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得失之间,罗帆道尊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得失之间,罗帆道尊

    第四百六十七章得失之间,罗帆道尊

    这般改变,不单单只是形态上大概的改变而已,而是从最细微的皮肤褶皱直到整个身躯的每一寸线条都完全变化为罗帆模样的改变!

    看起来,完完全全便是罗帆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一般。完全看不出乃是元神改变形态而成!

    这元神的强度,也随着这一变化而瞬间提升了百倍之多。

    更似乎与冥冥中的无上大道产生了某种微妙至极的联系,似乎能够做到无数以往所做不到的事,能够发挥出比起之前要强悍上万千倍的威能一般!

    就在这改变出现的瞬间,在这棘突身体周围那若有若无,似虚似实的黑雾微微一震,瞬间便化为无形,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棘突的肉身也在这一瞬间散发出一股玄之又玄,妙不可言,似乎与周围天地交相呼应,好似能够控制一方时空的气息从其身上散发出来。

    便在这一瞬间,棘突的心神意念之中如同有一声霹雳雷鸣轰然爆响一般。

    瞬间让棘突的心神变为一片空白。

    过得不知多久,在这空白之中,从慢到快的有着越来越多的光影不断冒出,这些光影起初出现消失的速度十分缓慢,几乎如同一张又一张的图画在一个普通人的面前慢慢划过一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出现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到最后,简直炼成一道强光一般,让任何除了棘突之外的生灵都无能看清那光影之中到底是在显现什么!

    在这过程之中,棘突的双眼从原本元神变化之时所生出的茫然渐渐变为清明,更在清明之后渐渐向着深邃转变。

    到得最终,所有光影戛然而收的那一刻,棘突的双眼已经如同两个深邃的宇宙一般,似乎能够映照宇宙天地的万事万物,又似乎一切光线都不能在其眼中流下任何痕迹一般。

    那些在棘突心神意念之中从慢到快闪过的光影,便是棘突从诞生以来直到这一刻的所有记忆!

    其中包括他在那混沌元气源当中刚刚生出一丝灵识之时的所见所闻,包括他在那试炼天地之中所经历的那一千二百九十六方虚拟天地之中的每一刻经历,包括他这一生不知多少万年以来孜孜不倦求取大道所得的种种收获!

    之时这一段极短的时间之中,棘突便好似重新经历了一遍人生一般,渐渐生出了一种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恍然。

    双眼微转之中,似乎看透了虚空,看透了万事万物一般。

    “没想到道友居然会将我只形态观想为自身元神,这实在让帆受宠若惊。”便在这时,一生悠然叹息在棘突耳边响起。

    棘突听得这把声音,神色间并无任何变化,只是淡然站起身,再微微一躬,口中说道:“道尊之形蕴含无上大道,棘突不才,微有所悟,借用道尊之形,还望道尊恕罪。”

    以往,棘突称罗帆也只是道兄而已,但在这时,在他将自身的元神观想成为罗帆的模样之后,他却再不能像以往那般称呼罗帆,只能将之成为道尊了。

    他将罗帆的身形观想成为自身元神,这种行为,乃是借助罗帆之形象***虚空,也是相当于借助罗帆的修行成果。对其来说,他与罗帆的关系,早已从原本的修道友朋变为了另一种关系,一种类似与罗帆与盘古之间的关系。

    罗帆所修行的道果大道虽说乃是自成***大道的修行法门,其本质求的乃是超脱。

    但他的神魂,却是随着他的修行渐渐向着盘古靠拢——从原本的不周山便化为盘古脊椎,再从盘古脊椎便化为盘古骨骼,可以预想,接下来将要变化的,便是盘古真身了。这整个过程,也是在借助盘古的修行成果来***虚空,开辟识海世界。

    从本质上来看,却与这棘突的做法差不多。

    所不同的,也只是罗帆所借助的盘古已然化为洪荒天地,巍峨广阔,当罗帆能够真正超脱这盘古之时,便是超脱洪荒天地之时,在洪荒天地来说,也算是一种正道修行之法,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最接近本源的修行法门!无论是对罗帆还是对盘古的影响,都没有多少。

    但棘突却不同。

    他所观想的却是罗帆!一名活生生的先天神祇!一名已然成就太乙散数巅峰,得天地所承认的先天神祇!

    他将自己的元神化为罗帆的形态,借助罗帆的修行成果***虚空,***识海,甚至借助他的修行成果来沟通天地,御使元罡,却是在冥冥中将自身的生命本源与罗帆连接在了一处。

    也便是说,在他将自己的元神观想成为罗帆的模样之时,他,便通过冥冥中某种无法形容的联系与罗帆产生某种紧密的联系了。

    从今往后,罗帆兴,他方有机会兴,罗帆败,他便会随着而败,若是罗帆身亡,他虽不会随着而亡,但元神却再不能保存,怕是会直接崩溃,让他从原本高高在上的真仙之境修士化为毫无修为的普通先天神祇。

    这代价,却不可谓不大。

    也正是因为如此,罗帆即便是在那虚空无极宫之中思索着如何在黄泉网络之上构筑虚拟世界的详细做法,却也感应到棘突这边的变化。

    棘突在此时早已想清楚了自己将元神观想为罗帆的后果,但他却并无任何后悔之意,只是淡淡的站在拿那处位置,脸上表情平静,双眼深邃莫测,转动之间,周围的一切似乎再无任何秘密可以留存。

    此时的棘突,因为堪破了一千二百九十六方虚拟天地,已是成就了道心四境。

    而便在他成就道心四境的那一瞬间,他道行境界所遭遇的,散仙之境与真仙之境的**颈瞬间大减,让他那无比雄厚的基础一击而破,带着他在那一瞬间成就了真仙之境!

    而他的元神,也正是借着这成就真仙之境那一瞬间的重塑机会观想出罗帆的身形样貌出来,也由此才有了此时的状况发生。

    “这样值得么?”罗帆悠然的叹息继续传入棘突的耳中。

    此时的罗帆,依然是在那虚空无极宫内部殿堂之中,远隔了数个时空,直接如同面对面一般与棘突交谈着。

    这却并非罗帆故意展现其威能,而是他只能如此。

    毕竟,此时棘突已经将他的形貌观想成为自己的元神,而且还是刚刚成型,并不完全稳定。在这个时候,他若是出现在棘突面前,自然而然的便会影响棘突的元神,甚至可能让棘突的元神被他同化,最终化为他的一点***,意识更可能湮灭无踪。

    好在,罗帆拥有日月真瞳与时空真耳,即便是远隔了数个时空,他也能够看到这棘突所在的景象,能够听到棘突所说的话语,便如同面对面交谈一般,却并不会对他与交流造成影响。

    至于棘突,只要罗帆的声音传来,便能自然引起他的元神震动,即便是声音极小,只要有丝丝被棘突听到,棘突便能够听清其中的每一个字,甚至可能牢牢记忆在元神深处,更不会因为相隔太远而产生交流障碍。

    因此,这种交流方式,对于罗帆与棘突来说都是相当合适的。

    “值得么?”棘突微微一笑,口中重复了一句。

    这一句在其他人说来是迷惘的句子在他说来,却并没有任何迷惘,没有任何疑惑,没有任何怀疑,反而是透出一种大彻大悟,看透一切得失的意味。

    “有什么不值得的呢?***,超脱,逍遥,都是相对的。若是在观想出道尊形象之前道尊问我这句话,我定然会有些怀疑。但在观想出道尊形象之后,我却得了道尊的一丝智慧,已是将这个问题看得前所未有的清楚,其中的一切得失,早已不能滞碍我心。”棘突笑着道,那脸上的神情,颇有一种大彻大悟的意味。

    他的眼神之中所透出的,并非狂热,也并非盲目,更没有多少对罗帆的崇拜,而是一种至纯的求道之念。显然,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并没有任何歧路,在他心中依然是通往最后的不死不灭之路!

    “原来如此。既然道友心中并无动摇,那我便不再多说。数年之后,有一巨大变化将产生,介时道友若是有意,可前来帮忙。”罗帆见这棘突眼中那至纯的求道之念,知晓此人心神无有丝毫动摇,也不曾改变目标,放下心来,口中说道。

    “介时道尊尽管吩咐便是。”棘突微微躬身道。

    罗帆叹息一声,收回了自身对于棘突所在之处的感知,回归了虚空无极宫内部的奇异殿堂之中。

    盘坐在那殿堂之处,他神色淡然,眼神之中却闪过一丝怔忪。

    过得好一会,方才叹息一声:“借我修行成果***识海,沟通天地,这虽能得我的一丝智慧,能借天地对我的承认来修行、行事,但却会一生控于我手,我只需一念便能让他失去一切力量,这等代价,怎么看都是得不偿失啊……”

    罗帆心中确实是极为不解,更觉得那先天神祇棘突的做法实在是愚蠢。但,既然那先天神祇已然做下此事,更是丝毫不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罗帆却也不能说什么。

    修士的修行道路乃是自身所选,其他任何人,不管是任何生灵,不管比这修士强多少倍的修士,都无能改变。也不好改变。这棘突既然已经如此选择,而且也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是错误的,那罗帆也自然也不会多事。

    “不过,这般以来,他却可以承担这虚拟世界最重要的一个职责,却还需重新修改一番计划了。”罗帆心神意念之中又闪过如此念头。

    念头过后,他缓缓闭上双眼,无数灵光在他的心神意念之中随生随灭。

    时光悠悠。转眼间,便是一个多元会过去了。

    在一个元会之后的某一日,已经停滞了许久不动的罗帆身躯一震,瞬间从那种最为深层的思考之中回转过来,双眼慢慢睁开,眼中金光银光一闪,似乎有着无数光影从他的双瞳深处流过。

    甚至隐隐的,还能够听到无穷声音在这些光影之中以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式传出。

    这正是罗帆在这一瞬间借助眼耳转化之能,将这些年当中的种种变化感知过一遍才有的景象。

    “却是一切正常。”将这声影看过、听过一遍,罗帆心神意念之中闪过如此念头。

    接着,站起身来,也不有任何准备,一步跨出,身形已是除了虚空无极宫,来到了求索洞之中,随手一招,那隐没于虚空之中的虚空无极宫微微一震,化为一道土黄色光芒冲入他的眉心泥丸宫之中,直入他的识海世界,化为巨大的宫殿镇在盘古骨骼的脚下不远之处。

    收回虚空无极宫之后,罗帆一步跨出,身形已然消失在求索洞之中,再度出现,却已是在那不周山脚下,那他不久前曾经来过(他在那虚空无极宫之中呆了一个多元会,在洪荒天地看来,也不过是一年时光,自然算是不久之前了)的黄泉源头所在!

    黄泉网络起源于此处,因观天镜而成形,想要基于黄泉网络再造一个沟通整个洪荒天地,让整个洪荒天地所有生灵皆能够进入的虚拟天地,自然是需要在这黄泉网络的源头动手了。

    罗帆悬浮在黄泉之中,周围那无穷重浊阴极之气凝成的黄泉泉水如同不存在实质的光影一般,流过他的身形却并没有造成对他身体的任何影响。

    罗帆站在此处,脸上神色淡淡的,眼中却十分难得的出现了一种激动的神光。

    他即将要做的这件事,毕竟是影响重大,会完全改变洪荒天地的历史,让洪荒天地顺着他规定的走势走下去,最终变得完全与他上一世所听到的传说不同的事。

    面对着这种改变洪荒历史的重大事件,即便是以罗帆那接近圆满的道心,也忍不住微微有些震动,从而在他的眼神之中反应出来。

    不过,这种激动的神光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而已。

    在一瞬间之后,他的眼神便已经完全恢复原本的平静淡然,看透一切了。

    接下来要做的事,罗帆早已推演计划了一个多元会之久了,其中所可能发生的任何变化,任何意外,所需要用到的种种神通法诀,所需要规定的种种规则,他都已经考虑验证了不知多少万次了。

    在此时此刻,他看到眼前的黄泉,心神意念之中所出现的景象,却是构筑那虚拟世界的无数个步骤,甚至还看到了那虚拟世界成型之后的种种景象!

    罗帆虽能够借助日月真瞳、时空真耳感知到过去未来,甚至能够推演出修为不如他的任何生灵的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大概行为,大概命运。

    但,那却并不代表他能够通过这种感知未来的威能来免除自身的思索,自身的创造。

    也便是说,他却并不能依靠日月真瞳与时空真耳来看到这虚拟世界是怎么构筑出来,使用何种规则,有何种***,生灵怎么进入其中,怎么离开,又怎么在其中保持平衡等等有关这虚拟世界的信息来构建这虚拟世界!

    在罗帆并没有具体确定这虚拟世界是使用何等规则,要用何种神通、法诀来构筑,如何保持平衡等等等等条件之时,他虽说也能够看到未来这虚拟世界的存在,也能够看到这虚拟世界能够起到何等巨大作用,但却根本无法真正看清虚拟世界的细节!

    他所看到的,只能够拥有大概轮廓的虚拟世界而已,想要靠所看到的一切来依样画葫芦的构筑这虚拟世界,根本便是不可能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罗帆方才需要耗费那么多的时光,耗费那么多的经历来思索,验证,创造。

    而在此时,他将一切都想清楚,验证明白之后,他再借助日月真瞳与时空真耳来感知未来,却发现有关虚拟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那种种原本十分模糊的,有关虚拟世界构筑本源的细节都是历历在目!

    这使得他完全能够依样画葫芦的构筑出这个虚拟世界出来!

    这其中所涉及的微妙变化既玄妙无方,又繁复难言。其中包含了无穷时空本源的奥秘,即便是此时在洪荒天地之间对时空奥秘体悟最为深刻的罗帆,也无法知晓其中真相。

    “果然如此。”罗帆将日月真瞳、时空真耳催动到极限,将自己所能看到的,有关虚拟世界的未来一直发展到极限,也便是九百九十九个元会之后,终于放松下来,脸上现出淡淡的笑意。

    以罗帆之能,要看一名生灵的未来,所能看到的,最远也只能看到一两个元会之后。若是熟悉之生灵或许会增加一些其他信息,但顶多也只是有关这生灵是如何身死,什么时候会有改变其命运的重大机缘之类的而已,对于所能看到的时光绝不会增长太多。

    此时他之所以能够看到这虚拟世界往后九百九十九个元会之间的变化,却是因为这虚拟世界即将由他所创,且在这过程之中他只是看这虚拟世界,罔顾其他任何一切——哪怕是一点灰尘的缘故!认真来说,却是集中所创造的奇迹……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