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二十五章 融合

第三千三百二十五章 融合

    那举世超脱者这时候所在之处,便是在这一方天地的核心之处。

    或者说,是这一方天地原来的核心所在之处现如今的话,这一方天地已经是残破不堪,天地的平衡也早已失去了。那原来的核心之处,自然也不再是核心了

    这举世超脱者乃是一名中年男子的样子。

    其面貌极为威武、稳重,但,此时此刻,他却是双目通红,身上透出一股极为狂暴的气息。他的周身上下虽然覆盖着飞升机制,有着一种超脱的韵味不断透出,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浓郁。只是,相对于这种超脱韵味,他的神色却是显得无比痛苦,无比纠结。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看到这举世超脱者,那超脱者不由得叹息一声。

    相比于那举世超脱者是中年模样,这超脱者却是一名青年,一名气质极为超然的青年。

    “帮我。”这时候,那举世超脱者却是瞬间发现了这超脱者,双眼一亮,口中这样叫道。

    作为这一方天地的掌控者,作为一名有着资格引来飞升机制尝试更进一步超脱的存在,他的感知能力,推理能力,显然都不是一般修士所能够比拟的。

    因此,这超脱者虽然只是显露出一点不同,他却就已经是发现了他和原来的投影的不同之处。

    而发现了这种不同之处后,他只是稍稍一想,也就明白了这超脱者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对自己来说是一个多大的机会。

    再怎么说,这超脱者都是有更进一步超脱经验的存在。

    虽然,当初他在更进一步超脱的时候表现得也相当的惨烈,也是只身抛弃一切超脱成功的,但,毕竟已经是踏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了。这时候重新回到这里,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必然会有一些有别于他的想法

    至于这超脱者会不会帮助他,他却认为有极大的希望。

    毕竟,他这时候出现在这里,就是最好的提示了。

    若是不想掺和这件事,怎么可能在这时候出现在他这一方即将残破的天地之中

    有着这样的种种认知,他这时候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直接开口求恳了。

    “玄湃道友,我们进行一个交易如何”那超脱者看着这举世超脱者,这样淡淡的一笑道。

    这举世超脱者的道号乃是玄湃真人,虽然对于这超脱者来说,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他也并不在乎。但,显然的,为了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他还是需要表示一下自己是认识对方的

    “废话不用多说,阁下有什么想要的,又能怎么帮我,但请说来”玄湃真人在这时候毫不犹豫的就说道。

    这时候已经是火烧眉毛了,他哪里还有什么功夫来与这超脱者进行一些什么乱七八槽的谈判

    当然是快刀斩乱麻,确认对方想要什么,自己能不能接受了。

    “我想要的东西,很简单,你将这天地的权限,交给我一部分就可以了。而我,能够帮你,保住这天地的一部分。”那超脱者只是淡淡一笑,道。

    他也没有卖关子的想法,在这时候事情对于玄湃真人来说是火烧眉毛了,对他来说,却也没有好上多少。

    对于玄湃真人而言,若是这一次他失败了,那就是彻底失去了自己的天地,失去自己所在意的,这天地之中的一切了

    而对于这超脱者来说,若是失去了这一次经验,说不定就是要不知多少亿亿兆年才能够等到下一次超脱重新回归那他道尊之路第六层与第七层之间间隙的机会了。

    所以,情况对他来说,却同样是极为紧急。

    “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将权限给你”玄湃真人毫不犹豫的说道。

    若是在原来,有人对他说想要他天地的权限,他绝对是第一时间和其翻脸,毕竟,这可是他从残破天地碎片培养而成的天地,这其中的每一处存在,每一点事物,都寄托了他极深的情感。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人居然想要这天地的权限,这和想要自己身体一部分的权限有什么区别

    他没有直接与其不死不休,已经算是其很是克制了。

    但,显然的,这时候却并不是以前。

    这时候,这一方天地已经是近乎彻底崩灭了,甚至,此时此刻,若是说这一方天地已经是成为了一个残破的空壳,都不算夸张。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方天地的权限,还有什么意义

    身体都要没了,这身体的控制权限在谁手上,又有什么意义

    至少,也要先想办法保住这身体,之后权限怎么样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毕竟,只要身体保住了,那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这时候,放在这天地上也一样。

    天地都没有了,说这天地的权限当然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而只要天地保住了,那么,哪怕是这天地的权限交出去了,那也依然还有机会将权限拿回来

    这其中的利弊,这举世超脱者怎么可能看不清楚

    所以,在这时候,他方才毫不犹豫的,便直接答应了这超脱者。

    听到这话,这超脱者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快点完成交易吧。”

    那玄湃真人这时候却已经是借助自身在这一方天地的权限,直接将这天地的一部分权限赋予了这超脱者的投影。

    虽然这天地已经只剩下残破的空壳了,看起来似乎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但,这玄湃真人终究是这一方天地的主宰。对于这一方天地的操纵能力,他自然还是有的。

    将这一方天地的权限赋予其他人,对他来说,也不过是本能而已。

    所以,这时候即便是天地已经如此,这天地的权限依然是有一部分被直接转移到那超脱者身上。

    随着这权限转移,这超脱者瞬间就感觉自己已经和和一方天地,或者说,这残破的天地空壳融合在了一起。

    那种原本与他格格不入的飞升机制,也随着将他覆盖住。

    一种久违的,飞升机制的考验,随着开始不断的渗入他的方方面面。

    “终于可以了”在这个瞬间,这超脱者面上显现出一种振奋之色,只觉得自己的一切谋划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有着飞升机制的覆盖,那么,接下来这天地若是随着超脱成功的话,他也便会随着其脱离这无尽天地,踏入那道尊之路第六层与第七层之间的间隙之中。

    换句话说,他便能够重新回到自己的天地之中,重新取回自己的真身碎片了

    “我已经完成了我的承诺,接下来就是你了”玄湃真人急切的道。

    此时此刻的他,眼中却是透出强烈的期待。

    一种之前所没有的希望,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在之前,没有这超脱者出现之前,他虽然没有放弃努力,依然是在极力对抗那飞升机制的考验。但,显然的,在那时候,他内心深处其实是已经绝望了。

    毕竟,在那飞升机制的考验之中,他根本看不到半点希望

    对他来说,他再怎么挣扎,似乎也只能够将自己能够支持的时间拖长一点而已

    而随着这超脱者的出现,他却就像是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一道光芒,一道指引光明前途的光芒。

    虽然,这超脱者狮子大开口,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但,他对其却依然没有半点痛恨,相反的,反而是对其无比感激,更无比期待。

    感激于对方肯在这时候给自己带来一点最后的希望,期待于对方怎么帮助自身摆脱这种绝望

    这时候,那超脱者却也知道不能继续耽搁下去,当下,他便直接对那玄湃真人道“放开你自己的身心。”

    不等玄湃真人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他便直接借助自身对这一方天地,或者说这残破的天地空壳的权限,直接操纵这一方天地开始快速的与玄湃真人去进行最为彻底的融合。

    这种融合,需要这一方天地本身配合,也需要玄湃真人配合。

    对于这一方天地的配合,他能够借助自身对这一方天地的权限来进行操纵。但,对于玄湃真人的配合,他这种权限显然就力有不逮了。

    所以,他方才需要先让玄湃真人放开自身的身心来容纳这一方天地。

    这其中,其实并没有太过复杂之处。

    若是他向那玄湃真人仔细解释一番,玄湃真人想来也应该能够很快理解的。那样的话,他显然便不会有任何疑惑。

    但,显然的,这时候,他们缺少的就是时间

    方才虽然他们的反应都极为快速,几乎是瞬息间就完成了交易,让这超脱者得到了权限,也让玄湃真人得到了希望。

    但,这终究是一瞬间的耽搁。而一瞬间的耽搁,在现在这个无比危急的时刻,显然是相当重要的。

    就因为那一瞬间的耽搁,这天地的状况,却就已经又恶化了不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他还是按照正常程序来向着玄湃真人好好解释一番让其放开身心到底是什么用意,这么做有什么好处,这岂不又浪费了大量时间

    哪怕是在这个过程之中,他们的速度再快,一瞬间,至少也是需要的

    而显然的,按照现在的情况,一瞬间时间,却足以让形势再度恶化了。

    所以,为了尽可能的保住这天地的生机,自然便需要将尽可能的节省时间了。

    玄湃真人心中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要放开自己的身心。

    但,很快的,他就知道了那超脱者的用意,明白了其乃是要将这一方天地彻底的与自己融合在一起,让这一方天地在某种角度看来完全变成自己的身躯

    毕竟,他拥有着这一方天地比起那超脱者更多的权限,这天地被权限操纵着产生的任何变化,他自然都能够有所把握。

    对于这种变化,他心中有些迟疑。

    毕竟,这一方天地现在的情况是相当的惨烈,若是将其彻底融入自己的身躯,那么,自己会不会受到这一方天地的波及同样是被那飞升机制的考验给毁灭掉

    哪怕是他无比在意这一方天地,无比在意这一方天地的一切,但,那终究只是对于自己身外种种的在意而已。

    再怎么样,这种在意,都不足以让其付出自己的性命更不足以让其为了其而去殉葬

    所以,在这时候,面对着自己可能被天地牵扯进入毁灭境地的遭遇,他却不得不迟疑

    不过,他思维电转,最终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放开了自己的身心。

    他不相信,那超脱者就是为了让自己跟着这天地去死而出现在这里,而与自己达成那个交易的。

    既然那超脱者这样说,想来就不是无的放矢。

    他这时候这么做,必然是有着其用意,说不定,这就是破局的关键

    他虽然不愿意为这一方天地殉葬,但这并不代表着面对着这一方天地能够保存下来的希望他会不愿意冒险。

    “好我相信你一次”当下,他吼了一声,放开了自己的身心,彻底接纳那一方天地与自身的身心彻底融合

    随着这种融合的出现,他身上开始有着种种难以言喻的气质不断向着四面八方流泻而出,转眼间,百年已经遍及了这一方天地的残破空壳。

    而他的身躯,却是随着开始疯狂膨胀,并变得越来越虚幻,就好似渐渐的融入了这天地之中一般。

    不多一会,他的身躯就已经变得再不存在,再看不到一丝一毫了。

    而那飞升机制对于这一方天地的破坏,却也在这时候变得越来越弱,到最后,当那玄湃真人的身躯彻底消失之时,这种破坏也彻底的停了下来。

    “成功了。”在这时候,那超脱者面上喜爱现出淡淡的笑容,口中这样喃喃着。

    “原来如此为什么,你之前不告诉我”这时候,一把有些振奋,有些痛苦,有些愤怒,又有些怨恨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传来。

    这,却是玄湃真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