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六章 十万攻势?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六章 十万攻势?

    虽然有着这样的想法,但断世显然不可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手掌将自己完全抹去的!

    毕竟,他怎么说也已经是一名挣脱桎梏的假圣了……

    作为假圣,他本代表着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挣脱桎梏以后,将寄托之处从外界的某方天地,某处时空,转成自己的身体,或者自己体内的天地,时空,这固然会让其在外界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稍稍减弱,无法真的做到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但,假圣终究是假圣。哪怕是无法真正做到那一步,却也绝不是任何伪圣所能够比拟的!

    这时候,他心中一狠,周身威能激发出来,直接便撼动了时空,将周围时空与规则法则扭曲成为无数不可思议的形态,伴随着无尽的光华,同样形成巨大的手掌,向着天空轰过去,硬生生的与那从劫云之中降下来的手掌碰在一处!

    咔轰……

    这一次,恐怖的巨响甚至让整方天地都为之震荡起来。

    那种剧烈而微妙的颤动与摇晃,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里的变化,让所有生灵都明白,这天地或许将会从今天开始发生巨大的改变!

    那从天而降的手掌之中蕴含的威能之恐怖,足以毁天灭地。

    但断世所凝聚出来的威能却也同样不弱,其中蕴藏了不知多少天地,多少时空的恐怖力量,相互对碰之下,居然谁也压不下谁,最终两者同时湮灭,化作无数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将周围的时空、规则法则,都完全绞碎,使得这里出现了一片直达冥冥之中的奇异真空出来,看起来就像是这里已经完全与外界独立开来了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断世悬浮在那里,周身上下力量涌动,体内的种种威能开始极力的调整着,一种超脱一切的气息渐渐的泄露出来,任凭周围如何混乱,任凭那真空如何空旷,都不能阻止这种气息分毫……

    这时候,在那介于虚实之间的所在,罗帆双眼一亮,心中一动,从断世渡劫之处的虚空当中便有着点点无比细小的存在直接穿透时空,投入了这一处介于虚实的殿堂之中,直接穿透其中的宇宙星空,投入他的身体之中。

    这些,不是其他,正是他的碎片!

    此时此刻,这些碎片的数量虽然不少,但相比于他尚且没有全部收回的那些碎片的数量来说依然是微不足道,甚至都不足以让他的完整性的百分比跳动一个能够察觉的数字。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种变化却也已经是足以让他感到惊喜了。

    因为,这毕竟不过是劫数的开端而已!度过方才的攻击,对于断世而言,不过是劫数的开始,接下来等待他的,将是连绵不断的,甚至看不到尽头的攻势!

    而若是每一次攻势都如同现在这般,能够让他收回一点碎片的话,那他在这一方天地的碎片得到圆满,也就指日可待,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而这,显然也代表着,他方才的推算确实是正确的……

    眼前这一场剧变,确确实实的,足以让他重新得到圆满!

    这怎能让他不感到兴奋?!

    就在这时候,在断世的上方,那好似黑洞一般的劫云已经是再度有了变化,又是一只手掌从天而降。不过,这一次这手掌却再非只是呈拍下来的模样从上面轰下来了。而是直接握拳,以拳头的模样,从上往下,好似一个巨大的星辰一般从天而降,悍然向着断世猛砸下来!

    这一砸,如同要破开天地,毁灭世界一般,周身滚滚的都是那种毁天灭地的决意,被这拳头波及的虚空,自然演化出无数破灭的天地、时空,出现之后,不断搅动着,带着无穷恐怖的声势,向着断世直直压过来!

    面对着这样的攻击,断世三眼之中神光闪烁,一道道神通冲天而起,在虚空当中结成不知多少种玄之又玄的形态,如同万千法宝一般,汇聚成为一条河流,直直冲向那拳头,与那拳头再度撞在一处。

    轰隆……轰隆……轰隆……

    连绵不绝的爆响在这时候从那河流与那拳头接触之处传出来。

    那河流在这瞬间直接将那拳头吞没,将那拳头周围所包含的,那无数绝灭的时空完全绞碎,毁灭,将其中的一切气息,一切能量,完全消除,抹去。

    嗤嗤嗤嗤……

    无数诡异的声响从那拳头与那河流的接触之处不断的传出来,强大无匹的冲击向着四面八方传递出去,种种扭曲的冲击波时空在这瞬间疯狂的闪耀着。

    最终,那拳头冲破了那神通河流,虽然缩小了不知多少倍,但最终还是有着一部分力量直接向着断世的身躯落下来,直直的砸入他的身体之中,让他的身体在这瞬间传出了不知多少亿万声恐怖的爆炸声响,无穷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传递!

    断世发出了一声闷哼,体内的力量疯狂涌动,无穷灵光不断闪耀,身体崩散之后又马上凝聚,就重新化作原本正常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攻击都没有遭遇到一般。

    不过,这当然只是表面上而已,事实上,相比于之前,他的气息却是萎靡了一丝丝,似乎已经是消耗了某种本源一般。

    “好强的攻势,不过,绝不是真圣的痕迹,若是真圣的话,我绝不可能如此轻松就挡下来的……”在这瞬间,抬头看向天空,断世的三只眼睛之中透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自信。

    真圣的存在到底代表着什么,这天地之间,怕是除了罗帆之外,最了解的便是他了。

    毕竟,他上一世可是在接受了那真圣留下的痕迹的共鸣的。那瞬息间传递而来的无穷信息,无穷领悟各自代表着什么,他哪怕光是想想,都已经是震撼莫名了。

    更别说,这一世他在出世之前也都是在那真圣留下的痕迹之中,若不是罗帆当初将他救出来,他说不定已经再度陷入上一世的命运之中去了……

    如此这般一来,他对于真圣留下的任何痕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威能又怎么可能不了解?!

    可以说,若是方才那手掌和拳头乃是真圣的痕迹残留的手段的话,他别说能够躲过两波了,便是第一波降临之时所产生的气息波动,怕都足以将他轻松的抹去了……

    正是因为这个,他却就对这手掌和拳头不是真圣的痕迹残留有了绝对的把握了。

    而既然不是真圣的痕迹残留,光是这种劫数凝聚而成的形象、痕迹就已经能够拥有这样的威能,甚至让他疲于奔命,甚至不得不耗费本源方才能够勉强的抵挡住,那么,这拳头与手掌的根源是什么,却几乎就不言而喻了。

    “果然,只能是老师了啊……”他苦笑起来,看着上方那好似黑洞一般的劫云,隐隐间似乎看到一个无比宏大,无比浩瀚,更无比熟悉的身影似笑非笑的悬浮在那里。

    在这时候,罗帆已经是将之前那拳头之中所蕴含的,属于他的碎片给重新汇聚在一起,凝聚在自己的身上了。

    这一次,凝聚来的碎片相比于上一次却要多上一些,却终于让他能能够感应到自己凝聚的碎片的百分比有了一点点微微的蠕动了。

    “按照这样的速度,只要十万次攻击,我应该就能够将所有的碎片完全凝聚起来了。”罗帆静静的想着,面上显现出一种期待之色。

    十万次攻击,这对于一般修士的劫数来说自然是一种足以让他们完全绝望的攻势。但,对于断世这种假圣级数的存在来说,十万次攻击汇聚在一次劫数之中,这却着实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甚至,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必然的……

    若是一次劫数没有十万次以上的攻击,那这怕只能算是一次天地的试探,甚至可以算是走个过程而已了……

    所以,在这时候,辨认出需要十万次攻势方才能够让自己修复所有的碎片之后,罗帆心中却是并没有任何气馁,反而是暗自欢喜,对自己这一次能够将这一方天地的碎片真正化作圆满有了相当充足的把握了。

    罗帆在这边对这劫数的出现暗自欢喜,那边的断世却就是陷入了难以想象的煎熬之中了。

    天空之上那好似黑洞一般的劫云时刻不停的轰下来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这些攻击,有些如同手掌,拳头,手指,有些如同脚掌,肘部,膝盖。有些则是如同各种各样的武器,各种各样的自然景观,各种各样的法宝,各种各样的神通,无穷无尽,连绵不断,不断的向着断世轰下来!

    每一次攻势,对于断世来说,都是一次在生死线上的挣扎。

    他虽说最终挡住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最终将那劫云之中轰下来的攻势一次又一次的解决掉,但,他付出的代价却也是相当的惨重。

    至少,他的本源,他体内的时空,他的领悟,一切的一切,都在一次又一次的对抗之中被消磨。

    短短的数日之间,他就已经是如同经历了亿万载岁月的折磨一般,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颓废,萎靡,可以说,他现在依然是悬浮在那里,已经是靠着他那一股永不屈服的意志在支撑了。

    “到底经历了多少次攻击了?一万次,十万次,还是百万次?”看着天空之上和数日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的劫云,断世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隐隐间居然生出一种莫名的绝望出来。

    这种绝望,瞬间就让他身上的气势开始改变,使得他看起来似乎更加的萎靡,更加的无力了。

    “不过是三万次攻势而已,就已经是后继无力了吗?”这时候,在那介于虚实之间的殿堂之中,罗帆却是暗自叹息。

    断世因为攻击的恐怖而无法清楚计算出自己到底经历了多少次攻击,但每一次将攻击残留的碎片搜集起来的他却是将每一次攻击都算得清清楚楚。

    从最开始一直到现在,断世总共遭受的攻击,却不过是三万来次而已。

    这,相比于当初他计划当中的十万次攻击却甚至还达不到三分之一……

    这却是让罗帆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怕是有些高估这断世了。他,或许还需要一段颇为漫长的时光去充实自我,才可能真正达到他的目的,打破天地借助他的痕迹所施加的十万次攻击,让他能够将自己的所有碎片重新凝聚起来,让自己在这天地的碎片恢复圆满状态。

    只是,这一次的机会却是相当的难得。若是等到下一次天地引动天界来攻击他,那形势怕就不是现在的模样,他想要重新搜集自己的碎片,怕就没有那么简单,那么顺利了。

    心中种种想法闪过,最终,罗帆还是叹了一声。

    “看来,唯有冒险出手了……”这个想法族中压下了其他一切想法,出现在他的心中。

    接着,他心中微动,便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波动直接穿透了虚实的阻隔,直接来到了那断世所在之处,直接灌入了断世的心中。

    这种波动的出现,让断世瞬间神色大变,周身力量疯狂涌动,想要将这种波动消除。

    显然,他却是将这种波动当成是这一次的天劫对他施加的另一次攻击!却没有发现这波动是来自罗帆,是来自他的老师!

    对于这种反抗,罗帆自然是早有所料,在这时候却是掌控着这波动进行种种极为微妙,极为玄奇的变化,无比轻松的,就已经是绕过了断世的一切力量阻挡,一切威能的攻击,直接渗入了他的心灵之中,与他的心灵瞬间连接在一处。

    当这波动与其心灵联系在一处的瞬间,罗帆便感受到一种难言的绝望通过断世的心灵传递过来。

    显然,断世抵挡不住这种波动,却是以为自己已经是再无任何存活下来的可能,因此才生出这种难以言喻的绝望了。

    而在这种绝望之中,罗帆更是感受到一种难言的愧疚与遗憾。

    这种愧疚,似乎是针对他,而遗憾,似乎也是针对他……

    “愧疚?遗憾?我能知道你为何要对我感到愧疚与遗憾吗?”这时候,罗帆微微一笑,通过这波动,将自己的话语传递了过去。

    在这话语传递过去的瞬间,那断世微微一愣,种种情绪瞬间就化作茫然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