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一百二十二章 委屈

第三千一百二十二章 委屈

    却是,这七名假圣被这绝望者当成了电池,用来为那近乎四十个天地雏形提供成长所需要的种种养分!

    这些假圣别看在这绝望者面前是如此弱小,但事实上,当初这绝望者在上一层天地之中帮助世界蜕变的时候也不过就是这个层次而已。

    为天地雏形蜕变提供养分,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存在来说,当真是半点压力都没有。

    若是这绝望者自己来提供动这些养分的话,哪怕是将近四十个天地雏形,他也不会感受到太多的压力。

    但,奈何,这个世界本身对他并不友好。

    若是以他自身提供养分培养起来的天地来融入这个世界,怕是会节外生枝。反而是造成一些本不该有的意外。

    所以,虽然这样做会麻烦一点,但他终究还是没有选择自己来为这些天地雏形提供养分,而是选择将那七名假圣当成电池,利用他们的假圣本质来为这些天地雏形提供养分。

    虽然,这样做到最后极有可能让他们七人在最后蜕变之后的天地之中获得超乎想象的权限,算是将他的功绩占为己有,但他依然是义无反顾的这样做了。

    毕竟,对他来说,他想要的却并不是这个世界,乃至最后蜕变为天地之后的权限,他所想要的,只是消除这世界本质上对于那超脱韵味的排斥,抓住那些不可思议强者超脱之时留下的那些韵味,进而超脱而出……

    目的的不同使得他能够这样洒脱都将这些功绩交给这些假圣。

    这七名假圣被时空所凝固在中央,本身的意识却不受任何限制,依然是能够自由思考。

    在这时候他们面对着这绝望者的行为,心中却并没有半点感激,而只觉得难以形容的屈辱。

    因为,作为本该至高无上的假圣,他们却硬是被当成了电池……

    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足以人感觉屈辱。

    在他们的支持之下,那近乎四十个天地雏形每时每刻都在蜕变着,那种天地演化的景象甚至渐渐的吸引了那七名假圣的注意,使得他们渐渐忘记了那种被当成电池的屈辱,全神投注在那些天地雏形之上,关注着那些天地雏形渐渐膨胀演化为天地的整个过程。

    天地演化的过程之中蕴藏了无尽的奥妙,哪怕只是领悟一丝半毫,都能够给假圣级数的存在带来无法想象的收获了。

    这时候,他们七人除了领悟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任何可做的,自然更不可能放过这近乎四十方天地演化的过程之中所透出来的那无穷玄奥了。

    随着对那近乎四十方天地演化过程的领悟,这七名假圣的道行境界也开始一点点的向前蠕动起来,渐渐的打破了原本的桎梏,向着一个他们原本梦寐以求的境界不断的攀升……

    这一处世界核心随着变得平静下来。

    时光流逝,不知不觉已是百万年之久。

    失去了假圣的镇压之后,这个世界的形势最开始还没有什么变化,但随着假圣失踪的消息渐渐的泄露出来,整个世界之中的修士自然便开始蠢蠢欲动。

    最开始还只是种种试探,之后在发现假圣真的彻底消失,原本的次强者已经变成最强者之后,他们那里还会客气?

    却是开始争权夺利,让这原本还算平静的世界变得极为混乱起来。

    经历了百万年的发展,现如今,这整个世界的形势和当初已经是完全不同,整个世界几乎笼罩在一种浓郁的煞气之中,到处都是杀戮,到处都是争斗,到处都是混乱。

    而世界之中的国度,却是要比起百万年之前要多上千百倍以上。

    原本统一的种种国度,现如今都已经化作无数诸侯割据的形势,整个世界,完全就是一副乱世的场景。

    而在修行界,那争斗更是激烈。

    经历了百万年的发展,这个世界已经是又有了七名修士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取代了当初那七名假圣的位置。

    这世界本没有什么必然会有七人站在世界巅峰,掌控世界权限的规矩的。

    只是因为很久以前开始,这世界便有着七名假圣存在,他们因为自身几乎超越其他一切修士的实力自然站在了世界的巅峰,掌控了世界的一部分权限,这却渐渐的让众生生出了莫名的感觉,觉得世界之上必然应该有七名最强者在掌控着一切……

    甚至,有些修士甚至会认为,正是因为那七名假圣获得了那个位置,方才能够成为假圣,方才能够远远超越他们!

    因为这样的观念,在七名假圣消失之后,他们自然便会开始争夺那七个位置。

    这些争夺这七个位置的修士之中,有些是为了权势,为了那至高无上的地位。有些是为了的权限,为了那掌控世界的权限。有些则是为了修行,为了那七个位置所能够带来的,道行境界的突破!

    而不管是什么想法,不管是怎样的用意,他们对于那七个位置的争夺都是全心全意的。

    这些争夺七个巅峰位置的强者很显然都没有彻底凌驾于其他修士之上。换句话说,哪怕是有着一些修士能够暂时的坐在那个位置上,暂时的凌驾于众生之上,也不可能让其他修士信服。

    而其他修士不信服,他们自然便不可能老老实实的遵从这个秩序。

    如此这般一来,自然便会反抗,反抗带来混乱,从上而下,便造成了这整个世界的混乱……

    可以预料,再有一段时间,等到这个世界的混乱更进一步发展的话,不用多久,下一次的生灭轮回便会重新开启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绝望者心中有所察觉,但他对此却是毫不在意,哪怕是这个世界陷入生灭轮回之中,对他来说,也已经是再无半点威胁了。

    甚至,若是世界陷入生灭轮回的话,对于这个世界融合天地,似乎也有着另一种帮助。

    说不定反而会让这个世界对天地的融合变得更加顺利。

    毕竟,在生灭轮回转换的过程之中,这个世界将会覆灭再重生,而覆灭重生的过程,似乎就是融入天地的最好机会……

    相比之下,那七名假圣则不同,他们这时候被禁锢在那琥珀一般的凝固时空之中,甚至自身的力量都已经被全部用来充当电池提供给那近乎四十个天地雏形了。意识虽然依然能够运转,但却也因为自身被禁锢而无法彻底发挥出来,能够看到那近四十个天地雏形的演化,这都已经是这绝望者开恩了,又哪里能够知道世界之外的变化?

    不过,虽然不知道,但他们终究是假圣,他们的超卓智慧使得他们的推演能力却是绝对不凡,虽然无法亲眼看到,却依然能够猜测出世界必然是发生了某种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变化。

    因为这样的紧迫感,他们却是开始主动的激发自身的力量,去更好的当那电池,让那近四十个天地雏形在这过程之中得到更多的养分,继而演化得愈发的快速起来。

    因为他们这样的主动帮助,那近四十个天地雏形却是比原来缩减了许多时光便完成了演化。

    至少,其中一方天地的成型却是提前了许多许多……

    在这时候,在距离当初这些假圣化作电池之后的一百一十万年左右的时间,那近四十个天地雏形之中,却终于有了一方终于彻底圆满,从天地雏形,化作了一方粗陋不堪的天地!

    随着那天地雏形彻底演化成功,一种难以言喻的波动开始从周围的光芒海洋之中释放出来,疯狂的向着那一方天地汇聚而去。

    显然的,这些世界的本能却是能够感觉到这一方天地对于这世界的好处。或者说,能够对它有好处。在这时候却是已经忍不住,哪怕是有着那绝望者的威胁存在,它也想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将这天地彻底的占为己有!

    就在这时候,那绝望者也心生感应。

    当下抬手虚虚一罩,那一方天地便已经是被一层无形的屏障罩住,将外面那无边光海所释放出来的波动彻底的拦截在这屏障之外。

    “呜呜呜呜……”周围传来了这样的声响,似乎是愤怒,似乎是哀怨,似乎是悲伤,似乎是痛苦,似乎是绝望……

    这声音充斥这一个世界核心时空,让这整个时空之中的所有生灵,包括那绝望者,更包括那七名假圣。

    对于这种声响,那绝望者自然是没有多大的感觉,毕竟这只是这世界本能因为被阻止,被拒绝所产生的声响而已。作为这世界之外诞生的强者,对于这样的声响,他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感觉?!

    只是,与他不同的,那七名假圣却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听到这声响的瞬间,这七名假圣便感觉自身好像是被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攒住自己的心神一般,只感觉心头止不住的痛,自己一生当中所经历的无数痛苦,绝望,哀怨,悲伤,愤怒,都在这个瞬间从自己的记忆深处被挖掘出来,并千百倍的加强……

    随着这样的变化,这些假圣的双眼都慢慢变红起来,体内的力量、威能,都开始变得混乱起来,疯狂的冲击周围那将他们禁锢在其中的凝固时空,想要破开这时空,去帮助这个世界核心,去帮助这个世界!

    对于他们这样的变化,那绝望者却只是扫了一眼,便不再理会了。

    哪怕是变得疯狂,变得不顾一切,但假圣就是假圣。

    作为假圣,相比于绝望者,哪怕是拼尽一切,也是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威胁的。

    所以,哪怕是他们要毁灭自身来将自己的一切都释放出来,也不可能冲破他所构筑的那凝固时空,不可能脱离他的禁锢。

    在这时候,他也没有看那世界核心之中充斥的那些暴乱的光海一眼,这光海,对他来说,同样是没有多少威胁。

    此时此刻,他更多的注意力却都是放在那一个刚刚成型的时空之上。

    这个时空之所以能够更快成型,自然是因为那七名假圣在之前更多的将自身的力量注入这一方天地之中,使得它得到了更多的养分,最终方才能够在成型速度之上超越其他众多天地雏形,才能够提前这么多年便成型。

    这绝望者仔细的感应着这一方天地,顺手便将那些假圣留在这些天地之中的种种安排剔除,确定这天地再无任何隐患,其本质更已经是圆满无瑕之后,方才直接放开了这天地之外的屏障,直接便将这天地廠露在周围无尽的光海之中。

    随着这天地廠露出来,那光海呼啸着,疯狂的冲向那天地,直接就将那天地给彻底淹没了。

    只是,虽然那天地已经廠露出来了,但那天地表面却依然有着一层屏障。

    那屏障虽然在量上不算太强,相比于世界核心的威能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在本质上,这屏障却是远远凌驾于这世界核心之上!

    毕竟,这乃是一方天地的天地屏障!

    而这核心,却不过是世界的核心而已。

    世界与天地本身便隔了一层,就像是豆腐和钢铁一般,虽然钢铁只是薄薄的一层,但豆腐再多,显然也都只能在那钢铁上砸碎而已,除非量实在是多得逆天,否则却是怎么都无法奈何那钢铁的。

    这时候,世界核心的力量就像是豆腐,那那天地屏障,就像是钢铁。

    虽然在量上,世界核心的力量多上无数,但在质地上,其终究相比于那天地屏障要差上许多,因此这时候却根本难以动摇那天地屏障,更无法撕开天地屏障将那天地彻底吞噬了。

    那无尽的光芒在这天地周围冲击良久,感觉上似乎已经是将一切手段都用出来了,居然都无法对那天地屏障产生任何影响,无法将天地屏障彻底撕开。

    呜呜呜的声响随着再度出现在这核心时空之中。

    只是,这一次这声响之中充斥的却已经是委屈与无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