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一百五十章 奔逃与抓回

第三千一百五十章 奔逃与抓回

    在这瞬间,一种难言的天音凭空出现,在这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耳边回荡开来。

    特别是那诸多皇朝国度的统治者,因为成为皇朝或者国度的统治者之后与天地的联系愈发紧密,因此却是将这些天音听得更加清楚。

    一般生灵耳中,这些声音也就能够清晰辨认而已。而在他们这些统治者的耳中,这天音却是振聋发聩,只感觉自身的心神都差点被震散!

    “他回来了……”受到的刺激虽然相比于他一般生灵受到的刺激要大上许多,但同时,他们也从这种更加强烈的刺激之中得到了远超一般生灵所能得到的信息,因此,他们却都是在相距极短的时间里面发现了天音出现的原因。

    一时间,这众多统治者的心情似惊似喜。

    对于那皇朝统治者,他们心中自然是崇敬而感激的。毕竟,他们能够达到如今的境界靠的乃是那皇朝统治者,他们能够有今天,也是靠着皇朝统治者打下的根基。

    这种情感,使得他们对于皇朝统治者重新现世心生欢喜。

    但,同时,因为之前对皇朝的分裂行为,他们对于那皇朝统治者心中也是充满了恐惧的。皇朝统治者会怎么看他们?会觉得他们稳定了其离开之后的天地,还是觉得他们是背叛?亦或是觉得他们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一想到皇朝统治者可能觉得他们是背叛,他们心中便有恐惧止不住的涌出来。

    哪怕是已经拥有以前所不敢想象的成就,获得以前所难以比拟的实力,他们依然没有任何能够与皇朝统治者相媲美的信心。

    以皇朝统治者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哪怕是当初带着整个皇朝举世超脱之前,也要远比他们现在要强大!

    至少,当初皇朝统治者能够在其他诸多皇朝统治者的虎视眈眈之中维持住自身的皇朝近乎永世不灭,而他们却只能与其他统治者一同分割那皇朝统治者的皇朝而已……

    这还只是皇朝统治者带着皇朝举世超脱之前的状态。

    在带着皇朝举世超脱之后,他们都能够获得那么大的好处,道行境界获得巨大的突破,他们可不相信皇朝统治者没有丝毫好处。

    连获得好处之前都能够轻轻松松的碾压现在的他们了,在获得好处之后面对他们会有多大的优势,诸多统治者只要想想,都感到心底发毛。

    “或许我应该做出决断了。”不知多少统治者在这瞬间已经做出了决定。

    当下,一股股超脱光芒出现在这天地的各处,出现在诸多大皇朝、小皇朝、国度的统治者周围。

    随着这些超脱光芒,那些统治者的身形开始渐渐的没入虚空之中。

    最终,等到那天音消失的时候,他们的身形却已经是彻底消失,再无法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找到一丝半毫的痕迹了。

    这模样,显然是这些统治者做贼心虚,却是连与那皇朝统治者碰面都不敢,直接在感应到皇朝统治者出现之时选择超脱离开这一方天地!

    当然,做出这种选择的统治者却只是众多统治者这种的一部分而已。

    却并非全部统治者都是如此选择。

    依然有着一部分统治者或是认为皇朝统治者不会对他们怎么样,或是觉得自己问心无愧,或是想要承受自己所作所为所带来的后果,总之,并没有选择逃避,而是停留在原地,静静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就在这时候,那皇朝统治者的身形已经是出现在了那彻底成型的祭坛之上。

    只是,他的身形虽然已经出现,但整个看起来却依然是如同不存在一般,根本没有半点气息逸散出来。

    感觉上,他的身形就只是像是天地之间的一个普通的影子,像是自然界存在的某种自然景观一般,一眼看过去,只会将其当成是自然的一部分,天地的一部分。

    而其眼神,这时候更是深邃得超乎想象,就仿佛无尽天地都被包含在这双眼之中一般。

    在之前,他的身体被那无尽信息撑爆之后,他的心神却是彻底的沉沦在那无尽的信息之中,承受着那来自其他不知多少天地所传递过来的那无穷信息接连不断的洗涤冲刷!

    在这种洗涤冲刷之间,他的自我便如同坠入了无尽轮回一般,在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古怪世界之间不断的轮回转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人生,见识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或者说天地。

    在那些轮回之中,他就像是一个身临其境的旁观者,虽然能够如同亲身遭遇这一切一般,但却根本无法操纵自己所寄身的身躯,半点都影响不了那寄身的身躯所经历的一切,。

    这样一世又一世,一方天地又一方天地,一次轮回又一次轮回,等到他的状态彻底稳定下来的时候,他的自我已经是度过了不知多少亿兆次轮回,经历了不知多少亿兆世界或者天地了。

    这些轮回,在他的自我上刻下了无比深刻的痕迹。

    虽然因为乃是入劫强者,心志无比坚定,这种轮回并没有彻底的扭曲他的自我认知,但却也让他产生了相当明显的改变。

    比如,相比于当初,现如今的他,却是有着一种看透一切的韵味。

    就仿佛天地宇宙之间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在他眼中都是一望即明的,任何奇异,都只是寻常。

    除此之外,他的道行境界,更同样是因此有了长足的进步。

    虽然不至于成就二劫强者级数,但却也已经是隐隐间接近了入劫强者巅峰级数了。

    这么短暂的十数亿年时间便做到这一步,完成了这样大的突破,这种好处之大,却已经是不言而喻。要知道,正常走正行之路的修士,想要从初入入劫强者提升到接近巅峰入劫强者层次,那所需要的时间至少也需要以万亿来计算。

    若是运气差一点,说不定亿兆年都不一定能够获得这样的突破。

    而这时候,靠着这一场际遇,那皇朝统治者却是短短的十数亿年之间便获得了同样的突破,这速度之快,机缘之强,却是不言而喻。

    而等到他经历了那无数次轮回,无数人生,无数世界之后,他却也终于彻底的掌控住那些不断涌入自己心中的信息。

    虽然尚且无法将它们彻底的解析分解明白,但至少已经足以掌控这些信息涌入自己心神的速度,足以将这种涌入速度限制在自己所能够承受的界限之内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能够在这时候彻底的清醒过来,也方才能够重新将自身的身躯从虚无之中凝聚而出,更是将因为他之前炸开而同时崩灭的那祭坛从虚无之中凝聚出来。

    在此时此刻,他尚且没有去思考自己之前的遭遇到底是什么引起的,只是刚刚从虚无之中重新凝聚出来,他就已经是瞬间感受到了这一方天地的异常之处,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

    他当初宁愿将自己的超脱难度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都要带着这皇朝举世飞升,这足以看出这皇朝对于他而言到底有多重要。

    而现如今,自己只是消失了这么十几亿年而已,这皇朝就被彻底分裂掉了?!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人上班回来,忽然发现自己的家居然被夷为平地了一般。

    那种感觉,说是晴天霹雳,却半点都不夸张。

    “你们该死!”一声无比森寒的声音从他的牙缝之中挤了出来。

    紧接着,这一方天地剧烈的震颤起来。

    如同时光倒流一般,那原本已经超脱离开这一方天地的那些统治者开始由虚化实,渐渐的重新出现在这一方天地之间,不多一会就重新化作真实的血肉之躯模样,与最开始没有尝试超脱之前再看不出有半点区别。

    “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成功超脱了吗?!”这个瞬间,那些忽然重新出现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统治者一个个的惊异莫名,完全不知道方才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这时候,那些未曾尝试超脱的统治者方才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又是惊骇,又是庆幸。

    方才那种模样,分明便是那皇朝统治者在出现之后,直接便出手将已经超脱离开这一方天地的那些统治者硬生生的重新抓回来了!

    虽然,从这些统治者消失一直到皇朝统治者动手将他们抓回来不过是间隔了一两个呼吸而已——皇朝统治者脱身之后想法虽多,但所耗费的时间却不过是一两个呼吸而已……

    但,再怎么说,他们也都是已经超脱离开这一方天地了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显然不应该再受这一方天地影响的才对。毕竟,若是超脱之后还能够受到这一方天地的力量所影响,那超脱还有什么意义?超脱本身就是要摆脱一切桎梏,一切影响的啊……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居然依然被那皇朝统治者从天地之外重新抓了回来,如同一只只小鸡仔一般,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不对皇朝统治者的强大而心生戒惧?!

    而那种庆幸更不用说,逃跑根本跑不掉,反而会被抓回来罪加一等,那样的话,自己选择不跑,那显然就是省下了罪加一等的待遇,当然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至少,相比于那些逃跑之后再被抓回来之辈,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还不滚过来!”那皇朝统治者冷冷的道了一句。

    这句话直接传遍了这天地之中的所有统治者的耳中,让他们感到自己好像是被一头庞然大物所注视,好似下一瞬间整个身心就要被彻底抹去的感觉。

    当下,不管是大皇朝的统治者,还是小皇朝的统治者,亦或是那些普通国度的统治者,都不敢有丝毫怠慢,使用自身最快的手段,疯狂的向着这皇朝统治者所在之处赶过来。

    只是转眼间,这一处祭坛周围,就已经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众多假圣之上的修士了。

    这些修士这时候围绕着这个祭坛,一个个的神色都显得极为忐忑。

    “参见陛下,恭喜陛下历劫归来。”这时候,一名大皇朝的统治者直接向着那皇朝统治者五体投地拜倒,口中这样高呼。

    随着他的动作,其他统治者如梦初醒,一个个的向着那祭坛上方的皇朝统治者拜倒,口中高呼“参见陛下,恭喜陛下历劫归来……”

    声音震天动地,不过是数万人,却喊出了亿兆人的声势。

    作为统治者,这些修士早已是与自身的国度、小皇朝、大皇朝合而为一,他们这全心膜拜,却是自然而然的有着种种反馈反馈到他们统治的区域之中。

    这种反馈,使得在这瞬间,整方天地之中的众生,都猛然感觉到了自身似乎正在向着某一尊无比恐怖的存在朝拜,让他们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

    “你们原来还记得我。”皇朝统治者在这时候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随着这句话,一股惊天动地的恐怖压力猛然作用在周围的那众多修士身上,让众多修士都猛然感受到自己的身心被某种恐怖的力量攒住,嘎嘎嘎嘎的诡异声响不断的从他们身体之中传出来。

    而他们的力量,他们的神通,他们的威能,更是在这时候如同彻底消失了一般,再无法感应到半点,只能够凭借自己的身躯去抵挡那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不可思议的压迫而已。

    在这时候,这众多统治者心中却反而是松了口气。

    虽然这时候皇朝统治者似乎很是愤怒,但,至少,他没有直接就将他们所有人抹去,这显然就是一个好消息,代表着他们活命的机会或许并不会如同之前自己所想象当中的那么小。

    “陛下恕罪!”当下,那众多统治者只是老老实实的求饶。

    至于狡辩自己之前没有做错,所作所为都是忠心耿耿的表现,那简直就是将皇朝统治者当成傻子在耍,说是找死都时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