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二十四章 迫于无奈

第三千三百二十四章 迫于无奈

    在这时候,眼见着自身的记忆在无尽天地之中居然会受到那无尽天地的操纵,和对于他们来说,显然已经是超过了他们所能够承受的底线了。

    因此,在这时候,这些举世超脱者,却是尽皆开始考虑如何付出自身的代价来更进一步超脱。

    这种选择,在原来,他们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做出来的。

    不过,显然的,这些,这时候对于那无尽天地的意志来说却并没有任何一以。

    这时候,它的目标,很显然是处理在他眼中的背叛者。

    那超脱者之所以能够将投影遍布无尽天地之中的每一方天地,每一个世界,每一片时空,没有他的支持,显然是做不到的。

    哪怕是,这一切,最开始其实是那超脱者自己努力的结果。

    是这超脱者耗费无尽功夫将自身的痕迹彻底的灌注在众生的心间,让众生将他的存在当成是自然景观,这才使得他能够有机会将自身的投影化入无尽天地的每一方天地、世界、时空之中。

    但,一开始能够做到和能够维持,这显然是两码事。

    有些事情,开始容易,但维持起来,却就困难无比了。

    比如,这种投影,便是一种这样的事情。

    毕竟,这其实就相当于,一个人身上的纹身一般。

    对于无尽天地而言,这种投影,便相当于其身上的纹身一般。显然的,这种纹身,要真正停留在这无尽天地身上,却必须这无尽天地的意志同意才能够做到。

    若是无尽天地不愿意这样的纹身出现在自己身上,自然便能够想办法来将其洗掉。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投影依然能够存在与无尽天地之中的每一方天地之中,那根本原因,显然便是,这无尽天地的意志同意了它们的存在

    换句话说,对于无尽天地而言,它,接受了这个纹身,作为自己对于部分而存在。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纹身,现如今却是想要带着他的一部分血肉脱离他的身躯

    这种情况,那里是他所能忍的

    对于无尽天地的意志而言,这种行为,显然就已经是真正的背叛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无尽天地的意志方才会反应如此激烈,方才会直接就将那超脱者当成是背叛自己的存在。

    方才会在这时候完全不顾一切,先惩罚这超脱者再说。

    当然,这一切的变化,却也只是出现在除了那一方正在尝试超脱的那举世超脱者的天地之外的其他天地而已。

    那一方正随着那举世超脱者更进一步超脱的天地之中,情况却是完全不同。

    在那里面,任何变化,都没有发生。

    那无尽天地的意志所想要进行的任何操作,在侵入这里这钱,便已经是被那飞升机制给彻底挡住了。

    毕竟,对于飞升机制而言,这无尽天地意志的任何行动,都可能是对其考验的干扰。

    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任凭其影响这一方被其包裹住的天地

    可以说,在这飞升机制降临的那一瞬间,那一方天地的状态,其实就已经是和这无尽天地没有任何关系了。

    哪怕是在那一个瞬间,无尽天地彻底覆灭了,都不会对那一方天地产生任何影响。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无尽天地的意志怎么可能将自己的操作渗入那天地之中

    又怎么可能影响在其中的,那超脱者的化身的存亡

    而这时候,相对于其他举世超脱者对这种变化的在意,那超脱者自身却并没有在意这时候无尽天地之中自己的痕迹在变得越来越弱。

    此时此刻,已经是几乎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一方正随着那举世超脱者接受飞升机制考验的天地之上了。

    那一方天地之中,他的投影快速的变得鲜活起来。

    这投影,在这超脱者没有出现之前,其实已经是相当危险了。

    那天地剧变的灾难,在这时候已经是即将接触到他所在之处。可以说,若是没有其他变化的话,很快的,它便要随着这天地的损伤而被彻底的毁灭掉了。

    正是因为如此,这超脱者方才会在这时候插手进来。

    若不然的话,他早早的为什么不插手,而要等到这个时候

    在这时候,随着他将自己的心神,自己的注意力注入这投影之中,这投影身上的栖霞寺开始快速的膨胀,快速的升华。

    只是转眼间,就已经膨胀升华成为一股与他现在的痕迹化身丝毫不差的那种状态。

    或者说,与他的痕迹真身丝毫不差的那种状态

    这种变化,却正是因为,这投影的本质,和他的痕迹化身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他的痕迹化身,在他的真身毁灭之后,却就成为了他的真身,寄托了他的所有意志,所有心神,乃至所有本质,这才成为痕迹真身。

    换句话说,这种投影与痕迹真身之间的差距,其实也就在这种属于这超脱者的意志而已

    而显然的,这时候,这种意志虽然没有全部注入这痕迹投影之中,但却也已经注入了大部分了。

    再加上,这些年,这超脱者对于自身的痕迹真身的运用已经提升到了一个以前所无法想象的高度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只是一部分意志的注入而已,但,其却就已经能够表现出完全不输于痕迹真身的状态了。

    “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吗”这痕迹投影变得鲜活之后,第一时间就一闪,渗入另一个维度之中,躲开了之前其所在那个维度的彻底崩灭。

    没错,这时候,这一方天地,却已经是达到了连维度都不安全的境地了。

    此时此刻,一眼望过去,正常天地的一切,都已经被破灭掉了。

    可以说,若是以正常的视角来看的话,这一方天地,其实已经算是彻底的覆灭消亡,只剩下一个空壳而已了。

    至于这其中的众生,更是除了少数能够在维度之间穿梭,在众多维度之间生存的那些之外,其他的尽皆已经是彻底覆灭消亡了。

    一眼望过去,整方天地除了破灭的声音之外,已经是一片空寂。

    从这方面来看,之前的这超脱者的痕迹投影,却也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其靠着自身,已经是坚持到了最后。

    不过,很显然的,这种状况对于这时候的这痕迹化身而言,却就完全算不得什么了。

    那种种破灭,在这时候遍布这一方天地的一切维度,如同橡皮檫擦掉铅笔画一般,将这一方天地的种种规则、法则、能量、物质、维度,都一点点的擦掉了。

    至于那飞升机制,在这时候更是无比浓郁的渗透了这一方天地的方方面面。

    那种消抹的力量虽然并不是直接从这飞升机制释放而出,但,显然的,其诞生,也有着很大一部分是属于这飞升机制的锅。

    若不是这飞升机制在这时候正在对这一方天地进行考验,正在对这一方天地的一切进行检验,这种消抹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这种消抹力量,本身其实就是因为这一切无法通过考验所接受的惩罚。

    对于这一点,那超脱者却是极为清楚。

    虽然表现和当初他的天地并不相同,但本质上,两者却是同一回事。

    而到了他这个层次,显然不可能就只是被表象所蒙蔽,透过表象看到本质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却是一种本能。

    所以,哪怕是这种表现与当初他的天地所遭遇的并不相同,他也能够轻轻松松的辨认出来其中的共同点,知道这两者到底哪一个阶段对应哪一个阶段,知道眼前这种他所没有见过的场景到底是代表着这一方天地的破灭已经是达到了哪一步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却是无比清楚,若是自己不尽快的扭转那现如今正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的做法,不让他用最快的速度掌握帮助天地度过飞升机制考验的方法,很快的就要来不及了。

    等到这接下来的一切都被飞升机制抹去,那么,等待他的,也就唯有随着这一切被抹去这么一个结局了。

    哪怕是,他现如今已经是近乎那超脱者的痕迹真身,本质上相比于原来的那投影要强大不知多少倍。

    甚至相比于这天地,似乎也隐隐要高上一些,更是绝对符合那飞升机制的要求的。但,他的根基却决定了他必然与这一方天地同呼吸,共命运。

    当这一方天地被彻底抹去,当这一方天地的一切被彻底覆灭的时候,等待他的,也唯有随着这天地被一同抹去这么一个结局。

    哪怕是他再不甘,再有强大的能力留存,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显然只能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那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举世超脱者保住这一方天地了。

    “早知道,之前就应该出手了”在这时候,这超脱者心中暗自后悔自己没有先出手,而是等到事到临头方才出手。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从一开始,他就对眼前这一名举世超脱者尝试更进一步超脱并没有多看好。

    在他看来,这举世超脱者最好的下场,也就是如同他当初一般,自己一个人更进一步超脱成功,只身进入那道尊之路第六层与道尊之路第七层的间隙之中

    至于之后他怎么选择,会不会能够想到办法将自己的天地找回来,那就是时候的事情了。

    他甚至对这一点也并不看好。

    要知道,他当初能够做到这一点,却是种种机缘巧合的结果。

    哪怕是这时候再让他重复一次,他都没有自信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

    而眼前这举世超脱者比起当初的自己虽然要强上一些,但显然,并没有本质的变化。自己当初机缘巧合才能够做到的事情,他显然也只能靠着机缘巧合才能够做到。

    而机缘巧合,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

    既然是机缘巧合,那就只能够是机缘巧合,是不可预期的。

    所以,在一开始,他就并不看好眼前这一名举世超脱者的行动。甚至认为他实在是太过莽撞,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就采取行动了。

    只是,现如今,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那变化,却是让他不得不采取行动了。

    原因无他,他却已经是感觉到了那无尽天地的意志的强势

    这一次,那举世超脱者还能够这样轻松的引来飞升机制,下一次,有了这一次经验之后,那无尽天地的意志必然会得到极大的成长,对于这种更进一步超脱的尝试必然会更加清楚其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细节。

    一旦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那么,那无尽天地的意志,必然就能够用比起现在合适不知多少倍的手段来应对接下来那些举世超脱者对于更进一步超脱的尝试

    而眼前这举世超脱者比起当初的自己虽然要强上一些,但显然,并没有本质的变化。自己当初机缘巧合才能够做到的事情,他显然也只能靠着机缘巧合才能够做到。

    而机缘巧合,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

    既然是机缘巧合,那就只能够是机缘巧合,是不可预期的。

    所以,在一开始,他就并不看好眼前这一名举世超脱者的行动。甚至认为他实在是太过莽撞,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就采取行动了。

    只是,现如今,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那变化,却是让他不得不采取行动了。

    原因无他,他却已经是感觉到了那无尽天地的意志的强势

    这一次,那举世超脱者还能够这样轻松的引来飞升机制,下一次,有了这一次经验之后,那无尽天地的意志必然会得到极大的成长,对于这种更进一步超脱的尝试必然会更加清楚其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细节。

    一旦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那么,那无尽天地的意志,必然就能够用比起现在合适不知多少倍的手段来应对接下来那些举世超脱者对于更进一步超脱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