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两百九十七章 几百万年

第三千两百九十七章 几百万年

    随着这种加强,罗帆渐渐的生出一种莫名的掌控感。

    一种,针对这分化道果的掌控感

    分化道果是什么存在那是拥有一部分真圣特质的不可思议存在。这样的存在,玄妙之处,远远超越一切生灵的想象之外。

    罗帆虽然乃是其构筑者,但事实上,他却也不过是开了个头而已。真正让这分化道果成型的,却是无尽天地之中衍生出来的众生,更是这道尊之路本身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对于这分化道果能够有多少掌控能力,却就可想而知。

    那必然是极少的。这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他的境界终究是摆在这里,这个境界,距离真正掌控那分化道果,终究差得太远了。

    能够如同之前那般影响,甚至操纵分化道果,这已经是因为他乃是这分化道果的主人的缘故了。

    哪里还能够奢求更多

    但,在这时候,在他对这分化道果,对无尽天地,对无尽天地劫的理解得到大幅度的加强之时,在那分化道果对其他层面的掌控终于被他感应到之时,他却终于生出了这种以前所没有的掌控感出来。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自然是充满了振奋。

    “原来,居然是这样的感觉”在这瞬间,他隐隐有一种自己就是分化道果,分化道果就是自己的感觉。

    好似自己的一呼一吸,都已经是在与分化道果交相呼应。

    分化道果所产生的一切变化,都会自然而然的传递到他身上。而他身上所产生的任何变化,也都会同时传递到分化道果之上

    一种自身忽然间分化为无数个部分,所在之处遍及过去、现在、未来,甚至遍及无穷无尽的其他层面的感觉,油然而生。

    随着这样的感觉,他便发现,在分化道果之中所发生的一切,或者说,在无尽天地之中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变得无比重要,又似乎变得再无任何所谓

    无比重要,是因为其实发生在自己的体内,与自己的一切息息相关。

    而无任何所谓,却也是因为,其是发生在自己体内。发生在自己体内的任何变化,只要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外象表现出来,那么,对于那个体而言,那就是完全无所谓的了。

    就像是,一个人,绝不会在意自己体内的肠胃是怎么蠕动,怎么将自己吃进体内的食物消化掉的。

    对于这人而言,只要自己没有吃坏肚子,只要这种消化是正常的,那么,哪怕是这些肠胃的蠕动恶心得让人睡不着觉,他也完全不会在意。

    这时候的情况同样是如此。

    这时候,这些发生在分化道果之内,或者说发生在无尽天地之中的一切变化,就相当于一个人体内的肠胃蠕动变化。

    在没有产生什么严重后果之前,显然的,这肠胃的主人,却是怎么都不会在意其到底是怎么工作的。

    随着这样的感觉浮现出来,他就感觉到,那无尽天地之中所发生的种种似乎变得无比遥远了。

    在他这样的忽视之下,无尽天地所发生的一切,自然便不会在他的感应之中。

    而一旦他脱离对其感应,那么,对他而言,无尽天地之中的时间,自然也就流逝得愈发的快速了。

    毕竟,本身而言,无尽天地之中的时光流速,便是比正常的,或者说,比罗帆自身身躯所在之处的时光流速要快速不知几百万倍的。

    之前之所以让罗帆感应其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查探其中所发生的一切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时间流速的不契合,那乃是因为罗帆的手段足够高明,境界足够高,他对这无尽天地的关注也足够强

    而并非时光流速真的没有什么差距。

    在这样的情况下,显然的,只要这种种条件之中有一些不契合了,那这种情况便必然会发生改变。

    比如,现在这般,他将自己的注意力从眼前的这无尽天地之中转移到其他位置,瞬息间,那种因为他集中注意力方才被跨越的时间流速差距自然便开始恢复正常的状态。

    随着其会付正常状态,那几百万倍的时光流速差距,自然便开始展现其不可思议之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眼神之中展现出一种莫名的苍茫。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是完全忽视了分化道果之内,或者说无尽天地之内所发生的任何事情。此时的他,完全沉浸在那种对分化道果的掌控之中去了。

    因为完全沉浸在那种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对分化道果的掌控之中,所以他在这个时候方才会出现现在这般眼神

    这分化道果之博大精深,之前已经一次又一次的说明了。

    沉浸于其中,罗帆便感觉自己好像是沉浸在无穷无尽的奥妙,无穷无尽的道理,无穷无尽的玄奇之中。

    这时候的他,并不是他要努力的去牟取信息,并不是他要努力的去挖掘那分化道果之中的道理与玄奥。而是,那无穷信息,那无穷玄奥,如同海浪一般,挡都挡不住的向他扑过来

    可以说,若不是罗帆对于这种情况早已是有着丰富的经验,在这时候,怕是早早的就已经承受不住这种冲击,直接心灵崩溃,所有的一切都随着那信息浪潮崩灭于无形之间了。

    不过,显然的,再怎么有经验,这种冲击的层次终究在那里。

    再怎么样,想要无视这种冲击的威能,显然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这时候,罗帆却是显得无比的辛苦,虽然有种自己每时每刻都在获得什么的感觉,但具体自己到底获得了什么,他却就根本说不清楚了。

    甚至,哪怕是他想要具体将某些点当成重点进行展开,都根本无法做到。

    这些信息浪潮,毕竟不是为了让他理解方才出现的。

    这些信息浪潮,本质上,只不过是那分化道果本身的玄奥。而分化道果的玄奥是什么,其可以说,就是真圣的一部分特质

    如此这般一来,这些玄奥有多深奥,却就不言而喻了。

    而这样深奥的玄奥,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并非真圣级数的罗帆的理解范畴。

    此时此刻的他,对这些玄奥的理解,其实就是带着一副有色的眼镜去观察一副无比美妙的画作一般。

    显然的,那完美的化作,在这种有色眼睛之下,绝大多数,都会显得相当怪异,失去原本的美感。

    而这时候,放在这里,便是,那众多信息之中所蕴含的玄奥显得支离破碎

    那玄奥的碎片显得残破不堪,想要将其汇聚成为一个整体,却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光慢慢的流逝着。

    不知不觉间,在罗帆的感觉之中,时光就已经是过去了数年之多。

    数年时间,这哪怕是在凡俗角度上看来,也不算太长。至少,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并不算太长。

    连对凡俗角度来说都是如此,对于罗帆这等七劫强者巅峰的存在来说,就更是如此了。

    若是在其他时间,这数年时间,甚至都没有资格被专门拿出来分说。

    之所以这时候要将其拿出来分说,原因很简单,便是因为,这数年时间,乃是罗帆自身的时间

    而这段时间,对于正处于劫数之中的那无尽天地来说,却就相当于不知几百万年之久了

    几百万年时间,以无尽天地的角度来说并不算什么。但,若是这无尽天地是身处无尽天地劫之中的话,情况显然就不同了。

    在无尽天地劫之中,说不定隔了一个呼吸,事情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别说是隔了数百万年之久了。

    这么长的时间,对于无尽天地来说,那简直便是在不知几百万次生死一线之间徘徊。

    如此一来,对于其而言,这段时间,自然显得格外的漫长了。

    特别是,对于这天地之中的众生来说,更是如此。

    此时此刻,这无尽天地的情况,却已经是恶劣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境地

    哪怕是有着那两个阵营连成的整体存在,能够将作用在他们之中任何存在之上的攻势都共同分担,似乎将无比安全,任何攻击要么就只能让无尽天地之中的一切彻底崩灭,要么便对无尽天地丝毫无损。

    但,经过了这几百万年时光,经过了那无尽天地劫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一次又一次的想方设法,现如今,这无尽天地之中,不管是众生,还是那些天地,甚至是无尽天地之间的虚空,都已经是变得千疮百孔了

    甚至,那些原本不应该有任何损失的生灵与天地乃至其他种种,这时候也都已经是缺失了至少三成以上了

    这时候哪怕是以宏观的视角一眼看过去,也能够清楚的看到,这无尽天地已经是空了很大的一部分了。

    连宏观视角看过去都是如此了,更别说以局部视角观望了。

    此时此刻,无尽天地之中的举世超脱者一个个的神色凝重无比,眼中隐隐有着绝望之色。

    而在那众多天地之中,众生的表现却反而是比那些举世超脱者要好上许多。

    毕竟,几百万年时间,这对于那些已经超越寿命限制的修士而言并不算太过夸张,但对于那些没有超脱生死的生灵而言,这怕就已经是不知多少万代了。

    换句话说,只要是没有超脱生死的生灵,怕是都已经不知道在无尽天地劫之前的无尽天地到底是什么模样了。

    生灵的适应性是无比强大的。

    事实上,能够存活下来的生灵,不管是看起来有多脆弱,都必然是经历了自然环境一次又一次的考验之后成功活下来的存在。

    也即是说,是适应能力强大得相当惊人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生灵对于这无尽天地劫自然也不可能会不适应。

    对于现如今存在的那些生灵而言,他们出生之后,甚至他们出生之前,他们不知多少万代的祖辈所处的环境,都和他们所处的环境差不多。

    都是同样的恶劣,同样的朝不保夕,同样的随时可能走向覆灭,走向彻底的衰亡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生灵会有什么想法,难道还用得着多说

    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恶劣,这样的危险,这样的朝不保夕,显然就是他们认知当中的正常生存环境了。

    而对于正常的生存环境,他们自然便不可能时时刻刻的担忧,时时刻刻的准备迎接那灾难的降临。他们,自然便会将这当成是日常,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怎么给自己找乐子就怎么给自己找乐子,该怎么努力工作就怎么努力工作,该怎么谈恋爱就怎么谈恋爱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表现得,自然就比起那些能够清楚的看到无尽天地劫正在时时刻刻冲击这无尽天地的那些举世超脱者更加的洒脱,更加的轻松,更加的自然了。

    “真希望能够和他们一样”这时候,这样的想法,却是时不时的出现在那些举世超脱者心中。

    虽然这些担忧,这些恐惧,其实是他们自己找的。但,每每看到那些一般生灵如此的轻松,如此的自在,甚至还有着自己的生活,有着自己的幸福,他们便忍不住心生羡慕。

    不过,显然的,他们也只是心生羡慕而已。若是真的要他们抛弃这种宏观视角,变得浑浑噩噩,他们却是怎么都不愿意的。

    哪怕是,这样做,会带来更大的痛苦,会带来更多的恐惧,也是如此。

    毕竟,这些举世超脱者若是没有这种看清真实的勇气,如何可能带着自己所看重的一切举世超脱自己诞生的天地,继而成为举世超脱者呢

    在这时候,在这无尽天地之中,有着一名存在却是与其他举世超脱者完全不同。

    那便是,那一名已经跟进一步的超脱者

    相比于几百万年之前,这超脱者,显然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此时此刻的他,不管是和其他举世超脱者完全不同,和原来的他,也已经是完全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