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两百七十八章 后患?

第三千两百七十八章 后患?

    这里终究已经不再是分化道果之内。

    对于这里,罗帆的层次虽然让他能够做到许多一般修士所做不到的事情,但终究无法如同在分化道果之内那般近乎随心所欲的无所不能。

    如此这般一来,其施展的手段会被这境界大进,更已经与天地近乎彻底融合在一起的这超脱者察觉到,却是半点都不值得惊讶。

    特别是,在罗帆并没有着意隐瞒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没错,我成功了。”这时候,面对着罗帆,这超脱者却是显得超乎寻常的平和,就仿佛已经是达成了人生的圆满,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够接受一般。

    事实上,对他而言,情况其实也差不多就是如此。

    在将自己的天地,将这天地之中的众生恢复过来之后,对他而言,现阶段的目标,就已经全部实现了。

    虽然,之后他必然还会建立新的目标,还会有新的奋斗动力出现,但,至少在现在,他已经是心满意足,觉得人生圆满了。

    “你很不错。你现在的成就,老实说,是我之前所没有想到的。”罗帆这时候的身形出现在这超脱者的面前。

    虽然,只是一个若有若无的投影而已,不过却已经可以算是和这超脱者面对面了。

    “看来,阁下小看了我。”超脱者这时候却是微微一笑,似乎丝毫不以罗帆对他的看不起为意。

    “并不是小看你,而是我在之前也并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做到这一点。”罗帆淡淡一笑,道。

    听到这话,超脱者微微一愣。

    他想到了无数可能,甚至连罗帆完全看透他的能力极限,看透他的命运,明确的知道他不可能找到将众生复活,让天地恢复的理由都想过了。

    但却没想到,最终理由居然会是这个,会是罗帆自身对于这种方法都没有掌握!

    “我还以为你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超脱者这样道。

    “从广义上来说,我当然是。而你,其实也是。不过,若是要从狭义上来看,那除了真圣,也就没有任何存在能够真的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了。”罗帆只是淡淡的笑道。

    广义上的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只要是先天大罗之修之上的存在都能够做到。

    只是,不同层次的存在做不同的事情,所需要付出的时间、精力,都是完全不同的而已。

    而广义的含义也就在这里。广义包含的,便是需要付出无穷时光,无穷精力才能够做到,才能够知晓的事情……

    而狭义,显然便不包括这些,必须是那种真正的,瞬间就能够做到,瞬间就能够知晓一切,方才可以算作是狭义上的,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

    “或许吧。那么,阁下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恭喜我一番不成?”超脱者接着转换话题说道。

    对于这些大而化之的东西的了解,他显然是不可能真正和罗帆相媲美的,所以,在这方面与罗帆争论,他显然是不可能有任何获得上风的机会的。

    对于这一点,这超脱者却是心知肚明,因此,这时候他却是直接就转换了话题,不在这方面和罗帆继续纠缠了。

    “我只是提醒你,你现在的状态若是处理不好的话,或许将会留下天大的后患。”罗帆这时候只是淡淡一笑,道。

    “后患?”这超脱者面色微微一变。

    虽然对于罗帆颇为腹诽,心中甚至将其当做是无尽天地背后的幕后黑手,但这并不代表这超脱者会不承认罗帆的强大,会不承认他的见识广博。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若是真的做出什么判断,那么,其判断便有着极大的可能是真的!

    而显然的,对于这种事情,当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

    有人告诉你,你家里出事了,你是会直接嗤之以鼻,完全不在乎,该怎么玩还怎么玩,该怎么混还怎么混,还是会想办法联系家里确认呢?

    很显然的,哪怕是那人所说的再无稽,甚至说是流星落下,将你家给毁了,正常人,也绝不可能将其无视,都会想办法去确认的。

    至于若是被骗之后该怎么报复,那就是确认之后的事情了。

    这便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时候,对于这超脱者来说也是如此。

    虽然,他完全感觉不到可能存在的后患在哪里,这时候全身上下的感觉都无比美妙,无比惬意,觉得自己现在无比的圆满。但,在罗帆说出自己有着隐患之后,他依然是开始无比细致的查探自身,包括与自身相关的一切,以寻找那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隐患!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却只是淡淡笑着看着罢了。

    好一阵子之后,那超脱者方才疑惑的道:“我完全没有感觉到会有什么后患存在?不知阁下有何指教?”

    通过一番无比细致的探查,感应,他依然是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存在着什么后患。

    但,显然的,对于那可能存在的后患,他依然是没有半点轻忽。

    那毕竟是关乎自己前途的隐患啊。

    若是没有,自己顶多就只是被骗而已,但若是这后患存在,而自己却没有加以处理,那最终结果可能便是自己永远失去某种机会,甚至最终可能落入无比凄惨的下场了。

    这两者的风险显然是不成正比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这超脱者会有什么选择,会有什么样的决定,那简直就完全没有悬念。

    “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其实就只是一处唯心的所在吗?”罗帆指了指周围,道。

    “唯心?”超脱者微微一愣。

    他却是当真并不知道这乃是一处唯心的所在!对于他而言,这一处飞升机制所在之处,根本便是一处无比真实,面积更是无比广阔的所在!

    唯有这样的所在,方才能够容纳无穷天地,方才能够让他在这其中肆无忌惮的将无穷其他时空维度,其他平行天地直接拉过来……

    而对于唯心的所在,他虽然并没有多深入的理解,但却也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能够从零开始一直走到现如今已经成为六劫强者巅峰级数的存在,这超脱者又怎么可能弱小到哪里去。

    其智慧,其见识,显然都绝对不会平凡。

    对于这样的存在而言,光是从一个名称上,就已经能够知道许多一般修士所不知道的东西了,更何况,他以前其实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这方面的奥秘,这时候却并不只是通过这名字来了解这些信息。

    如此这般一来,他自然对于这唯心所在与唯物所在之间的差别有着极为清晰的认知。

    唯心的所在,虽然能够因为认知而存在,但,同样也可能因为认知而消失!

    如此一来,若是自己所在之处乃是一处唯心的所在的话,那,对他而言,停留在这里,那隐患也就太大太大了。

    毕竟,这时候这一处所在之所以如此广阔,那乃是因为自己认知之中其是如此广阔的。

    但,这种认知,显然是能够被扭曲的!

    虽然,暂时来说,他并不知道什么存在能够对自己的认知进行扭曲,或者,什么样的变化能够造成自己认知的扭曲。

    但,显然的,这种可能性却是存在的。

    而一旦他的认知被扭曲,不用直接将这一处所在当成没有,哪怕只是认知当中这一处所在的广度稍稍小一点,对于他而言,对于这天地而言,那也是一场无比巨大的灾难!

    说不定,最终连他自己的存在,都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因为这种认知的扭曲而被这一处所在带走……

    “这怎么可能是唯心的?!”这时候,他本能的就不愿意相信这一处自己停留了这么长时间的所在乃是一处唯心的所在。

    虽然,对于外界而言,他在这一处间隙之中所停留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事实上,因为时光流速的扭曲,在这他超脱者的感觉之中,自己在这间隙之中所停留的时间,却已经是亿亿兆年来计算的了。

    “有些事情,并不是你否认了就不存在的。好好努力吧,我看好你能够创造出更大的奇迹。”这时候,罗帆却是淡淡一笑,口中这样说道。

    说话间,他的身形渐渐模糊,不多一会就已经消失无踪,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这一次,其消失的过程,那超脱者却就完全没有感觉到半点痕迹了。

    就仿佛,上一刻,他还完完整整的存在于这里,但下一刻,只是一转眼间,他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哪怕是,其身形消失的方式是渐渐的,但这存在感上面的变化,却是极其突兀,一瞬间就出现了变化。

    “怎么可能?!”这时候,看到这一幕的超脱者哪怕是心中充满惊疑,也忍不住对其消失方式感到震惊了。

    若是一开始罗帆出现的方式就是这样,他还并不感到多惊讶。

    毕竟,在原来的他心中,罗帆便是如此的高深莫测,便是如此的无法揣度,这样的存在,做到这种近乎不可能的事情,那也并不是一件值得多惊讶的事情。

    但,奈何,之前罗帆已经是表现出了,其并非真的深不可测到那一步,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其也依然是受到一些限制的状况。

    而他,也已经是习惯了这样的限制,对于罗帆的认知,也已经是渐渐的扭转过来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是一闪之间,就将自己之前所累积的一切认知都完全推翻了!再度表现得高深莫测,不可揣度,这让他如何能够不震惊?!

    如何能够反应得过来?!

    好一阵子之后,他方才面色凝重起来,这种情况,怎么想,都是与唯心唯物之间的变化有关。

    而这种唯心唯物之间的变化,很显然也代表着,罗帆所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这一处所在,真的是一处唯心的所在!

    他而一旦这一处所在真的是一处唯心的所在,那么,对于他而言,那罗帆所指出来的后患,显然比那时存在的了……

    至于为何通过罗帆这种消失方式就能够几乎确认这一处所在就是唯心的所在,那原因其实很简单。

    因为,若是这里乃是唯心所在的话,罗帆消失的方式如此突兀,也就半点都不值得惊讶了。

    毕竟,若是这里乃是唯心的所在的话,那罗帆只需要稍稍调整自己对这一处所在的认知,便自然而然的能够消失在这一处所在之中……

    而调整自己的认知这种事情,虽然困难,但以这超脱者对于罗帆的认知来看,其做到这一点,却是半点都不难!

    有着这样的一番猜测,他自然就能够得出那个结论了。

    “一定要尽快脱离这一处所在!”在这瞬间,这超脱者心中已经是做出了决定。

    这一处所在若是真的是一处唯心所在的话,那显然就不是久留之地了。

    离开这一处所在有着两种方法,一种是退回去,一种是继续往上超脱!

    显然的,退回去的选择,这超脱者却是连想都没有想。

    他之前耗费了那么大的代价,甚至让自身的天地,连同那天地之中自己所在意的众生尽皆毁于一旦,到现在方才开始渐渐恢复过来,方才得以超脱成功。现在,只是为了那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后患,就让他直接退回去,将之前的一切努力成果抹消,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愿意?!

    所以,虽然理论上有两种可能,但显然的,对于这超脱者而言,一直以来,都只有一种可能而已。

    那就是继续前进,继续超脱,离开这一处唯心的所在!

    唯有如此,才能够不辜负他之前的努力,不辜负他当初付出的那无穷代价!

    “看来,接下来的奋斗目标又有了。”下定决心之后,这超脱者心中暗自叹息。或许,这一切都是在罗帆的算计之中?自己看似摆脱了无尽天地,但其实却还没有真正将无尽天地背后的罗帆摆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