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两百五十六章 尽消

第三千两百五十六章 尽消

    这些时空看起来,就像是完全由混乱无比的混沌状态汇聚而成,整个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混乱了时间与空间,物质与能量,乃至其他有形无形的一切一般。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眼望过去,这些混沌状态球,就像是一片难言的恐怖存在一般,感觉上其内部似乎巴罗万有。

    似乎有无穷天地蕴藏其中一般。

    至于那内部包含的时空,那时空之中所存在的八劫强者,在这时候却都已经是完全看不到了。

    内外之间,在这时候已经是被彻底的隔绝!

    甚至,连感应,都已经感应不到在那其中存在的八劫强者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却也只能够暗自叹息了。

    这种状态,明显是那道尊之狱的力量所营造出来的。

    在这样的状态之中,道尊之狱的力量显然已经是彻底的掌控住了那些八劫强者的一切力量,一切可能性。如此一来,哪怕是那些八劫强者无比强大,面对着它们,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来将其完全按照它们的规则去操纵而已。

    换句话说,从这时候开始,罗帆,已经是失去了再见到这些八劫强者的机会了。

    “可惜了……”心中暗自叹息之间,那七个混沌球体在这时候已经是开始渐渐消失无踪。

    至于去了何处,哪怕是这乃是发生在自己的分化道果之中,奇异诶似乎都是在他的绝对掌控之下,他居然也完全不知道,完全弄不明白!

    整个过程高深莫测到了极点。

    同时也让罗帆无力到了极点……

    “相比于道尊之狱,我终究还是差得太远。”这时候,这样的明悟在他的心头浮现出来。

    这种感觉,本该是早早的他就已经认知到的。对于这样的事实,他心中也已经是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遇到,真正真切的感受到,他依然是感到心灵受到太强的冲击。

    特别是,在分化道果一次又一次的表现出超乎想象的强大之后,更是如此。

    毕竟,当分化道果甚至能够轻轻松松的操纵八劫强者,甚至能够让九劫强者都动容的时候,他自然而然的便会对其有着莫名的期待。觉得,或许对于道尊之狱的力量,其并不会太过弱小?可能会有一些反抗能力?!

    但,显然的,事实告诉他,他想多了……

    所以,在这时候,他的心情才会受到这么强的冲击。

    所有的八劫强者在这时候都已经消失在他的分化道果之中,消失在这无尽天地之间,更是消失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

    至于他们到了何处,这却就不是罗帆现在所能够知道的了。

    随着那些八劫强者的消失,在眼前这一片无边无际的无尽天地之中,那众多举世超脱者都感觉到全身一松。

    原本压抑着他们的那种恐怖的压力已经是在这个瞬间完全消失无踪了。

    此时此刻的他们,就感觉到,整片无尽天地都变得如同以前那般轻松了。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重新恢复了过来。

    而他们,也重新成为了无尽天地之中的最强者,成为了屹立在极巅之上的无上存在!

    “终于过去了……”这时候,不知多少举世超脱者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在这样的感慨之中,他们一个个的神色都变得极为放松。

    就好像重新得到了新生一般。

    当然,其中,必然会有一些举世超脱者是与众不同的。毕竟这可是不知多少亿兆的举世超脱者啊,终究是会有一些非主流的。

    对于这些非主流的举世超脱者来说,他们这时候却是更加关心,这一切的原因。

    关心,那些之前让他们无比压抑的恐怖存在现在到了何处。

    到底是被磨灭了,乃是离开了。

    被磨灭,又是为什么?离开,又是为什么?

    对于他们来说,这显然是一个不可理解的难题。

    而且,这样的难题,对他们也有着不可思议的吸引力。

    至于为何,那更不用多说,这可是关乎那比他们强大不知多少倍的恐怖存在啊!

    对于这样的存在来说,他们自身就像是蝼蚁。而探究这种存在的消失与存在,却就让他们能够有一种自己作为蝼蚁正在探索神龙之间的秘密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对于有些举世超脱者来说,却是不可抵抗的诱惑。

    事实上,无论是什么层次的存在,都会有这种想法的存在存在着。

    对于这样的存在来说,探索更高层之间的恩怨情仇,那便是他们最感兴趣的事情,他们甚至愿意耗费无穷精力在这其中,为的只是弄清楚其中两名跟高明的存在彼此之间的那微妙的感情纠纷而已……

    当然,眼前这些举世超脱者自然不至于到那一步。

    他们所想要探究清楚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也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毕竟,这可是关乎八劫强者的情况,其中哪怕是有着一点收获,对于他们来说,可能都是需要他们消化无数年,耗费无穷精力才可能得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这种探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却也可以算是某种修行。

    虽然,这种修行,不算是主流……但修行就是修行,既然是修行,自然便是对他们的提升有着好处,自然便是对他们自我的升华有着好处。

    这样的举世超脱者虽然只是其中的少数而已,但加上这么庞大的基数,这样的举世超脱者的数量加起来却也绝对算不得少。

    总体合起来,却也已经足以形成一个相当庞大的圈子了。

    在这个圈子之中,那些举世超脱者却是开始想尽一切办法的来到那些八劫强者原来所在之处,寻找着这些八劫强者存在的最后痕迹,想要通过这些痕迹,弄清楚这些八劫强者最后到了何处。

    这种做法,并不值得惊讶,就像是考古一般都要找到想要考的东西最后的痕迹一般,这些八劫强者既然离开,他们最后留下的痕迹,当然便是与他们的离开是有些关系的。

    只要弄清楚这些痕迹背后的秘密,找出来这些痕迹在最后代表的东西,蕴藏的,他们所展现出来的某些手段,自然而然的就能够推演出很多相应的信息。

    而这些信息,对于他们而言,显然就是相当珍贵的,是足以让他们耗费无穷光阴去追求的东西。

    如此这般一来,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们才会直接来追寻这些痕迹的存在。

    而他们这种追寻,却并不是没有收获的。

    虽然,那些八劫强者最后的消失是因为那道尊之狱的力量。

    而道尊之狱的力量在理论上却应当是能够磨灭他们存在的一切痕迹,彻底的将一切与他们有关的事物,有关的因素,都彻底的消除的。

    但,显然的,这里却并不是寻常地方。

    这里,可是分化道果!

    作为分化道果,其虽然远远比不得道尊之狱的力量,面对着道尊之狱的力量显得极为无力。但终究是分化道果,是能够让九劫强者震撼,让八劫强者都只是在传说中听到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即便是面对道尊之狱的力量显得极为无力,终究也不可能和一般的事物一般。

    其,在道尊之狱的力量面前,终究还是能够展现出一些一般的力量,一般的事物所无法比拟的特质的。

    而这种特质便是,在这时候,一些不重要的痕迹,它,能够保留下来。

    当然,是有关那些八劫强者的痕迹……

    这些痕迹,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可能有着意义,也可能没有意义。

    它们存在于这无尽天地之间,分布于不知多少天地之间,存在于不知多少时空之内,感觉上就像是很是普通的时空,很是寻常的事物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举世超脱者只感觉到自己在这过程之中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怖涌上心头。

    这种无法言喻的恐怖来自于那种若有若无的痕迹。

    这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听到如有若无的声音一般。

    这种感觉,显然是相当恐怖的。若是那声音似乎还是在对他诉说着什么,隐隐间好像是要告诉他一些什么的话,那这种恐怖的感觉就会更加的强烈。

    显然的,这时候,对于这些举世超脱者来说,感觉就是这样。

    甚至,相比于普通人,他们的感应更加的清晰,所能够得到的那些若有若无的信息还要更加的明显,更加的巨量。如此这般一来,面对着这样的信息,他们自然而然的便会感受到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怖了。

    “真的存在!”这时候,对于这种恐怖,他们却是兴奋莫名。

    这些举世超脱者能够在这时候,不顾一切的来追寻这些八劫强者的痕迹,本身的心态就是与一般的修士有所不同。

    面对着这种恐怖,他们的表现,自然也不可能和一般修士相同了。

    一般的修士,或者说,一般的举世超脱者面对着这种恐怖,必然是想要有多远跑多远,最好就永远都不再与这种恐怖相见。但,显然的,对于这些举世超脱者来说,这越是恐怖,他们便越是想要接近,越是想要探究清楚。

    这当然也并不是他们不怕死,不是他们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安危。

    而是,这已经是深深刻入他们本能的行事准则,哪怕是他们自己,也已经是无法改变了。

    若是以罗帆的视角来看,那便是,这种性格,这种做法,其实已经是彻底的融合进入他们的世界观了。

    因为这种融合,哪怕是他们的理智告诉他们,这样是不对的,这样做是很危险的,这样继续下去,他们可能会将自己折腾死的,他们却也没有办法改变,只能够老老实实的,遵从自己内心的催使,继续这样追寻,继续这样沉浸在恐怖当中。

    而也正是因为他们内心之中知道这是无比危险的,所以他们在这种探索的过程之中,整个气氛却是显得有些莫名起来。

    似乎有些疯狂,有似乎有些压抑。

    那种莫名的狂热,掩盖在这一切之上,使得这一切都变得若有若无,若隐若现。

    “他们到底是去了何处?!这一切的痕迹都告诉我们,他们之前只是在争斗而已。”最终,有着一名六劫强者级数的举世超脱者对着其他举世超脱者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无数痕迹虽然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但隐隐间终究还是能够指向一个大体的轮廓的。

    那个大体的轮廓,便是那些八劫强者彼此之间正在进行着他们无法想象的层次的争斗的那个大体轮廓。

    而这个轮廓,其实根本不用探寻,他们早在之前,其实就已经是知道了。

    毕竟,当初那些八劫强者可是并没有遮掩自己彼此之间的争斗的。

    在这种过程之中,这些举世超脱者只要愿意知道,便能够清清楚楚的知道他们彼此之间是在进行着争斗。

    甚至,若是他们愿意冒一点危险的话,还能够更进一步的深入探索他们之间的战局,能够知道彼此之间是怎么进行争斗,最终谁得到了什么优势,谁落入了什么劣势之中。

    当然,若是那样的话,他们也必然会受到那争斗的波及,最少也要去掉半条命。若是运气差一点的话,说不定他们自身,连同他们的整个天地,都会彻底的被毁灭。

    这些举世超脱者虽然止不住心中的探究**,在这时候便开始进行不合时宜的探索,但终究也不是傻子,终究还是知道什么时候探索有风险但不大,什么时候去探索的风险会大到他们所无法承受的境地的。

    因此,在当初,他们自然是没有进行这种探索,只是遥遥的观望那些八劫强者彼此之间的争斗而已,更加具体的,更加根源的探索,他们自然是没有的。

    所以,这时候,他们这种探索,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却也就是深化了他们当初的印象,给了他们一些当初印象的证据。

    证明了他们当初所产生的许多猜测……

    当然,这或许是不小的收获,但并不足以让这些举世超脱者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