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两百八十三章 背叛?

第三千两百八十三章 背叛?

    劫数截断了罗帆对未来的观测,自然也就截断了他对未来的掌控了。

    换句话说,对于罗帆而言,这无尽天地的未来,到那第三次无尽天地劫降临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是彻底摆脱他的掌控了。

    在那之后,这无尽天地之中会发生什么,其中众生的命运会是如何,他也就只能如同一般生灵一般去推测了。

    而这种推测,能够有多少准确性,却就很值得琢磨了。

    按照无尽天地劫的尿性,一切显然便都是不确定的。

    看起来必死的,可能一飞冲天,而看起来有着光明前途的,却可能在劫数之中被轻轻松松的碾碎

    所以,面对无尽天地劫,推测某些生灵的命运,那显然便是无比困难的。

    哪怕是,那推测的是罗帆,也不例外。

    因此,虽然在罗帆所观测、掌控的未来范围之内,这些具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确实是看不到半点生机。似乎是必死,但,他们终究还是能够将自己的性命延长到那无尽天地劫降临的那一刻。

    而只要他们能够将性命延长到那一刻,那显然也就代表着,他们的最终下场变得不再固定。

    或许如同那发展趋势一般,走向消亡,走向覆灭。

    又或许逆势上扬,逆转必死的命运,一飞冲天。

    具体是哪种下场,完全就看那无尽天地劫想要怎么对待他们而已。而这,也正是他们本身所拥有的,一点生机。

    一点活下来的希望

    对于这一点,那些具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自然是并不清楚的。

    他们在做出那个方案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将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此时此刻,他们心中都有一种莫名的自我感动。

    一种对自身居然会做出这种决定,居然愿意做出这种牺牲的感动。

    这种感动,埋藏于他们心中,让他们哪怕是面对这种牺牲,都是甘之如霖。

    虽然方案已经做出来了。但想要将这个方案真正实现,那显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不简单,一般来说,便代表着,需要的时间会很长

    至少,对于绝大多数情况来说,是如此。

    至于少数的,很困难,但耗费的时间却并不是很长的那种事情,再怎么样都只是少数而已。

    这时候,在这种莫名的气氛之中,时光一点点的流逝着。不知不觉间,那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已经是各自固定在了他们在方案之中定下的位置,隐隐间就像是已经彻底的融入那一处位置,成为了这无尽天地的一处处自然景观了。

    这些举世超脱者彼此之间有着莫名的联系,这一点,几乎所有知道他们的存在都知道。

    毕竟,这些举世超脱者自认为有远见,他们所制定的方案又是针对这无尽天地即将遭遇到的劫数。

    而显然的,若是应对无尽天地劫的方案能够让他们彼此独立去完成的话,那他们又何须合作,何须彼此之间进行那一番磋商难道这些自认为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自身便没有半点傲气不成

    这怎么可能

    作为举世超脱者,他们每一个都是在自身所诞生的天地之中所产生的那无数修士之间脱颖而出的。

    这样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拥有了相当强的傲气。

    换句话说,作为哪怕只是举世超脱者,他们本身,就已经是绝对的骄傲了。更别说,现如今他们自认为自己在所有举世超脱者之中已经是走到了最前端的情况下了。此时此刻的他们,比起一开始成为举世超脱者的时候,那傲气,必然只会更多,而不会看更少

    他们刚刚成为举世超脱者的时候有多骄傲,这时候的骄傲程度就有多夸张。

    毕竟,当初的他们,只是超越他们诞生的天地之中的绝大多数修士而已。而现如今的他们,自认为自己已经是超越了,本身便已经超越了自身诞生天地绝大多数修士的举世超脱者了

    所以,这样的存在,但凭有半点希望,便必然会独自解决遭遇的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居然还耗费那么多功夫进行交流,最终商议出现在这么一个方案出来,这显然便代表着,这个方案,这件事情,本身就不是他们独自一个所能够完成的。

    也即是说,这个方案,这件事,本身就应当是他们彼此之间紧密联系在一起,彼此合作,彼此沟通,相互支持方才做得到的

    对于这一点,那些举世超脱者都是相当清楚的。

    因此,这时候他们哪怕是不知道那方案是什么,也都清楚的知道这些分布在这无尽天地各处虚空的举世超脱者之间是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的。

    甚至可以说,这数万举世超脱者虽然分布在无尽天地各处,但其实,他们在某种角度上看来却就是一个整体。

    只是,虽然看出了这一点,但他们却也只能看出这一点而已。

    其他的,却就半点没有了。

    而看不出他们的方案是什么,不明白他们的行为所产生的影响会是什么,对于这无尽天地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对于他们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而这些看不出,对于众多举世超脱者来说,显然便代表着极大的麻烦。

    毕竟,这些行为,虽然可能对无尽天地造成损害,也可能对他们造成损害。但,同样的,这些行为也可能对无尽天地有极大的益处,也可能对他们有极大的益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若是破坏了他们的计划,阻止了他们的行为,那么,既有可能是避免了无尽天地受到伤害,避免了他们自己受到伤害,但同时,也有着极大的可能是破坏了无尽天地本该得到的好处,破坏了他们本该得到的好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绝大多数举世超脱者显然便会陷入迟疑当中。

    难以确定该不该去出手阻止他们

    这,便是他们的麻烦所在。

    但,显然的,这里所说的,只是绝大多数而已

    事实上,除了这绝大多数会因为这种种不确定而犹豫的举世超脱者之外,剩下的那一小部分举世超脱者显然便不是这样想的了。

    任何层次的存在,都有着谨慎与鲁莽的存在的。

    虽然,无论是谨慎还是鲁莽,都只是相对于彼此来看的而已。但不管如何,谨慎便是谨慎,鲁莽便是鲁莽,区别终究还是存在的。

    谨慎的存在,会因为这种不确定,所以不敢动手。

    而这些鲁莽的举世超脱者显然便没有这种顾忌了。

    当然,他们自身其实也自认为自己是颇有道理的。毕竟,他们破坏了那些自认为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的方案、行为,顶多也不过是让无尽天地,让他们自己无法得到好处而已。但,若是他们没有破坏这些方案,这些行为,那么,最终可能造成的结果却是严重程度无法确定的灾难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选择破坏他们的方案,他们的行为,反倒是一种谨慎的做法

    毕竟,他们放弃了可能存在的好处,避免了可能存在的灾难

    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对于破坏那些举世超脱者的方案与行为,却是没有半点心理障碍。

    所以,在这时候,在绝大多数举世超脱者都不采取行动,只是在观望的时候,有着一部分举世超脱者,却已经是悍然向着那些已经渐渐融入无尽天地的,那些自认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出手了

    他们,自然是没有多少默契的。

    他们的出手,都是出于自己的判断。彼此之间自然是没有什么交流,更不知道谁会出手,谁不会出手。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各自决定出手,结果便是显得相当混乱了。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攻势,陆陆续续的从无尽天地各处爆发出来,向着那数万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直冲而去。

    虽然相对于所有的举世超脱者之中,这些鲁莽的,直接出手的举世超脱者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但,别忘了这无尽天地之中所拥有的举世超脱者的数量到底有多少

    那可是以亿兆来计算的恐怖数量

    这么多的举世超脱者之中,哪怕是其中极少极少的一小部分,那也至少是以亿来计算的庞大数字啊。

    这么多举世超脱者,独自决定对某一名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出手,那怕是他们彼此之间没有商量,没有交流,最终他们所攻击的范围,也必然是遍及每一名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的

    所以,虽然遭受攻击的时间有所区别,有的先,有的后,但最终,所有的,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都同样是遭遇到了强大的攻势

    无穷无尽的,来自不知多少亿举世超脱者的强大攻势

    这无穷攻势铺天盖地的向着这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扑过来,看起来就像是这数万名举世超脱者似乎化作了这无稽纳天地的数万个核心,或者说,数万个节点一般,其存在感变得超乎想象的强烈起来。

    “虽然早就料到了,但,真的出现了,终究还是感觉不好受啊。”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一名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的智慧自然是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做事之前,自然都会有着自己的各种想法,各种衡量。

    对于其他举世超脱者会对他们出手,这种事情,他们自然是早早就预料到的。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其他举世超脱者真的对自己出手,而且看起来更是丝毫不留情面,他们的心情终究还是并不那么好受。

    就仿佛,一个普通人明明知道自己的子女必然会在有一天离开自己,但等到自己的子女真正离开的时候,心情依然是感觉并不好受的。

    这时候,这些自认为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的感觉便是如此。

    在他们心中,他们就已经是将自己摆在救世主的位置上了,那种将整片无尽天地背负在身的责任感,让他们愿意为之付出一切。

    而现如今,那些被他们所背负的存在,却是在攻击他们,在阻止他们,这种情况简直就代表着,他们被自己保护着的,守护着的存在所背叛

    这种感觉,当然并不好受了。

    只是,虽然心情并不好受,但并不代表他们便坐以待毙了。

    既然早已是预料到了攻击必然会出现,他们怎么可能会不为这攻击准备好应对手段

    事实上,这种攻击的出现,在他们的计划之中,却可以算作是无尽天地劫的一次预演

    毕竟,若是连这样的攻击都抵挡不住,怎么抵挡住无尽天地劫

    所以,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无穷无尽的攻势,那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虽然感觉相当不好受,但却并没有多少惊慌失措。

    在这时候,他们的身上开始有着无穷无尽的符文闪过。而且,随着他们身上的符文闪过,在他们附近,遍及不知多少天地之上,同样是有着与他们身上的符文所类似的符文闪过

    随着这些符文,这不知多少天地,多大的虚空,都在这瞬间结成一体,更是与这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联系在一起。

    “怎么可能”在这瞬间,不知多少举世超脱者心中充满了震惊。

    这些符文的出现,完全就违逆了他们的认知。

    在这之前,他们可完全没有感觉到那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有布置这些符文甚至,他们都没有感觉到,这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对那些天地,那些虚空有任何改变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在这时候,这攻击出现之时,这些符文却就出现了

    这种情况,对他们来说,是何等的不可思议,不言而喻。

    “他们什么时候做了这些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感觉到”这种惊骇,却是来自那些自身的天地被覆盖在符文之中的举世超脱者,相对于其他事不关己的存在,他们显然是最震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