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九章 狂躁?!

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九章 狂躁?!

    那众多蕴含混沌生物烙印的生灵在这时候吵杂的争论着,一个个的都显得颇为乐观。对于那断世能够加入他们的前景的乐观……

    这一个包含混沌生物烙印的生灵组成的联盟,与那三千修士所组成的联盟却是相互对应。

    对于那三千修士组成的联盟来说,他们的目标是为了帮助这一方天地度过一次次的劫数,让众生能够在每一次劫数之中存活得越来越多。

    但,对于在这深渊之中的这怪异生物组成的联盟来说,他们的目的,却就是能够在那一次又一次的劫数之中,对这天地造成最大的破坏,同时也能够让自身尽可能的存活下来!

    从某方面来说,这些生物,和当初那些混沌生物已经是有了本质的区别了。

    毕竟,对于那些混沌生物来说,这种自身尽可能存活下来的愿望虽然存在,但却根本无法突破那种破灭冲动的影响,根本无法改变他们对一切进行破坏的行动方式。

    忽然,有着一名怪异生灵这样说道:“或许,我们应该将目光从那人身上转移到其他地方。”

    这一名怪异生灵看起来半边鸟半边虫子,而且并不是上下分开的那种半边半边,而是左右分开的那种半边半边……

    这种怪异的模样,哪怕是在这一处众多怪异生灵的场所之中,也显得特别怪异。

    至少,周围其他怪异生灵对他似乎都有着一种俯瞰的姿态,隐隐间都觉得自己并不是最丑的,就是因为有着它在垫底……

    “什么意思?现在难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吗?!”其他生灵一个个的惊异莫名,不知道这生灵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在他们想来,那大帝的加入,几乎就可以让他们的生存几率暴涨个十倍以上了。相比之下,其他任何事情有能够比得过这个的吗?既然没有,哪里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这个重要?

    那半鸟半虫的生物在这时候毫不动容,只是说道:“我们来自混沌,但,我们的性质,其实已经被这天地同化了一部分。这样的我们,其实与这天地的某些生灵有些相似,难道你们都没有发现?”

    听到这个,其他生灵都面面相觑。

    最终,有着一名生灵道:“你说的是那些天地边境上所诞生的生灵?”

    “不止,还有着那些当初被送入轮回,在这中央大陆转生的,那些来自天地边境的生灵。”那半鸟半虫的生物这样说道。

    “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有一名怪异生灵有些不爽的这样说道。

    听到这个,那半鸟半虫的生灵冷笑道:“难道,你们不觉得,他们和现在的我们的相似性,强得有些诡异吗?”

    “等等,我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如同野猪与蟒蛇融合而成的生物在这时候忽然灵光一闪,说道。

    其他生灵不由得都将自己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向着这生灵投过来。

    相比于那半鸟半虫的生物,显然这生灵更加被其他生灵认同,他们更加倾向于他的判断!

    这也就是之前活跃所带来的好处了……

    对于这个,那半鸟半虫的生物一阵不爽,但却也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并不是他的态度所能够改变的……

    “你是说,他们或许也能够如同我们一般,同样在这里得到加强,得到改变,最终成为我们的一部分?!”那野猪与蟒蛇融合而成一般的生物在这时候这样说道。

    听到这个,那半鸟半虫的生物点点头,道:“正是。它们乃是从天地的边境上诞生的,其实也应该是在混沌的影响下方才出现的改变。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其实也可以算得上是混沌生物!只不过,他们属于混沌的部分比我们少了无数倍而已。”

    “好好好!一定要将他们拉过来!”

    “没错!一定要将他们拉过来!他们的数量比起我们来都丝毫不少!若是能够得到他们的补充,我们的力量至少能够增强好几倍!”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

    一名名生灵在这时候不断的喧哗起来,当下却就让这里显得群情汹涌,让这一处看起来无比黑暗的深渊居然在这时候显得热闹非凡。

    与此同时,下方那深渊深处所释放出来的,属于混沌状态的气息似乎增强了一些,甚至便是那边界上的混沌状态似乎也翻涌得愈发的激烈了。

    就在这时候,在不知多遥远之处,正在渡劫的那断世就感觉到似乎天劫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好似忽然间,天劫就已经是打破了原本的稳定,而是开始渐渐的向上攀升,开始渐渐的将自己的威能向着一个更高的层次推进!

    “怎么回事?!”面对着这种忽如其来的变化,他不由得有些惊异了。

    要知道,这天劫虽说已经持续了这么久,但从某段时间之后,这天劫的水平就已经是保持在一个稳定的层次了。

    这也是他在之前虽然狼狈,但依然能够支撑下来的原因所在。

    而之后,他得到了自己老师的指点,找到了将这天劫的力量转化为自己的力量的方法之后,对于这天劫更是轻松自如,在这天劫的攻击之下,甚至都还有心思去领悟其中蕴含的种种烙印,种种奇妙。

    但现如今,他却是感觉到那天劫所带来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强。

    恍恍惚惚之间,他就有种自身就要被渐渐压下的感觉。

    隐隐间,更是有着一种莫名的狂躁从那天劫之中传出来。

    当然,这种狂躁并不强烈,反而是显得颇为微弱,一不小心,便会让人将之忽略掉……

    “一定是我感觉错了……”断世终究还是没有罗帆那般自信,在这时候却是摇摇头,将自己的这种荒谬的感觉给至极抛开了。

    毕竟,天劫来自天地,这天劫之中传递出狂躁的情绪,这岂不便代表着,这天地已经变得狂躁了?!

    但,这怎么可能?!这可是一方完美天地!一方甚至诞生出真圣的完美存在!

    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因为任何事情而变得狂躁?!自己感觉到这天地变得狂躁,那,一定是自己的感应发生错误了……

    随着这种想法,他直接就将这种感觉完全抛开,重新变得一心一意的去对付此时此刻那上方不断砸下来的那一波又一波的劫数……

    在这时候,于那介于虚实之间的殿堂之中,罗帆却是并不如断世那般疏忽。

    此时此刻的他,眼光闪烁,似乎穿透了无限距离,无穷阻隔,看到了这天地宇宙之中的一切玄奥,一切秘密。

    “居然有这样的变化,看来,这大劫对于规则的遵循还在我的想象之上啊。”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神色之中显得有些莫名的振奋了。

    他是何等存在?甚至便是这天地直接针对他,他都能够逃脱出来,躲在这一处天地都不能对他产生作用的位置这么多年的存在。

    这样的他,想要根据一些现象推演出其中的原因,那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

    在方才,就在断世所遭遇的天劫稍稍产生变化的瞬间,他便已经是通过这种变化,直接推演出了其根源,推演出了,在那一处西南方向的蛮荒之地深处所发生的种种!

    更是因此而明白了,为何这天地会因此而变得狂躁了。

    对于这天地来说,它将这些混沌生物的烙印留下来,是为何通过一次次的劫数将这些烙印同化,最终将那些混沌生物的一切完全化为己有,最终使得自身得到壮大,让自身得到升华。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混沌生物的烙印所化的生灵居然想要将原本就已经属于这天地一部分的那些生灵打下混沌的气息,将其转化为混沌生物?!这简直就相当于在将自己的肉切割出来重新加工再喂给自己……

    这对于这天地来说,是何等的难受,可想而知。

    可以说,若不是这天地本身的情绪根本就与正常生灵完全不同,这时候这天地怕便会直接降下惊天劫数直接将那深渊之中的所有生灵完全抹去了。哪里还可能仅仅只是出现那么一点狂躁而已?

    而通过这种变化,罗帆却也发现了自己之前已经发现,但却没有多重视的东西。

    那便是,这一次的大劫,对于规则的遵循,却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之外!

    毕竟,虽然在这天地之中呆了这么久,也谋划了这么久,但罗帆可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现在是处于自己的第六次大劫之中!

    而这天地,这天地之外的混沌状态,乃至其中存在的真圣留存的痕迹,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这大劫所创造出来的而已!

    但,被这大劫这样创造出来的存在,在这时候却是按照着各自的特质,按照各自的立场,进行着这种如此激烈的冲突,彼此之间的算计,居然达到了这样一个不死不休的地步,甚至给了罗帆这样多的利用机会,这种对规则的贯彻力度是何等之强,可想而知。

    “但,这也是正常的吧……若是没有这种机会,我直接面对着大劫之中一切力量的绝对碾压,哪里有机会度过?若是真的这样的话,那就不是天劫,而是天谴了。”罗帆念头一转,又有这样的想法闪过。

    随着这样的想法,他的心情却是轻松了许多,只感到原本压在自己心头的无数压力在这时候忽然放松了许多,原本只剩下微微一线的超脱可能,忽然间就已经增大了不知多少倍。

    “既然如此,我便帮帮你们吧。”在这时候,罗帆心中闪过这想法。

    在这想法之间,他顺手一指,便有着点点灵光穿透了这虚实之间的屏障,穿透了无限的时空,无穷的阻隔,直接来到了那深渊之中,直接投入其中那野猪与蟒蛇融合模样的生灵的头颅之中。

    随着这点灵光的融入,那生灵微微一震,猛然间便感觉到自己的心灵清明了许多,隐隐间更是有着无数灵感凭空从他的心中浮现出来,让他感到自己的眼前豁然开朗。

    原本让他感到头痛的许多问题在这时候居然迎刃而解,变得无比的简单,好似一眼看过去就能够看到其中的究竟,知道其中的一切前因后果一般!

    “原来应该这样,原来就是这么简单,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它这样喃喃着,使得众多生灵将怪异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向他投过来。

    毕竟,此时此刻它的表现是再是太诡异了,这种简直如同自恋一般的态度,可是从来没有在任何他们这种类别的生灵身上出现过的。

    对于这样怪异的目光,那野猪与蟒蛇融合一般的生灵却是毫不在意,在这时候他只是不断的重新思索自己的计划,重新进行着种种繁杂的推演。

    不多一会,它就回过神来,道:“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接下来我所说的话语,你们都必须牢牢记住,不然万一出问题的话,就不单单是大事受到影响,便是你们自己的性命,也要因此而失去!”

    它的这种态度,从来没有出现过。以前这生灵虽说被众多生灵所认同,但也不过是认同他的一些看法而已,他们彼此之间的地位终究还是平等的。至少,大概平等的。

    但,这时候这生灵这样的模样分明就是将自己摆在一个极高的地位,将他们所有人都当成是自己的属下,将所有生灵都当成是能够命令的目标。

    这让其他生灵怎么可能习惯?!

    若是在平常,这些生灵或许因为这样的态度便要翻脸来给这野猪与蟒蛇融合模样的生灵一个好看了。

    但,在这时候,面对着这生灵,它们却隐隐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压力从眼前的这生灵身上传过来,让他们不敢开口,不敢反驳,甚至本能的就要遵循这生灵所说的一切,本能的臣服在这生灵的身前!

    这种感觉,使得在场的所有生灵都有些不舒服,但,不知为何,它们却居然没有任何一个敢于开口表达这种不舒服,一个个的居然都凛然的答应下来。

    当答应下来的话语出口之时,它们更是感到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得到了莫名的宣泄一般,全身上下一阵轻松……

    “怎么回事?为什么它会忽然变成这样?!为什么我会忽然变成这样?!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生灵一个个的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