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 试探

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 试探

    显然,却是有六劫强者准备尝试看看能否将眼前这一座岛屿分支毁灭掉了。

    在棋盘上赢不了便直接掀桌子这种事情确实是有些没品。但,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什么层次,这种人都是绝不缺少的。

    这岛屿分支能够这么长时间没有遇到拥有这种心态的六劫强者,其实已经可以算是运气很好了。

    当然,或许这些岛屿分支出现的时间相对于外界来说其实算不得多长也是其中一个颇为重要的原因……

    当然,虽然这六劫强者已经打算尝试打破这一座岛屿分支,但这岛屿分支从诞生到现在的种种表现都表明了其背后的存在到底有多么不凡。

    所以,哪怕是已经准备对这岛屿分支进行一番破坏以做试探,但他却也没有就此仓促的动手直接攻击这岛屿分支。

    甚至,他也没有打算自己独自一人动手。

    作为六劫强者,虽然莽了点,但并不代表他就愚笨了。

    自然是知道,既然自己生出了试探这岛屿分支的想法,同样生出类似想法的六劫强者却就绝不会少。

    而他所需要做的,就只是将其他有着类似想法的六劫强者找出来,然后一同想办法来对这岛屿分支进行试探而已了。

    不用多少时间,便有数百名准备试探这岛屿分支的六劫强者相互联系上了。

    至于怎么联系的,自然是完全不需要多说。

    作为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修行了不知多少亿年之久的修士,他们各自在这里自然都有着足够的人脉。有了人脉,想要联系同样想法的修士,那就只是想与不想的问题而已了。

    虽然这些六劫强者的速度极为快速的,但等到他们真正建立联系,所有人都知道彼此的用意之后,那岛屿分支之中却已经开始有着震荡一波又一波的传出来。

    同时,那岛屿分支之中所蕴含的,那种圆满的韵味,也在这过程之中变得越来越明显起来。

    显然,那岛屿分支却已经是开始了其内部的,一片片时空不断蜕变为天地的过程了。

    “这背后的存在,或许并不是本层的修士。”有跃跃欲试的六劫强者这样对其他人说道。

    这岛屿分支的变化之宏大,之深邃,之奥妙,却是远远超越他们的理解范畴。这让他们很难相信这岛屿背后的存在是与他们同一个境界的。

    “这不是更好吗。我们可以先一步了解更高层的修士到底有多么强大。”又有一名六劫强者这样说道。

    “但你不得不承认,这危险程度,也将变得超乎想象。若是一不小心,说不定我们的本体都会因此而遭殃。”另一名六劫强者这样道。

    ……

    在这时候,另一拨六劫强者却是偶尔交换眼神。

    那些正准备试探这岛屿分支的六劫强者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瞒过其他人。同样的,能够猜出他们的想法,他们的用意的六劫强者,也同样不少。

    “他们会死得多惨呢?”有着样冷眼旁观的六劫强者暗自叹息一声,眼中有着莫名的期待之色。

    虽然诸多六劫强者彼此之间都可以七拐八拐的拉上一点关系,但,这点关系,显然不足以让他们真的成为一家人。

    就像是在之前的岛屿分支之中,那些前辈六劫强者将后来的六劫强者拉下水之时的心态一般,看待其他六劫强者倒霉,对他们来说同样是一种乐趣。

    这时候,这些冷眼旁观的六劫强者,便是享受这种乐趣。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种乐趣最后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

    那些准备试探这岛屿的六劫强者自然是同样知道时间紧急,那商量的过程却是被他们压缩到了极致。

    几乎是呼吸之间,他们便已经交换了千万次彼此的意见,真正的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试探计划了。

    紧接着,这数百名六劫强者各自分开,威能涌动之间,形成了一个奇异的阵势,将这岛屿分支直接包裹住。

    当然,只是虚虚包裹而已。

    真正的压迫,显然还没有落实到那岛屿之上。

    不过,只是这种虚虚包裹,却也已经足以看出这些六劫强者的不凡之处了。

    这时候,他们所构筑而成的这个阵势,却已经是有了天地的韵味,昂这阵势之内的那岛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落入了一方虚幻的天地之中,而且正在渐渐的被那天地所同化一般。

    “开始了。”旁观的那些六劫强者各自都是面色一变。

    他们的想法显然是与那些尝试试探这岛屿分支的那些六劫强者的想法是不同的。若是真的相同的话,他们显然也就不会冷眼旁观,而是会直接参与进入那些试探的队伍之中,尝试对眼前的这岛屿分支进行试探了。

    不过,虽然与他们的想法不同,但并不代表他们便会去阻止那些试探的六劫强者。

    毕竟,他们与这岛屿分支背后的主人却是没有什么交情。

    哪怕是看不惯那些试探的六劫强者这种霸道的态度,却也不至于为了一个自己都不认识,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过的存在去得罪这些抬头不见低头见六劫强者。

    因此,眼看着这些尝试试探的六劫强者直接毫不掩饰的施展试探手段,他们之中,最多的也就只是皱眉而已,真正出手或者开口阻止他们的,却一个都没有。

    他们这样的态度,对于那些尝试试探的六劫强者来说显然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这其实也是在他们的预料之中的事情。

    这数百六劫强者每一个的世界观都是与其他所有人的世界观都有所不同。这种不同,使得他们合力构筑出来的阵势之中所蕴含的观念,其丰富程度却是远远超过想象。

    虽然尚且达不到走逆行之路的时候那般直接构筑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的程度,但却也远远超过他们当中任何单独一人所拥有的观念的规模。

    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这个阵势这时候有着天地的韵味透出来,让其看起来就像是一方天地一般。

    当然,终究只是拼凑而成的观念,彼此之间冲突自然是相当不少的。

    因此这天地虽然成型,但终究还是显得驳杂不堪,彼此冲突之处,更是造成了不小的混乱。

    若是这些观念是单独汇聚在一起,这时候别说会产生什么样的威能了,光是他们自身的冲突,便可能让这些观念尽皆毁于一旦,变成一片混乱。

    但,很显然的,现在的情况却并非如此。

    现在的情况是,这些观念,却是这个阵势的基本元素!

    这种观念与观念之间的冲突在其他地方可能产生混乱,但在这阵势之中,这种冲突,却是成为了这阵势的另一种动力!

    这就像是水蒸气一般,若是目的是煮水的话,水蒸气越多,便是这些水被蒸发了越多,损失了越多,自然不是一件好事。

    但,若是将这些水蒸气注入蒸汽机之中,那情况显然就不一样了。这些水蒸气,将会华总这蒸汽机的动力,将会让这蒸汽机做到无数正常人无法想象的奇妙事情!

    这时候这些观念的冲突便像是那水蒸气,而这阵势,便像是蒸汽机。

    观念的冲突在其他地方并不是好事,但在这里其却会成为了这阵势的动力,使得这阵势变得愈发的奇妙,愈发的不可思议起来。

    当然,这只是这阵势的一部分妙用而已,却并不是阵势的全部。

    这阵势本身却依然蕴含了更多的,更加不可思议的玄妙在其中,能够以更加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方式发挥着作用。

    正是因为如此,这时候这阵势的那种天地韵味方才会强烈到这个程度。

    毕竟,之前已经说过,这众多六劫向着的观念汇聚在一起距离一方真正天地所该具有的种种观念依然差了许多。

    若是单纯靠着这些观念汇聚来形成天地的韵味,那虽然会有一些,但却不会太强,只能够介于有无之间,虚幻之间而已。

    正是因为这阵势有着其他深邃莫名,奥妙莫名的妙用,才使得这种天地的韵味会强烈到这个程度,明显到这个程度。

    阵势之中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在这时候不断的浮现出来。

    与此同时,那布阵的众多六劫强者更是在这时候周身上下气息涌动,恐怖的威能,无穷的力量,不断的从他们身上透出,通过种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方式注入那个阵势之中,使得那阵势愈发的强大,威力愈发的恐怖起来。

    而这种模样,看起来却就像是这个阵势内部时空变幻扭曲,种种难以言喻的奇异攻势不断的凭空产生,向着那岛屿不断的落下。

    这些攻势千奇百怪,几乎已经是将这些六劫强者的创意与见识发挥到了极致。

    哪怕是那些冷眼旁观的六劫强者在这时候看到这阵势内部的攻势,都忍不住暗自赞叹于他们的手段高明。

    他们自忖,若是自己落入那阵势之内,怕是不死都要脱层皮。

    这无数攻势直接落在那岛屿分支之上,却是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虽然明显能够看到攻势落在其上面,却根本看不出那岛屿因为这些攻势而产生任何一丝丝的变化。

    哪怕是那种绝对能够毁天灭地,将整方天地彻底化作废墟的攻势,落在那岛屿分支之上,都根本没有引发那岛屿分支的任何变化。就好似那样的攻击不过是虚幻的幻影而已。

    “这种手段便想要破坏我的岛屿?”这时候,在那众多岛屿分支的极深之处,在似乎同时处于无数岛屿分支之中,又似乎同时不属于任何一座岛屿分支之中的一处奇妙所在之中,罗帆心中却是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那岛屿开始分支的时候,他就处于这种莫名的状态之中。

    就好像他已经是随着这岛屿的分支而分出了同样数量的分支,但,他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依然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依然没有因为这种分支就真的变成多少给部分。

    而对于那一切岛屿分支内部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他更是都清清楚楚。

    这时候那些六劫强者对于他的岛屿分支的试探,他自然也是了然于心。

    只是,对于这种试探,他内心之中所拥有的,却就只是不屑而已。

    这样的试探虽然对于一般的六劫强者来说已经算是相当恐怖,足以让他们不死也脱层皮了。但,对于他来说,哪怕是他的真身直面这样的阵势攻击,他也并不多放在心上。更何况这时候承受这攻击的还是那某一做岛屿分支而已。

    当然,若是单独这一座岛屿分支来承受这种攻势的话,哪怕是那攻势并无法真正伤到这岛屿分支,这岛屿分支也必然会因为这种攻势的连绵不断而生出种种反应,最有可能的反应便是种种震荡,种种冲击波将会出现。却绝不会如同现在这般让那攻势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没有引发半点反应。

    之所以如此,原因其实相当简单。

    那便是,现在看似只是一座岛屿分支在承受着那种攻势,但事实上,真正承受那攻势的却并不是单独的一座岛屿分支,而是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万的岛屿分支!

    也就是说,是之前从那根源岛屿之中所分出来的无数岛屿分支在同时分担那些攻势!

    看似这阵势将所有攻势集中在那一座岛屿分支之中,但事实上,这攻势落到那岛屿分支之上的瞬间,却就直接分散成为不知多少万个部分,直接被分布在不知多少万层虚无海洋层之中的同样数量的岛屿分支给分担过去了。

    光是这样,其实就已经足以让这一座岛屿分支在那阵势内部源源不断的各种千奇百怪的攻势之中半点不受影响了。

    更别说,在这种分担攻势的过程之中,那些攻势都还在传递途中不断的削减,等到真正作用到诸多岛屿分支之上的时候,那些攻势已经是别削减到了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都不到的程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