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一百四十四章 类比

第三千一百四十四章 类比

    这最大皇朝举世超脱显然乃是这一方天地不知多少万亿年来的所未有的大计划,大事件。

    这样的事件发生在这时候,其所引起的关注,可想而知。

    在这时候,从这天地各处,无论是隐藏于何处位置,哪怕是隐藏于异时空之中,隐藏于那诸多异世界之内的修士,都在这时候开始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将注意力投注在这最大皇朝之上。

    有资格超脱,但却没有超脱的修士,一般都是因为在这天地之中有着他们所舍不得、放不下的事物的缘故。

    事实上,他们内心之中对于超脱,也并非真的就毫无。只是相比于超脱的,他们更加放不下这天地之中的某些事物而已。

    而若是这次那最大皇朝的统治者能够成功,那显然便是为他们开辟出了一条全新的道路,给他们一个全新的选择,让他们有机会两全其美,既不放弃自身在这一方天地原本放不下的种种,又能够获得更进一步的机会!

    有着这样的心态,他们对于这一场举世超脱的事件自然便更加的关注了。

    一时间,不知多少目光汇聚到了这一场惊天的超脱事件之中。

    就在这时候,那整个方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之广的广阔皇朝已经是被那无尽的光芒给充满了。那无数光芒的流转轨迹,也已经是彻底成型,真正的固定下来了。

    一种浑然一体的韵味,开始渐渐的从那整个不知多少亿万光年方圆的广阔区域之上散发出来。就仿佛这一个皇朝,已经是真正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活物了一般。

    “来吧,我们一起超脱吧!”那站在祭坛祭坛之上的皇朝统治者一声大吼。

    吼声传遍了这整个皇朝范围之内的每一寸虚空,传入了那正被这皇朝范围之内所产生的异变弄得惊疑不定的那众生心中。

    “陛下要带着我们一起超脱……”在这个瞬间,无穷众生都猛然明悟过来现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一时间,难以言喻的感动从众生心中浮现出来。

    这皇朝之中的众生,其实并没有多少是知道超脱对他们有什么好处的。但,哪怕是不知道超脱具体有什么好处,但超脱这两个字,却就已经足以表明这是一件绝对对他们有巨大好处的事情!

    而这时候,明明能够自己独自超脱的皇朝统治者,却是硬要带着他们一起超脱,要将这种超脱的好处直接共享给他们,这让他们怎能不感动?!

    在这瞬间,遍布这不知多少亿万光年方圆的皇朝内部,几乎所有生灵都同时向着那皇宫的方向拜倒,口中无比虔诚的向着上天祈祷,祈祷皇朝统治者能够顺顺利利的带着他们超脱。

    更是在祈祷之中,不断的向着那皇朝统治者展现自己的忠心,表达自己的感激……

    可以说,这最大的皇朝,却是从诞生不知多少万亿年以来,第一次如此的齐心,所有生灵都在为同一个目标而祈祷,都在渴望同一个目标的达成。

    在这时候,在那中央祭坛之上的那皇朝统治者却是显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那无穷众生的齐心祈祷,却是产生了无比深远的影响。

    不单单是将这皇朝之中的几乎一切力量都汇聚到了这祭坛之上,更是隐隐间扭曲了这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扭曲了那冥冥中的大道,使得原本即将降临的恐怖劫数猛然削弱了数分。

    没错,这一次他的超脱,却是将引来不可思议的劫数。

    毕竟,这可并不是独自超脱。

    而是举世超脱!

    独自超脱的话,因为修士本身已然是自给自足,不单单不用消耗天地的资源,还能够反过来反哺天地,其超脱对于天地来说,虽然也是一件颇为可惜的事情。但,天地终究不会因此而受到多少损伤。如此折八百一来,天地哪怕是不舍修士超脱,却也顶多只是为其设置一些障碍,让其没有那么容易超脱而已。却不至于会有劫数生成来攻击那修士。

    但,这时候,这皇朝统治者的选择乃是举世超脱,这显然和独自超脱就已经有了本质的不同。

    光是这超脱的过程之中所需要携带的,那不知多少亿兆生灵,就已经足以让天地承受巨大的损伤了,更别说这局势超脱之时还是硬生生的将这一方天地分割出一大片时空出去,连同这时空一同带离这一方天地了。

    两者,可以说都是在极大的伤害这一方天地。

    都是在这一方天地身上割肉!

    如此一来,相比于修士独自超脱的不舍,这一方天地对于修士打算举世超脱的做法,显然就是深恶痛绝了。

    而天地的深恶痛绝,显然便是要以劫数的形式表现出来。

    所以,在这皇朝统治者开始尝试举世超脱之时,便已经注定了,劫数必将降临,这种超脱,必将引来天地的种种恐怖攻击!

    但,现如今得到了这皇朝内部的众生同时祈祷这皇朝统治者能够成功超脱之后,这天地的大道,规则法则,都受到了扭曲,进而使得那本该出现的,对他不死不休的劫数,减弱了几分,使得这皇朝统治者度过这劫数的机会增加了几分。

    这些要随着皇朝统治者超脱的生灵的祈祷之所以会起作用,会让皇朝统治者遭遇的劫数减弱,原因其实很简单。

    这其实就像是,父亲与女儿,对于有外来的臭小子要将自己的女儿带走,任何父亲显然都是深恶痛绝,恨不得将那臭小子揍死的。但,在这时候若是女儿一心想要跟着那臭小子走,一心的恳求父亲放手,一心想要得到父亲的祝福,那父亲能够怎么做?顶多也就只能刁难一下那臭小子,给他一些脸色,然后坐视其将自己的女儿带走了……

    这时候,天地,就是那个父亲。而这众生,就是那女儿。

    对于天地而言,皇朝统治者要带着众生超脱,带着这皇朝超脱,那就像是有一个臭小子要带着自己的女儿离开家庭一般,那自然是无比的痛恨。但,这时候众生却是在不断的祈祷,恳求,想要让这皇朝统治者更加顺利的将他们带走,这显然就和自己的女儿在不断的恳求父亲让其跟着臭小子离开一般……

    因此,才会让那本该出现的劫数大幅度的减弱。

    不过,显然的,哪怕是再减弱,劫数也是不可能出现的。

    就像是一个父亲,哪怕是再怎么被女儿劝动,也绝不可能对那臭小子有多少好脸色的……

    当下,天地震荡,铺天盖地的乌云凭空浮现出来,覆盖住了这整个皇朝不知多少亿万光年方圆范围之内的天空。

    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在这瞬间从天而降,直接落在这整个皇朝之上,让这皇朝之中的一切生灵,都感受到一种从心底涌出来的恐慌。

    其中,感受最为明显的,当然便是那中央祭坛之上的皇朝统治者了。

    在这时候,他就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是被整方天地所敌视,原本向他无条件开放的种种规则法则,种种力量,种种玄之又玄,难以描述的事物,都在这时候彻底的与他隔绝开来。

    他之前不知多少万亿年来所收获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彻底失去了。

    天地震怒了。

    这瞬间,他心中前所未有的确信这一点。

    那种压抑越来越强,最终在强大到某个界限之后,无穷攻势从天而降,铺天盖地一般的落在整个皇朝的范围之中,似乎要将这整个皇朝彻底抹去一般!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无穷无尽的攻势,那皇朝统治者心头一动,那在他脚下的祭坛剧烈震颤之间,无穷无尽的威能,无穷无尽的光华开始疯狂爆发出来,转眼间就已经是覆盖住了这整个皇朝,将那所有从天而降的攻势完全接了过去。

    那光芒,那威能,剧烈的震荡。

    无数的碎片更是从其中疯狂的逸散,而在皇朝统治者脚下的那个祭坛,更是晃动得愈发的剧烈起来。

    整个祭坛在这时候已经是彻底的激活了,它便如同一个中枢一般,贯通了这整个皇朝内部的一切。显然的,这样一来却是能够轻轻松松的借助这祭坛调动这皇朝内部的一切!

    当然,同样的,因为其已经是与整个皇朝内部的一切都贯彻在一起了,其自然也就受到整个皇朝各处的各种际遇所影响,落在整个皇朝各处的攻势,自然也会有结果反映到这祭坛之上。

    天空之上那覆盖不知多少亿万光年范围之内的乌云显然不可能仅仅只是为了一波攻势而出现的。

    所以,在接下来,天空之上的各种攻势却是愈发密集,也愈发恐怖的出现,落下,要将这整个皇朝彻底的毁灭掉。

    面对着这种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恐怖的攻势,那皇朝统治者的面色越来越凝重起来。

    虽然,现在看来,他依然是能够轻轻松松的借助这皇朝内部的一切抵挡这连绵不断,无穷无及难道攻势。

    但,这皇朝内部的力量只是以皇朝自身为依托而已,相对于天地的威能来说,终究还是有限的。

    如此这般一来,以这皇朝作为根基的这祭坛,长时间下去,显然是很难比得上那以天地作为根基的那不可思议的劫云的。

    所以,这样一直挡下去,除非天地自身主动收敛,否则的话,他的失败,几乎就是必然的了。

    心中转着这样的种种想法,他开始寻找其他机会尽快的解决那劫云。

    时间在这样的过程之中一点一滴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将近三年之久了。

    这三年之间,那劫云展现出了无数千奇百怪的手段,施展出无数哪怕是那皇朝统治者都感觉眼界大开的攻势,尽一切可能的要将这皇朝彻底的毁灭。

    而面对着这样的种种手段,种种攻势,那皇朝统治者却只能够一心一意的去抵挡,极力的拆解那劫云的各种手段,各种攻势,更在这过程之中,极力的搜寻那劫云的弱点,要在自己挡不住劫云的攻势之前,先一步将劫云解决掉!

    观察了三年,效果却是相当的斐然。

    这一日,那皇朝统治者在将一波如同千百天地叠加爆发的攻势挡住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等待了三年之久的一个机会。

    只是瞬间,祈祷了三年之久的那无穷众生便猛然感觉到自身的心灵猛然一轻,一条无比巨大的河流贯通了他们所有人。或者说,他们的所有人的心灵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无比巨大的河流,向着那天空之上的劫云直冲而去。

    “同化它吧……”那皇朝统治者的声音在这瞬间传遍了所有生灵的心灵,让他们尽皆明白过来这一条河流为何会出现的。

    对于要带整个皇朝举世超脱的那皇朝统治者,这皇朝之中的众生自然是无比感激,无比信服的。

    既然那皇朝统治者说他们能够将那劫云同化,那么,他们便相信,自己能够将那劫云同化掉!

    众生心念之间都产生了强烈的同化气息,向着那上方的劫云而去。

    那劫云广阔无边,覆盖住了整个皇朝不知多少亿万光年方圆的范围,其广阔之处,不言而喻。这样的劫云,却是无论向哪个方向,都能够触碰到的。

    于是,在这时候,那劫云却是没有丝毫阻挡的,就被那长河贯入。

    随着河流贯入其中,那劫云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

    原本正在酝酿的,下一轮攻势,在这瞬间便直接停了下来,就像是有着什么顾忌,不敢真正爆发出来一般。

    “有效果!”那众生的心灵同时感觉到这种变化,一时间却是欣喜若狂,那种从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同化气息却是随着变得愈发的强烈起来。

    他们在这劫数之中祈祷了三年之久,对于劫云的变化规律再怎么样也有着一些感觉,自然知道这时候的停顿代表着什么,当然也就愈发的相信之前皇朝统治者的判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