文随着不断的在这时空深处浮现出来,并开始随着那假圣的力量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蔓延而去。

    作为假圣,哪怕是号称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却终究不可能真的想什么成什么,不可能真的要什么就有什么。

    毕竟,假圣之上还有绝望者,还有这至高皇者,以及,入劫强者。

    而在这一方天地之中,这样的存在却是数不胜数。

    哪怕是假圣本身的这种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是没有限制的,因为这些假圣之上的强者的存在,其最终表现出来的结果也要大打折扣。

    更何况,假圣本身的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其实便是有限制的。

    这种限制便是时间与精力……

    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其实从先天大罗之修开始便有资格说了。

    只是,对于先天大罗之修来说,有着太多太多理论上对其来说可以做到的事情,可以知晓的事情,都需要耗费超乎想象的漫长时光,耗费超乎想象的精力才可能做到。

    比如,毁天灭地这种事情,理论上来说,哪怕是先天大罗之修也能够做到,只是,若是先天大罗之修想要做到这个的话,怕就需要耗费无数亿年时间去谋划,去算计,去推动,最终才可能在无数亿年之后做到这一点。

    再比如,为某修士逆天改命,让某魂飞魄散的修士死而复生,等等等等,这些事情,理论上来说,先天大罗之修确确实实是能够做到。但,其中任何一种作为先天大罗之修想要做到的话,都需要耗费其所无法承受的时间与精力才可能最终完成。

    这,便是先天大罗之修的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限制。

    而这种限制便是放在假圣身上,也是说得过去的。

    甚至,不说假圣,哪怕是放到绝望者、至高皇者、入劫强者,甚至是现如今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最强者,那六劫强者身上也是一样的道理。

    他们,在某种角度上来说,同样可以说得上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只是,这只是理论上来说而已,确确实实,他们的力量,他们的潜力,让他们理论上来看的确能够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但,越是困难的事情,他们所要做到,所需要耗费的时间与精力便会越多!

    只是,道行境界越高,实力越强的话,所需要耗费的时间与精力便会越少而已。

    不过,哪怕是再怎么少,只要不成真圣,这种限制便必然存在!

    只要不成真圣,便必然会有着理论上他们能够做到,但事实上因为需要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实在太夸张而不可能有任何修士去做的事情存在。

    对于这刚刚成就的假圣而言,以他的能力,在理论上,确确实实能够为整方天地构筑最为完美的,能够限制一切存在跨越时空深处进入天地表面的防护层。

    但,显然的,想要限制越是强大的强者跨越,其所需要耗费的时间与精力便越越多。

    比如,想要限制同样是假圣级数的强者跨越这防御,那他可能需要数十万年就可以了。

    但,若是想要限制绝望者跨越,那可能斌需要数千万年,数亿年才可能做到。

    至于想要限制至高皇者跨越防御,那可能需要数万亿年都不一定能够成功。

    至于更强的存在,那所需要耗费的时间更是可能比这漫长无数倍!

    这样的限制,其实对于任何修士来说都是了然于心的。

    就像是一个人看到某种物体,便能够大概的知晓自己能不能将其抬起来一般。修士,同样能够知道,什么样的事情是自己能够轻松完成的,什么样的事情是自己需要付出极大代价才可能完成的……这是一种对自身实力本能的认知。

    这时候,这假圣便知道,自己想要构筑能够限制假圣级数存在的防御层,至少也需要耗费将近百万年的时间,而且这百万年时间还需要每时每刻的将自己所能够恢复的精力都耗费在那上面才可能完成。

    明白这个之后,他自然便明白,不可能一步到位的构筑那种能够防御假圣的防御层,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先构筑一个能够构筑的防御层,之后等到这个防御层能够发挥作用之后,再对其进行升级。

    毕竟,现如今最重要的便是掌握有什么生灵跨过时空深处进入天地表面。

    按照现在天地所构筑的禁锢,假圣显然依然不能跨过时空深处进入天地表面。

    既然如此,暂时来说,防御假圣跨越的防御层,显然便可以推后一点。

    但,现在天地对于一般修士跨越时空深处进入天地表面却已经再无多少限制了,若是不第一时间确认他们的存在,限制他们的进入,说不定不用多少时间,天地表面的主体便要换种族了……

    这时候,这假圣所凝聚的这些奇异符文组成的阵法,便是能够阻挡假圣之下的存在跨越的防御层。

    虽然只是与限制假圣差了一步而已。但对于这假圣来说,难度却就已经是小到近乎没有了。

    就像是一个人,想要抬起其力量极限之外的重物必然是要耗费许多功夫去借力,要么从工具上借力,要么从其他人身上借力,耗费良多之后才可能将那重物抬起来。

    但,若是面对自己力量极限之内的重物的话,那他想要将这重物抬起来,却就只需要上前去,找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将其抬起来就可以了。

    哪怕是,超越极限与极限之内的重物彼此之间只是差了一根羽毛的重量,其工程,就是完全不同了。

    现如今,对于这假圣来说,构筑防御层便是与那抬重物类似的过程。构筑能够防御假圣跨越的防御,便相当于要抬起一个超越其力量极限的重物一般,虽然理论上也能够做到,但显然需要进行许多准备,进行种种谋划,到处借力,才可能做到。因此显得极为麻烦,需要耗费的时间与精力,都显得极为大量。

    而想要构筑防御假圣之下的生灵通过的防御层,那便相当于想要抬起一个自己力量极限之内的重物一般,虽然与前者只是差了一点点,但因为在自身的极限之内,却就完全不需要进行其他谋划,只需要过去将其抬起来就可以了。

    因此,耗费的时间与精力,自然就显得极小极小了。

    最终,构筑这个防御层,却只是耗费了这假圣不过是短短的十天时间而已,相比于构筑能够防御假圣的防御层所需要的数十万年时间,显然缩减了数百万倍之多了。

    不过,哪怕是这么快了,却也已然是有了不少生灵穿透了时空深处,跨入了天地表面之中了。

    毕竟,哪怕只是十天时间这么短暂了,终究也有着一个过程。终究还是有着一段不少的空虚时间可以任凭那时空深处的生灵跨过天地进入天地表面。

    那假圣,虽然是千防万防,但奈何他只是刚刚成就假圣,而且一切都是自己摸索修成的,根本没有得到任何传承,在手段上,自然便比不得那些时空深处的假圣、绝望者、至高皇者那般高明。

    他们想要瞒过他将生灵送入天地表面,在那防御层并没有真正成型之前,显然是一件极为轻松的事情。

    当这个防御层成型之后,这假圣感知一扫,便已经是瞬间确定了大概有数十万名来自时空深处的生灵出现在天地表面的各处。

    而这,还只是他一眼便能够看出来的而已,除了他们之外,显然还有着大量他一时间无法看出来的生灵已经是隐藏在天地表面各处了。

    “必须将他们都找出来,不然的话……”一想到整方天地表面被那时空深处的无数异时空、小世界之中的无穷强者占据,这假圣便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冷战。

    于是,在这时候,这假圣却是毫不犹豫的大开杀戒,发现一名来自时空深处的生灵,便直接将其抹去。

    以假圣级数的实力,想要做到这一点,那当真是动念便能够做到。

    因此,随着那防御层的成型,这天地各处,众生便发现,忽然有着无穷大力从天而降,将一个个看起来很是寻常的生灵直接抹去!其中,甚至有着自己的亲朋,自己的好友!

    一时间,恐慌的情绪开始在天地之间堆积,让整方天地那种还算是祥和的气氛瞬间被打破,就好似残酷的现实终于向着众生展现出自身真实的面貌了一般。

    “这样的话很容易激发战争的,真的不用理会吗?”在一处熟悉的位置,两名熟悉的六劫强者却是再次站在一起进行交流。

    这问话的,便是当初向着那看起来最好说话的六劫强者询问的新人六劫强者。

    而其询问的,也正是当初那一名他询问过一次的,看起来最好说话的六劫强者。

    “战争,才是逼迫潜力最好的手段。这样的发展,不是再好不过?”那被询问的六劫强者却是微微一笑,说道。

    “但,你们想要的是看到他们向内超脱,而不是看到他们发展吧。”那前新人六劫强者却是依然皱眉。

    当初的对话虽然已经过去许久,但他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知道那些先来的六劫强者到底在谋划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那被询问的六劫强者笑道“自然是为了看到他们向内超脱,但,若是不发展,如何向内超脱?若是天地不混乱,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超脱的想法?”

    听到这话,那前新人六劫强者面上显现出恍然大悟之色,叹了一声,道“原来如此,只是,这样的话,这天地怕就要不平静了。”

    那被询问的六劫强者这时候却是没有继续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方天地的种种发展。

    正如他们所猜测的那般,随着那假圣这样的举动,这天地的气氛开始变得越来越紧张,关于时空深处的秘密,也开始渐渐的被众生所知晓。

    虽然那假圣已经是尽可能的将众多来自时空深处的生灵抹杀了,但,他终究也不可能将所有来自时空深处的生灵找出来。

    毕竟,投鼠忌器,那些来自时空深处的生灵若是隐藏得好的话,显然是难以将他们和这天地表面的生灵真正区分开来的。而无法区分开来,那哪怕是那假圣宁肯错杀也不放过,也绝不可能真的将所有这样的生灵彻底抹杀干净。

    必然会有一些生灵隐藏得超乎想象的好,最终让他连半点问题都看不出来的。

    这样的生灵一旦隐藏起来,那自然便会不断的将这天地表面的信息传递回那时空深处,传到送他们过来的那些强者之处。

    而那假圣的做法,自然也便会被他们所知晓。

    而这种做法,显然便已经是给了他们最好的攻击借口……

    于是,在那时空深处的诸多异空间,小世界之中,想要进攻天地表面的强者很快便靠着这个,说服了其他想要与天地表面的生灵和平相处的强者。

    战争,开始渐渐的酝酿起来。

    而这种酝酿,却是使得天地生出感应,渐渐的,有着难言的煞气开始在这整方天地之间堆积弥漫开来……便如同,劫数将临一般。

    而这种变化,其实也是与天地的正常发展是相契合的。天地,只要不成大天地,便必然会有劫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