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零四章 代价

第三千三百零四章 代价

    因为自身所具有的概念不死特性并不完善,所以,这时候这种无尽天地所给这超脱者的不死特质,对其来说却也颇为有用,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了。

    而也正是有了这样的收获,这时候这超脱者却是多了许多底气。

    虽然不至于马上便放飞自我,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但,却也多了许多冒险的心思。

    毕竟,在之前他没有底气,知道一旦冒险失败,那等待自己的便可能是万劫不复。而现如今,有了这种底气之后,哪怕是失败,他也依然有着重来的机会。

    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能够第一个开始尝试进一步超脱的超脱者,他怎么可能会不敢去冒险

    若是在原来,面对此时此刻这已经横亘那间隙之上,让那间隙与其对比起来居然显得渺小的,明显是与无尽天地相关的存在,他必然不敢去挑衅。

    但,显然的,在这时候在,在有了那底气之后,这种挑衅,他做起来却已经是再无任何心理压力了

    甚至,在他的内心之中,都已经产生了几十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对那存在的试探是绝对必要的。

    “我的后路就在无尽天地,此物又是与无尽天地更深层的奥妙相关,若是不弄清楚其奥妙,这和将后路放在沙子堆积的城堡中有什么区别”这样的想法,出现在他的心中。

    沙子堆积的城堡是多么脆弱,不言而喻。可以说,只要一阵海浪过来,其便必然崩溃

    那无尽天地,自然不可能是沙子堆积的城堡。

    毕竟,无尽天地相比于这超脱者本身更强大了不知多少亿万倍,历史更长了不知多少。这样的情况下,其怎么可能会比不得这超脱者

    若是硬要将其当成是沙子堆积的城堡,那么,这超脱者自身便绝对是比起这种城堡要脆弱千百倍的存在

    而这样的话,它,也已是足够让这超脱者将后路放在其身上了

    毕竟,再怎么样,其都比这超脱者自身坚韧太多

    不过,这超脱者这种顾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却也并非没有道理。

    就像是一个密闭的盒子,虽然其表面看起来是极为坚固,似乎能够用来当保险柜都绰绰有余了。

    但,谁知道里面装的会不会是一颗被点燃引线的炸弹

    若是其内部装的是其他东西,那自然能够将这一个密闭的盒子当做支撑,甚至当做保险柜

    但,若是是那种炸弹的话,那哪怕是接近它,怕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如此这般一来,接近它显然便不是一个英明的决定了。

    而这时候,这存在,对于那超脱者来说,这无尽天地便是这样一个密闭的盒子

    当然,这更多的,只是这超脱者说服自己的理由而已。

    事实上,他内心深处也并不觉得将自身的后路寄托在那无尽天地上会有什么不妥。

    只是,这时候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

    那无尽天地的深层奥妙可就摆在面前,就在他头顶,几乎可以算是触手可及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甚至只需要动念就能够达到自己所想要达到的目的,对那岛屿进行试探了。

    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下次在想要找到这么方便的试探机会,那显然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所以,他这时候同样是极想有一个理由来说服他自己去采取行动。

    于是,在这时候,在那无尽天地依然处于蜕变当中,无尽天地陷入一种极为难得的平静状态之时,这超脱者已经采取了行动。

    一道光芒,从其身上发出,向着那上方覆压住整个道尊之路第六层与第七层之间间隙的,那分化道果猛冲过去。

    这一道光芒虽然看似只是一道光芒而已,但本质上,其却是包罗万有,若是仔细剖析的话,其中甚至能够剖析出无数天地,无数世界,无穷时空出来。

    至于神通、法诀、观念之类的,那更是不用多说了。

    可以说,这一道光芒,几乎就是这超脱者过往一切修行所得

    而这样的所得,也唯有在目光无比高明的存在,比如罗帆眼中方才有着那么丰富的内涵。

    对于一般生灵,甚至一般修士而言,那也不过是一道光芒而已。

    或许本质很强,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但,终究也只是一道光芒

    这时候,那超脱者已经几乎将自身的一切都融入了那光芒之中。

    这光芒若是目标并非分化道果,而是无尽天地的话,光是这一道光芒,怕就已经足以让无尽天地之中的天地毁灭千百方之多了

    无声无息之间,光芒与那分化道果接触在一起。

    而这种接触的结果,却是让那超脱者感觉到周身一震。

    紧接着,他的身躯直接就整个崩溃,化作无穷时空,无穷世界,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其此时所在之处,乃是在他自身靠着种种手段艰难恢复过来的那一方天地之中。

    这时候其身躯崩溃化作无穷世界,无穷时空,却硬生生的,就将那一方天地撕开,让其中央之处,凭空出现了一片越来越广阔的空洞。

    一片,足以容纳这超脱者崩溃分化而成的那无穷时空,无穷世界的空洞

    这种天地都被撕开的过程,时间却也同样受到了影响。

    或许在这些刚刚诞生的时空、世界看来已经是度过了无数年,但在外界看来,时间可能只是过去了一小会而已。

    最终,在外界看来只是一小会的功夫,在那天地的中央,就已经是出现了一片世界群

    一片由无数时空,无数世界所组成的一片世界群

    这世界群看起来就像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星空一般,被那天地包裹在其中。

    外表看起来显得无比神秘,无比深邃。

    但,在内里,其却充满了无尽的灾难,其中的每一个世界,每一片时空,都是在极力的挣扎着,要重新汇聚在一起,重新构成那超脱者这么一个个体出来

    而在那些时空与世界之中,同样是有着无数的生灵存在。

    之前在外界看来只是一小会的功夫,但在这些时空,这些世界看来,却已经是无数岁月了。

    哪怕是他们之前乃是那超脱者的一部分,本身并没有衍生出任何生灵。但,在被分散开来,失去了那超脱者一部分的属性之后,其诞生生灵,显然已经再不受那种属性的限制,而是完全遵照自然规则,遵照那些世界,那些时空各自的运转了。

    而一个世界,一片时空能否诞生生灵,这虽然有着一个概率。但,这个概率,只要不是零,那么,在极为巨大的基数下,显然便必然会有生灵诞生出来。

    这时候,在这一片世界群之中,那世界、时空的基数,显然已经绝对算不得小了。

    如此这般一来的结果便是,在其中,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有着生灵诞生出来。

    而生灵一旦诞生,便将会如同燎原之火一般疯狂蔓延。

    最终,等到他们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后,那整片世界群之中的一切世界,一切时空,都必然会充满他们的踪迹。

    毕竟,一个世界,一片时空的资源是有限的。

    那些生灵若是成长到这世界,这时空的资源承受极限,便只能有两种选择,第一便是整个文明毁灭。除此之外,便只能向外探索了。

    而向外探索的目标,当然便是其他世界,其他时空门了。

    而这两个选择,显然便是最为严格的淘汰机制。

    若是无法突破世界的限制,无法突破时空的限制,那整个种族,整个文明,便都会崩溃,都会消失。

    唯有能够突破世界,突破时空的桎梏的族群、生灵,才可能继续活下去。

    如此这般一来,最终能够留到现在的族群,自然便都有能力突破世界的桎梏、时空的桎梏,自然也就足以占据这整片世界群了。

    而这些生灵的存在,对于这些世界、时空重新汇聚在一起,组成那超脱者的身躯,显然是一个极大的阻碍,而且将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阻碍。

    世界、时空重新汇聚成为一体,构成某一名生灵,这看起来对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影响。

    但事实上,那影响之大,却可能关系他们的生死存亡

    他们之所能够诞生,乃是因为这些世界,这些时空已经分散开去,已经是失去了作为那超脱者一部分的属性。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这些世界,这些时空重新汇聚,那么,这种属性自然便会重新归来

    如此这般一来的话,他们作为只能够生存在没有这种属性的世界、时空之中的生灵会变成什么样是直接被这种属性直接抹去,还是就适应了这种属性,就在已经拥有这种属性的世界、时空之中继续生存下去呢

    这两种可能性,对半对半。

    谁也无法确定到底哪种可能性有更大的几率。

    而这样的对半对半,显然便使得任何生灵都不愿意这种属性重新归来,自然,也就不愿意这些世界、时空,重新汇聚成为一体,组成一个身躯了。

    至于做不做得到,这更不用多说。他们已经超越了世界,超越了时空,甚至已经将自己的足迹遍布这无数世界,无数时空了,怎么可能会对这些世界与时空的汇聚没有办法

    对于他们来说,桎梏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的想法而已,绝不会有其他东西了。

    所以,在他们的的手段之下,这种汇聚,却是越来越难,越来越慢,到最后,终于在某一刻,达到了一个动态平衡的点,虽然在细节上依然有着起伏波动,但在整体看来,其却已经是稳定了下来,再没有多少变动了。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一阵子,最后,终于彻底的消停下来。

    那种动态的平衡,也彻底的变成了静态的状态。

    “代价实在是惨烈”这时候,在无尽天地之中,这超脱者的痕迹化身微微一震,口中吐出这样的话语,眼神之中的神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显然,这时候的他,却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化身,而是,变成了真身

    这种模样,却是因为在本体失去了重聚的机会后,这超脱者不得不选择激活其在这无尽天地之中的后手,直接复活于这无尽天地之中,或者更具体的说,是复活于他的痕迹化身之上

    对于这样的情况,这超脱者在之前其实有想过。

    但,他却没想到,自己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甚至连真身都彻底崩溃,最终得到的收获,却远和他的付出不成正比

    在原来,他的预想当中,自己就算是无法尽得那横亘间隙之上的那存在的奥妙,至少也要能够得到其一丝端倪。

    但,最终结果却是,他付出了这般惨烈的代价之后,居然近乎毫无收获

    之所以说是近乎,而不是真正的毫无收获,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了那存在的威能是何等恐怖

    这一点,在他付出这么惨烈的代价之前,他却是怎么都想不到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也算是有了一些收获了。

    暗自叹息之后,他将自己的注意力一转,重新转到那间隙之中,转到自己在那间隙之中的天地之上。

    之前,他可以为了探索那横亘间隙之上的分化道果而冒自己的真身覆灭的危险,但这并不代表,这时候他依然会保持这种心态。

    之前他之所以可以冒险,那是因为他的真身还存在。

    更是因为他的后路还存在。

    而现在,相比于之前情况显然已经不同了。现如今,他的真身,已经是彻底覆灭了。而他的后路,也已经是被现在的他所占据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更加重要的,显然是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除了这个之外的一切,显然唯有等他先夺回自己失去的再说。

    所以,在这个时候,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自然便需要先考虑重新回归那间隙,重新回到自己的天地之中,再重新将自己真身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