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一百四十三章 举世超脱

第三千一百四十三章 举世超脱

    在这一座岛屿分支的第一层天地之中。

    在元白尊者超脱而去之后,那因为她尝试超脱而浮现出来的,那些超脱韵味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散去。

    不多一会之间,就已经是完全归于无形,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那皇朝统治者看着眼前重新恢复正常的天地,只感觉心都沉入了谷底。

    眼前这种情况,分明就是元白尊者的超脱已经结束的表现!

    不过,虽然心已经沉入谷底,但他终究还是有些侥幸心理。

    或许她的超脱失败了呢……若是这样的话,自己或许还能够趁虚而入……

    想到这个,他却是再忍不住,抬步一跨,身形直接就穿透了这一处山门原本所存在的一切防护神通,防护法诀,防护阵法,直直来到了之前元白尊者超脱之前所最后出现的那一处位置。

    来到这里之后,他整个呆在了哪里。

    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元白尊者的踪迹存在。

    唯有点点滴滴的超脱痕迹正在快速散去而已……

    “不!为什么要丢下我?!”这皇朝统治者只感觉五雷轰顶,忍不住吼了出来。

    这声音如同雷鸣一般,在他所统治的皇朝内部疯狂回荡。

    随着这声音的回荡,这皇朝统治范围之内的整个天空都变得昏暗了下来,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感在这瞬间作用在这皇朝范围之内的一切生灵心头。

    在这个瞬间,所有生灵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天,变了……

    唯有那比较高明的,道行境界足够高深,见识足够广博的修士方才能够知道这一切乃是因为那皇朝统治者的心情变得压抑。更多的,道行境界不足,见识不够的生灵,却就只是以为天地出了什么他们所无法理解的变化,甚至怀疑是否世界末日即将降临了。

    对于自己的情绪对这皇朝内部所造成的一切影响,这皇朝统治者显然都不会在意。

    对于他来说,这皇朝的存在就只是为了给他带来便利而已,却不是为了来让他牵挂,让他提供服务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皇朝之中的生灵若是会出现什么问题,影响了为他提供便利的功能,他会去在意。但,若是没有影响这种为他提供便利的功能,只是这皇朝内部的生灵内心生出的某种变化而已,对他来说,却就完全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

    这样的天气变化足足持续十几天之久。

    等到十几天之后,那皇朝统治者的心情方才渐渐平缓下来。

    随着他心情的平缓,这皇朝内部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之内的天空方才重新恢复了正常模样,那众生心中所产生的压抑,也方才渐渐散去。

    当然,在这十几天时间里面,在那种不可思议的压抑作用之下,这皇朝之中的生灵自然是产生了颇为严重的混乱,造成了整个皇朝的巨大损失。

    单单生灵死亡的数量,怕就要以万亿来计算了……

    各种物资的消耗,各种设施的破坏,各种规则的混乱,各种法则的破损,几乎是数不胜数!

    可以说,单单是这十几天这皇朝的损失,其实就已经足以让某个世界的文明翻个好几番了……

    不过,这一切损失,对于那皇朝统治者来说,却依然是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损失而已。

    他甚至都没有什么心思去关注这些。

    此时此刻,经过了十几天的冷静,他却已经是彻底的平静下来了。对于接下来该怎么做,也已经是大概想好了。

    “你以为超脱了就能够摆脱我了吗?”他心头这样想着,转身一步跨出,身形就已经是回归了自身的皇宫之中了。

    来到这里之后,他直接一个个命令发布下去,整个皇朝便如同一架沉睡的机器开始渐渐的运转起来一般,开始渐渐的被发动了。

    整个皇朝之中的一切资源,都开始在这过程之中被调动起来。

    一个无比巨大的祭坛,开始渐渐的在这皇朝的首都之中被建造出来。

    这一个祭坛之大,之高明,远远超出了一般修士的想象之外。

    光是世界,在这个祭坛之中,百年足足有十二万九千六百个!其他的,各种千奇百怪的资源,更是数不胜数!若是真正展开来,怕是足以铺满以光年计算其面积的广阔区域了。

    而参与建造这个祭坛的修士数量,更是以亿万计算。

    而哪怕是投入这么多的资源,投入这么多的人力,最终等到这个祭坛真正成型的时候,时间依然是过去了将近万年之久。

    万年时间,相对于那皇朝统治者来说,自然只是一眨眼都不到的时间。

    但,相对于这皇朝之中的普通生灵来说,这甚至已经可以传承几百代了。

    可以说,在这国都之中居住的普通人,几乎就已经是将这建造祭坛的过程直接当成是一种自然现象了。

    几乎是以为这天地出现,便必然会要建造这样的祭坛,便必然会有为建造祭坛所做出的种种准备。

    这一日,在那皇宫之中闭目等待的皇朝统治者身躯一震,睁开了紧闭万年之久的双眼。

    就在这时候,有至高皇者从外面而来,拜见这皇朝统治者“启禀陛下,祭坛已经建造完成,随时可以启用。”

    作为巅峰至高皇者的皇朝统治者,其国度之中自然不可能仅仅只有他一个至高皇者而已。

    在他的手下,在他的臣子之中,同样是有着大量的至高皇者存在。

    眼前这个,便是他手下之中,专门负责建造祭坛的那一名至高皇者。

    “好,干得不错。”那皇朝统治者淡淡的道。

    说话间,抬头望去,双眼似乎穿透了天地,看到了天地之外的某处“等着我,不管你到了何处,我都必然会将你找出来!”

    这样想着,他缓缓起身。

    随着他的起身,无比威严的气息从他身上宣泄而出,瞬息间这皇朝范围之内不知多少亿万光年之广的整个范围都瞬间被这气息所笼罩。

    一时间,所有生灵都知道,有着某种影响无比重大的变化,要出现了。

    在这样的气息之中,这皇朝统治者的身形一闪,就已经是来到了那刚刚建造起来的,至少由十二万九千六百个世界以及无穷千奇百怪的材料共同构筑而成的那祭坛之上。

    这个祭坛看起来并不算高,只有百万丈高下而已。

    相比于这国都之中的最高建筑,也并没有高多少倍。

    这样高度的祭坛,对比于一般祭坛来说,自然是足够高大,足够震撼了。但,若是考虑这个祭坛之中到底融入了多少资源,多少材料,就完全能够知道,这样的高度,根本算不得什么。

    别的不说,那十二万九千六百个世界之中的任何一个,都已经足以超过这个高度千百万倍了。

    站在这祭坛之上的一瞬间,这皇朝统治者便感觉到,自身似乎已经膨胀了千百倍,整个身心好似已经是与整个皇朝彻底的融合在一起了。

    “终于成功了……”感受着这种身心似乎与整个皇朝融合在一起的感觉,这皇朝统治者心头闪过这样的想法。

    超脱,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便是追溯元白尊者的超脱路线超脱,追在元白尊者身后,对他来说也并没有麻烦太多。

    但,显然的,这并不是他所愿意的。

    若是想要这样超脱,他早在不知多少万亿年之前就可以超脱而去了!

    所以,虽然早早就能够选择这样超脱,这时候他的能力也足以轻松做到这样超脱,但,他却依然并不打算就此超脱。

    至于他的想法是什么,看这个祭坛其实就已经无比清楚了。

    他的打算,赫然便是,带着他的整个国度,带着这国度之中的一切众生,一同超脱而去!

    这样的打算,不能不说相当疯狂。

    但,作为皇朝统治者,作为被这皇朝之中的一切生灵看做是近乎天道的存在,他显然有着这样的气魄。

    在这时候,凭借这个祭坛,他却已经是将这整个皇朝的一切区域都凝为一体,将自身的一切与整个皇朝彻底的融合在一起,让这整个皇朝在某种角度上来说,就是他的身躯了。

    带着这皇朝超脱相比于自身独自超脱,显然是要困难不知多少倍。

    不过,相比于自身独自超脱,带着这个皇朝超脱,那最终超脱之后所能够获得的好处,更是要多上不知多少倍。

    毕竟,只要能够带着皇朝真正超脱,他却就完全不用担心超脱之后他会失去现在拥有皇朝所能够获得的一切便利了。

    到时候的他,依然能够如同现在这般,是拥有现在的实力,拥有现在的补给,拥有现在的资源,更拥有现在所能够拥有的权限!

    更重要的是,他更是能够在元白尊者面前,拥有现在的自信!

    相对于其他,最后一点,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这时候,建造祭坛的那众多修士显然已经都撤出去了。

    这里,唯有这散发着无穷威严气息的皇朝统治者站在这百万丈高的祭坛上方。

    虽然只是百万丈高而已,但,因为祭坛本身的妙用,从这里一眼看过去,却整个皇朝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之内的一切区域都尽收眼底。

    就好似,这祭坛,他自身,都忽然间增大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了一般。

    “可以开始了……”这样想着,他缓缓激活了这个祭坛。

    刚刚只是站在这个祭坛之上,他都能够感受到那么明显的变化,现如今真正激活这祭坛,那变化将会有多么巨大,却是不言而喻。

    只是瞬间,在这皇朝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范围之中,无论是天空还是大地,都在这时候散发出难言的光芒。

    这些光芒一簇又一簇的,虽然无比密集,但终究还是有着种种微妙的间隙存在于那些光芒之间。

    紧接着,这些光芒开始渐渐的流转起来。

    在这整个皇朝区域范围之内,开始进行着无比复杂的流转,每一簇光芒,都在虚空当中渐渐的划过一道又一道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玄奇轨迹。

    而这些光芒,无论是距离这祭坛有多远,最终的目的地,最初的起始,都依然是这祭坛。

    而且,它们不管是距离这祭坛有多远,哪怕是亿万光年之遥,最终流转到这祭坛之处的时间,都是无比短暂的。

    虽然,仔细观察这些光芒的话,每一簇光芒看起来的流转速度都相当缓慢,相当自然。

    但,就是这样缓慢,这样自然的流转方式,却尽皆以超乎想象的短暂时间就穿透了那是光都需要以亿万年来计算的时间方才能够穿越的距离。

    就仿佛,时空在这时候吗,在这国度之中,已经是没有了任何意义一般。

    “怎么回事……”在这瞬间,这国度之中的不知多少亿兆众生都忍不住惊疑不定起来。

    他们能够本能的知道,这种变化与这皇朝的统治者有关,但,具体是什么,这变化最终将导致什么样的结果,他们却就完全不知道了。

    “整个皇朝一同超脱,果然不愧为我们之中最强的存在。”这时候,在不知多遥远的距离之外,在另一处皇朝之中,那皇朝的统治者感应到什么,忍不住这样叹息一声。

    虽然距离无比遥远,甚至连光年都无法具体的将彼此之间的距离真正精确描述出来,但,同为皇朝统治者,他们之间还是冥冥中有着微妙的联系的。

    这种微妙的联系,使得他们彼此之间却都能够稍稍感应彼此的状态。

    这时候,这一方天地之中的那众多皇朝统治者,便尽皆在同时知道了那最大皇朝的统治者到底有什么打算。

    而明白他的这种打算之后,他们却尽皆震动不已。

    不管是佩服其气魄还是暗骂其愚蠢,总之,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会对其行动无动于衷。

    毕竟,这可是带着整个皇朝不知多少亿兆生灵连同皇朝的时空一同超脱而去啊!这种做法,无论能不能成功,都代表着其那超乎想象的气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