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二十三章 决心

第三千三百二十三章 决心

    但,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这超脱者,居然这时候都没有离开无尽天地,而且隐藏了这么长时间了,却在这时候现身出现在这里

    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不震惊

    “难道,他出了什么问题,无法离开无尽天地了”忽然,有举世超脱者心中一动,想到了这个可能。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们便发现,这样的话,现在所发生的种种似乎就已经都有了解释了。

    若是他自身无法离开无尽天地,那么,这时候他会出现在这里,就很理所当然了。

    因为,任何一方天地,一个世界,一片时空在这无尽天地度过第三次无尽天地劫之后便都有了这超脱者的投影存在。

    所以,那一方现在正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离开无尽天地的天地,显然也不会例外。

    在其中,必然也同样有着那超脱者的投影存在。

    这样一来的话,很显然,这一方天地若是能够成功超脱的话,那岂不便会同时带着这超脱者的投影离开这无尽天地

    而若是投影离开了这无尽天地,那么,显然就相当于那超脱者也跟着离开这无尽天地了。

    毕竟,对于他们这等级数的存在而言,投影与真身之间的差距其实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大。想要将两者对换,虽然有些麻烦,但却并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

    哪怕是他们,也能够想到办法做到这一点。更别说那比他们更强的超脱者了。

    所以,若是那超脱者是被限制在这无尽天地之中,那么,他显然便有极大的可能会想要借助这天地的更进一步超脱而脱离这无尽天地。

    而很显然的,这时候,他若是有这种期待,这期待显然是即将落空了。

    那天地,眼看着,便要被这飞升机制给彻底抹去了。

    这样一来的话,那超脱者的打算,岂不便彻底落空了

    若是他们是那超脱者,他们也会在这时候出现,努力的挽回那天地超脱的可能的。

    这时候,那超脱者却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已经被那些举世超脱者弄清楚个大概了,此时的他,却相当的无奈。

    “居然连准备都没有做好就开始尝试更进一步超脱,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他看着那正在急速缩小的天地,心中满是无奈。

    或许,在那些举世超脱者的眼中,那现在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所做的准备已经是极度完善,几乎可称得上完美了。

    但显然的,这也只是因为他们对飞升机制不了解才出现的感觉而已。

    若是他们真正了解飞升机制便会发现,这种准备,根本就是近乎没有。

    为这一方天地加上一层层的防御有什么用将这天地的诸多方面加固有什么用再怎么加固,和飞升机制的威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将精力耗费在这上面,将种种准备放在这上面,和完全没有任何准备有什么区别

    面对那飞升机制,更重要的是,将这无尽天地和那尝试更进一步超脱者彻底的结合在一起将自身的本质,与这一方天地彻底等同起来

    这样的话,这一方天地,便会具有他自身所具有的,那种更进一步的本质。

    有着这样的本质,其便会符合飞升机制的要求,飞升机制对其伤害,便会极度的削弱,虽然不可能一直削弱到没有,但,至少可以让这一方天地的绝大部分都保留下来

    只可惜,那现在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显然没有这样做

    他,依然是以老目光来看飞升机制,以看一般劫数的目光,来看这一场更进一步超脱的考验

    正是因为如此,这超脱者方才说其连准备都没有做好就开始尝试更进一步超脱。

    这种更进一步超脱,若是其他人,哪怕是罗帆,都难以真正帮助到那尝试的举世超脱者。当然,若是罗帆的话,他虽然无法帮助其更进一步超脱,但他却能够轻轻松松的就将他这种尝试斩断

    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却也是对那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的帮助了。

    虽然,这种帮助顶多也就是在最后给他一条退路而已

    至于直接帮助其更进一步超脱,帮助其抵挡这飞升机制的考验,罗帆却就完全无法做到了。

    毕竟,这种飞升机制的出现,完全是因为这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

    可以说,其,也只有对于这举世超脱者来说是存在的而已。

    对于其他任何存在而言,能够看到其存在,就已经是见识广博,感知能力足够强悍了。

    至于想要接触那飞升机制,想要抵挡那飞升机制,那显然就是完全做不到的了。

    哪怕是,罗帆,也是如此。

    至少,对于眼前这完全针对这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的飞升机制,是如此。

    但显然的,对于这超脱者来说,情况却有些不一样。

    因为,他有一具投影,在那一方天地之中

    也即是说,他有着一具投影,却是已经成为了那天地的一部分

    显然的,这也就代表着,他的投影,有着资格,接触到那飞升机制

    而能够接触到飞升机制,自然也就有资格去对抗那飞升机制的破坏,当然也就有着资格来帮助那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了。

    而这,也是这超脱者在这时候选择出现在这里的根本原因所在。

    若是没有这种把握,在这时候,他却是绝不会选择暴露自己的。

    在这时候,他身形一晃,整个就已经向着那飞升机制包裹着的,越来越虚幻,也越来越残破的那一方天地冲过去。

    这时候,那无尽天地的意志却是暴怒起来。

    在这瞬息间,这无尽天地之中的一切天地,一切众生,一切举世超脱者,都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从心底产生。

    这种无尽天地的意志的暴怒,显然会对这无尽天地产生影响,而这种影响,也会波及其中的一切众生,一切举世超脱者。

    对于他们而言,这种暴怒,便像是周围的一切都在暴怒一般,面对着万事万物都在产生这种暴怒的情绪,他们怎么可能会不感受到那种压抑

    “它怒了”这时候,那些观望着这一场更进一步超脱尝试的举世超脱者一个个的都明白了这个事实。

    而这种怒意到底是针对谁,他们却是尽皆能够猜得出来。

    这种怒意,怕就是针对那方才出现的,那一名超脱者了

    紧接着,他们便猛然感觉到,在自身的天地之中,那一名超脱者的投影,居然开始消融起来,就仿佛本来就只是冰雪堆成的,现如今在太阳底下终于彻底融化了一般。

    这种情况,让他们心中明白,自己的猜测怕是极有可能是真的了。

    当然,只是极有可能而已,他们却并不满足。

    至少,也需要想办法彻底确信这一点

    于是,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他们一个个的开始将感知向着自己所能够渗透的天地、世界、时空渗透,去寻找其中本该存在的,那超脱者的投影的痕迹。

    这种探查的结果不言而喻,在那些世界,那些时空之中,原本该存在的,那超脱者的投影,已经是彻底消失无踪。

    一个个的,如同他们的天地之中的投影一般,彻底消融了。

    甚至,隐隐间,他们更是感觉到,自己对于那超脱者的记忆,居然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起来。

    面对着这种变化,那些原本心头觉得这种事情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还有着冷眼旁观心思的举世超脱者一个个的面色变得愈发的难看起来。

    “操纵我的记忆”他们心中涌起了一股强烈无比的愤怒。

    这种状况,分明便是那意志正在以某种难以言喻的手段,操纵他们的记忆

    他们对于记不记住那超脱者,其实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哪怕是那超脱者是第一名成功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代表着他们更进一步超脱的道路是可行的,哪怕是其乃是所有举世超脱者的先驱,哪怕是那超脱者在之前帮助这无尽天地度过第三次无尽天地劫,对无尽天地,对他们都有着无法言喻的恩情。

    但,那终究也只是其他人,并不是他们自己。

    对于这样的存在,他们若是自己将其忘记了,他们也并不觉得这有多大的损失。

    也即是说,即便是记得他,他们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少收获。不记得他,他们也不觉得自己损失多少,具体记不记住,显然都是无所谓的。

    但显然的,这只是结果而已。

    而这样的结果,必须是看他们自己的意愿他们可以忘记那超脱者,可以完全将那超脱者的一切痕迹在自己心中彻底抹去。

    但,一切都必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是他们自己选择将其忘记

    而不是,有着一股外来力量来操纵他们,达到让他们将其忘记的效果

    他们自己忘记,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外来力量操纵他们忘记,那便是对他们的极大冒犯

    而显然的,对于这样的冒犯,任何举世超脱者,甚至不需要是举世超脱者,只要有独立意志的存在,哪怕只是普通生灵,都绝对是深恶痛绝的。

    只是,这时候,能够真正意识到这种操纵存在的,也只是这些举世超脱者而已。

    对于一般生灵而言,哪怕是一般修士而言,他们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记忆被操纵过,被修改过。

    在那无尽天地的意志采取行动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完全忘记了那超脱者的存在。

    那超脱者之前所做的一切,无声无息的,就在他们记忆之中被彻底的抹去了

    因为连这一点都意识不到,他们自然也就不可能因为这种影响而产生什么负面情绪出来了。

    “必须超脱”感受着自己心中的记忆无论自己怎么保住都在一点点的流逝,这些举世超脱者心中却是涌现出一种更加强烈的超脱。

    这种对记忆的玩弄,对于他们来说,显然就是他们所最无法接受的。

    操纵他们的记忆,和操纵他们的人格,其实就只是差了一步而已。

    人格,乃是无数记忆堆积的结果,若是记忆改变了,那距离人格改变,其实就只是一步之遥而已了。

    而显然的,对于拥有独立人格的存在而言,自己的人格被操纵,那都是一件无比悲哀的事情。

    而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要他们处于这无尽天地之中,只要这无尽天地之中的无尽天地的意志依然存在,那么,这种悲哀的状况便完全无法改变。

    想要摆脱这种悲哀的状况,唯一的选择,显然就只有超脱这无尽天地,彻底摆脱这无尽天地的意志

    可以说,只是这样的一番行为,就已经是使得原本许多因为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风险实在太大的举世超脱者下定决心哪怕是风险再大都一定要超脱了。

    毕竟,虽然这时候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风险看起来很大,但那风险相对来说,都是集中在他们的天地之上。

    对于他们自身来说,风险虽然不小,但还是能够接受的。

    所以,只要他们能够接受自身的天地在他们这种尝试之中被彻底抹去这么一个结果,那么,那么,尝试更进一步超脱显然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当然,对于这些举世超脱者来说,他们对于自身的天地的在意,却是远比一般修士要强上不知多少的。若不是对自身的天地极为在意,他们却就不可能走这举世超脱的道路。

    但,显然的,这一切,若是涉及到自身的独立人格,自身的独立意志,那么,一切却就都无所谓了。

    相比于自身的独立人格,独立意志来说,自身原本无比在意的天地,却就处于次要地位了。

    为了保住自身的独立,自身的自由,抛弃这天地,对于他们来说,显然就不是不能接受的结果。

    至少,对于很大一部分举世超脱者来说,这并不是不能接受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