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两百六十五章 再度超脱

第三千两百六十五章 再度超脱

    天才本站地址s

    这飞升机制的要求,在道尊之路第六层,自然便是需要达到七劫强者的临界。

    显然的,这六劫强者距离这个临界,依然是有着颇为遥远的差距。

    而这一方被他培养了无数岁月的天地,距离这个临界,虽然会近一点,但显然差距依然是极为巨大的。

    如此这般一来,那飞升机制强制降临,要携带这两者飞升,其当然就只是将这两者当成是那大道七劫强者临界的存在来对待了。

    而这样,对于这举世超脱者以及那天地的影响有多大,便不而喻了。

    就像是一个鸡蛋和一块石头。

    用对待石头的方法来对待鸡蛋,那鸡蛋的下场如何难道还用得着说

    没有碎,那是运气好。碎了,才是正常的下场。

    这时候,那举世超脱者和其天地,便相当于一个鸡蛋。而那飞升机制,显然就是将他们当成是石头一般对待。

    这样一来,对于他们而,情况显然便是无比危险的。

    那飞升机制玄之又玄,此时此刻,便要将这举世超脱者连同其天地一同携带离开这分化道果,甚至携带离开这道尊之路第六层。

    在这种机制之下,那天地,这举世超脱者便如同被化作橡皮泥一般,被肆意的改变着其各种层面的姿态。

    此时此刻,在罗帆的眼中,不光是现实层面,在其他无数层面之中,这举世超脱者连同其天地,都在同时发生着种种难以形容的变化。

    这些变化,对于这天地本身,对于其中的生灵来说,都是一种灾难。

    在现实层面之中的改变,对于天地,对于其中的生灵来说,还算是能够理解。他们也能够知道这天地发生了何种变化,能够知道这些变化引发了什么样的变化,最终产生了什么影响,最终造成他们承受难以想象的灾难。

    但,发生在其他层面的变化,却就不是如此了。

    发生在其他层面之中的众多变化,对他们同样是产生了种种与现实层面之中丝毫不差的影响。

    但,这些影响,却是完全脱离了那天地之中的生灵的理解范畴。

    也即是说,是他们所完全无法理解的影响

    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自己走在路上,然后忽然一阵风吹过来,自己就整个被点燃,直接化作焦炭了一般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符合某种逻辑,但那种逻辑却是和他们的认知完全不同,似乎是对他们三观的彻底颠覆,因此显得无比的诡异。

    而这种诡异,对于生灵来说,却就是近乎绝境了。

    诡异,也就代表着难以理解,而难以理解,自然也就难以对抗了。

    所以,这时候,这天地之中剩下的那两成生灵,却依然是在以极快的速度不断的减着。虽然,哪怕是这样极快的速度减少,相比于之前那八成已经消失的生灵而,依然算是相对缓慢的了

    “渗透了无数层面,不过也是理所当然,我在很久以前就能够做到的事情,这种飞升机制怎么可能做不到”罗帆看着这一切,心中却是闪过这样的想法。

    通过沟通无数层面来让自身获得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这种事情在很早以前,罗帆就已经能够做到了。

    虽然,一直以来,罗帆都没有从其他任何修士身上看到同样的手段。但,那却并不是因为这种手段有多困难,有多高的门槛。而是,想法的桎梏是观念的桎梏

    并不是其他修士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而是,他们没有这种想法,没有这种观念,所以哪怕是他们本身是有能力做到的,最终却也无法做到。

    这就像是,一个世界级的画家和一个普通人,这画家能够做出来的动作,普通人有任何一个是做不出来的吗显然的,那世界级画家所能够做出来的任何动作,对于普通人而,都是能够轻轻松松做到的

    但,最终,这世界级的画家却能够画出传世的名画,一幅画甚至能够卖个几千万,几亿。而普通人所画出来的画,却是送给人都不一定有人要

    两者的差别,显然并不是力量,而是更加微妙的东西。

    在普通层次,这就是技巧。

    而在劫境层次,这种差距,就是想法与观念

    而飞升机制是来自什么存在飞升机制,乃是来自这道尊之路而道尊之路,又是来自道尊换一种说法便是,这飞升机制,其实便是来自道尊

    在这样的情况下,飞升机制在想法、观念之上,显然和罗帆不可能有多大的差距。

    甚至应该反过来说,是罗帆的想法与观念,和这飞升机制有着极大的差距

    如此这般一来,这飞升机制拥有罗帆的能力,能够同样将自身的威能渗透到无数其他层面,那显然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甚至,此时此刻,哪怕是在罗帆的眼中,在现实层面之中,那举世超脱者以及那天地的变化,都还有着一些诡异

    显然,哪怕是他已经是沟通了无数层面,能够看清楚无数层面之中的相应变化,但相对于那飞升机制来说,他所看到的,依然不够多

    因为看得还不够多,所以那飞升机制在其他许多层面上所造成的影响,他依然没有看到。

    而这些层面改变产生的影响出现在现实层面之中,却就使得罗帆难以理解其中的逻辑,而难以理解其中逻辑的变化,显然便是诡异的变化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罗帆却是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爽,相反的,因为这样的变化,他反而是感觉自己获得了鼓舞,拥有更强的奋斗动力。

    因为,这种诡异的存在,代表着,他在层面上的深入,依然不够

    代表着,他对层面的了解,依然是有着不小的缺失

    而不够、缺失,当然便是代表着,还有着进步的空间

    如此一来,他自然便会获得更强的动力。

    而显然的,涉及那众多层面,也只是那飞升机制所产生的众多影响之中的其中一种而已。

    除了这种诸多层面同时出现的相应变化,无数涉及因果,涉及命运,涉及时空,乃至其他无数维度的变化,同样存在着。

    这无数战功变化,最终构成了,这一方天地,那举世超脱者一点点的撼动这分化道果,一点点的向着分化道果之外挪动的结果。

    在这时候,罗帆却是全神贯注,借助自身对这分化道果的掌控,仔细的体会着那一方天地与举世超脱者对分化道果所产生的种种难以用语描述的影响。

    通过这些影响,罗帆如同将笼罩在这分化道果之上的无穷迷雾一点点的揭开一般,感觉自身对分化道果的理解开始一点点的深入。

    当然,这种深入,却是根本难以用语来表达。他只能够感觉到,自己确确实实是对这分化道果有着更深的理解,感觉自己对分化道果的掌控时时刻刻的都在一点点的加强,但,具体有着什么更多的理解,有着什么方面的加强,他却就难以表达出来了。

    这就像是,一个人学习了某一门技术,然后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懂得做以前所不懂的事情了一般。

    若是要这人说清楚,他学习这一门技术到底是哪些因素使得他懂得做这件事情,是哪个步骤让他能够完成这件事的哪个过程,那显然就并不是那么简单了。

    至少,在刚刚学会的时候,这人却是近乎必然说不清楚的。

    唯有他更加深入的学习,更加深入的理解这一门技术的原理,掌握这一门技术之中可能存在的种种微妙的奥妙,达到了能够教导其他人的程度的时候,方才可能真正将这一切都说清楚。

    而显然的,这时候的罗帆,就相当于刚刚学会那一门技术的普通人。

    对于他来说,他现在明明能够感觉到自己已经是掌握了许多以前所没有掌握的技巧,懂得利用这分化道果做到许多以前所做不到的事情了。

    但,具体的,是那些技巧,具体能够做到哪些事情,他却就说不清楚了。

    那举世超脱者的超脱却是超乎想象的顺利。

    毕竟,这时候除了那飞升机制的压力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压力加载在其身上甚至,隐隐间,罗帆还在为他创造种种便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那举世超脱者而,只要能够挡住那飞升机制的压力,只要能够在那飞升机制粗暴的对待之下,保住自身的性命,他自然就能够顺利超脱

    而显然的,有着那一方天地分担一切的情况下,他的承受能力显然远远比其自身的承受能力更强

    所以,最终,当那一方天地近乎彻底崩溃,其中的所有生灵近乎完全被抹灭的那一瞬间,这举世超脱者,终于带着那一方天地残留下来的点点滴滴碎片,悍然消失在了这无尽天地之间,只留下一点若有若无的痕迹残留在这无尽天地之间而已

    “成功了”在这时候,周围观望的那些举世超脱者却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在原来,可是没有任何一名举世超脱者对那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能够成功超脱有半点信心的。

    毕竟,在他们想来,这种超脱分明就是在伤害这无尽天地背后的存在的利益,这样的话,那存在必然就会在某个阶段插手,破坏其的超脱尝试。

    而那存在是何等的不可思议,他们经过了无数年时光,早已是无比清楚了。

    若是那存在真正出手的话,那想要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的尝试当然就唯有失败这么一途了。

    所以,这些举世超脱者在之前一个个的都无比珍惜其依然存在都时间,极力的记忆其在这过程之中所引发的一切变化,以及其在这过程之中所选择的诸多应对。毕竟,在他们看来,这是看一眼少一眼的

    但,最终的发展却是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

    最终,就在他们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那举世超脱者便悍然成功超脱而去,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只留下那点点蕴藏着无尽超脱韵味的气息存在于那一方天地所在的虚空之间,成为其在这无尽天地之中的最后痕迹而已。

    这样的发展,让他们如何能够反应得过来

    “原来,这便是超脱”在这时候,那无数痕迹忽然一凝,直接在那天地原来的位置形成了一个身影。

    一个看起来如同那刚刚超脱而去的举世超脱者模样的身影。

    只是,相比于之前,此时此刻的他却是显得若有若无,周身上下存在着难以喻的韵味,似乎不属于任何地点,又同时存在于一切可以想象,无法想象的地点一般。

    放在这无尽天地之中,便好似是同时存在于这无尽天地的每一处位置,又像是完全不在这无尽天地之中一般

    这种状态,与其原来的状态,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显然,是其在更进一步超脱之后方才获得的特质。

    “原来,这无尽天地的本质是这样啊,我在这里生存了数千兆亿年,居然到现在方才发现我所在之处的真实模样。”这时候,他的双眼似乎看透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口中却是发出了这样一声莫名的感慨。

    在这时候,罗帆的目光已经是凝注在眼前的举世超脱者身上,他在这分化道果之中的权限,更是让他能够借助分化道果的威能对其进行最为彻底的分析。

    此时此刻的这举世超脱者,在本质上,和之前已经是有了巨大的差别。

    在层次上,他依然是六劫强者,和之前相比,差距其实并不大。之所以其表现得和之前有着天壤之别,似乎比起之前强大了无数倍,那却并不是因为实力的原因,而是因为他此时此刻所在的位置

    这时候,存在于这分化道果之中的这举世超脱者,却并不是其真身,而只不过是其残留在无尽天地之中的痕迹汇聚而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