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一百零五章 到了

第三千一百零五章 到了

    整个封镇过程相当的复杂,涉及的内容也极为繁多,也并非那三名假圣所能够完全决定的。

    却还需要在时空深处的那众多强者愿意才可能顺利。

    而显然的,作为立场站在时空深处众多小世界、异空间的这些家假圣之上的强者,怎么可能愿意接受整个时空深处被封镇?!

    因此,反抗当然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所以,在那封镇的第二步,当他们的力量开始渗入时空深处,渗透那界限的时候,那诸多假圣以及假圣之上的修士的反抗,自然便开始爆发了。

    而这种争斗的结果却是完全不用多说。

    这一方不过是三名假圣,而且还是那种没有传承,一切多事自己摸索而修成的假圣。

    而另一方却是有着数量超过这不知几百倍以上的假圣,更是有着大量绝望者、至高皇者这等远超过假圣级数的修士存在。

    在没有天地帮助的情况下,胜负难道还用得着说?

    显然那三名假圣渗透那界限所做的任何动作,所施展的任何手段,都直接被那时空深处的强者极为轻松的瓦解了。

    是不这种情况,让那三名假圣却是终于真正明白自己一方的力量相比于时空深处那些强者的力量差距到底有多大,却打消了直接一步成型,将那封镇彻底构筑出来的打算。

    当下,便开始回缩,就在那之前轻松构筑出来的那防御层的前方一点点的构筑类似防御层的封镇结构,极为缓慢的向着时空深处推进,不断的接近界限,渗透界限……

    这界限可以说乃是同时属于天地表面与时空深处的。

    在这里,天地表面的假圣受到不少限制,在时空深处的那些强者,同样受到相当的限制。

    如此这般一来,在这界限之中,那三名假圣所施展的手段能够真正保留下来,那显然就只能看他们的手段如何,以及,运气如何。

    这一场构筑封镇与破坏封镇的争斗,显然将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短时间内能够结束的可能性却是绝对没有的。

    不过,这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对于那天地表面的众生来说,却就相当的珍贵了。

    因为,这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个难得的休养生息的机会。

    这种封镇与破坏封镇的战争明显只是发生在时空深处,发生在众生的视角之外,这样的争斗不管多激烈,都很难影响到天地表面的众生的日常生活。

    因此,这种针对封镇的持续时间越长,众生所能够得到的,休养生息的时间显然便会越长。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光一点点的流逝。

    不知不觉间,便是千年时光过去了。

    此时,天地表面虽然依然残留着许多当年惨烈战争的痕迹,但,表面上却已经是恢复了战争之前的繁盛。甚至,隐隐间,相比于当初战争之前,这天地表面在繁盛程度上还要胜过许多。

    各种各样战前所没有的装置,建筑,科技产物,修行产物在这天地表面却已经是无比盛行。

    一眼看过去,让人怀疑这和当初战前的天地表面完全是两方不同的天地。

    战争的影响终究是全方位的。

    杀戮与死亡虽然表现得最为激烈,最为引人注意,但除了这些之外,其他各种各样的隐形影响却更加的深远。

    比如,技术的对碰与渗透,文明的对碰与渗透,风俗的对碰与渗透,等等等等。

    现如今,历经千年发展,那时空深处的文明与这天地表面的文明之间的对碰与渗透便是造成这天地表面出现这种巨大变化的根源所在。

    但,这种彻底恢复过来,甚至比起战前更加繁盛的模样却也只是表面而已。

    千年时光相对于凡俗来说,甚至已经足以改朝换代好几次了。但,对于修行界而言,这点时间却也不过是一两次修行的时间罢了。

    这么一点时间,又如何足够培养出真正的强者出来?

    而当初,这天地表面的修士虽然没有被彻底抹杀干净,但显然也被抹杀了七八成之多。这么巨量的损失,哪里可能是短短千年时间所能够重新弥补回来的?!

    此时此刻,这天地表面的修行界虽然稍有回复,但距离真正彻底恢复当初的模样,却是还需要不知多少个千年才可能做到。

    除此之外,在真正的高层,这千年时光下来,这天地表面却是再无任何一名伪圣巅峰的强者能够突破成就假圣。

    整个天地表面,依然只是当初那三名假圣而已。

    显然,虽然暂时得到了缓和,拥有了休养生息的机会,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正面临**颈的伪圣巅峰强者也失去了那种逼迫的压力。

    没有了那种压力,他们的潜力无法彻底激发,最终造成的结果便是,面对着那个伪圣与假圣之间的**颈,他们却是显得极为无力,根本无法获得突破。

    可以说,这千年时间,这天地表面可以算是有得有失。

    真正严格衡量的话,甚至是失比得多。

    “这样继续下去根本不可能突破,我需要重新寻找出路……”在众多伪圣巅峰的强者之中,却有着一些开始产生了新的想法。

    比较弱小的修士根本不知道这天地表面现在的处境,并不知道现在暂时的和平只是过渡,真正的战争,真正的灾难还在后面。因为如此,他们自然能够极为安心的享受这种和平所带来的惬意。

    但,这些伪圣巅峰的强者显然就不一样了。

    为了逼迫出他们的潜力,那三名假圣早早就抽出时间将现在天地的形势为他们解释清楚了。

    因此,他们自然便知道,对于天地表面而言,这一场和平到底是多么的珍贵,又将是多么的短暂。

    有着这样的认识,他们自然便会生出种种一般修士所不可能生出的想法。

    比如,眼见天地的覆灭几乎必然便去重新寻找出路。

    像是现在这样的想法,绝不只是出现在一名伪圣巅峰的强者身上,而是出现在大量这等级数的强者身上!

    寻找出路有着种种办法,投降敌人,成为带路党是一个。

    另寻修行道路,另寻前进的方向,又是一个。

    逃离,又是一个……

    而逃离,很显然,在这一方天地来说,便是超脱!

    只要超脱这一方天地,不管是向哪个方向超脱,都必然能够摆脱这一方天地的战争泥潭!

    而这,也正是那些六劫强者所想要看到的。

    “终于出现了!”在这时候,在某处位置,那前新人六劫强者无比兴奋的道了一句。

    在他身边的另一名六劫强者这时候神色也颇为振奋,眼神之中便像是看到了等待无穷岁月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般。

    “没想到你们的目标居然不是那几名假圣,而是这些伪圣。”那前新人六劫强者兴奋稍缓,向着身旁那比较好说话的六劫强者佩服的道。

    “这些假圣被责任绑缚住,也被天地绑缚住了,根本不可能超脱。甚至,连想都不可能会去想。但,这些伪圣可就不同了,他们的实力足够追求超脱,而在他们头顶又有着假圣顶着,根本不会被天地绑缚住。有实力,有条件,怎么看都是最好的选择。”那比较好说话的六劫强者这时候淡淡的笑道。

    那些伪圣有生出超脱意愿的,那便代表着,他们所等待的,向内超脱的情况即将要出现了。在这时候,众多六劫强者显然再不可能如同当初那般淡定。一时间,大量的信息在众多六劫强者之间传递开来。

    种种商议发生在他们之间,让他们很快的就决定了接下来的行止。

    虽然他们商议得相当麻烦,最后决定的内容也相当的多,但,其实最终统合起来的话,他们的行动其实也就只是一句话而已。

    那便是,尽可能避免任何力量干扰那些起心超脱的伪圣!

    一定要让那些伪圣以绝对自然的方式去探究超脱,去尝试超脱。

    唯有如此,方才有可能得到他们所想要的结果。

    这一次,大量新来的六劫强者也都得到了消息,显然,到了这一步,那些先来的六劫强者却再不愿意有任何节外生枝的可能。

    此时此刻,在那时空深处与天地表面的界限所在之处,那三名天地表面的假圣与时空深处的那些强者围绕封镇而进行的争斗却进行得愈发的如火如荼了。

    只是,虽然争斗极为激烈,但当初那三名假圣所想要得完成的封镇,在这时候却依然只是完成了一小部分而已。

    在那界限之中的封镇,虽然在诸多假圣的努力之下,已经是大体完成了一个轮廓,但也只是轮廓而已。距离真正将第二步的封镇完成,却依然有着不知多遥远的距离!

    毕竟,在时空深处所存在着的假圣之上的存在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们哪怕是并没有全部出手,淡淡有其中一小部分出手来与这三名假圣争斗而已,却就已经是足以让这三名假圣疲于奔命了。可以说,在这千年之间,这三名假圣更多的,都只是处于防御状态。

    防御那时空深处的强者毁灭他们在这界限之中艰难构筑出来的这点封镇轮廓!

    此时此刻,在那界限的对面,数十名假圣却是直接将自己的道场推到了即将与界限相接触的位置上。

    一股股属于假圣的气息与气势不断的从这些道场之中传递而出,将那界限对面的区域直接扭曲成为无法言喻的恐怖地带。

    而在这靠近天地表面的这一面,那三名假圣却只是凭空悬浮而已,别说什么道场了,便是给自己构筑一处立足之地都没有。

    从这种差别上就能够看出来双方的假圣在心态上的巨大差别了。

    对于天地表面的假圣而言,他们的一身担负着整个天地表面的安危,担负着亿兆生灵的性命。却哪里有什么时间以及精力去讲究享受?!

    但,对于那些时空深处的假圣来说,他们现在在这里,可能只是因为无聊而已。

    他们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对于时空深处的众多小世界异空间来说,影响都不会天大。

    成功了,他们也无法冲破那界限的阻隔跨入天地表面,情况相比于之前又有什么区别?而失败了又如何?即便是失败了,那三名假圣就能够跨过界限进入时空深处了吗?!甚至,别说能不能做到的事情,便是能够做到,那三名假圣敢这样做吗?!

    他们三个虽然在天地表面来说是最强的存在,但在这时空深处,他们却只能算是刚刚摸到了顶层的边而已……

    这样的他们,进入这时空深处,那简直就像是绵阳撞入了狼群之中啊,他们的胆子有多肥才敢这样做?!

    既然成功与失败对于时空深处都没有什么影响,甚至对他们都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因此而紧张?!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使命感?

    自然是该怎么享受就怎么享受,能够怎么轻松的应对对手,就怎么轻松的应对对手了。

    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般,他们居然硬是将自己的道场搬到了这临近是界限的所在之处。

    在这种不同的态度之下,时光再度流逝。

    不知不觉间,万年时光便过去了。

    这万年时光之中,形势和当初相比,差别却是相当之小。

    顶多也就是那界限之中的封镇轮廓稍稍完善了一些而已,除此之外,双方假圣的态度,依然是并没有任何区别。

    而这个时候,之所以将这个时间点拿出来说,却是因为,经过了万多年的发展,在这时候,在天地表面,却终于有着那些六劫强者所真正期待的变化出现了。

    因为,今日,便是一名伪圣巅峰的强者终于抓住一线超脱的可能,准备超脱的时刻了!

    只是,现如今尚且并不知道这伪圣到底是向里超脱还是向外超脱……

    若是向里超脱,那自然便是皆大欢喜,若是向外超脱,那却就会让那众多六劫强者有些失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