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五十六章 反噬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五十六章 反噬

    “你之所以会将我忘记,会忽然有那样大幅度的提升。根本原因就是,你之前在那天地的尽头,于那天地与混沌状态的交界之处,与你的源头,产生了共鸣。”罗帆这样淡淡的将这大帝之前种种变化的根本原因说了出来。

    这话,让这大帝面色剧变,心中产生莫大恐惧,但眼神深处却依然有着丝丝迷惘。

    很显然,他从罗帆的口中听到的话语之中感到某种让他极为不安的东西,但显然的,他却尚且不能完全理解罗帆话语之中的所有含义,这才会有如今的丝丝迷惘……

    “源头?共鸣?”他喃喃着,三眼望着罗帆,眼中有着疑惑,有着迷惘,有着恐惧,那已经不知多久未曾流汗的身躯更是开始有着丝丝冷汗不断的渗透出来。

    他心中有着预感,接下来法门之源老师所说的话语,怕是可能颠覆自己的三观,让自己原本对天地的认知,对自我的认知,都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理智上,他想要直接叫停罗帆,让他不要继续说下去。但感情上,他却无比渴望罗帆将接下来的话语给他分说清楚!哪怕是,要付出自己的性命作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罗帆既然已经决定说了,自然不可能在这时候半途而废,当下就淡淡的道:“我想,你对这一方天地的诡异应当有所感觉了吧。”

    现如今,这大帝已经是成就假圣,而且是与这一方天地完美融合,几乎成为这一方天地一部分的假圣。这样的他,必然对这整方天地的状态有着超乎一般修士的感知。而这天地哪怕是自己的第六次大劫所创造出来的,连其中的先天道体的模样都完全的复制了下来,已经是极度的精细,极度的完美了。但,终究并非是混沌状态之中被真圣级数的存在所开辟而成的天地,对于一般修士而言,这期间的微小不同或许不足以让他们知道,更不足以让他们感到不妥。但对于那已经是与这天地融合一体的假圣来说,那种极为微小的不和谐,却简直如同一张白纸上的黑点一般显眼!

    当然,或许以他的见识,他对修行的理解,对混沌的理解,对劫数的理解,无法将这种异常说出来而已,但感觉,必然是能够感觉到的……

    听到他的这话,这大帝面上显现出一种惊骇之色。

    这种觉得这天地有些异常的感觉他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表现出来过。甚至,在之前他更是无法确定这种感觉到底是不是真的,它到底是自己本身的错觉而已,还是真的是有某种异常,之前他甚至心底还有着要花费一些精力去将这个问题的答案找出来的想法。

    但却没想到,眼前的法门之源老师居然一针见血的就将自己的这种感觉说了出来,看那样子更好像是这种异常居然是理所当然的一样,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不感到骇然?

    “弟子正有此感觉。”他有些疑惑的道。

    罗帆面无表情的道:“你由此感觉就对了。事实上,这一方天地,乃是某种存在,为了某种目的,以某一方在混沌状态之中存在的完美天地为模板所开辟出来的天地。这样天地之中的大道、规则法则,都是从那一方天地之中所复制过来的。换句话说,所有的一切,都能够在那一方天地之中,找到,源头。现在,你可明白?”

    那大帝一听,整个人呆在了那里,神色当中最先浮现出来的乃是无法置信,排斥,紧接着,他眼神改变,似乎想到了许多以前发生的什么事情,或者体悟到的什么事情。无法置信、排斥渐渐的消退,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化作一片死灰,三眼之中透出的已经是一种难以言表的绝望了。

    他怎么说也是一名假圣,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罗帆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这天地之中的大道、规则法则都有着源头,而自己之前的提升与忘记又是与自己的源头产生共鸣,那岂不就是说,自己其实也不过是某一生灵的复制而已?!

    这么说,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性格,自己在特定时候所浮现出来的感悟,感想,乃至自己之前无端所得到的那无数信息,无数玄奥,无数感悟,到底有着多少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还是说,这一切都不过像是一个固定的程序,只是在按照一个固定的方式与顺序一直进行着而已?!

    这种种纷繁杂乱的想法在这时候不断的从他的心底冒出,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将他的心灵完全淹没,让他整个身心如同陷入了狂风暴雨之中一般,再难以自主。

    在外面看来,却就是这大帝身上的力量开始快速涌动,体内蕴藏着的无穷威能更是疯狂的冲荡着,不断的将周围的时空绞碎,甚至隐隐间波及了周围一定范围之内的无穷星辰,使得不知多少星辰在这瞬间就被完全抹去,形成了一片越来越广阔的,真正的真空!

    大帝身上原本带着的,那种至高无上,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感觉,也随着开始动摇起来,变得忽隐忽现,忽而比起之前增强了不知多少,忽而又完全消失。

    这种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他的假圣境界已经是开始动摇,渐渐的变得不稳了一般……

    “这些,都是假的!”猛地,他发出一声巨吼。

    在这巨吼之间,他的身躯轰然炸碎开来,他的所有力量更是随着冲破他身躯的限制,开始向着四面八方疯狂的冲去,让周围的时空不断的崩灭。

    整个殿堂,或者说,这整个殿堂内部的宇宙在这时候开始疯狂的震荡起来。

    就像是它已经是化作一个水中的倒影正在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开始疯狂的搅动一般!

    若是没有罗帆在这里的话,这一个宇宙哪怕是再广阔千万倍,也必然会在这瞬间陷入末日之中,所有的一切都会在那假圣级数的恐怖力量冲击之下完全毁灭。

    但,显然的,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

    罗帆,这时候依然是在这宇宙之中,依然是在这大帝的面前!

    在这时候,他甚至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心中一动,自然就有一种凝固一切的威能扫过这整个宇宙,直接镇住了那正在对这宇宙进行疯狂破坏的那恐怖力量!

    这些力量本身的层次极高,相对于一般准圣甚至伪圣来说自然是绝对致命的。但,对于罗帆而言,却也不过是一股他以前掌握过的力量而已,想要将其镇住,却是再轻松不过了。

    只见得,不过瞬息间,这整个宇宙,就已经是完全凝滞住,那正不断崩溃,不断破灭的大帝,其身躯也同时停滞下来。

    力量虽然依然在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但却已经再无法对周围的任何一切造成任何影响。感觉上就像是这些力量已经化作一股微风了一般。

    这时候,这大帝因为力量冲击变得和缓而稍稍清醒了过来,看向罗帆的目光充满了复杂的情绪,似乎有些恐惧,有些期待,有些后悔,又有些恍然,隐隐间还有些难以言喻的怨愤……

    罗帆叹了一声,道:“果然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这时候,那大帝眼中透出无比强烈的痛苦,口中发出巨吼:“弟子悔啊!”

    说话间,他整个人便好似不过是由烟雾组成的一般,微微一晃便已经是四处消散了……

    只剩下一点若有若无的烙印,向着这殿堂之外投去,直接冲破这殿堂的一切阻隔,没入了外界完美天地的生命轮回之中,进入了他的下一次轮回去了。

    这里乃是罗帆的殿堂,他若是想的话,这烙印他却绝对能够截下来。

    但,他在这时候却只是静静的看着这烙印轮回而去而已,却并没有采取任何动作。

    “希望你转世归来能够真正得到自我吧。”遥遥看着那烙印渐渐消失,他的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接着,他眼光又是一转,看向外界的整方天地,将外界天地之中的一切修士都看入眼中。心念一转,这无数修士的种种情况便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

    这种只是一眼便看遍整方天地不知多少亿万修士的行为在一般修士看来自然是很不可思议,但在罗帆来说,这却是一种近乎本能的能力而已,甚至不值得他耗费半点注意力在那上面。

    好一阵子,他收回目光,叹了一声:“也不知其他的真圣有没有共鸣者出现,如果有的话,又将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从这话之中显然便能够知道之前那大帝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事实上,这大帝的身份,不是其他,正是这一方完美天地的模板之中所存在的真圣的共鸣者!

    罗帆的这第六次大劫能够从无边的混沌状态之中将不知多少亿兆完美天地复制出来,其威能之强,自然不必多说。而既然它连那天地的先天道体的同样复制了下来,让这些以那些天地为模板的完美天地之中的先天道体的模样都是与那作为模板的天地一般无二,那么,其复制深度达到什么程度,也是不言自明。

    而这种威能,这种复制深度,难道它会放过在那完美天地之中必然存在的真圣——一方完美天地的开辟者,必然是真圣。即便是再差再差的完美天地,也必然有着开辟者这一名真圣存在!更何况一般的完美天地在无穷岁月发展之下,在一次次的大劫之中,必然会有修士得到无尽的天地加持,最终成就真圣了。

    这大劫,对于完美天地的复制是为了对付渡劫的罗帆。既然如此,作为完美天地最强个体的真圣,它怎么可能将其放过?

    哪怕是因为真圣本身拥有超越一切的威严,让那大劫不能直接将其完全复制下来。但通过相应的环境,衍生出能够与真圣产生共鸣的个体,从另外的,间接的角度来获得一点真圣的威能,这大劫显然还是能够做到的。

    显然的,之前那大帝,便是这样的存在。

    他之前进入那天地尽头的雾霭之中所得到的好处,便是因为与某一名被这天地当成模板的那完美天地之中的真圣产生丝丝共鸣所得到的!

    真圣乃是何等不可思议的存在?之前罗帆的数次大劫之中,这天地大劫甚至只是将某些真圣留下的痕迹抓过来都足以主导整个大劫,甚至足以将这大劫的无数后手破坏掉了,这大帝哪怕是与那真圣的共鸣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丝,甚至都渺小到不能引发那真圣的注意的量,也已经足以引起惊天的剧变,让他产生本质的蜕变了。

    因此,才有他在当时瞬息间就从一阶伪圣提升到九阶伪圣,才能够让他的潜力,随着暴涨不知多少亿万倍,甚至达到让罗帆都探测不清楚的地步。

    但,与真圣产生共鸣又岂能够不付出代价的?

    真圣这种存在,本身就已经是超越一切修士的无上存在!哪怕只是分出来的,一丝丝微不足道的特质而已,也已经不是那大帝自身所能够承受下来的。

    事实上,在与那真圣产生共鸣的瞬间,这大帝的自我,却就已经是被那种共鸣所改变!

    他的心灵,他的认知,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在那瞬间,被那共鸣所传过来的特质给完全扭曲了!

    在之后,在那天地降下的劫数之中,他为了抵抗那不断增强的劫数,只能够不断的激发自己的潜力,不断的融合那种因为与真圣发生共鸣所得到的那种微妙的特质!这便造成了,他的自我被蒙蔽得越来越严重,造成了他的一切被扭曲得越来越严重!

    最终,当他真正跨入假圣层次之后,他和原来的他相比,却就已经是有了本质的区别。

    原本属于他的一切,都已经是被完全掩盖起来,成为了普通人未曾记事之前所发生的种种了……

    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发生之前那般,他完全忘记罗帆,忘记罗帆所传授的种种修行道理,修行玄奥的根本原因所在。

    至于为何在罗帆与他分说清楚这些之后他会无法承受,直接爆碎自身,只剩下一点烙印投入生命轮回之中。那原因却是更加简单。无非便是因为他的自我虽然稍稍清醒过来,但相比于那共鸣传来的特质,依然是渺小到极致,当他有意识反抗的石虎,自然激起了那种特质的反噬,继而将他完全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