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七章 逆转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七章 逆转

    更新最快这种发展不对啊!这不是天劫演化的心魔攻势吗?怎么会做出这等诡异的反应?

    不过,断世终究不是凡俗,却很快的就反应过来,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不由得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惭愧,道:“弟子无能,辜负了老师的期望,因此而愧疚。而遗憾却是不能再听从老师教导。”

    罗帆听了,却只是淡淡的一笑,道:“原来是因为这个,这却不需要。你的烙印无比坚固,便是此次身亡,也能够继续转生,之后我也依然能够将你找出来,却不需要愧疚,更不需要遗憾。”

    听到这个,断世却是苦笑。对于罗帆而言,这或许是一样,但对于自己来说,这可就是完全不同了。

    烙印转生之后,那就已经是另一个人,而不再是自己了。

    就像是他现在并不认为自己就是上一世的那大帝一般……

    当然,这种话语却是没有说出来的必要。无论是罗帆还是他,对于这个都必然极为清楚的……

    罗帆却也没有等他反驳自己,在说万之后,便是说道:“天劫,既是劫难,也是机缘。你只是将其当成劫难,却是大错特错了。”

    说话间,便开始将天劫的种种奥妙向着断世解说起来。

    随着他的解说,断世忽而恍然,忽而悔恨,忽而又振奋起来。恍惚之间,已经是感到豁然开朗,原本遮掩住自己实现的迷雾似乎在转眼间就已经是消失殆尽了。

    在将这断世需要了解的有关天劫的种种讲述出来之后,罗帆也没有停留,心念微动,那波动就已经是完全消散,甚至连最后的告别都没有和这断世多讲。

    之所以如此,原因自然不是因为他懒得多说。而是,这时候那天地却已经由不得他多说任何一个字了!

    因为,那天空之上如同黑洞一般的劫云在这时候已经是开始感应到他的存在,抓住了这波动的频率,眼看着就要顺着这波动找到介于虚实之间的他,直接将攻击传递进来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将这波动继续保持?!

    要知道,单单凭借这断世所遭遇的天劫的话,对他来说自然是算不得什么。但,这天劫可是天地所发,自然是会因为其虽针对的存在的不同而自动调整!对于这断世来说,这天劫的威能是这个程度,但若是延伸到这殿堂之中的话,那这天劫的威能可就不再是这个水平了。说不定,提升个千万倍,亿万倍,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时候,他或许能够抵挡下来,但却必然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为了一些废话,付出这样的代价,罗帆可还没有这般奢侈……

    在这时候,断世似乎有所感觉,心中对罗帆更是充满了感激。

    “老师冒着这样大的危险来指点我,我绝对要努力度过这一次劫数,免得辜负老师的期望!”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神色一凝,身上的光华暴涨,勐然间便化作无数雷霆在他身体周围结成一方玄之又玄的天地。

    就在这一瞬间,一团难以形容的力量从那如同黑洞之中的劫云轰下来,直接砸在这雷霆结成的天地之上,让这天地与力量都在同一时间崩散。

    不过,紧接着,那雷霆结成的天地便一转,对着那些从劫云之中轰下来的力量勐然一吸,就将那无数力量尽皆融合,再度一转,就已经是重新结成那天地的模样,继续呈现在他的身体周围,继续守护住他的身躯。

    而且,这一方雷霆天地,看起来相比于之前似乎更加的凝实,更加的巨大,其内部的种种规则似乎更加的完善了……

    在这时候,在那虚实之间的殿堂之中的罗帆却是面上显现出欣慰的笑容。

    无数细微的碎片同时跨越奇异的渠道,出现在他的殿堂之中,融入他的身体之内。

    显然,断世剿灭了那天劫所投下的力量之后,罗帆却是重新吸收到了,自己分出去的碎片……

    毕竟,那力量看似只是凝成一团往下丢而已,但事实上其内部的结构却蕴含了无穷深邃莫测的奥妙,甚至便是其掉落下来的轨迹,也包含了无限的道理!而这些,自然是蕴藏了一种修行法门的玄奥,当然也包含了化作修行法门抽象属性的罗帆的那些碎片。方才这力量被绞碎,吞噬,那些抽象属性自然而然的便能够脱离出来,继而被罗帆所吸收……

    不过,这种吸收,相比于这天劫直接以罗帆留下的痕迹来制造攻击的手段来说,却又要差上许多。

    毕竟,若是以罗帆留下的痕迹的方式来凝结攻击,因为本身就已经是与罗帆的碎片有搜共鸣,自然而然的便能够牵引更多的碎片融合于这攻击之中,一旦被打碎的话,罗帆自然也就能够收回更多的碎片了……

    但,不管多还是少,只要这攻击继续进行,罗帆自然便能够源源不断的收回自己的碎片,如此这般持续下去,总归是能够将自己的碎片完全搜集回来的。

    得到了罗帆的指点之后,断世应对天劫的方法已经是出现了改变。

    现如今,他却再不只是单纯对抗那劫数所引发的攻势,而是通过营造种种手段来吸收那天劫的力量来加强自身的手段,甚至体悟其中的种种奥妙,种种道理,将那些奥妙,那些道理不断的融入自己的身心之中,加深自身对于修行的体悟,提升自身的道行境界!

    如此这般一来,他应对这天劫却是变得越来越轻松。

    起初还是磕磕碰碰的,几乎每一次都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才能够支撑过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付出的代价却是变得越来越少,到最后,甚至半点代价都不用付出,单单凭借之前吸收天界的力量所营造的防御,就已经能够将那天劫发动的攻击给完全挡住,甚至吞噬了……

    如此这般一来,在那虚实之间的罗帆,自然更是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好处,所吸收回来的碎片也变得越来越多,整个吸收过程更是变得越来越顺畅。

    时光在这种过程之中一分一秒的流逝。

    那天劫的力量也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的加强着。

    不知不觉间,又是数日时间过去了。

    这数日之间,整方天地相比于之前数日动荡得却是更加的激烈。各种各样的震荡以比之前更加激烈,更加快速的方式不断的出现在这天地之中,不断的传入众生的感应之中!

    而随着这种变化的加剧,越来越多的修士开始四处搜寻这种变化的源头。

    这天地之间的修士数量如此的众多,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手段自然都是拥有的。因此,哪怕是这一处位置因为天劫的力量扭曲而变得难以找寻,也终究会被一些修士发现痕迹,继而被越来越多的修士所知晓,最终变成一个公开的秘密。

    如此这般一来,自然有那胆大的敢于来到这周围开始观察这里的变化,寻找这种动荡的根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动荡。

    在这样的情况下,到了数日之后的现在,这一处天界周围却已经是多了不知多少修士。

    他们在这一片区域的外界,用种种手段观测着这里的一切,想要弄清楚这一切的真相。

    其中,有些手段过于暴烈的,或者说,手段比较高明的,居然触动了这天劫,引动了天劫的力量,最终居然受到了天劫余波的影响,最终被天劫一绞就已经死于非命。

    这种变化,让那众多修士一个个的更是好奇这中间到底是什么。

    这也是因为这数万年之间这天地的情势实在是太过和平的缘故。

    若是在那劫数之中的话,这种变化,怕就会引起巨大的恐慌,使得众生都怀疑这是不是另一波劫数的开端了。

    而这时候,在那时空深处,作为这整方天地掌控者所在的那殿堂之中,却是发生了一种激烈的争吵。

    这种争吵从这三千修士建立的联盟出现以来是第一次出现。

    在以前,哪怕是意见不合,那些修士也依然能够克制的了解彼此的期待,依然能够用比较和缓的方法来消除彼此的分歧。

    这样一来,自然也就不需要这种争吵的手段了。

    但,这一次的情况显然已经完全不同。这一次,那三千修士之间的分歧却实在是太大太大,甚至已经达到完全相反的地步,却再非是那种和缓的商议所能够解决的了。

    甚至,可以说,这时候他们只是争吵,而没有厮杀起来,已经算是他们彼此都极为克制了。

    而他们争吵的东西,不是其他,正是他们该如何对那正在渡天劫的断世!

    而争吵的双方,一方是要帮助天地,将断世完全毁灭。一方却是要帮助断世,帮助他度过天劫!

    这两种不同的做法会出现,原因也很简单。对于其中那想要帮助天地的修士来说,他们认为断世的存在已经是影响了这天地的平衡。已经是让这天地产生了暴动,若是继续下去,接下来的劫数怕是会被提前引发,甚至可能几次劫数并发,最终让这天地遭遇灭顶之灾!

    对于生存在这天地之中的修士来说,有着这样的认知,他们该怎么选择,根本不用说。

    而对于那些想要帮助断世渡劫的修士来说,原因也并不难以理解。却是他们认为,断世既然能够影响这天地的平衡,能够让这天地生出这样的天劫来对付他,那显然是已经获得了甚至让这天地忌惮的收获!这样的他,若是能够帮助他们,能够一心帮助众生渡劫的话,那么接下来连绵不断的劫数,怕也再不是什么问题,说不定他们能够提前结束那永无止境的劫数呢……

    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根本就无法缓和,要么这个,要么那个,根本无法共存。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使得他们陷入了这种争吵之中。

    而作为这三千修士之中的最强者,那巅峰准圣,在这时候他却是陷入了头痛之中。

    他并没有参与这一场争吵,而是站在中间,与其他的少数修士一同陷入了迟疑之中。

    显然,对于他来说,怎么对待断世,根本就是一件很难决定的事情。或者说,他觉得争吵双方的态度,都是有道理的……

    那三千修士进行的争吵越来越激烈,甚至最终让他们压抑不住自己的力量,开始有种种气息不断地从他们身上释放出来,渐渐的开始搅动此时此刻这殿堂内部的时空,使得这殿堂在这时候,变得飓风遍地!

    眼看着,再这样下去,他们就将不顾一切的开始厮杀了,那巅峰准圣便知道,不能再任凭他们这样下去了。

    若是任凭他们这样下去,不等决定怎么去对待断世以及天劫,这个联盟怕就要分裂了。

    而这个联盟一旦分裂,对于整方天地来说,怕就是灭顶之灾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再犹豫,直接释放出自己的强大气势,瞬间一扫,就已经是将这整个殿堂之中的所有气息一扫而空,将那些气息所产生的种种波动,种种冲突,种种混乱,都瞬间完全镇压,让这殿堂完全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模样,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都住手!难道你们想要为了这点小事就将之前的一切努力完全抹消吗?!”巅峰准圣冷喝一声,声音如同凛冽的寒风一般扫过整个殿堂,侵入这殿堂之中一切修士的心神之间,让他们一个个的勐然从烦躁之中清醒过来,一个个都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惭愧之色。

    他们却是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之前到底在做什么了……

    当下,一名名修士都低下头,不敢再发一言。

    “此事,不需要再讨论。我们,什么都不去做。断世前辈能度过天劫,那就是他的能为,他度不过天劫,那就是他的无能。我们,只要继续准备应对下一次的劫数就可以了。”巅峰准圣深吸一口气,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众人却是尽皆面现不服之色。

    这样坐视不管的决定,显然是无论争论的哪一方都不可能同意的!毕竟,坐视不管的话,岂不是将自己的命运交出去,让断世与天劫双方来决定他们接下来的遭遇,甚至,接下来的命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