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三章 出世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三章 出世

    在停下**之后,罗帆便直接对断世说道:“不久之后,天地将有另一次劫数诞生,此次劫数不算大,却是你最好的锻炼机会,你可前往渡劫。”

    听到这个,断世不由得一愣。

    劫数?怎么这一方天地有着如此多的劫数?!他记得第一次天地大劫不过是在天地开辟之后的数万年,之后又是数万年便是那一次清洗天地的劫数,之后到现在也才不过数万年而已吧,怎么又有劫数?

    对于这个,罗帆却是没有解释的心思,反正以这断世现如今假圣级数的实力,只要离开这殿堂,进入外界天地之中,自然便能够知道一切,能够弄清楚一切。他在这时候的说得再多,也不过是浪费口水而已。

    因此,他虽说看出了断世的疑惑,但依然是挥挥手,将他送了出去。

    断世眼见罗帆没有解释的心思,自然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拜别罗帆,离开了这殿堂。

    断世凭借成就假圣的依凭乃是罗帆的这一处宇宙星空,或者说,是这一处殿堂。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离开了这一处殿堂之后,道行境界却是开始大幅度的降低,从原本的假圣级数,直接降低为九阶伪圣巅峰!

    这个境界的降低,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是从仙人化作凡人一般的巨大。

    让他不由得缓了好一阵子方才缓过气来,艰难的将自己失衡的心态重新调整为正常。

    “终究还是有些不稳,幸好老师看得准,不然继续下去,之后怕是积重难返了……”当缓过气来之后,断世却是暗自感慨起来。

    他现在感慨的,自然是罗帆之前叫停他不断提升的决定了。幸好罗帆在之前叫停了他,不然的话,他继续这样提升下去的话,他的根基将会变得越来越虚浮,最终等到他离开那殿堂之后,说不定直接就会因为心态失衡而让自己的力量失衡,最终陷入上一世最后的命运,被自身的力量完全绞碎,让他的这一世就此了结……

    这种感慨并没有在他心中停留太久,当他离开那介于虚实之间的所在,重新进入这一方天地之后,无数玄之又玄的感应随着涌入他的心中。

    “连绵不断的劫数……怎么会这样?!这真的是我上一世的天地?!上一世我怎么没有感应到这么多的劫数?!”随着这无数感应,断世不由得震撼莫名。

    要知道,在他的感应之中,几乎每隔个几万年,这天地便有一次劫数降临!

    而且,每一次劫数,对于这天地本身来说或许都算不得什么,不算严重,但对于这一方天地之中的无限生灵来说,每一次的劫数,却都是一次生命的挑战!

    在他现在的感应之中,任何一次的劫数,都足以将这天地之中的生灵毁灭至少一半!

    之所以断世能够如此清晰的感应到这一切,却是有着两个原因。第一,他的道行境界虽然在离开那殿堂之后已经是沦落到九阶伪圣的巅峰,相比于原本的假圣境界已经是差了无数,但,终究还是九阶伪圣,其境界之高,实力之强,依然不是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任何修士所能够媲美的!感应能力,推演能力,自然是相比于这天地之中存在的一切生灵都要强大不知多少……

    而第二个原因便是,这天地,并没有如同对待其他天机,其他命运一般,掩盖这天地即将要遭遇连绵不断的劫数的这个事实!

    或者说,这天地,有意的,将接下来天地将会出现的连绵不断的劫数透露给众生,使得生灵,修士发现这一点的难度相比于发现其他天机来说,要小上千百倍!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能够如此轻松的就知道这么多,又这么细致的信息……

    很快的,断世通过自身的感应便发现了这连绵不断的无数劫数的源头所在了:“那些混沌生灵的烙印……”

    他三目灼灼,好似有着无限神光在他的三只眼睛之中疯狂的闪烁着一般。

    一种无法言喻的愤恨从他的眼神深处不断的透出来。

    却是,他已经是知道了这无数劫数的真相,明白过来,自己等人,已经是被这天地当成磨刀石!一种磨损自身来帮助这天地成长的,磨刀石!

    以这天地的立场来说,这样做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这天地内部的一切生灵都是其衍生出来。可以说,都是它的造物……在这样的情况下,利用自己的造物来帮助自己成长,那又有什么不对呢?

    但,显然的,这只是对于这天地自身来说而已。对于这些被当成磨刀石的生灵来说,这却就是一种绝对不可能接受的命运了。

    要知道,他们虽说是这天地所衍生出来的,算是这天地的造物。但,他们也有着自我,也有着自己独立的意志,自己独立的情感!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现这天地有意的向他们施加劫数,有意的,以他们牺牲大半的代价来帮助自身一点点的成长,这种感觉是何等的痛苦,不言而喻。

    与此同时,断世也已经是明白过来,那一层弥漫天地之间的微弱怨气到底是来自何处了。

    因为,这时候,他心底也不由得对这天地产生这种莫名的怨气了……

    好一阵子,他方才叹了一声。

    心中虽说有着怨气,但这种劫数,终究不是他所能够消除的……他现在能够做的事情也唯有一种,那就是,努力的帮助这一方天地度过这一次又一次的劫数,并且,在这劫数之中尽可能的汲取好处,让自身的道行境界能够尽可能的得到提升,得到升华。

    “我能够与真圣产生共鸣,这本就是一种极大的危险,却也管不得这天地众生如何了……”紧接着,他转头看向某个方向,心中闪过这想法,最终将自己心底的一切杂念完全的斩灭了。

    与真圣产生共鸣这对于任何有心想要保持自我的存在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危险!

    毕竟,真圣这种存在相比于任何未成真圣的存在而言,都是一种无上的存在!这种存在实在是太过高妙,太过宏大,太过玄奇,太过玄奥了。

    甚至达到了,只要其只要流泻出来一丝半点的气息,就已经足以让任何未成真圣的存在被完全同化的地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与真圣产生共鸣,却就相当于真圣的本质悬浮在头顶,随时可能降落下来与其相融合一般。

    而这显然也就相当于自身几乎每时每刻的都在承受着真圣对自己进行同化的危机!

    若是一不小心,接受了这种共鸣,固然能够得到无尽的领悟,收获无穷属于真圣的玄奥,但自己的自我,也将被真圣所同化,最终自我完全消失,化作真圣的某种化身……

    对于这一点,已经得到罗帆悉心指导的断世却是无比清楚。

    这时候,他所看着的那个方向,却正是有着某种难言感应不断向他传来,想要吸引他前往去与其融合,去与其接触的某种玄奇的存在所传递而来的奇异感应!

    若是没有将接受罗帆的指导,他必然会将这当成是自己的机缘,哪怕是有着千万阻挡挡在自己的面前他都要将其破开,直接前往。但,现如今被罗帆指导之后,他却已经看透了其中的危险,明白了那是一个看似美好但其实却无比险恶的陷阱!一个针对他自我独立存在的,陷阱!

    当下,他立马一转身,向着另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飞遁而去。

    “你是何人?”不多久,便有着一股股力量在断世周围浮现出来,一声声询问随着传入他的耳中。

    一种莫名的窥视感随着传入断世的心中。

    “真是熟悉啊……他们似乎都是我上一世的熟人?”断世心头一动,这个想法随着在他的心中闪过。

    却是他上一世残留下来的种种细微的感应片段让他从这些窥视感之中感受到了难言的熟悉感……

    不过,毕竟已经是上一世的事情了,现如今所残留下来的,也不过是一些极为残破的片段而已了。因此,虽说有着莫名的熟悉感,但想要真正确认这些窥视感的主人到底是谁,他们本身的身份又到底是什么,等等等等,却就是不可能的了。

    当下,他就停下脚步,淡淡的道:“你们又是何人?我刚刚出世,我确信自己在这天地并没有任何仇敌,你们为何要阻拦我的道路?”

    说话间,他三眼一凝,眼神似乎穿透了无数时空的阻隔,看到了处于层层时空深处的某一座殿堂之上!

    这一座殿堂,同样是给他莫名的熟悉感……其中有着许多细节,更是在他上一世留下的记忆片段之中有着深刻的烙印!这让他明白,这一座殿堂,怕是他上一世所制造出来的……

    “阁下与法门之源老师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会从法门之源老师消失之处出现?”一个个人影在这时候浮现于这殿堂之外,其中一人这样问道。

    这人乃是一名中年模样,全身上下气息滚滚,站在那里似乎震荡了虚空,隐隐间好似是时空都无法限制他的存在,无法承受他的存在一般!

    此人,赫然就已经是一名准圣巅峰的存在!距离伪圣,也不过是一线之差而已……

    而这人,同样是给了断世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而且,是前所未有的,超乎其他一切事物,一切人物的熟悉!

    “大帝?”猛地,那人影感应到什么,口中喃喃了一声,眼神深处显现出的乃是无法置信。

    不过,很快的,他便摇摇头:“不,你不是他,虽然,很像,但绝不是。”

    说着这个,他长舒出一口气,神色似乎有些轻松,又似乎有些失望,显得莫名的复杂。

    这时候,断世淡淡的一笑,道:“我乃老师新收的弟子,此次老师眼见劫数将临,却让我出山前来锻炼一番。几位想来便是这天地现如今的最强者吧,正好,省了我寻找各位的事情。”

    说话间,他心中微动,抬步轻跨,身形便已经是直接排开无限时空的阻隔,快速的向着那一处殿堂接近而去。

    这整个过程之中,他的身形就像是一个无比坚固的物品正在将冰雪挤开一般,场面看起来极为粗暴,更极为震撼!

    那殿堂,自然便是此时此刻作为这整方天地秩序源头的三千名修士的居住之地,也即是,这整方天地权力的核心所在!

    一直以来,对于这三千名修士来说,从来都只有他们召唤他人,却从没有他人能够主动找到他们的存在,自主来到他们所在的这殿堂的……

    这也是之前他们明明能够感应到断世的强大,知道此人甚至相比于他们之中的最强者都要强上不知多少倍的情况下依然敢于用这种质问的方式来询问他的身份,甚至敢于施展力量想要将断世禁锢住的根本原因所在。

    但,在这时候,他们却发现,自己原本以为是依凭的东西居然是如此的脆弱!在眼前这个人影的手下居然是这样毫无任何抵抗能力的就被打碎了!

    一时间,一种莫名的恐慌出现在三千修士的心中,让他们一个个的神色变幻不定。

    甚至,有着一些沉不住气的,已经是激发了强大的威能开始向着这个向着他们挤压过来的人影攻过去了!

    面对着这种变化,断世只是淡淡的一笑,甚至都不需要采取任何行动,光是凭借自身时刻传递出去的气息就已经是轻轻松松的将那些不断轰击自己的力量给完全绞碎,让自身根本不受任何影响,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是来到了那殿堂之前,站在这殿堂的大门口。

    到了这一步,殿堂周围方才有着无数玄奥而复杂的阵纹在不断的闪烁,流转,隐隐间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在这时候不断的酝酿着,开始向着断世集中而来,便如同一个巨大的雷霆开始在其头顶不断的压缩,随时可能完全爆发出来一般。

    眼见如此,断世只是淡淡一笑,顺手一戳。

    便有着无数股力量从他手中发出,直接冲入周围无尽的阵纹之中,与其中无数的力量发生种种难以描述的反应。

    随着这种变化,整个阵纹猛然平息下来,所有正在酝酿着的力量完全的平息下来,周围的一切,重新恢复了之前那种他刚刚降临这一处殿堂大门口之时的那种状态,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