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两百八十五章 反戈

第三千两百八十五章 反戈

    此时此刻,攻击这范围之中的任何存在,任何事物,便相当于攻击了这个整体

    其中,没有主次之分,没有轻重之别,所有的存在,不管是那作为节点的,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还是天地之中的某一株小草,一座山峰,一轮日月,在地位上,都没有任何区别

    光是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知道那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是以何等心态来做这个方案了。

    但凭他们有一点私心,在这网络之中,他们的地位,便必然会比起其他事物,其他生灵,其他修士更高上几分

    而显然的,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

    眼见如此,那些攻击的举世超脱者之中有着一部分面色大变。

    却是,他们也同样是被纳入了那个整体之中了

    虽然时间只是过去了一瞬间,但,他们的立场,却就瞬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原本他们是想要将那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连同那众多天地,以及那巨量的举世超脱者,乃至其他万事万物尽皆一同毁灭的。

    但,这时候,只是这么一瞬间而已,他们却就已经是完全和那些挡在他们面前的举世超脱者一般,恨不得立马将那些打算攻击那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的存在彻底抹去了。

    “住手”这时候,声声怒吼传来。

    紧接着,那些举世超脱者直接扭转攻击方向,从原本的功向那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转而攻向原本他们的同伴

    哪怕是那些攻击那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的举世超脱者早已有了预料,知道那些举世超脱者的立场可能会发生改变,这时候也无法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毕竟,他们怎么可能料到他们的改变会这么直接,这么绝对

    在他们想来,他们就算是改变,也只是退缩,只是稍稍后退而已。

    哪里想到,他们居然会直接悍然改变立场,直接攻击他们

    这当然也是他们无法真正站在那些举世超脱者立场之上的结果。

    若是他们站在那些改变立场的举世超脱者的位置上,就会知道他们这样的表现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在原来,他们没有半点危险,自然是能够站在一个极高的高度上冷静的俯瞰一切变化。由此轻轻松松的便能够让自己以最为理智的态度面对种种选择。

    因此,自然能够做出将那些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连同那众多天地,那万物众生一同抹去的决定。

    但,现如今,他们那里还有那样的超然

    现如今的他们,可已经是被拉下神坛,成为了那些原本他们觉得牺牲也没问题的那些举世超脱者之中的一个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原来的那种决定,显然便是要剥夺他们自己的性命,甚至剥夺他们所在意的一切存在

    如此一来,他们怎么还可能按照原来的态度来应对一切

    如何还可能不改变自己的立场

    要知道,他们在本质上和那些义无反顾挡在他们面前的那些举世超脱者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也是正常的举世超脱者,其心态,自然是相差不多的。

    既然那些挡在他们面前的举世超脱者能够以那样义无反顾的姿态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处于同样的处境,自然也就能够做出同样的决定了。

    因为他们的反戈一击,那些依然保持立场的举世超脱者却是反应不过来,在这时候却是大部分都没有来得及抵抗。

    一时间,不知多少举世超脱者身躯瞬间崩溃,甚至连碎片都无法保存半点,直接就在他们的攻势之下,彻底的湮灭,消失于无形之间。

    当然,即便是这样消失,对于他们来说,其实也并不是彻底的死亡。

    毕竟,这时候他们被攻击的只是身躯而已,他们的天地,依然存在着。

    哪怕是他们的身躯已经消失无踪,只要天地还在,他们便能够靠着天地彻底复活归来,虽然,根据他们自身的本质强弱,根据他们的天地大小,天地高低,他们的复活时间将会有极大的区别而已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反戈一击的举世超脱者却是继续攻击,想要用最快的速度获得最大的战果。

    毕竟,对于他们而言,他们之前的同伴就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他们需要安全,便绝对需要先将他们解决掉

    之前他们能够取得那么大的战果,那乃是因为那些意志坚定想要毁灭的那些举世超脱者反应不过来,却并不代表他们的实力就差了多少。

    而显然的,哪怕是再迟钝,经过了方才那一幕反戈一击的表演,他们也不可能再反应不过来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会没有戒备

    而一旦他们戒备,那么,那些举世超脱者的攻击自然也就几乎无法产生作用了。

    他们的数量虽然不少,但相比于所有想要攻击的举世超脱者来说,那依然是显得微不足道的。

    如此这般一来的结果便是,在这样的过程之中,他们的攻击,却是几乎没有对他们的攻击目标产生多大的伤害。

    所有的攻势,最终,都几乎落空了

    而他们的攻势落空,得到的,自然便是报复了。

    那些想要强制攻击的举世超脱者的脾气显然不会有多好。若是脾气好,也不可能在之前选择将那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连同被其绑覆的所有存在一同抹去了。

    这样的他们,面对着原本同伴的背叛,那感觉如何,不言而喻。

    哪怕是,他们之间,其实算不得真正的同伴,但终究是在做着同伴的事情

    这样的话,在他们的感觉之中,自然也天然的将他们当成是同伴了。

    这样一来,那些反戈一击的举世超脱者的行为,自然便会被他们当成背叛了。

    对于背叛,任何人都是深恶痛绝的。

    所以,在这时候,他们的攻击,却是爆发出来,第一时间就向着那些反戈一击的举世超脱者轰过去。

    这时候也可以看出那网络的弊端了。

    将一切连成一个整体,固然是可以分担攻击,能够使得原本需要被某人单独承受的攻击分散到无数人,无数事物身上,继而使得其中每一种事物,每一个人,每一名修士所承受的攻击都削弱到自身所能够承受的范围。

    但,同样的,这也造成了一个结果,那便是,他们的体量,将变得难以现象的庞大

    这种庞大的体量,在某方面来说,是极大的优势,比如承受攻势。但,在另一方面来说,这就是极大的劣势了。比如,同样是承受攻势

    说优势的时候以承受攻势作为类比,那指的,当然便是那攻势的强度因为这巨大的体量在局部被削弱,继而对整体影响极大的削弱了。

    而说劣势的时候以承受攻势为类比,那指的,却是对攻势的躲避了。

    体量越大,躲避起来自然就越是麻烦。

    体量小的时候,想要击中目标,那需要将力量集中到某个难以想象的精度才可能做到。但体量极大的话,那攻势却就不需要多集中,甚至随意的发散,向着各个方向,任何一个地方发散,都没有任何问题了。

    毕竟,体量这么巨大,任何一个方向,说不定都是其一部分

    这样的话,自然是向着任何一个方向爆发攻势,都不会受到任何阻拦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反戈一击的举世超脱者在这时候自然是悲剧了。

    当然,也可以说,是所有站在他们一方的那些举世超脱者的悲剧

    毕竟,不管他们怎么躲避,哪怕是他们看似已经躲避开了所有攻击,但只要他们之中有任何一个每有彻底躲避开来,那他们的躲避,也就相当于完全没有

    如此这般一来,结果如何,显然就不言而喻了。

    瞬息间,他们再度承受了巨大的打击,身上的伤势再度增强。

    不过,却也没有到瞬间彻底绝灭的地步。

    如同那些攻击的举世超脱者的意愿。

    之所以如此,除了因为体量实在是太大,将他们的攻势分散得实在是太多之外,更重要的是,在那些原本无比坚定想要将对手解决掉的举世超脱者之中,又有一部分改变立场了。

    因为,在这时候,同样有着更多的一部分举世超脱者被纳入那个网络之中。或者说,被纳入那个整体之中

    这种变化,就使得他们对于敌人的攻击,就相当于直接作用在自己身上,而且是所有人的攻击同时作用在自己身上

    那种感觉,那种危险,对他们而言显然是无法言说的恐惧。

    如此这般一来的话,他们若是想要自己的性命,当然就只能够老老实实的改变立场,老老实实的按照之前那些反戈一击的强者的做法,去与这些反戈一击的举世超脱者站在一起了。

    于是,最终结果便是,他们在这个瞬间,直接就采取了行动,不单单是快速转移自己攻击的方向,而且本身也快速的投入那一个整体之中,避免被其他杀意凛然的举世超脱者包围。

    事实上,他们攻击转移方向,对于那些杀意凛然的举世超脱者的真正伤害,其实是并不大的。

    毕竟,他们的数量就在那里,虽然不少,但与整体的所有杀意凛然的举世超脱者的庞大数量相比,差距终究还是太过悬殊了。

    但,就是这样,他们却就使得整体的攻击节奏出现了这么巨大的变化,使得他们对于那些挡在他们面前的举世超脱者的攻击变得这般无力

    之所以如此,原因其实很简单,便是因为,他们的行为虽然在真实效果上没有让杀意凛然的举世超脱者受到多少损伤。但,他们的行为,却是给那些举世超脱者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若是说之前那一批反戈一击的举世超脱者的出现还是他们所能够理解的。

    这时候,他们再一次反戈一击,那显然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想象的了。

    “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是这么一点时间而已,怎么就或扩张这么多这样的话,不用多少时间,我怕也会被拉入其中了甚至,说不定现在就已经被拉入其中了”在这时候,不知多少举世超脱者的心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这时候,从四面八方都有着大量的举世超脱者汇聚而来,站在他们的对面,挡在他们的面前,或者说,挡在他们与那有远见的举世超脱者之间。

    这些,乃是原本决定观望,不打算动手的举世超脱者。

    而他们之所以到来,自然是因为他们也同样被拉入那个整体之中,成为那一个整体密不可分的一部分的缘故了。

    要知道,这一张网络可是完全不分身份,不分位置的。

    对于这样的网络而言,只要在其作用范围之内,便会被其拉入其中,被其当做是这整体的一部分。

    如此这比那一来,它自然不可能只是挑选杀意凛然的举世超脱者来并入了。

    那些原本打算置身事外,静等情况发展的举世超脱者,同样也会被当成是目标。

    只是,随着这种变化,却也有着更多的举世超脱者站在了那杀意凛然一方。

    有着被牵扯进入那整体之中的存在,自然便会有因为这种发展而心生戒备,打算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整体打破,避免自身被牵扯进入其中的举世超脱者出现。

    对于他们而言,理由其实也是相当充分的。

    我都不打算理会你们的争斗,不打算掺和你们的战争了,你居然还将我拉下水要把我当盾牌,要绑架我我若是放过了你,那我岂不就是烂泥了

    有着这样的理由,他们站在那杀意凛然的一方,那显然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不过,随着他们站在这一方,那杀意凛然一方的实力随着极大提升的同时,也有着一部分修士不断的改变主意,转移到另一方。

    其中的原因相当简单,因为他们害怕,因为他们按照推算,自己可能已经成为了那整体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