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七十六章 行走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七十六章 行走

    罗帆在上方看着断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圆融一体的气息,心中暗自欣慰。

    之前断世在那天劫之中所得到的境界虽然并非直接被灌输的境界,但毕竟是源自一种似共鸣非共鸣的所得。

    这样的情况下,它受到那一位真圣的影响必然是极为巨大,与断世自身的修行之道相比,更有着一些似是而非的差别的。

    这种差别在修行之上影响无比巨大,将决定断世是发展成为那一位真圣某种另类化身,还是成为一名独立的修行者……

    而罗帆之所以耗费如此多功夫让断世先境界倒退,再重新修行踏入这个新的境界,为的,便是弥补这种差别,让他以真正的自我修行之道,重新踏入绝望者这个层次!真正的,获得独属于自己的,绝望者级数的道行境界……

    显然的,断世现如今的表现,已经是达到了罗帆的期望。

    “你刚自突破,便先好好稳固一番境界吧,接下来天地之间的事情,便先不要理会了。”罗帆当下便对断世说道。

    听到这个,断世微微一愣,心中知道罗帆是为自己着想,连忙应了一声。

    接着,罗帆也并不再多留断世,直接挥手让他下去,自己去开辟道场修行去了。

    以前,他让断世留在这里修行,是因为断世的实力尚且不足,若是离开的话,一不小心便可能重新落入那真圣遗留痕迹的影响之中。而现如今,断世既然能够在那天地之间行走这么多年而不受影响,之前更是真正走出自己的修行之道,这种担忧自然再不需要了。

    罗帆开口,断世自然不可能拒绝。

    当下,拜过罗帆之后,他方才转身出了这殿堂。

    离开这殿堂之后,他自然而然的被排斥出了这一处介于虚实之间的所在,重新落入了正常的天地之中。

    回到这里,他并没有多迟疑,直接就钻入时空深处,排开层层规则法则的阻隔,就在那介于冥冥之中与那规则法则层之间的虚无之间开辟出了一座殿堂出来。

    这一座殿堂外表看起来比起罗帆的殿堂要简朴许多,大小也要小上许多。

    但,同样极为玄奇,在那虚无之间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存在感,屹立在那里,便如同一方天地一般,给人一种包罗万有的感觉。

    将这殿堂开辟出来之后,断世不由得微微有些失望。这殿堂,相比于自己老师的殿堂来,还是差得太远太远了……

    若是自己老师开辟的话,这殿堂至少要比起这个玄妙万倍以上!

    当然,这一番感慨却也没有在他心中残留太久。毕竟,自己比不得老师是理所当然的……比得过的话,他反而要感到惊讶万分了。

    当下,他进入了殿堂之中,开始了从诞生以来最为漫长的一次修行……

    ……

    在断世离开之后,罗帆并没有在自己的殿堂再停留半点。

    微微感应一番,发现外界的天地已经是完全恢复了正常的平静,不由得淡淡一笑,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消失在这殿堂之中,直接出现在外界的天地之间。

    来到这里之后,整方天地隐隐间产生了丝丝震荡。

    不过,这种震荡却是极为微弱,而且持续的时间更是极为短暂,几乎要让人觉得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一样了。

    感受着这样的动静,罗帆心中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想已经得到了印证。

    果然,在自己将所有碎片从那天地之间重新搜集回来之后,这天地却已经再不能轻易将他锁定了……

    虽然早已预料到,但当真正确认这一点之时,罗帆依然有稍稍放松之感。

    当下,他不由得摇头失笑,自己终究还是免不得种种侥幸心理……

    不过,他却也并不排斥这种侥幸心理。反而是细细品味着这种心理所带来的种种感觉。毕竟,他已经是有极为漫长的岁月不曾感受过这种如此平凡的情绪了。

    他一边品味着这种种情绪,一边悠悠然的随意在这天地行走着。

    他现如今的境界乃是三劫强者。

    这个境界,甚至这天地除了他之外的最强者断世都当不起他的一个眼神。如此这般一来,对他来说,只要他不愿意被他人察觉,不愿意引起任何一丝丝的变化,这天地之中的任何修士,任何变化,自然便都不会发现他的存在,也不会被他所引起。

    因此,哪怕是他接下来耗费了数年时光走遍了这天地的每一寸土地,甚至都到了那三千修士所组成的联盟的总部,那一个当初断世还是大帝之时所开辟的那殿堂逛了一圈,去到那西南蛮荒之地深处的深渊之中也呆了几个月,也没有任何生灵发现他的存在。

    更没有任何生灵因此而产生什么不对的感觉!

    对于一切生灵来说,这几年时间,这天地的情况显得无比的正常,哪怕是偶有冲突,偶有混乱,也都像是这天地的规则所自然而然演变的结果而已,完全不知道,罗帆在这几年之间到底在这天地之中做了多少事情。

    没错,这数年之间,罗帆却并不只是随意的乱逛而已。

    他在这数年之间,却是为这天地准备了不知多少亿万种特殊的布置……

    这些布置,有些是在帮助这天地抵挡劫数,有些,却是在帮助即将出现的劫数对这天地进行破坏……

    两方面交织在一处,形成了一种近乎拉锯的结构,让这整方天地的形势变得莫名的诡异,好似是一桶随时可能点燃的炸药与一桶水之间只是隔了一层一捅就破的薄膜一般。

    可以预料,在这无数准备之下,这天地若是遭遇到劫数,那劫数可能的持续时间,发展方式,怕就都是在罗帆的一念之间而已了。

    不过,对于这众多布置,罗帆其实并没有多放在心上。

    也即是说,他对于这众多布置所能够取得的成果,其实却并没有抱有多大的希望。他布置这些,更多的,却只是为了试探这一方天地,试探这天地的种种劫数,乃至,最后的天地大劫而已。

    毕竟,他虽说踏入这天地这么长时间,但从一开始,却就已经是被着了这天地的道,被逼迫得不得不隐藏在那介于虚实之间的所在。之后对于这天地的种种猜测,种种认知,种种感应,其实都是通过种种间接的手段所得到的。

    他对这天地的真正理解,却依然没有多少。

    这一次他好不容易能够重新自由的在这天地行走,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来增添自己对这天地以及那劫数的了解了。

    数年之后,罗帆布置完这一切,却也没有重新回归那介于虚实之间的所在,而是就直接在这天地之中挑了一处极为普通的位置安定下来,装作是这天地之中一名最为普通的修士一般,老老实实的完成着那些修士的种种修行。

    暗中,却是不断接受自己在这天地之中的种种布置所传递回来的反馈。

    通过这种种反馈的结果,推测着自己在之前于那介于虚实之间的所在所不曾了解的,这天地的真实。

    当然,因为劫数尚且没有到来,所以他对于自己想要了解的另一方,也就是那劫数的了解,却就显得相当之少了。

    不过,对于这个,已经有充足时间的他却并不感到着急,毕竟,劫数终究会来的……

    时光悠悠流逝,很快的,又一次的劫数,降临了。

    这一次的劫数开始于那西南蛮荒之地深处的那一处深渊。

    这一日,在那深渊之中有着一名生灵忽然心血来潮,产生一种无比强烈的破坏**。这种破坏**,完全无法被抑制。哪怕是那作为盟主的,如同野猪与蟒蛇融合一般的生灵的强势,也完全无法让其稍稍冷静下来。

    就在众多生灵茫然不解的时候,那生灵已经是在一声爆吼之中,将自己身边一头生灵直接绞碎,自身则是带着无边的暴戾,冲天而起,冲出了这深渊,开始向着整方天地昭示它的存在了……

    “该死!”那盟主又惊又怒。

    相比于其它生灵,它的心灵更加的清明,智慧更加的通达,在这时候却就已经是想到了许多东西,隐隐间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那极为古老的老者,也即是当初说这盟主是得到天敌青睐的老者,却在这时候发出了一声叹息。

    “时间到了。不知道这一次我们之中能够有多少活下来。”它这样叹着,身形开始缓缓下沉,向着深渊深处,那天地与混沌状态交界之处慢慢的接近而去。

    这时候,那盟主注意到了它的行动,不由得怒道:“停下!难道你又要坐视不管吗?!”

    “我能干什么?”那老者抬头看向那盟主,与它那无比愤恨的目光对上,眼神依然清澈,没有一丝丝的愧疚与迟疑,有的只是理所当然。

    “你有着比我们所有个体更多的经验,这是一笔何等宝贵的财富,难道你不打算奉献你的力量吗?!”那盟主怒道。

    若不是顾忌这老者的高深莫测,它这时候必然就已经是猛扑上来用自己的实力来将自己的想法讲出来了。

    “在劫数之中,经验这种东西,是最没用的。若是笃信经验,那经验说不定会害死你。这一点,你不是已经清楚了吗?”这老者一边继续下沉,一边这样说着。

    这时候,其它生灵方才一个个的反应过来到底这盟主与这明显最为古老的老者之间到底正在说些什么,一时间不由得一个个面色大变,甚至有些因为这种心神震荡的牵引,让自身原本压抑的暴戾开始疯狂膨胀,最终直接力量爆发,或是直接将自己身边的同伴重创,或是直接就狂热的随着最先冲出去的生灵直接冲出这深渊去了。

    那盟主眼见如此,心中更是惊怒交加。

    “你仔细想想吧,你难道以为,天敌的青睐,难道便只是让你的智慧稍稍开发一点而已?”那老者说出这一句话之后,身形就已经是完全消失在黑暗之中,完全消失在所有生灵的感应之中了。

    这时候,那盟主却是愣住了。

    “天敌的青睐……”它喃喃着,心绪却是纷乱不休。

    当初它成为盟主之前那一段短暂时间的种种经历在这时候重新从它的记忆深处泛出,开始一点点的在它的心中重新展开,让它好似重新经历了当初那一段时光一般,重新回忆起了当初的一切。

    恍恍惚惚之间,它感觉似乎有着无数信息从它的心底深处如同它自身的灵感一般不断的冒出来。

    这些信息是如此的繁复,又是如此的玄妙。

    在这些信息之中,它似乎明白了许多东西,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明白。

    好一阵子,等到它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就发现,许多自己之前所看不清楚的东西,在这时候忽然变得如此的清晰。原本遮掩住它的迷雾,在这时候似乎已经完全散去。劫数这种原本在它感觉之中无比玄异的存在,在这时候居然变得一望即明……

    “原来如此,我之前居然忽略了这么多东西……”它喃喃着,眼中透出一种难言的无奈。在这种无奈之中,却还隐含着丝丝原本并不应该出现的,自信!

    就仿佛,它在方才发呆的那么一小段时间里面,就已经是紧紧掐住了命运的咽喉一样。

    这种态度的转变,瞬间就让在这里的众多拥有混沌生物烙印的生灵安定了下来。

    不管是怎么来的,自己的领导对接下来的灾难有着足够的应对信心,这终究是一件极为安定人心的事情。

    “这一次的劫数又开始了。这对我们来说,既是一次天大的灾难,但也是一次天大的机缘!”这盟主在这时候直接开口。

    它的声音无比自信,无比洪亮。在这时候哪怕是心中有着强烈怯懦的生灵也不由得被这声音所鼓舞,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微弱的希望。

    “什么机缘?我们可没有看到有什么机缘存在,我们看到的,只是灾难!”有着生灵鼓起勇气这样反驳。

    这一场天地消化混沌生物烙印的过程,对于这天地的众多生灵来说,是一场劫数,对于这些拥有来自混沌生物的烙印的生灵来说,自然就是一场天大的灾难。毕竟,不管是中间的过程怎么样,只要他们的实力无法压下这天地,最终都必然会被这天地所覆灭,被这天地所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