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五章 终于来了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五章 终于来了

    那巅峰准圣问道:“断世前辈之前说此次出山只是为了从劫数之中得到领悟,但,这一次劫数之中,断世前辈却一直躲在这殿堂之中对于劫数根本是浅尝辄止,难道这便是断世前辈历练自身的方式?”

    听到这种近乎质问的话语,断世的面上忽然现出笑容,道:“果然,你们的目光却依然止于这种浅薄直接的层次啊……”

    这种直接的否认,让那巅峰准圣不由得有些惊疑不定起来了。

    这种复杂情绪的来源自然是相当明显,首先,对于这种兜头兜面否认自我认知的行为,他自然是相当不爽,觉得这乃是对自己的冒犯,是在否认自我对修行的认知,对世界的认知。但,另一方面,他却又明白,眼前这人乃是比起自己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强者,他的这话,怕并不是信口开河……

    正是因为这种种考量,方才使得他变得这样惊疑不定起来。

    “修行,可不止于战斗而已。”断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在这时候只是用这句话便结束了这个话题。

    毕竟,他虽然道行境界相比于这巅峰准圣要强大不知多少倍,但那可并不代表着他有着义务要指点这巅峰准圣!并不代表着,这巅峰准圣的种种疑惑,他都要帮助其解决!

    不过,只是这么一句话而已,却也已经是让那巅峰准圣若有领悟,隐隐间似乎感觉自己触摸到了准圣之境与伪圣之境之间的屏障,之前努力了数万年都不曾诞生的,突破的感觉,再一次的出现在他的心中了……

    当然,这种感觉,在这时候只是极为微弱极为微弱的一点点而已。

    毕竟只是一句普通的话语而已,终究没有那种一下就将人送入另一个新境界的能力。

    在这时候,断世完全无视这巅峰准圣,只是站起身来,道:“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给你们了,日后有缘再会吧。”

    说着,身形渐渐模糊,不多一会就已经完全消失无踪,好似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时候,那巅峰准圣方才反应过来他的离去,不由得有些怅然若失,隐隐间更是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忽然压在自己的身上。

    之前断世在这里的时候,因为断世的强势,他的权力受到巨大的影响,任何决定都需要顾忌他的存在,自己的意志根本难以得到贯彻,这使得他对于断世的存在几乎可以算是深恶痛绝,恨不得他立马消失。

    但,等到现在,当断世终于真的消失的时候,他却方才发现,没有了断世,他居然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了。

    原本断世出现之前被他抓在手中的权力,忽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他原来设想得好好的许多东西,忽然间变得似是而非,那种种设想,种种安排所带来的,居然不再是那种畅快之感,反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

    就好像,这天地和之前他所掌控的天地已经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不同了一般。

    “怎么会变成这样……”这巅峰准圣对自己的心灵掌控极深,在这种变化出现之时他便已经是清楚的了解到了这种变化,心中不由得闪过这样的疑惑。

    他转头看向下方的那剩下修士,只见得,他们一个个眼神深处都有着莫名的茫然。

    就像是忽然间失去了某种中央的支撑一般。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们都已经产生了对断世的依赖性了……”瞬间,这巅峰准圣不由得苦笑起来,明白了这一切变化的根源所在。

    在这叹息之中,他极力的凝聚心神,将这种因为在断世帮助下帮助这天地度过劫数所产生的,对断世的依赖性极力的斩去。

    也幸好他也已经是巅峰准圣,不是一般的修士,更不是一般的生灵,在这时候虽然艰难,但终究还是做到了这一步,将这些依赖性完完全全的斩去,让他的心神重新恢复了清明。

    也同时让他重新感到那种重新回到自己手中的权力变得惬意起来。

    之后,他才对众人说道:“接下来一切重新回到正轨,为了天地众生,为了我们自己,我们需要尽快帮助天地恢复生机!下一次劫数,可就在不远之后。”

    这话语之中,蕴含了微妙的波动,直接渗入在这殿堂之中的所有修士的耳中,传递到他们的体内,使得他们内部的力量也随着开始微妙的震颤起来。

    众多修士一听,各自一震。

    一时间,心神忽然为之一清,就好似是有着某种力量忽然拂去他们心头的迷雾一般,让他们忽然间清醒了过来。

    那巅峰准圣毕竟也是只差一步便达到伪圣级数的强者。

    在断世眼中,在罗帆眼中乃是微不足道,但事实上,他相对于这天地的其他生灵,其他修士来说,他却依然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庞然大物!

    他的威能,他的力量,他的意志,相对于其他修士来说,依然是绝对的!

    方才,他便是通过自身的意志,以声音,影响这些修士的心神,使得这些修士暂时的,脱离那种因为依赖的存在离开所产生的心灵混乱状态……

    那众多修士心神重新变得清明之后,便各自都发现了自己的异常,一个个的都倒抽一口冷气。

    一个个对将他们唤醒过来的那巅峰准圣极为感激起来。

    之后,自然便是一番对这天地的安排,却不必多说。

    单说,离开这殿堂之后的断世,却只是化身为普通的生灵,投入了这天地之中,开始进行游历……

    对于他来说,这种游历甚至相比于之前在劫数之中的努力更加的重要。

    或者说,对他,更加有好处!

    在那劫数之中,他确确实实是感受到了众生与那些带着混沌烙印的生灵之间的战斗所带来的种种感触,种种心灵冲击。也确确实实的从其中汲取了某种自己境界提升所需要的养分,但,那终究只是片面的。

    修行,却并不只是有着战斗,对抗这么一个方面而已。

    此时此刻他在这天地之间游历所经历的那一切的一切,方才包含了修行的各方各面,方才能够对他产生全方位的,触动……

    数万年时光一晃而过。

    在这数万年之间,断世几乎亲眼看着这天地从废墟的状态重新繁盛起来,亲眼看着原本荒芜的大地,重新被生灵的造物充满,看着原本空旷的天地,重新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生灵气息……

    这一切的一切是如此的自然,却是让他的道行境界,自然而然的获得了突破。

    从原本只能寄托于罗帆所在殿堂的假圣,突破成为能够存在,寄托于自身存在的假圣!

    这种突破看似只是微小的一步而已,但事实上却是无比的重要。

    若是原来,被桎梏于一方天地,或者说,一个殿堂的他虽说有着假圣级数的境界,但却怎么都无法发挥出假圣级数的威能。甚至,便是自身的性命,也被那殿堂本身的存在所拖累。一旦那殿堂出现什么问题,甚至是损毁,他也一样会出现问题,甚至陨落。

    而现在,在超脱这个桎梏,将假圣的根基从原本的那殿堂转为自身之后,那情况显然就已经完全不同了。

    现如今的他,无论是在何处的,都能够发挥出假圣级数的威能!

    都能够,轻易的,将一切伪圣,不管是九阶伪圣巅峰的,还是本身乃是假圣,却离开了自身所寄托的天地的修士完全镇压!

    “终于突破桎梏了……”这时候,在那殿堂之中的罗帆这样喃喃一声。

    他这时候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那天地之间悬浮着的断世身上透出一种之前所没有的光华。一种独属于他的,有别于这天地,有别于那一位与其产生共鸣的真圣的光华!

    在这种光华的映照之下,他变得如此的通透,如同一块美玉一般,传达出一种无比震撼的感应,甚至让这整方天地都微微颤动了起来。

    这时候,在虚空之上隐隐有着劫云正在艰难的酝酿着。

    之所以说艰难,却是那劫云似乎有着某些顾忌,或者说,某种犹豫……就像是,断世的这种突破介于这天地的认同与排斥之间一般。

    断世悬浮在虚空之上,神色茫然,空洞,似乎沉浸在某个难以形容的玄妙境界之中。

    好一阵子之后,他方才回过神来,抬头看看上方那正将凝未凝的劫云,忽然有一股难言的愤怒从心头涌上来。

    紧接着,他抬手向着虚空一抓,无穷恐怖的威能刹那间覆盖了方圆数十万里范围的天空。

    微微一震之间,这方圆数十万里范围的天空便猛然崩溃,所有的空间,时间,乃至在这背后存在的规则、法则,尽皆在这瞬间完全崩灭,化作无数如同烟雾一般的碎片,在虚空当中不断的搅动着。

    在这时候,整方天地开始微微震颤起来。

    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慌于这瞬间在众生心间产生,使得整方天地由此而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寂静状态。

    似乎,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已经消失,只剩下眼前这么一个悬浮于天地之间,正用无比强大的力量震荡天地,毁灭时空的无上存在独自一人存在一般。

    “终于醒悟过来了,看看这次我能够收回多少碎片吧。”这时候,在那介于虚实之处的殿堂之中,罗帆心中生出这种莫名的期待。

    此时此刻,他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碎片已经是收回了九成多。距离真正的圆满,却也只剩下百分之五或者六而已。

    但,就是这百分之五或者六的缺失,使得他在这天地一直不能圆满,现在甚至连离开这介于虚实之间的所在都不敢!

    毕竟,尚且有着一部分碎片被这天地所掌控,哪怕是罗帆实力再强,手段再高,都绝对无法躲过去。那天地不需要管他的任何手段,只需要以其掌握的那些碎片为引,轻轻松松的就能够直达他的本源,将他现在艰难凝聚起来的这九成多的碎片完全绞碎,让他重新回复最开始那种绝对粉末的状态!

    若不是这样的话,以罗帆实力,即便是无法对抗这一方天地,无法对抗这天地所引发的天地大劫,但想要完全隐蔽自身,让这天地无法察觉他的存在,无法将他与其他生灵区分开来,又岂会多难?哪里用得着这样躲避于介于虚实之间?!

    就在罗帆这样想着的时候,在外界天地之间,断世的手段显然已经是激怒了这一方天地。

    一时间,那原本已经被连同周围时空被完全剿灭的劫云开始疯狂的凝聚起来。

    随着其凝聚,那破碎的时空,破碎的规则法则更是随着重新恢复过来,直接重新形成一片如同原来一般无二的时空铺陈在上,将他完完全全的笼罩起来!

    在这瞬间,断世就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作用在自己的心灵之上。

    好似忽然间整方天地都在排斥他,仿佛这天地之中的一切力量都在针对他,想要将他驱除,想要将他,毁灭!

    “来吧!无论什么手段我都接着!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傀儡了!”断世怒吼一声。

    在这话语之中,天上的劫云开始疯狂凝聚,原本就已经是漆黑如墨的乌云猛然间就像是化作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洞一般,似乎连视线,连光芒都完全吸引,让任何人看过去都只能感觉到,天,似乎已经是空了一大片了……

    “咔轰……”紧接着,一声震天巨响在大地之中传来。

    整方天地似乎都微微震荡了一下。

    “这是劫云之中传出的震荡,只是因为那劫云的诡异,让本该同时传出来的声音根本没有出现,反而是那震荡所引发的大地的共振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哪怕是在愤怒之中,断世也本能的对这种诡异的变化有了猜想。

    在这时候,一只手掌,从天而降,似缓实快的向着他压下来……

    这一只手掌足足有着万丈大小,虽然是力量凝聚,但却是如此的凝实,感觉上似乎便是真正的血肉之躯一般,在虚空当中甚至传递出一种无法想象的恐怖气血,使得断世的心脏跳动似乎都受到了影响,隐隐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混乱。

    “这是谁的手掌?!难道是那位真圣的痕迹所化?!”在这时候,断世心中本能的出现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