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一百二十三章 效率

第三千一百二十三章 效率

    眼见如此,那绝望者淡淡一笑,顺手一指,他原本设在那天地内部的后手便爆发出来,瞬间便将那天地的屏障瓦解,让那天地直接廠露在周围那无尽的光海面前。

    这天地的诞生乃是在那绝望者的安排之下所诞生出来的,但,无论是当初的天地雏形,还是后来培养这天地雏形的那无数养分,都并非是来自于他。

    正是因为如此,上一次面对自己所开辟出来的天地的那种权限,他自然是没有的。

    如此这般一来,他自然也就无法如同对自己所开辟出来的天地那般,只是一个念头便能够将那天地的屏障取消,让天地直接廠露在世界面前了。

    至于将天地屏障打破,连世界都难以做到,正常来说,以这绝望者的实力,显然也是难以做到的。至少,大规模的打破,是难以做到的……

    对于这一点,这绝望者自然是心知肚明。因此,从一开始,在培养这些天地之时,他就已经是为这些天地埋下了最后将那天地屏障取消的后手了。

    从内部破坏相比于从外部破坏来说要容易十倍都不止。

    这一点,在绝大多数事物之上都是说得通的。包括,用在天地之上。

    从外面想要将这天地的屏障破坏,难度无比巨大。但,想要从内部破坏天地屏障,那难度却就要小上许多倍了。

    特别是,这一方天地虽然算是天地,但结构实在是天粗糙,太粗陋,甚至相比于一个比较精巧的世界都有所不如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所以,现如今才会出现这般,这绝望者轻轻松松的就借助自己的后手将那天地屏障取消的情况。

    随着那天地屏障被取消,周围的光海疯狂的涌入那天地之中,开始快速的浸润那整个世界,不多一会之间,就已经是将这整个世界给充满了。

    这个世界虽然在质地上比不得天地,但在量上,其却是要比起这时候这些假圣所构筑的天地要强上不知多少万倍的。

    此时此刻,这个世界又是如此渴望将这天地彻底的吞噬,彻底的侵蚀,如此这般一来,其将这天地吞噬侵蚀的速度自然便可想而知了。

    几乎只是一小会而已,这天地便已经是彻底的被这一个世界核心之中的那世界本能给彻底侵染,整方天地转眼间便已经是再无任何空隙能够残留,所有的一切,尽皆已经化入这世界的本能之中。

    随着这种变化,这整个世界核心开始剧烈的翻涌起来。

    那天地就像是一个漩涡的核心一般,无数光海疯狂的涌入那天地之中,让这整个世界核心时空内部的光海变得越来越浅,甚至越来越稀薄起来。

    不用多少时间,整个核心时空内部就已经再无任何世界本能存在,也即是,那一片无边无际,感觉上甚至接触不到其底部的光海,已经是彻底的消失无踪。

    与这相对的,那一方已经失去了天地屏障的天地,却就像是化作太阳一般,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光明。

    光海虽然广阔无边,看起来相比于那天地要广大不知多少万倍。

    但,那天地终究是天地。

    作为天地,其内部的时空自然是无限广阔的。容纳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对于那样的天地来说,却是半点问题都没有。

    当然,这种容纳,和之前那种光海侵染天地,浸润天地,却似乎有着本质的不同。这种容纳,只是将那天地当成是类似这核心天地一般的存在而已,光海进入其中,便像是换了一个居所一般。

    而原来的那种侵染天地,浸润天地,却就像是对天地进行改造!

    这就像一个施工工人与一间房屋一般,一间房屋,对于施工工人来说,无论是想要改造还是想要破坏,都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但,同样的,若是这施工工人想要在这房屋之中居住,那显然也与其改造房屋,破坏房屋的能力并不矛盾。

    这光海与那天地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施工工人与房屋的关系。

    确实的,这天地对于光海来说,确确实实是能够轻易的浸润,轻易的改造的。但,同样的,这光海却也能够全部进入这天地之中!

    随着这种种变化,这一个世界却开始微妙的震荡起来。

    就仿佛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变化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一般。

    隐隐间,这绝望者便感觉到,这世界原本对自己的压制,排斥,似乎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削弱了。

    原本难以察觉的,那超脱韵味,似乎隐隐间有了几分痕迹显露出来。

    当然,这时候也依然只是几分痕迹而已,想要真正感应到那超脱韵味,依然是无比困难的事情。

    随着这世界发生了变化,原本弥漫在世界之中的,那种风雨欲来的那种压抑却是稍稍减少了一些。

    那种生灭轮回即将再度开启的趋势更是随着稍稍减弱了一些……

    在这时候,那七名假圣却也同样有了感应。

    “世界正在蜕变……难道,他真的是要帮助世界蜕变为天地?!”在这时候,他们心中忍不住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此时此刻这个世界的情况感觉上却正如当初那绝望者所说的那般,似乎这绝望者真的是在全心全意的帮助这世界蜕变一般……

    但,这怎么可能?!若是真的是一心为了这世界,一心要帮助世界蜕变,为何不跟他们说清楚呢?说清楚的话,难道他们作为这一个世界的假圣会不全心全意的帮助他?!

    “一定还有阴谋!不然的话,绝不可能这样做的!”最终,这些假圣却是在内心之中说服了自己。

    随着他们说服了自己,他们却是变得愈发的警惕起来,开始更加关注那绝望者的一切举动。

    他们以己度人,若是自己的话,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在阴谋算计的时候先给自己算计的对象好处,那一定就是算计的东西远超那算计对象现象的程度!唯有这样,他方才可能会将好处先给对方!

    只是,无论他们怎么想,都不会知道,那绝望者却只是因为懒得与他们分所而已便使用这种强制的办法来让帮助这个世界蜕变为天地。

    当然,或许他们内心深处有所察觉,只是他们并不愿意承认而已。

    毕竟,若是承认这一点的话,那岂不是说,自己在对方眼中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对方无论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完全不需要经过自己的意愿决定!

    作为早已是在一个世界之中站在巅峰级数不知多少亿年的存在,要他们承认这一点,哪里会那么容易?

    因此,他们在这时候哪怕是心底对于这个真相若有所觉,也宁愿认定那绝望者是有着阴谋的。

    此时此刻,那一方天地开始渐渐的放大起来。

    这世界核心时空随着那天地的放大而开始渐渐的凝实起来。

    其与外界的间隔,更是开始在这过程之中被渐渐的模糊掉,不知过了多久,那间隔,便已经是彻底的消失无踪,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这一处世界核心时空随着直接化作了这个世界表面是空的一小部分,成为了,任何生灵,只要找到方向,都能够到达的所在。

    而那一方天地,却是随着渐渐的虚化起来。

    原本其所释放出来的那无穷的光芒,更是随着渐渐消失无踪,不多一会就已经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紧接着,世界震荡着,有着某种难言的波动开始从虚无之中释放出来,转眼间便传遍了整个世界,开始让这世界之中的一切都更进一步的发生改变。

    无论是时间、空间还是物质、能量,亦或是那规则法则,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在这过程之中开始出现了改变。

    其中,改变最为明显的,便是那世界之外的屏障。

    那屏障在这种变化之下,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强着,其本质也随着生出种种难以言喻的变化。却是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向天地屏障转化了……

    一种莫名的圆满之感渐渐的出现在这一个世界的众生心中,就仿佛原本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的某种缺失忽然在自己所完全没有感觉到的情况下忽然被弥补了一般。

    在这时候,那绝望者却是若有所悟。

    “果然,在核心融合天地的话,效果会明显许多……”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对于一般生灵来说,那天地已经是消失无踪了,但在他眼中,那天地现在却依然司无比直观的显现在他的面前。

    那他天地这时候所发生的变化,他更是看得无比清楚。

    事实上,那天地显然已经在这时候渐渐化作了时空。

    或者说,渐渐的,成为了这一个正在蜕变为天地的世界的核心时空!

    而那天地之中原本超越时空的一切,都在这过程之中被那天地之中的世界本能给排斥出来,或者说,转移到了这整个世界的方方面面之上了。

    这种情况,便如同当初在上一层天地之中,这绝望者最后完成天地构筑之后,自主将天地融入那世界之中一般。

    只是显然的,相比于他自主将天地融入世界之中,这世界的本能将天地融入世界之中的效率却是要高上太多太多了。

    原本,一方天地融入世界之中,虽然能够让世界生出一些变化,但那变化应当不可能这样明显的。而且,也不可能这样快速的。正常来说,至少也需要比这超越千百倍的时间才可能出现这种程度的变化。

    但,因为世界本能对于世界的了解,对于自身缺失之处的了解,使得其将天地融入世界的过程却是更加有针对性,避免了许多无意义的耽搁与浪费,因此效率自然便超乎想象的高了。

    这种情况可以类比抓痒,一个人若是身上某处地方痒了,若是他自己去抓的话,甚至都不用思考,光是他的本能操纵,瞬间就能够抓住目标,轻轻松松就止痒了。

    但,若是这时候他的身体无法动作,他的本能无法起作用,而需要另外的其他人去帮助他止痒的话,那情况显然就会变得相当复杂了。

    能够耗费多十倍的时间止痒,这都已经算是那帮助他抓痒之人与他配合默契了……

    这时候,那绝望者心头一动,瞬间就来到了那时空深处,直接来到了那一处他认定本该有着超脱韵味残留的那一处所在。

    “成功了……”看着这一处位置,这绝望者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

    在这里,那超脱韵味果然存在!而且,也已经再非之前他所感觉到的那种痕迹而已,而是切切实实的超脱韵味!

    显然,随着这个世界显现出天地的特质,这种原本被世界隐藏起来的超脱韵味却终于真正显露出来了。

    发现了这超脱韵味之后,他显然已经再无任何兴趣在这一方天地停留了。

    对于他来说,虽然在这一个世界停留了这么长时间,但在这一段时间里面他却是完全没有与这一个世界之中的任何生灵有什么交往。哪怕是对于那些假圣,他也完全忽视他们的想法,直接以强制的手段操纵他们按照自己目的去行事。

    因此,他对于这个世界自然并没有什么感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开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自然并不是什么难以做出的决定。

    心中微动,他顺手向着时空浅层一指,瞬间那七名假圣便猛然感觉周身一松,原本束缚住他们的凝固时空已经是瞬间消失无踪。

    随着这凝固时空的消失,他们身上原本被压制的力量,威能,道行,都在瞬息间恢复了过来,让他们转眼间就跨越了凡俗普通人与假圣之间不可思议的距离,重新站立在假圣级数,屹立在这世界的巅峰之上。

    “接下来怎么做,随你们自己决定了。”紧接着,这样的声响,直接传入了这些假圣的耳中。

    随着这一把声音,超脱的光芒笼罩天地,那一股原本他们无比痛恨的气息随着这光芒而越来越淡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