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两百六十九章 希望与绝望

第三千两百六十九章 希望与绝望

    天才本站地址s

    这时候能够以这样的方式说话的,当然只有罗帆了。

    毕竟,这里再怎么说都是分化道果。

    而分化道果的主人显然便是罗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这分化道果之中自然能够做到无数其其他人所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绕过这天地的主宰的感知,将声音直接送入其耳中,便是其中一种。

    这时候,一个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这超脱者的面前。

    而哪怕是这样,这超脱者,也只能够看到这么一个身影而已,其他的,他是怎么出现的,他现在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气息,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本质,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其都没有感应到半点

    就仿佛,这真的就只是一个影像而已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超脱者的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震撼。

    “原来是你便是你一直在背后操纵着我们的一切吗”震撼渐渐消散,一种莫名的愤怒,从这超脱者的心底涌现出来,让他忍不住质问出声。

    “我说不是,你信吗”罗帆叹息一声,这样淡淡的道。

    “当然不信”那超脱者毫不犹豫的说道。

    听到这话,罗帆面上显现出果然如此之色,道“既然你已经认定答案,那我再怎么说,显然都是没有意义的,那又何必问”

    那超脱者愣了愣,接着哼了一声,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

    他这时候也已经是反应过来,罗帆的回答,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不管他回答什么,对于自己内心之中认定的答案,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哪怕是其有理有据的表明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自己也绝不会相信

    毕竟,理和据,这是能够创造出来的。

    靠着理和据来证明事实,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存在而,显然只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已,除了让自己心安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而显然的,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这种自我安慰

    所以,这时候他宁愿不再询问。

    “你杠杆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当下,这超脱者反过来询问之前罗帆在出现之前所说的那句话。

    罗帆淡淡的一笑,道“这些生灵的复活,你似乎很是满足吧”

    “当然,难道这不值得吗”那超脱者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坚定,口中这样说道。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这恢复过来的天地,是不是还是原来的天地。而这些复活过来的生灵,是不是还是原来的生灵呢”罗帆这时候却是淡淡的问道。

    听到这话,那超脱者愣住了。

    这一点,他并没有想过,或者说,他的本能一直在阻止他往这个方向去想

    事实其实已经相当明显,按照严格的定义来看,眼前这一方天地,其实就与他现在在这分化道果之中的这痕迹化身一般,其实不过是痕迹汇聚而成

    虽然,其看起来和那一方真实的天地无比相似,几乎是一模一样,但,那也只是因为那些痕迹本身就是来自那一方真实的天地而已。

    就像是照片与真实的事物一般。

    照片,就像是真实事物的痕迹。而显然的,照片与真实事物之间显然是极度相似的。若是光是看模样的话,可以说就是一模一样了。

    如此这比那一来,这一方痕迹汇聚而成的天地与原来的天地近乎一模一样,那显然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而显然的,这种一模一样,却并不代表着他便是原来的那天地

    而以同样的道理去推想,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存在的,那无尽量的生灵,其出现的方式显然与这天地出现的方式极为类似。

    也同样是无尽量的痕迹汇聚而成

    这天地都不是原来的天地,在这不是原来的天地之中的众多痕迹之中汇聚而来的众多生灵,难道就还会是原来的生灵吗

    只要稍稍一想便会知道,这些生灵,显然也与这天地一般,不过是原本真实生灵的复刻而已

    顶多也就像是极为清晰的照片罢了

    此时此刻,想清楚这些,这超脱者的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怔忪。

    这一方天地之中存在着的那勃勃生机,在这时候,对他而就像是一种讽刺,一种控诉,让他的心灵承受着无尽量的恐怖压力,只觉得自己的心灵在这时候都在开始收缩了。

    “为什么”那超脱者神色有些麻木的对着罗帆问道。

    而这时候,这天地之中的时光,已经是过去了数日之久了。

    而虽然只是短短的数日之间,这超脱者看起来却就已经老了不知多少岁,从一个看起来颇为英俊的青年,化作了一个已经看出几分苍老的中年了。

    “因为,我想看看你有没有其他办法。”罗帆这时候淡淡的一笑,道。

    这确实是他的用意所在。

    之前这超脱者所给他带来的惊喜却是相当不少。这么多的惊喜,有着许多是之前他所没有想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对他自然便会有着更大的期待,希望他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惊喜而显然的,若是对方满足于现在的变化,满足于现在这种状况的话,自然便不可能继续挖掘自己的智慧,当然也就更不可能给他带来什么惊喜了。

    正是因为如此,为了让其潜力激发,展现出更多的惊喜,罗帆方才在这时候直接掀开这是超脱者所不愿意掀开的表象,将真实的直接展露在他的面前

    显然的,这时候看来,效果却是相当的明显。

    “就为了这个”那超脱者不可思议的说道。

    将自己最大的希望,将自己心灵最强的寄托彻底打碎,为的居然就是看看自己能够在这种状态之下展现出什么手段

    这不单单是无聊,甚至已经算是变态了

    “当然。难道,你觉得你对我还有什么用处不成”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却是毫不在意的说道。

    他那理所当然的模样,让那超脱者忽然苦笑起来。

    此时此刻,他忽然明白了自己对罗帆的估计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了。

    对于自己之前更进一步超脱的顺利,对于自己之前凝聚无穷天地痕迹、生灵痕迹将自身的天地恢复过来,或者说,再造一方与自身天地一般无二的天地出来,更是再造无穷与自身天地之中死去的生灵一般无二的生灵出来这件事情如此的顺利,却已经是恍然大悟了。

    以眼前的罗帆的心态,显然的,只要能够给他带来思维上的提升,认知上的进步,那哪怕是损失再多,都是可以接受的。

    自己之前更进一步的超脱,靠着无穷痕迹将天地恢复过来,将众生复活过来的行为,显然就是那种能够给其思维带来提升,认知带来进步的行为。

    因此,在之前,其才就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了。

    所以,他才能够如此轻松的完成了更进一步的超脱,也完成了,这种借助无穷痕迹将天地恢复过来,将众生复活过来的伟业

    “所以,你现在有什么想法”这时候,罗帆却是问道。

    “没有。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那超脱者叹息一声,神色当中隐隐透出几分绝望。

    “不不不,办法肯定是有的。只是你还没有想到而已。别忘了,你现在只不过是刚刚超脱,甚至连自身的力量都没有完全转化,更别说其他了。说不定等你完全掌握这个境界之后,一切难题就迎刃而解了。”罗帆这时候连忙鼓励道。

    他想要的,可是这超脱者激发潜力,展现出更加不可思议的手段出来,却不是为了将这超脱者逼入绝望的深渊的。因此,在这时候眼看眼前这超脱者有着绝望的势头,他自然是会马上进行阻止。

    事实上,这也是因为这一方天地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算是超脱出这无尽天地、分化道果了。

    若不然的话,他哪里需要这般麻烦,只要稍稍调整一下过去,就能够让他完全脱离绝望的深渊,变得充满希望,充满斗志。

    毕竟,若是在分化道果之中,在他尚且没有询问之前,他就已经知道怎么询问会造成对方的什么结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便会知道在什么时候做什么动作,什么时候产生什么气息,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时候做什么表情,等等等等,能够让对方避免消极,避免绝望,产生强烈的斗志。

    而一旦知道了这些,结果自然而然的便会完全按照他的意愿去进行了。

    哪里还用得着现在这般,居然还等对方显露出这种绝望的趋势,方才去开口鼓励对方,打断这种趋势的发展

    “你知道该怎么做”那超脱者心中一动,问道。

    哪怕是明明觉得罗帆一直以来都是幕后黑手,是那种在幕后掌控他们一切的存在。但,面对着自身现在所遭遇的,这种不可思议的难题,他依然是不由自主的将希望放在罗帆身上,希望罗帆能够给他一些他所需要的指示。

    “我也只是知道一些方向而已。不过,我不可能告诉你。若是我告诉你,只会影响你的判断,最终让你走入死胡同。”罗帆这时候却是毫不动容,笑道。

    他确实是知道一些让那些生灵真正复活过来的努力方向。

    而那方向不是其他,正是借助这痕迹与本体之间那种种微妙难的联系,使用一些手段,逆转时空,将那些死去的生灵从过去拉到现在,与这痕迹彻底结合在一起

    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思路而已,具体怎么做,罗帆这时候依然是有些不确定。

    哪怕是借助分化道果他能够轻松做到这一点,但那靠的也是分化道果,而不是他真正的实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可能将这些信息告诉眼前的这超脱者。

    毕竟,若是那超脱者真的往这个方向去努力的话,还真的可能会走入死胡同,最终浪费他的期待

    这时候,那超脱者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并不十分相信罗帆所说的话语,其中,有一部分是不相信罗帆会知道方向,又有一部分觉得罗帆已经是完全知道方法了

    这两种感觉分明是两个极端,但却同时出现在他的心中,这看似很荒谬,但事实上,这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毕竟这时候这超脱者的内心之中是充满了纠结的。

    觉得罗帆不知道方向的那种感觉,代表着他的绝望。而觉得罗帆已经知道方法,却不愿意告诉他,却是代表着他内心的希望。

    这种希望与绝望的交织,便使得此时此刻他的心中这两种极端的感应在彼此交织变幻着。

    而最终的结果,很显然,便是第二种感觉占了上方。

    也即是,觉得罗帆明明知道方法,但却不愿意告诉他的那种感觉占了上风。

    至于为何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内心是如此期待的

    毕竟,若是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便表明,这种方法是存在的,只要他努力去寻找,便有希望能够将其找出来。换句话说,自己已经失去的天地,失去的众生,都有机会重新找回来

    显然,这超脱者当然是期待事情能够往这个方向去发展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暗自的点了点头。

    这事情的发展,与他预料的却是差不多。果然,在有希望的情况下,哪怕是再悲观之人,心中都会有着侥幸心理,希望事情能够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的。

    “那种方法,我一定能够找到的。”但这时候,那超脱者直接对罗帆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罗帆彻底的放下心来,点点头,道“那就好,我期待着你能够很快出成绩。嗯,以你的能力,想来也不会耽搁太长时间的。或许,下一刻你就能够想到办法了呢。”

    这时候,那超脱者的神色当中却是满是坚定,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被罗帆的话语影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