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 不同的结果

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 不同的结果

    这一次停顿,便如同一个开关一般,让这一场持续了三年之久的劫数彻底的平息了下来。

    难以言喻的超脱光芒随着开始渐渐的从这整个皇朝的里里外外之中逸散出来,让这整个皇朝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比惊人的巨大发光体一般。

    而那逸散出来的超脱光芒更是覆盖住了整方天地,将这方天地的所有范围都笼罩在其中。

    在这时候,这一方天地之中所有关注这一场劫数的修士都明白,这一场举世超脱的大戏已经是来到了最后一步了。

    接下来,这最大皇朝能不能举世超脱,答案很快就要出现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汇聚的目光却是变得愈发的凝重起来。

    莫名的激动与期待,开始在他们心底浮现出来。

    这最大皇朝的举世超脱代表的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若是他们能够举世超脱成功,那便代表着这一方天地多了一条全新的超脱路线,代表着,他们有了一个全新的选择!

    所以,哪怕是明明知道他们的超脱将必然对这一方天地造成巨大的伤害,他们也都无比期待他们能够成功!

    那从最大皇朝之中散发出来的超脱光芒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凝实,最终好似化作水晶一般,让这整方天地都似乎化作了一块巨大的琥珀。

    紧接着,在某一瞬间,在众多关注的修士的期待达到极限的时候,天地剧烈的震荡起来。

    整方天地好似是被丢入洗衣机之中的衣服一般,甚至产生了种种难以形容的诡异变形,至于裂缝,那更是遍布了天地各处,几乎将这整方天地映照得如同完全由细碎无比的碎片粘结而成的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众多关注那一场举世超脱的大戏的众多修士都猛然明白过来,结果已经出现了。

    在这瞬间,他们不敢怠慢,却是施展了自己的一切手段,尽可能的镇压这一方天地,稳定这一方天地,将这一方天地从崩溃覆灭的关口重新拉回来。

    这些修士之中,不乏至高皇者,绝望者更是极为繁多,至于假圣,更是数不胜数。

    这样的众多修士,想要稳定天地,那虽然不算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却也并非多麻烦。

    于是,最终,这天地虽然看似就要崩溃,即将覆灭,但终究还是在良久之后彻底的稳定下来,天地之中所密布的那无穷无尽的裂缝,更是完全消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随着天地稳定下来,一道道身影从天地各处出发,在虚空当中划过一道道长长的痕迹,直指那最大皇朝所在之处。

    转眼间,便有着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修士出现在一片无法形容的深渊之前。

    “他成功了……”看到这一片连时空都彻底失去的深渊,众多修士已经是彻底确信了之前的猜测。

    这一片深渊看似无边无际,无穷深远,但其实其大小相比于原来的那皇朝来说,却是小了不知多少亿万倍。

    之所以那最大皇朝消失之后会有着样一片小了不知多少亿万倍的深渊残留,那却是因为,那皇朝在消失的时候不单单将这皇朝之中的一切土地,一切生灵,一切能量都带走了,还将这一片皇朝范围之内的时空都带走了!

    时空被带走,这一片皇朝所在之处,自然便相当于完全不存在了。

    正常来说,若是这种带走的过程是比较和缓的话,现如今在这里却是绝对连这一片深渊都看不到,只能够看到原本被皇朝范围挡住的,那皇朝另一个方向的景象,就像是,那皇朝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但,奈何这皇朝的消失实在是太过暴烈了。

    这种暴烈的消失方式,却是让这天地的大道,规则法则,都难以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于是,原本皇朝存在之时的规则法则,大道,便与现在皇朝消失之后的规则法则,大道形成了巨大的落差。这种落差,让规则法则,大道变得难以稳定下来,于是,便在这里,造成了一片难言的混乱区域,形成了这样一片深渊。

    可以说,这种深渊,并不是那皇朝消失之后所留下来的场景,而是那规则法则与大道出现一些混乱之后所形成的场景。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一片深渊的广度,自然便不会与那皇朝本身的广度对应得上了。

    不过,这种深渊显然也不可能真正存在太长时间。

    这一方天地历经了无数次劫数,本身对于灾难的承受能力早已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

    失去了一大片时空,对于这天地来说虽然损失不小,但却终究不至于让这天地永远无法恢复。所以,这深渊不用多少时间,便会在这一方天地规则法则的自然运转,大道的自然运转之下被渐渐的填平,渐渐的消抹掉。

    “看来,我也要开始准备了。”这时候,某一名皇朝统治者喃喃着,转身便走。

    其他修士看到这一幕,双眼各自发亮,当下便各自转身离去,转眼间这里就只剩下寥寥数名对这深渊感兴趣的修士依然停留了。

    对于这天地之后的发展,那最大皇朝的统治者自然是不可能会在意的。

    此时此刻,他却已经是带着自己的整个皇朝,如同携带着一方小天地一般,直入那超脱通道之中了。

    之所以说是小天地,而不是时空,不是世界,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皇朝的一切因素,都是完全继承自那天地!

    也即是说,其结构,乃是圆满的!

    这种圆满,使得其本身就超越了世界,更不用说时空了。

    可以说,只要有一处容纳之地,这一方小天地便能够立足其中,然后不断成长,最终将这个小字摘去,成为一方真正的天地!

    或许是因为举世超脱的缘故,这超脱通道之中原本应该存在的两种路线选择,这时候却只剩下唯一一种而已。

    那种原本存在的,汇入那道尊之路第一层的选择,却是如同完全不存在一般,完全没有出现在那皇朝统治者的面前。

    对于这种情况,那皇朝统治者自然是完全没有发现。

    毕竟,哪怕是对超脱有着极为深刻的了解,但他终究是没有亲自超脱过,自然不会知道真正超脱之时会有什么样的体现,会遭遇到什么样的选择。

    对于他来说,现在这种不断顺着超脱通道前进的超脱路线,却是根本完全没有任何异常之处,自然是没有半点心理负担的带着自己的整个皇朝不断向着那超脱通道的另一端前进了。

    相比于其他修士超脱之时,除了选择超脱方向的时候会有稍稍停顿之外,一晃眼就通过这超脱通道,这皇朝统治者带着自己的整个皇朝在这超脱通道之中的前进速度却是相当的缓慢。

    感觉上,简直就像是蜗牛在一点点的蠕动一般,足足耗费了这皇朝之中的几乎近万年之久,方才终于艰难的来到这超脱通道的尽头,看到了他超脱的目的地……

    “是虚空?!怎么可能是虚空?!”当他来到这超脱目的地的时候,这皇朝统治者的一腔期待却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却并不是什么天地,更不是他预想当中的,那元白尊者,而是一片难以言喻的虚空。

    这一片虚空被分割成为不知多少层,其中每一层之中到底有着什么,他都完全感应不到,只知道在那不知多少层虚空之中,存在着一些他所想象不出来的事物,正在发生着他所完全无法理解的变化。

    就在他这样震惊的时候,那他所带出来的,那一个皇朝小天地却是以无法抑制的趋势与他所在的这一层虚空进行融合。

    不多一会之间,便已经是彻底的融入了这虚空之中了。

    当这皇朝小天地彻底融入这虚空之中的一瞬间,他便猛然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开始从四面八方作用在这皇朝小天地之上,让这皇朝小天地开始嘎嘎嘎嘎的直响,就仿佛已经有些承受不住那种难言的压力,要在那压力彻底崩溃了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这皇朝统治者却是吃了一惊,不敢怠慢,连忙激活这个与整方皇朝小天地结合在一起的祭坛,整方皇朝小天地的规则法则开始重新抱团,原本敞开来打算接纳进入其他规则法则体系的种种接口快速的闭合起来。

    而在这种闭合的过程之中,这小天地却是开始诞生出原本所不存在的冥冥……

    隐隐间,却是有着大道的虚影开始渐渐的在这冥冥之中诞生出来。

    而这虚影一诞生出来,便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凝实起来,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形成了真正的大道!

    当着大道真正成型的那一瞬间,这皇朝小天地瞬间一震,一种无法言喻的欣喜从小天地之中释放出来,直接充斥了这整个皇朝小天地之中的一切众生心头,让这一切众生,都在这瞬间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从心底深处涌现出来。

    哪怕是那皇朝统治者,也不例外。

    “这是,天地的欢喜……”在这时候,众生更是同时明白过来这种喜悦到底是怎么回事,明白这种喜悦是来自什么。

    种种难以言喻的信息开始在这时候凭空出现在这皇朝统治者的心中,让他在这瞬间猛然明白过来自己到底收获了什么。

    “似乎,**颈已经不存在了……”感应着那无尽的信息,他戏中忍不住闪过这样的想法。

    随着这个想法,他只是稍稍一催动,他原本已经是处于至高皇者巅峰的道行境界无声无息之间便向前了一步,跨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虽然只是前进了一步而已,但,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跨过了天与地之间的距离,只是短短的瞬息间,他就提升到了之前所无法想象的层次,感觉上甚至能够凭借一个呼吸便将之前的自己轻松的吹成齑粉……

    “这便是超脱的收获?”一种如悲似喜的复杂情绪在这瞬间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作为最大皇朝的统治者,他在巅峰至高皇者这个境界已经是停留了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了。

    这不知多少万亿年来,他不知耗费了多少工夫,使用了多少手段,甚至许多尝试方法可以说都是罄竹难书!

    但,无论他使用什么手段,尝试什么办法,最终都无法在这巅峰至高皇者这个境界上再跨进哪怕一丝半毫!

    正是因为如此,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是完全不奢望能够更进一步。甚至若不是有着超脱路线存在的话,他都要以为这巅峰至高皇者级数就已经是修行的尽头了。

    而这一次,只是刚刚超脱而已,甚至他都还没有真正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居然就已经是轻轻松松的戳破了之前他耗费不知多少万亿年都动摇不了其一丝半毫的**颈,轻轻松松的就跨入了他所不敢想象的全新境界?!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人明明耗费了一生的积蓄去请人教导自己去开一个千百年之后的超强巨锁,想要打开某一个宝库的门户。但,当他耗费这一生的积蓄都无法达到目的的某一刻,他顺手一拉,却就发现这巨锁其实根本就没有锁,只是不是推的,而是应该拉的而已。

    那心情是何等的复杂,却就可想而知了。

    怔忪良久之后,这皇朝统治者叹息了一声,终于恢复了冷静。

    不管过程如何,自己终究是已经踏入了全新的境界,获得了之前不知多少万亿年所无法想象的突破了。

    这时候,这整方皇朝小天地却是开始发生了莫名的变化,整方天地开始不由自主的拓展起来。

    原本只是一个皇朝大小的区域,转眼间便已经是膨胀了十倍都不止。

    而那些膨胀的区域,却是在这皇朝范围之外,对着皇朝自身的范围却是并没有多少影响。

    皇朝之中的各种结构,依然是原来那般,并没有因为这种变化而变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