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二十八章 独占

第三千三百二十八章 独占

    所以,很显然的,虽然危险便摆在那里。但,对于这玄湃真人来说,他真正遭遇危险的可能性,其实是相当小的。

    在这时候,玄湃真人却并没有在意其他,此时此刻,他却是将自己的目光转向这一片间隙的其他位置。

    感知极力散发,去搜寻本该在这间隙之中存在的某种事物。

    这间隙,本身就是唯心的存在,其大小,其显示出来的种种,显然都是看那感应者自身的认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玄湃真人在认定那存在必然存在于这间隙的时候,自然便能够很快就超越一切阻隔,感应到其存在。

    而其所想要感应的存在,不是其他,正是那超脱者的天地

    于是,很快的,那如同天地群一般的广阔天地,便印入了玄湃真人的眼帘。

    “这便是超脱之后的天地吗”看到这天地的瞬间,玄湃真人忍不住震撼了。

    这天地群模样的天地,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乍一眼望过去,甚至让玄湃真人怀疑自己看到的乃是无尽天地

    只是,那天地之中所散发出来的,让他感觉极为熟悉的气息,却半点都骗不了人,让他清楚都知道,那便是之前帮助自己超脱的那一名超脱者的天地

    那超脱者,这时候也已经是在那天地之中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玄湃真人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期待之色。

    若是这便是天地在超脱之后的发展方向的话,那么,他对于期待之后的修行,却是愈发的期待起来了。

    当下,他便将一股意念向着那一方天地送过去。

    这一股意念,直接就在那天地之外化作他的一具投影,直接向着天地群一般的天地而去。

    哪怕只是举世超脱者,意念化作投影这种事情,对于玄湃真人都是一件极为轻松的事情。更何况这时候玄湃真人已经再非原来的举世超脱者,而是成为了一名更进一步超脱者

    是超脱了举世超脱者的存在

    其道行境界,在这时候依然是在时时刻刻的提升,时时刻刻的蜕变着。

    距离七劫强者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只差一线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手段,自然相比于在举世超脱者阶段的时候更加高明,而且是千百倍的那种高明。

    所以,这时候这种意念化作投影的手段,他不单单做起来相当轻松,而且这投影,相比于他原来意念所凝聚的投影,更是强大了不知多少,而且真实了不知多少。

    可以说,在以前,他的分身,怕都比不得现如今的这一具意念投影。

    这意念投影向着那天地跨入的过程之中,自然散发出一种感恩的韵味,不断的向着一方天地,向着天地的主人彰显自身的想法。

    作为意念投影,其本身就是承载了玄湃真人的意念,所以,其成型之后,虽然拥有种种投影的特质,但作为意念本身的特质却依然没有失去。

    所以,任何触及这意念投影的存在,都能够轻松得到这意念投影之中所蕴含的意念。

    只可惜,他的这些意念,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那超脱者在这时候虽然没有强制阻止他进入自己的天地,没有施展什么手段挡在他的面前,让他不能跨入天地的范围。

    但,在这过程之中,他却是暗自扭曲了规则,让玄湃真人根本无法真正接触到他。

    不拒绝玄湃真人进入他的天地,那是因为玄湃真人现如今再怎么说也是一名更进一步超脱者,是他在这间隙之中所能够见到的唯一的同类。

    因为乃是唯一的同类,所以他并不愿意和他直接成为仇敌。因此,才有限度的接受玄湃真人,让其能够进入自己的天地之中。

    但,通过之前与玄湃真人的一番互动,他对其却已经是完全看不上了。

    本身,已经是完全没有和他交流的兴趣。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便不可能出现在玄湃真人面前了。

    若是玄湃真人已经在这和间隙之中生存无数岁月,将自身更进一步超脱的所有潜力激发出来,那么哪怕是这超脱者用这样的手段来阻挡他,也是不可能真正将他阻挡的。

    以玄湃真人的手段,还是能够做到轻轻松松的发现他的位置,继而出现在他的面前的。

    但,可惜的是,玄湃真人这时候只不过是刚刚超脱而已。

    现在,他虽然看起来已经比起原来还是举世超脱者的时候强大了许多倍,但终究还是处于蜕变之中。别说是将更进一步超脱的潜力完美发挥出来了。便是真正掌握更进一步超脱的基本能力,怕都无法做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这超脱者的这种手段,他却就只能够老老实实的按照其安排,在这天地之中徒劳的晃荡,根本无法真正找到这超脱者的存在,更无法与他产生任何交流。

    最初,玄湃真人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就像是一个演员,在没有人找的时候,最开始显然都不会发现自己是没有人找的唯有等时间足够长,等到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么长时间没人找都是不正常的时候,他方才会发现,自己原来真的没有人找

    对于玄湃真人来说也是如此,最开始,没有发现那超脱者,他自然并不会觉得那超脱者不愿意见他。只是觉得那超脱者所在之处颇为隐蔽,颇为神秘而已。

    但,当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他走遍了这天地的绝大多数区域之后,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属于那超脱者的痕迹之后,他方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不愿意见我

    当发现这一点,玄湃真人心中却是颇为惊讶。

    他们已经是这间隙之中唯二的更进一步超脱者了。

    这样的他们,天然的就应该抱团,也即是说,彼此的关系,天然的就应该极为亲密

    如此这般一来的话,哪怕是他们之前有什么仇怨,这超脱者也应该是会将仇怨先放在一边再说啊。更何况,他们之前哪里有什么仇怨可言,相比之下,他们之间的合作,反而是相当亲密。

    至少,在之前,他的超脱,可是有着那超脱者的出力的。

    如此这般一来的话,他们之间,本该是有着颇为紧密的香火情才对啊

    很显然,玄湃真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态度已经给那超脱者极大的坏印象,让他再看不上他了。

    或者说,这时候,他尚且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玄湃真人本身也不是那种死皮赖脸,没有尊严的修士。

    在发现那超脱者完全看不上他,根本不愿意见他的时候,他却叹息一声,转身便走。

    哪怕是他明知道,与那超脱者见面,将会给他带来极大的好处,能够让他尽快的跨越对这超脱后的修行的熟悉过程,也是如此。

    相对于这些好处来说,死皮赖脸的黏上去这种行为,对于玄湃真人而言,更加让他无法忍受。

    当玄湃真人离开那近乎天地群的天地的瞬间,那天地似乎瞬息间变得无比遥远。

    几乎就要直接没入周围的那飞升机制之中,如同其他被飞升机制掩盖的事物一般被彻底掩盖了。

    这种变化,显然便是因为玄湃真人对于那天地的看法已经改变,心中对于那超脱者的亲近情绪已经彻底消失的缘故。

    这间隙那是唯心的存在,心情变化便会直接影响这里的万事万物所展现出来的模样。

    心中疏远了对方,对方在自己眼中的距离,便会同样变得极为疏远。

    在这样情况下,才会出现现在这般,他只是心态一改变,那超脱者连同其天地便变得无比遥远的感觉

    “算了,还是自己探索吧”他叹息着,这意念投影瞬间散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在他的天地之中,他的本体却是皱眉醒转过来。

    “为什么他会疏远我难道这有什么秘密吗”他仔细思量着这一切,面上神色显得极为疑惑不解。

    他的意念投影能够不加思考,他却不能不加以思考。

    毕竟,意念投影的本质是承载了他那点意念的投影而已,与他的本体相比,却还是有着无比巨大的差距。

    所以,意念投影可以不考虑与意念无关的事情,因为这与他的本质无关。而对于他的本体来说,任何与其自身相关的事情,他却就都需要考虑。

    而很显然的,这时候,那超脱者疏远他,不愿意见他,这种事情,显然就已经是与他的本体关系相当紧密的事情了。

    就像是之前所说的,他们两个乃是在这间隙之中唯二的超脱者。

    这样的他们,天然的就应该抱团。

    他们,也有不得不抱团的理由。

    这一点,他知道,他相信那超脱者也是知道的。

    但,既然是这样,对方为何会在这时候居然不愿意见他居然将排斥表现得如此明显

    这种事情,若是不想清楚,说不定之后便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隐患。

    如此一来,他自然是必须仔细思考这其中的原因,了解其中可能拥有的秘密

    这种思考,最初他当然是从这间隙之中可能存在的秘密着手。毕竟,一般人遇到问题,本能的都会从其他人身上找原因的。

    只有在其他人身上实在是找不到原因,他们方才可能会将目光转到自己身上。

    方才可能会认为是自己错了。

    哪怕是举世超脱者,也没有例外。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他无法理解的情况,他自然而然的,便会觉得是因为外界的因素,是因为环境的因素,因为机缘的因素,这才使得那超脱者如此排斥他。

    而他往这个方向去思考,那显然就是近乎没有止境的了。

    毕竟,这个时候,他对于这间隙依然是无比陌生

    而这间隙,本身又是唯心的存在,可以说,他不管是推演出什么,这间隙,就会展示出什么趋势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他猜想这间隙可能是有着某种只能独占的机缘的时候,这间隙,自然便会表现出一些独占机缘的趋势。

    虽然,只是趋势,无法真正的将独占机缘具现出来,但这也已经是足以给他巨大的鼓励,让他往这个方向一直探究了。

    至于为何只是趋势,而无法真正具现,那更加简单。这间隙虽然乃是唯心存在,但终究并不是混沌状态。虽然,表现得与混沌状态有着某种程度的相似,但也只是相似而已。本质,终究还是完全不同的。

    若是在混沌状态之中,他往这个方向去想,混沌状态自然便能够表现出他所想的那种状态,比如,表现出拥有只能独占的机缘的状况。

    看起来,就像是混沌状态直接具现出这种机缘出来一般。

    但,显然的,这其实是因为这种独占的机缘本身就已经存在于混沌状态之中的缘故混沌状态包罗万有,任何能够想象的,不能想象的一切,都能够在其中找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独占的机缘,便是更加神秘的存在,只要你能够想到,都能够从那里面找到

    而对于这间隙来说,情况显然就不同了。

    这间隙,只是唯心而已。

    一切变化,都是根基于这间隙本身的。这间隙本身存在的,通过这种唯心的转变,自然便能够出现。但这间隙本身所不存在的,哪怕是再怎么想,再怎么相信,再怎么深刻认知,最终都只能够得到一个趋势,一个似是而非的结果而已。

    所以,这时候方才会出现现在这般情况,让这间隙之中只是浮现出这种趋势,而无法真正的具现出这种独占的机缘出来。

    一切变化,都是根基于这间隙本身的。这间隙本身存在的,通过这种唯心的转变,自然便能够出现。但这间隙本身所不存在的,哪怕是再怎么想,再怎么相信,再怎么深刻认知,最终都只能够得到一个趋势,一个似是而非的结果而已。

    所以,这时候方才会出现现在这般情况,让这间隙之中只是浮现出这种趋势,而无法真正的具现出这种独占的机缘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