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五十七章 清洗劫前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五十七章 清洗劫前

    本来,按照罗帆所想,应该要再等待一段时间,至少等到这大帝的自我成长到足以与那特质相抗衡的程度方才来点醒他,让他认清自我的。

    毕竟,唯有到了那个程度,他方才有着重新夺回自我的可能,方才有着将那种特质击溃甚至完全吸收的可能性。

    但,可惜的是,正如之前所言,这大帝因为本能的催使却无法接受等待。

    所以罗帆也只能够顺从他的选择,将这些话语直接分说清楚了。

    毕竟,这大帝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这大劫衍生出来对付他的生灵而已,和他之间从根本上来说还是有着根本上的矛盾,他自然不可能宁愿冒着被他仇怨的危险来为他考虑了……

    而且,除了这个之外,他更是有着某些想法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实施一番,大帝这样的选择,对他而言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所以,才会有之前那一切的发生。

    罗帆在考虑之前的种种得失之时,外界的完美天地却已经是发生了惊天巨变了。

    一种难以形容的悲哀气息在这瞬间凭空从一切生灵的心底浮现出来,直接充斥他们的心灵,让他们一个个的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悲伤!

    在这种悲伤之中,他们尽皆不由自主的留下了眼泪,就像是忽然间失去了某种对自己至关重要之物一般……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忽然间这样悲伤?这样痛苦?!”那巅峰准圣在自己的地盘之中正处理这地盘三百年所留下的种种问题,忽然间感到鼻子一酸,眼泪便止不住的留下来,止都止不住,心中不由得产生强烈的不安。

    心中微动,他抬步轻跨,身形就已经出了自己的洞府,举目四望,整方天地似乎都笼罩在这种难以言喻的悲哀之中。

    “到底是什么?!难道……”他心头震惊,猛然间想到什么,抬头向着天空看去,眼神直接穿透了无穷遥远的距离,直接看到了挂在虚空之上的那一个原本时刻散发着无穷光芒,似乎与日月并举的殿堂!

    当看清那殿堂的瞬间,他便猛然间面色大变。

    “大帝!”他惊呼一声,声音之中充满了疑惑,充满了震撼,更充满了绝望。

    在他的眼中,那一座至高无上的殿堂在这时候有着一道又一道的裂缝凭空浮现于这殿堂的表面上,并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蔓延,串联。不多一会之间,就已经是从原本一道道的模样化作了一大片,将整个殿堂的各个方向,每一寸位置都完全包裹住!

    而那种从这殿堂之中时刻散发出来的,玄之又玄的光华,更是在这时候开始不断的颤动起来,似乎已经是后继乏力,马上就要崩溃了一般。

    发现这光华的变化,却是有着越来越多的目光从各处投向这个殿堂。

    当他们发现这殿堂的变化之时,一种更深层的悲哀,恐慌,从所有生灵的心底浮现出来,让他们一个个的又是哀嚎,又是痛哭,又是怒吼,那之前不由自主涌出来的泪水更是好似决堤的洪水一般疯狂流泻而下……

    场面之悲伤,之痛哭,着实是无法形容。

    随着那殿堂的变化,整方天地的虚空开始变得昏暗起来,淡淡的血光开始在虚空当中弥漫。

    一声声晴天霹雳开始在虚空之上回荡着。

    紧接着,雨水哗哗哗的落下来。这雨水本是无色透明的模样,但在那昏暗血红的天空映照之下,它却被染上了淡淡的红色。看起来就好像是无数鲜血从天倾泻而下一般!

    “这是天地在痛哭……”这样的想法,在众生的心中浮现出来。

    随着这个想法,他们心中的悲哀与伤感变得愈发的浓郁了。原本已经有了止住迹象的泪水更是再难以止住。

    这时候,那殿堂终于轰然崩溃,化作无尽的碎片四处飞散,好似无数的流星一般,划破天空,向着地面疯狂坠落下来,在虚空当中留下了一道道绚丽的光景。

    随着这殿堂崩塌,化作无数流星下坠,那原本从天而降,如同与另一个太阳散发出来的光芒一般的光华也同时消失无踪,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整方天地,随着陷入了自从这大帝重新出现以来最大的黑暗之中。

    就像是,这时候众生的心情一般……

    “大帝,陨落了。”不知什么人说了一声,惊起了漫天的哭号。让这整方天地都笼罩在这种超乎想象的悲伤之中。

    这众生之中,见过大帝的只是少数,知道大帝的虽然比起见过的要多上不少,但相对于这整方天地之中现如今存在的无穷生灵来说,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也即是说,此时此刻,在这众生之中,真正知道并认同大帝的,根本就不会太多。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这种漫天的哭声,这种弥漫天地的悲哀与痛苦,却是如此的真实不虚,每一名生灵的痛苦,悲哀,都是发自自己的内心,发自自己的肺腑之间!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瞬间,无论认识还是不认识大帝的,都从心底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与恐惧!

    那悲伤,来自于这天地凭空赋予。而那恐惧,却就来自他们本能的不安感了。

    这天地所赋予的悲伤,足以引发他们的伤感,引发他们的悲哀,引发他们痛哭流涕。但,唯有那种对自身身心难以掌控的不安,对自身生命受到威胁的恐惧,方才能够让他们将这种悲伤渗入肺腑,渗入内心!

    这种哀痛,持续了九天九夜之久方才平息下来。

    在这九天九夜之间,这整方天地好似变成了雨水的天地,变成了血液的天地。整方天地无论是什么物体,无论是什么气象景观,都似乎在表达着一种悲伤与痛苦的情感。

    至于生灵,更不用说,那种悲伤与痛苦,早已化作他们的哭号彰显的淋漓尽致了。

    等到九天九夜之后,那雨水方才渐渐停下来,而那天空也方才重新恢复清明,那漫天的雷霆轰鸣,也才慢慢消失。

    而那种凭空出现在众生心底的悲伤,更是在这时候才渐渐的消退,让他们重新恢复了一点心灵的自由,情感的自由。

    只是,即便是这样,这整方天地也如同大病一场一般。

    时时刻刻的充斥着一种萎靡的气氛,让一切生灵都难以如同以前那般凝聚自己的意志,凝聚自身的斗志,去继续修行,继续追求力量。

    看着空荡荡的天空,那巅峰准圣提起精神,道:“既然大帝已经陨落,接下来扛起守护这天地责任的,便唯有我们了。”

    这样说着,他提起力量,一把声音直接向着之前与他一同听大帝开讲真道的那三千修士传过去。

    在听道之前,他们这些准圣与其他被他们挑选前去一同听讲的修士或许在地位上有些差别。但,当三百年听道结束之后,他们之间的地位,显然就已经被拉近了。虽然,依然有着高下之分,但至少已经是同一个等级。

    他刚将声音穿过去,便听到数把声音传入自己的耳中。

    这些声音,同样是其他准圣所传,而那内容,与他所传的声音却是大同小异,同样是号召众多一同听大帝开讲真道的修士前去汇合,共同商议这一场惊天剧变。

    显然,那些修士同样是有着这巅峰准圣的使命感,决定扛起守护这天地的责任!

    听到这些传音,这巅峰准圣哪怕是心情沉重,也不由得现出淡淡的笑容。

    至少,他并不是独自一人在奋斗!

    至少,他还要有着志同道合的同伴与他一同努力去守护这天地!

    在这种头上的撑天巨柱崩塌,天空马上就要坍塌下来的时候,这种情况的出现,对他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安慰。

    接下来,三千修士汇聚,马上便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联盟。

    三千多年之后那混沌生物降临来清扫天地的事情,也随着被公布。他们之前从大帝之处所听到的真道的种种信息,种种玄奥,也随着被不断公开。

    在这种如火如荼的努力之中,众生很快就将之前大帝陨落的悲伤之中恢复过来。

    开始为自己的生命而努力起来。

    毕竟,大帝陨落对他们来说虽然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在原来甚至可以让他们悲伤个千百万年都不能回复。但,再怎么悲伤,他们也绝不至于抛弃自己,绝不至于将这种悲伤凌驾于自己的性命之上!

    在知道将会有混沌生物降临来威胁他们的性命之后,这种性命受到威胁的危险自然直接压下了悲伤,让他们快速的脱离悲伤,开始用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提升自我,以对抗那三千多年之后的灾难!

    整方天地因为这种变化而变得上进起来,原本的那种种悲哀与伤感,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被驱除。

    数百年之后,当初那大帝陨落的事情,就已经几乎变成上古的传说了。

    又上千年之后,更再无任何人提起当初的大帝。

    所有人都只是在猜测那混沌生物是将会是什么样,将会有多恐怖,他们到时候该用什么办法来对抗那些混沌生物……

    如此这般,晃眼间,三千多年时光便过去了。

    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当初大帝所言的,那混沌生物降临的那一刻!

    “混沌生物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呢?”这个疑惑,在这时候出现在众多生灵的心中。特别是,那些作为整个大联盟高层的那三千修士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却是更加的在意。

    这些修士之中,绝大多数都是参与过之前的天地大劫的幸存者。

    对于他们来说,应对从天地之外进来的混沌生物,对他们来说,也就相当于应对一场小天地大劫。有着经验的他们,却已经是在这三千多年之间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极限,不管是布阵天下,还是分布防区,还是炼制神通,制造器物,他们都已经做到了三千多年所能够做到的极限。

    虽说不过是三千多年而已,但他们的道行境界相比于当初的大帝都要强悍,所以完成的准备却还要比起当初应对天地大劫之时要完善许多。

    至少,若是再一次遭遇到第一次天地大劫那样的劫数的话,这天地的表现,却必然会比当初要强上百倍!

    当然,只是劫数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才会如此,若是天地大劫产生某种变化,那结果可就难以预料了……

    “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做到我们能做到的一切了。接下来如何,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另一名准圣叹息一声,道。

    “听天由命?”一名准圣哼了一声,显然对这个字眼相当不满。他们现在便是在反抗命运施加的劫数,便是要反抗天,怎么可能听天由命?

    这种态度,在他看来,显然便是一种消极的态度,自然是让他感到不爽了。

    那说听天由命的准圣不由得苦笑一声,道:“是我说错了。”

    这时候,整方天地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紧张之中。

    甚至连同那些带着破灭烙印的生灵,在这时候也陷入了沉寂当中,没有了以前必然会出现的种种暗中进行的破坏行动,与其他生灵一同,等待着那混沌生物降临。

    这些有着破灭烙印的生灵虽然一心想要破灭一切,想要毁灭一切,将这天地连同他们自身完全覆灭。但,经过了一次次的转生之后,终究已经拥有了智慧,懂得了权衡。却是明白过来,在这种混沌生物即将降临之前若是采取行动极有可能先一步替混沌生物挡灾,完全承受本该被混沌生物承受的攻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在这时候跳出来?

    正是因为这样,在这时候,这天地却是陷入了一种暴风雨降临之前的平静状态,一种风雨欲来的压抑,笼罩在整方天地之间。

    混沌生物的降临,在众生的心中,自然是从天上而来。

    因此,在这时候,哪怕是那三千听讲真道的修士,也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虚空之上,警惕着从上方而来的危险,等待着随时可能出现在天空之上的,无比凶险,无比丑恶,无比强大的,恐怖生物!

    但,显然的,他们对于混沌状态的理解并不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