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两百六十七章 复活

第三千两百六十七章 复活

    罗帆的推算能力虽然极为强悍,但也要看他推算的对象。若是一般修士,他自然是想要怎么推算就怎么推算,但或若是他推算的存在乃是极为强大的至强尊者的话,那情况显然便不同了。

    在这一处虚无之处留下痕迹的修士,几乎都是至强尊者。

    罗帆想要推算他们的情况,除非他能够耗费无穷精力,耗费大量时光,否则的话,却是绝不可能的。

    为了这点好奇而浪费这么多时光,这显然不是罗帆所愿意的,所以,罗帆这个时候便当机立断的离开了。

    罗帆离开的方向,便是那种莫名召唤传递而来的方向。

    在这虚无当中,一切唯心,转眼间,罗帆便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奇异的天地之中。

    这一处奇异的天地,根本上是属于大千世界。但其级别,却已经是提升到完全不是一般大千世界所能够比拟的程度了

    它,简直便是另一个魔界,另一个中央主世界

    光是在这世界之外,罗帆就能够隐隐的感觉到,一股属于圣人的气息正从这世界当中透出来。

    显然,这个世界当中,也是一个拥有圣人,或者说假圣级数存在的伟大世界

    “圣人满地走,伪圣不如狗”罗帆心中忽然想起这样一句话,忽然忍不住苦笑起来。

    当初,还在地球宇宙的主体之时,便是伪圣,都已经足以让他震撼,足以让他感到几乎无法承受的压力了。

    但现在,他却现,别说是伪圣,就算是至强尊者,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如此的常见原本高高在上,虚无缥缈的圣人。更是一个个的出现在自己的面洽,简直就像是赶集一样

    那种莫名的召唤,就是从这世界当中的某处出来。

    心中一动,罗帆抬步跨入了那世界当中。

    瞬息间,不知有多沙股感知扫过他的身体。其中有着十几股不单单强悍得让他无法抵挡,瞬间将他身体内外的一切完全扫过,更是显得如此的虚无缥缈。若不是罗帆因为在自己的天地当中掌控着七十三位圣人,让他对圣人无比熟悉,说不定都会将这十几股感知给忽略过去

    至于剩下的那些,却是在接触到他的一瞬间就被他的本能防御给轰了回去,根本无法真正接触到他,更别说看透他的一切了。

    就是这一瞬间的变化。罗帆便知道,这个天地当中,至少有十八位圣人

    方才将自己里里外外完全扫过的那十几股感知,不是来自其他存在,正是来自圣人

    也只有这天地的圣人,才能够如此轻松点击溃他的防御,直接将他里里外外的一切秘密完全掌握

    现这个。罗帆眉头微微皱起。

    他抬头看向这天地当中他还无法掌控的一处位置,那同样类似混沌状态的奇异状态所在,心中却是极为不爽。

    任何人,在被人将自己里里外外一切秘密完全探测清楚的情况下,都是绝不可能会感到欢喜的哪怕,罗帆在这里的只是一具化身,其中包含的秘密只是他能够示人的,没有涉及他真正河系的奥妙也是一样

    不过。在这个时候,罗帆在这天地当中虽然能够挥出自己的所有实力,并不需要如同其他至强尊者或者九级伪圣一般需要艰难解析这天地的天地规则方才能够挥自身的所有实力,但毕竟没有那至高无上的权限,在这天地当中却绝非任何一位假圣的对手。所以,哪怕是心中不爽,他也只能硬生生的吞下这种不爽。收回自己的目光,当做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向着这天地当中,那传来召唤之处跨去。

    这世界。乃是一个天圆地方的世界

    整个世界,下方的大地一片平坦,天空无穷高远,无穷星辰排列点缀在虚空深处,闪烁着莫名的光辉,向这天地的各处播撒着无穷无尽的星辰精气

    而这下方的大地,相比于罗帆以往所经历的天地来说,却是显得极为不同。

    整个大地的重力,根本并不是给固定的。

    不单单大小并不固定,便是方向,居然也处处不同。

    这种奇特的现象,让这一片大地之上的气候,变得处处不同,几乎每隔个数里,便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气候环境。

    这里,或是干旱得任何生物来到这里体内的水分都会在短短的数分钟之内蒸一空。而在数里之外,或许便是暴雨连连,让哪怕是最为喜水的动物植物,都无法在这范围之内生存

    这里,或许重力大得足以将钢铁压成铁片。

    数里之外,或许就是没有任何重力,让人能够随意的飘飞,或者直接便重力反过来,直接让人往天空之上掉落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成长起来的生灵,自然是千奇百怪。

    可以说,几乎任何一种在其他世界极为普通的生物,经过这里的环境淘汰之后,都将拥有种种其他天地的同类所不能比拟的威能

    将变成其他天地的修士做都想要得到的修炼宝贝

    在这一个世界当中成长起来的修士,自然便与其他世界不同了,他们对于自然力量的运用,天生便有着巨大的优势。哪怕是只是在极为弱小的时候,都能够很轻易的便修得在其他天地来说几乎可以算是神通的种种能力就算是原本很平常的武学,其极限,也远远比起其他天地要高上数个级别

    若是单纯看这个世界的武林的话,可以说这个世界便可以算是传说中的高武世界

    罗帆虽然心中挂念着那召唤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但在看到这天地的种种奇景之后,还是忍不住好奇,却是放慢了自己的脚步,以他不紧不慢的行走方式前进着。

    偶尔的,他看到有趣的事物甚至还停下来研究一番,直到得到那事物,或者研究清楚其中的道理之后,他方才再度出

    如此这般。足足走了一年多时间,他方才慢悠悠的赶到那一处召唤出的位置。

    这,其实也是他对那召唤的特性的不满的一种表现。

    那种召唤,实在是太霸道了如此的强烈,甚至已经是近乎摄取了,若不是他的实力惊人,能够定住自身。说不定现在已经是完全失去对身体的掌控能力,直接就被召唤过去了

    面对着这样的召唤,罗帆因为心中的好奇,自然是回应了这召唤。

    但,同样的,因为这召唤太过霸道。他却也不愿意那么轻易的就如了那召唤他之人的意,所以才这样慢慢悠悠的赶路,最终将原本只需要数个呼吸的路程,足足拖到一年多的时间方才赶到

    这是一片山脉。

    一片环境极度混乱的山脉

    在这天地之间的其他位置,气候的变化是以数里作为单位变化的。但在这里,却是以丈作为变化单位

    也即是说,在这天地的其他区域。数里数里之间的气候才会有极为突兀的剧变。但在这里,却是几乎每一丈的气候就生一种变化这一丈之处,暴雨倾盆,下一丈,就是气候干燥得如同沙漠这一丈暴风强烈得足足将地面刮去了厚厚的一层,下一丈却是空气平静无波,甚至感觉不到任何一丝丝的风

    在这种环境之中成型的山脉,自然便显现出与罗帆以往所见过的一切山脉都完全不同的形态了

    整座山的形态怪异得几乎无法用语来形容。

    甚至。连将其称作是山脉,感觉上都似乎有些不合适

    整片山脉完全没有正常山脉的结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极为抽象的艺术品,那山体的形态,根本不遵循下大上小的规律,更没有任何平整的概念,甚至都没有山体必须连续在一起的原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顽童随意的在一张纸上随便的勾勒出一个无比复杂的混乱图形,然后直接将其实体化化作山脉一样

    看着这样的一片山脉,哪怕是已经通过这一年时间几乎看遍这天地所可能出现的种种地形的罗帆,也忍不住感到大开眼界。

    “这么多混乱的环境组合在一起。居然会形成这种模样,实在是奇妙啊”罗帆赞叹着,缓缓的踏入那山脉之中。

    这山脉的环境变化虽然异常的复杂,也异常的危险。

    但那也只是对于一般生灵,一般修士而已,对于罗帆这等几乎已经越伪圣的存在来说,那当真是半点威胁都没有。

    哪怕是他静静的站在这里承受着这环境变化的压迫,也是绝不会因此而受到任何伤害,感受到任何压力的

    那召唤出之处,乃是在这山脉中央的某处。

    既然已经是来到了这里,罗帆也懒得耽搁。

    花了半日时间,就已经是来到了那中央,来到了那召唤自己到来的存在身前。

    “没想到圣人居然化为如此模样,实在是出乎在下的意料之外啊。”看清那存在之后,罗帆便明白了一切,叹息一声。

    以极为霸道的方式召唤自己到来的,并不是人,甚至不是动物,甚至都不是修士而是一座山

    一座极为低矮的,只有百来丈高,直上直下,看起来隐隐有个人形轮廓的小山

    这小山看起来极为普通,但罗帆却一眼看出来,这一座山之上,依附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意志。

    这种意志虽然清醒,但却完全被这一座山所拖累,承受着这整座山脉一切怪异气候的侵袭,根本无法脱离这座山。

    这一股意志,对罗帆来说极为熟悉,是因为它是来自他心中世界所诞生的那一位圣人

    而他感觉到这一股意志的陌生,却是这意志现如今已经在非当初那种圣人的意志,而是变成了一种极为普通的,隐隐呆着山石特性的的意志这,对于罗帆来说,自然是极为陌生了

    当罗帆这话出口,那意志便微微震荡起来。

    这种震荡,并没有出任何声音,但却能够传递出信息。

    罗帆一看,便知道这震荡之中蕴含的信息。却是那意志正在说道“没想到道友这么快便来了,我还以为要几千年还是几万年之后才会到来呢。”

    知道他所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后,罗帆一笑,道“本来是有这种想法的,只是想想还是算了。也幸好我这么早到了,要不然的话,怕是要错过圣人了。”

    此时此刻。他却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一股意志已经是在被这一座小山所同化,其中的清醒灵智,却在渐渐的变得模糊。

    按照这样的趋势,这样的度,怕是在短短的几千年之后。这一股意志便要完全失去灵智,真正变成这一座山那与正常生灵完全不同的灵智了

    到那一步,罗帆便是来到这里,所见到的也只会是那一座山的意志,却再不会是那圣人的意志

    正式因为看出这一点,他方才在会说千年或者万年之后到来,怕便会错过这位圣人

    “我如今已经非是圣人。道友可叫我磐石。”那意志以震荡传递出这样的话语出来。

    对于这个,罗帆也不坚持,反正就是一个称呼的事情而已

    “暂时先不说这这些,我看道友如今情况不对,还是先等道友化形出来在说其他吧。”罗帆笑着道。

    说着,他抬手一指这一座小山。

    瞬间,虚空当中的规则法则层一阵奇异的波动之间,便有无穷无尽的玄奇力量诞生出来。疯狂的注入这一座小山之中。

    那小山之中的意志得到这一股玄奇力量的灌注,开始疯狂的成长起来,突破着一个又一个的极限,不多一会,就已经是脱离了被那小山同化的窘况,一个人影,开始渐渐的浮现出来。

    作为曾经的圣人的意志。哪怕是这里并不是那圣人的天地,哪怕如今其意志只是恢复了一丁点,只是脱离被桎梏的窘况而已,他就已经是将其与众不同之处完全显现出来了。

    瞬息间。他不再靠着罗帆汲取规则法则层的力量,而是自身直接沟通规则法则层,继而借助规则法则层的力量增幅,不断的跃迁,最终以此时此刻刚刚突破那小山桎梏的微弱意志,沟通了那冥冥之中的大道

    这种能力,在原来,可是需要极为强大的修士才能够做到的

    按照正常来说,现在这意志至少需要提升几千万倍,方才有着那么几分可能沟通大道。

    但此时此刻,这意志却是无比清楚的,没有显露出任何一丝丝勉强,没有任何一点点难度的,就已经是做到了这一点甚至,他这个时候的神色都是极为淡然,就像是自己所做到,只是抬起自己的手掌,或者眨眼这种轻松至极的事情而已。

    看到这意志已能自己沟通大道,罗帆微微一笑,停下了改变规则法则层来将力量灌注而来的做法。

    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那意志的变化。

    那意志对于罗帆的放手并没有感到不爽,向着罗帆点点头,轻喝一声。

    无穷无尽的大道玄奥向他涌入,他的意志在这过程当中开始了比起之前更快无数倍的方式提升

    几乎是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就提升了几万倍,悍然突破了凡境与仙境的屏障,将自己的意志直接提升到散仙级数

    接着,有事在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内,连破境界,将意志直接送入准圣层次

    到了这一步,这种提升终于放缓下来了。

    现这个,那意志抬手向着那一座小山一指,刹那间,无穷力量从大道涌出,直接灌入那小山之中。

    那小山随着开始产生种种微妙的变化。

    整座山开始渐渐的压缩,渐渐的变柔,变软,从原来的山石模样,渐渐的变成了血肉的模样。最终,在一声惊天的剧震当中,这一座小山直接化作一个身高八尺的英俊男子模样。

    那意志在小山化作男子之后,便将身一退,退入那男子身体当中,瞬间与那男子融合在一处。

    这一融合之间,一种玄之又玄的变化从那上面显露了出来。

    那大道玄奥和力量的结合,产生了难以形容的变化,瞬间便开始让这身躯的的道行境界以互想象的度无止境的提升

    一个境界又一个境界被突破了。

    短短的一个月之后,一名九级伪圣,直接出现在罗帆的面前。对着罗帆躬身一礼,口中道“多谢道友相助。”

    罗帆见了,却是一笑,道“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反倒是道友一月之内从凡俗修至九级伪圣,这种神威让我大开眼界。再说,当初磐石道友救我一命。我还没有谢过道友呢。”

    “成就假圣虽说有着极大隐患,不能真正逍遥,但毕竟还是有些好处的。”这以前的圣人,现在的磐石道人这样道。

    说着,他微微感应周围,皱眉道“此方世界极为强大。我这一个月虽然通过一些假圣神通隐藏了这里的动静,但也绝不可能长时间的瞒住他们,现在定然有许多人感应到这里的动静,前来查看了。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处再说吧。”

    罗帆自然也同时感应到有着某些强大存在正在跨空而来。对磐石道人的话也不奇怪,点点头,道“我之前在这天地的某处现了一处隐秘所在,正合适开辟洞府。我们便去那里吧。”

    磐石道人自然无可无不可,当下便与罗帆一同,撕开空间,直接向着那一处当初他看好的位置跨空而去。

    随着他们两人的离开,这一座山脉忽然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

    原本极为稳固的山体,开始渐渐的崩溃,渐渐的掉落,整座山之中的无穷生灵。在这个时候就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凄厉惨嚎,四处奔走

    磐石道人原来依附的那一座山虽小,但却是这一片山脉的核心所在

    这山脉之中原本存在的,那种极为诡异,极为特殊的环境的根源,就是因为这一座小山的存在既然如此。这一座山化作磐石道人离开这一片山脉,这山脉的诡异环境自然便渐渐化作这天地的正常环境。

    而这座山原本的山体形态,乃是因为这种极为特殊的环境历经无穷岁月影响改变而成,早已是与那种环境融为一体在那环境不变的情况下。它确实是极为稳定。但当那种环境一旦改变,它的形态,自然便在无法保持,直接崩溃了

    这个时候,有着几道人影跨空而至才,出现在这虚空之上。

    他们见到彼此之后,都是面现戒备,相互之间保持着相当的距离。有些打了招呼,有些则是装作没看到对方。

    他们每一个身上都带着一种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气息。显然,都是至强尊者。

    这几人悬浮在虚空之上,一扫这一片山脉,就瞬间知道了到底是生什么事。

    “没想到,居然有人来点化那一块磐石,到底是谁这么无聊”其中一名女子皱眉说道。

    “实在是可惜了,若是早知道那一块磐石点化之后居然会有这么强的资质,我却该早早动手,可惜,可惜”另外一名方才和这女子打过招呼的男子叹息着说道。

    “真的只是点化那么简单吗”又有一人皱着眉头思索着。

    “哼,装模作样。谁人会看不出这里有问题。有谁见过一个普通的磐石能够在被点化之后短短一个月成就九级伪圣的”另一人显然与他们几人不对付,冷冷的道。

    那先前说话之人却只是淡淡一笑,甚至连回答都懒得回答这人的冷,各自打了声招呼,便各自转身,举步轻跨,消失无踪。

    最终,就只剩下那最后说话之人还留在这里而已。

    对于其他人完全不给面子的离去,这人却毫不在意,面上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皱眉感应着周围的种种细节,研究着这一片山脉残留的诸多痕迹

    “这磐石的来历定然不简单,甚至可能是当初创世者身体极小的一部分,若不然,绝不可能有这种表现,休想要瞒过我”他暗自想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