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两百九十九章 循环

第三千两百九十九章 循环

    无尽天地劫的存在,对于这无尽天地来说,乃是一场无比艰难的考验。

    特别是,这一场劫数还因为上一次无尽天地劫被罗帆提前劫数而变得更强的情况下,那难度自然便更大了。

    此时此刻,可以说,以无尽天地现如今存在的众生的能力,想要安全度过这一次劫数,那却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现如今唯一的希望,显然就只有一个。

    那便是,那更进一步的超脱者。

    唯有已经更进一步超脱,已经凌驾于这天地之中一切举世超脱者之上的他,方才有能力正视这一次的无尽天地劫,也方才有希望战胜这一次的无尽天地劫

    而这时候,对于那超脱者来说,他显然已经有些黔驴技穷了。

    之前,为了将自己在众生心中的印象尽可能的提高,尽可能的加强,他早已是将自己的智慧发挥到极限,将自己的实力,将自己的手段,都发挥到了极限了。

    而现如今,他在众生心中的印象变得泯然众人,虽然成为自然景观一般不可或缺,但层次,已经是摆在了那里。如此一来,自然便能够看出这一点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这超脱者来说,他现在所能够拥有的机会,其实也就只剩下最后的,唯一的一个。

    那便是,借助这时候自己已经成为类似这无尽天地延伸的特质来应对这一场劫数

    可以说,除了这个,他已经再无其他任何希望了其他一切手段,都已经被事实证明,对这无尽天地劫并没有真正的效用了。

    有着这样的认知,这时候,这超脱者如何去做,那却就不言而喻了。

    当然比那时极力的加强自身对这无尽天地的认知,极力的挖掘这无尽天地的潜力,尽可能的将自身这种作为无尽天地延伸的特质发挥到极限

    表面上,这无尽天地对于这超脱者显然是已经没有多少秘密了。

    以这超脱者在这无尽天地之中生存的,以不知多少亿亿兆年计算的时光来看,这无尽天地之中经常出现的,不经常出现的一切,他显然都已经看遍了。

    在以前,这超脱者怕就会认为自己已经是彻底了悟这无尽天地,对这无尽天地的认知已经是达到了极限了。

    但,显然的,这时候他所得到的,那种更深层的感应,却是告诉他,他以前所知道的无尽天地,只不过是真正的无尽天地之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

    顶多,也只能算是表象之中的表象

    这,固然是让人感到挫败,但同样的,也让人感觉到希望。

    感觉到挫败,自然是因为自己不知多少亿亿兆年的成果居然并每没有自己想象当中的万分之一重要。而希望,则是,这无尽天地既然隐藏着这种更深层的奥妙,那么,自己若是将其中的真实奥妙挖掘出来,岂不便能够做到无数现如今所做不到的事情完成现如今所完不成的成就

    这,难道不让人充满希望吗

    在这时候,这超脱者便是将自己的心神尽可能的融入无尽天地之中,尽可能的向着无尽天地的深层挖掘,要将无尽天地更深层的,可能直接将这无尽天地劫彻底毁灭的奥妙挖掘出来

    这难度,自然是相当巨大的。

    每时每刻的,这超脱者都感觉自己获得了某些收获,对于无尽天地的认知似乎每时每刻的都在深入。

    但,他同样的,他也能够感觉到,这种深入,距离真正将那奥妙挖掘出来,依然有着无比遥远的距离。

    忽然,他已经有些明白过来,为何这无尽天地背后的存在,也即是罗帆,会对这无尽天地之中所发生的一切毫不在意了。

    有着这样深邃的存在等待着体悟,等待着挖掘,将所有精力,所有时间都投注在那上面都尚嫌不够了,哪里还有什么时间,什么精力来管其他的一切

    若不是心中的不甘在催使,事实上,这时候这超脱者也有着要放弃一切,直接将自己的精神与精力都投入眼前这无尽天地的深层奥妙之中的想法了。

    在他将自己的精神与精力都投注在对无尽天地更深层奥妙的挖掘之中去的过程之中,他对于这无尽天地的对抗自然便会无力一些。

    而这种无力对于无尽天地劫而言,自然便是一个最好的记忆。

    之前,无尽天地劫与这超脱者之间的关系,乃是一种相持不下的关系,也即是说,是两者之间谁也压不下谁,谁也不差于谁的一种状态。

    在这种状态之下,这无尽天地劫,虽然对这超脱者形成极强的压迫,但却难以真正将这超脱者毁灭。而那超脱者同样,虽然他也能够在在各方各面阻拦这无尽天地劫,让这无尽天地劫难以真正完成其任务,将这无尽天地之中的一切众生,乃至其中的一切天地都彻底毁灭掉。

    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这超脱者忽然变得稍稍无力,那结果如何,却就不言而喻了。、

    当下,那无尽天地劫的威能却就瞬间压下了那超脱者的一切抵抗,毫无保留的作用在其身上。

    随着这种变化,那超脱者的痕迹化身,瞬息间便彻底崩灭,消失于无形之间了。

    在这一刻,这无尽天地之中的众生心中,那超脱者的印象都在快速的变得模糊起来,就仿佛有着某种无形的力量要将这种痕迹彻底的抹去一般。

    事实上,从某种角度上来看,那种力量其实已经可以算是成功了。至少在某一瞬间,众生对于这超脱者的印象已经是彻底消失了。

    但,可惜的是,这时候,那超脱者在众生心中,已经像是一种近乎自然现象的存在了。

    而自然现象,在其一直存在的时候,很多人会不知不觉间将其忽略掉,完全注意不到这种自然现象的存在。但,一旦这种自然现象消失,那么,几乎所有人都会在瞬间感觉不到不对

    就像是月亮,如果问一个人昨天晚上的月亮是什么样的,除了恰好观察过月亮之人,否则的话,很少人能够第一时间说出来。

    但,若是某一刻,天上的月亮消失了

    整个晚上,天空之上完全是一片黑暗,那么,任何人,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情况的不对

    这时候,对于这超脱者也是如此。

    在这超脱者一直存在,一直是以种种手段彰显其强大,成为这无尽天地之中每一方天地一种自然景观的时候,众生其实已经是将其给完全忽略掉了。几乎所有生灵,都对其视而不见。

    但,这时候,随着那超脱者彻底消失,随着众生对其的印象随着其痕迹化身的毁灭而毁灭,众生心中却忽然就觉得无比别扭。

    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头缺了一块,好像是有着某种本该一直存在的东西,忽然间消失了一般。

    随着这种失去什么的感觉,众生便开始搜寻起来,寻找到底自己遗忘了什么,缺失了什么。

    这种搜寻,若是针对其他东西,自然是不可能有成果的。

    毕竟,再怎么样,忘记就是忘记,没有谁会知道自己忘记的具体是什么。就像是,一个人忘记了某个电话号码,他就只会知道自己忘记了这个电话号码,具体的就是,某人的电话号码。但,他再怎么样,都不可能知道,那个电话号码到底是那几个数字

    若是还能够记得,那么,他就并不是忘记这电话号码,而只是故意装作忘记而已了。

    这时候,对于众生来说,也是如此。

    若是正常情况下,他们忘记了这超脱者的话,自然就不可能再记起他。

    但,显然的,现在那超脱者的情况并不是正常情况。

    现在,那超脱者,在众生心中,已经是变成了自然景观这一类的存在

    而作为自然景观,哪怕是其不存在了,在众生的本能之中,也依然能够找到其痕迹

    就像是,一个人刚出生的婴儿,其便拥有种种本能,比如,黑夜会睡觉,白天会起来

    难道,这是有人在他没有出生就教他黑夜要睡觉,白天要起来吗显然并不是,而是他们的基因深处的信息告诉他们需要这样做

    而这极影深处的信息来自何处,来自他们的基因源头,来自他们的祖辈,来自他们祖辈的祖辈

    是他们的基因源头一次又一次的将某些信息镌刻进入自己的基因深处,并将其流传下来,这才形成了他们现如今所拥有的本能,才使得他们会动的在黑夜要睡觉,在白天要起来。

    当然,这种黑夜要睡觉,白天要起来,可以替换成为其他任何一种这婴儿所具有的本能,却并不只是特指这一种现象而已。

    而这时候,这无尽天地之中的众生,对于那超脱者的认知,同样是这种近乎本能的认知。

    他们的祖先,一次又一次的,将这超脱者的认知,当成是一种传承,不断的镌刻在自身的生命本质之中,再借助繁衍,将自己的生命本质流传下来。

    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那众生心中对于这超脱者的存在已经是忘记了,但只要他们的本能依然存在,只要他们自身这个个体依然存在,那么,他们必然便会恢复对这超脱者的认知

    毕竟,这种认知,已经是他们本能的一部分,也即是,他们这个个体根本存在的一部分了这种情况下,自然只要这个个体依然存在,那么,这些认知,自然便必然会在有朝一日重新归来。

    在众生心中,那超脱者的记忆归来的速度有快有慢。

    那些感知敏锐,对自身的了解更加深刻,受到自身本能的影响更强的生灵,更快的便将那超脱者的存在重新记忆起来。

    而那些感知比较迟钝,对自身的了解不太深刻,手自身本能的影响不算太强的生灵,却就比较慢重新将其记忆起来了。

    不过,再怎么缓慢,既然是生灵,便不可能摆脱本能的影响,将那超脱者的存在记忆起来,将其已经消失在自己心中的痕迹重新恢复过来,那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所以,最终,耗费的时间虽然不一,但那超脱者留在众生心中的痕迹,终究还是一点点的恢复过来。而这种痕迹的恢复,自然也就使得那超脱者在这无尽天地之中的痕迹化身得以恢复过来。

    而其时刻出现在这无尽天地之中的诸多类似自然景观一般的形象,也随着重新恢复过来。

    这种恢复,却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让那些依然没有记忆起这超脱者存在的生灵终于彻底的找回自己的记忆,真正的重新将这超脱者的痕迹印刻在自己的心中。

    “原来是这个,我之前为什么会忽然忘记这个呢”这样的话语,在这时候不约而同的出现在不知多少生灵的心中。

    当然,他们也只是心中暗自想一想而已,表面看来却就显得若无其事了。

    就像是一个人忽然忘记了某种自然现象的存在,其也必然会觉得很丢脸,而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一般,这时候众生心中对于之前忘记那超脱者的存在,也感觉到相当丢脸,自然也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

    如此这般一来,自然而然的,就让一切显得无比平静,看起来就像是之前的那种变化并没有引起任何变化一般。

    甚至,让众生都不知道,方才忘记那超脱者的存在的,并不只是他们自己,而是所有生灵

    对于这种变化,那超脱者其实早已有了预料,这时候却并没有为此而分心半点,依然是努力的挖掘着这无尽天地更深层的奥妙,努力的要将这些奥妙掌握,以让其拥有战胜这无尽天地劫的力量。

    他这种无视,有没有激起无尽天地劫的愤怒,并没有人知道。

    但,接下来,无尽天地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将这超脱者的痕迹化身毁灭,将其留在众生心中的印象一次又一次的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