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二十九章 仇恨

第三千三百二十九章 仇恨

    对于玄湃真人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而去,那超脱者却是完全没有发现。

    在玄湃真人的意念投影脱离自己的天地之后,这超脱者已经是再没有半点关注他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玄湃真人只是在错误的道路上前进而已,便是他直接整个崩灭,怕也不足以引起他的关注。

    这时候,这超脱者只是一心的从这唯心的间隙之中找寻属于自己的真实,努力的让自身的本质得到提升。

    他终究是刚刚重新复活,之前他的真身身亡所造成的烂摊子却等着他去收拾,却是远比想象当中更加忙碌。

    在这样的状态下,这间隙却是很快的就恢复了平静。

    至少,在他们的天地之外看来,却是恢复了平静

    至于他们的天地内部有什么剧烈的变化,那却就只是局限于他们天地之中而已,对于那整个间隙来说,却是并没有多少影响。

    在这间隙陷入一片平静状态的时候,在无尽天地之中,众生却已经是生存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似乎受到了玄湃真人更进一步超脱的刺激,这无尽天地意志却是开始清理无尽天地之中所存在的,属于那超脱者的痕迹,以及,属于玄湃真人的痕迹

    没错,便是玄湃真人的痕迹,也同时在这意志的清理范畴之内。

    作为这无尽天地的意志,其对于这无尽天地之中所发生的一切自然是都极为清楚,哪怕是一开始不知道,只要其想要知道,都必然会马上知道。

    所以,对于自身凝聚成型之前所发生的,那超脱者在这一方天地所曾经做过的事情,它却是很快便弄清楚了。

    而弄清楚了这个,它自然会开始防备玄湃真人也再来一遍。

    或许,在一般举世超脱者眼中,超脱之后重新归来乃是一种无上大能,代表着更进一步超脱者的威能,更代表着他们没有忘本。

    但,显然的,这也只是对于那些举世超脱者来说而已。

    对于这无尽天地来说,那却就是相当于规格之外的力量在离开之后,居然重新回来随意的对这无尽天地产生影响,随意的操纵这无尽天地之中的规则,影响这无尽天地的现实

    而这样的行为,对于无尽天地的意志来说,自然是其所深恶痛绝的。

    所以,在有能力的时候,这无尽天地,自然是要将这个可能性给彻底的消除。

    而想要消除这种可能性,唯一的办法,显然便是将那更进一步超脱者,也即是玄湃真人在这无尽天地之中所留下的一切痕迹都消除。

    毕竟,在之前,那超脱者便是借助这些痕迹重新归来的

    对于无尽天地的意志来说,这样的选择是无比自然的选择。就像是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困了要睡觉一般,它根本不觉得这有任何问题。

    但,对于这无尽天地之中的众生来说,情况显然就不同了。

    玄湃真人的其他痕迹还好,消除了,也不过相当于这无尽天地之中的天地、虚空乃至其他种种存在所烙印的一些痕迹被消除而已。

    但,其在众生心间所留下的痕迹可就不同了。这些痕迹若是被消除,岂不便代表着,他们记忆的一部分也要被消除

    要知道,之前玄湃真人更进一步超脱的那一幕,可是被无数举世超脱者看在眼中,记在心里的

    甚至,有些举世超脱者更是有心要从这一幕之中领悟出什么玄奥出来,以提升自我,升华自我,至少也要增强自身的底蕴。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无尽天地的意志,居然要将他们心中关于那玄湃真人的一切记忆都消除,这对他们来说是何等打击,可想而知。

    在这瞬间,这无尽天地之中,几乎一切有所感应的举世超脱者心神都变得狂躁起来。

    “该死又来”这样的吼声,不知从多少举世超脱者的口中传出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情已经并不是第一次了。

    之前,无尽天地的意志要消除那超脱者在这无尽天地之中的痕迹,便已经是将他们的记忆清理过一遍了。

    现如今,对玄湃真人留在他们心中的记忆进行清理,显然已经是第二次了。

    这种情况,对他们来说,显然是让他们更加难以忍受。

    此时此刻,他们心中不光是产生想要超脱出去的想法,甚至更有一种要推翻这无尽天地的意志的想法浮现出来。

    在之前他们遭受一次记忆清洗的时,他们对于无尽天地的意志虽然是感到不爽,但却也不至于生出仇恨。因此,更多的只是想要逃离这无尽天地,更进一步超脱而去。

    但,现如今,遭遇了第二次记忆清洗之后,这种不爽却已经因为这种发展趋势,而增长为仇恨了。

    按照现在的情况,之后若是再有举世超脱者更进一步超脱成功,他们的记忆岂不就要再被清洗一次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的记忆算什么难道是一块黑板,能够随意的搓洗的吗

    若是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的举世超脱者都超脱出去的话,他们的记忆岂不就要变成一片空白了

    虽然,所有举世超脱者都超脱出去这一点都不现实。

    但,在理论上来说,这种可能性显然是存在的。

    换句话说,若是这无尽天地的意志依然存在,那么,自己便有着记忆被清洗一空的可能性

    而显然的,这种可能性,已经是足以他们彻底的将无尽天地的意志放在自己的对立面,将自身的仇恨放在无尽天地的意志之上了。

    “必须将他毁灭”不知什么时候,这个想法,出现在越来越多举世超脱者的心中。

    在这种想法之中,他们的记忆渐渐的被清洗,关于玄湃真人的记忆,最终彻底的消失在他们的心间。

    虽然,这些举世超脱者都是绝对不弱的存在,本身对于自我记忆的掌控能力,都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但,相对于这无尽天地的意志来说,他们这种掌控程度,却依然是太过微不足道了。

    面对着无尽天地的意志的力量,他们再怎么样保护自己的记忆,最终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记忆消失在他们的心间

    “我忘记了某些很重要的的弄西是那一股意志,让我忘记的”随着这种忘记成为事实,那些举世超脱者对于无尽天地意志的仇恨却是更加的强烈了。

    唯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这种心态,哪怕是在举世超脱者这个层次,也是存在的。

    对于这些举世超脱者来说,他们若是还记得玄湃真人,那或许并不会觉得这些记忆有多珍贵,毕竟那不过是关于另一名举世超脱者的记忆而已,哪怕是这些记忆之中涉及了其更进一步超脱的过程,也是如此。

    但,当这些记忆被清除,这些记忆在他们心中已经不存在的时候,情况就不同了。

    他们的心中,会开始猜测这些记忆到底是什么记忆,这些记忆到底有什么意义,为何无尽天地的意志会将自己的这些记忆清理掉,是不是这些记忆蕴含了什么秘密,让那意志戒备了

    等等等等,他们越是想下去,便越是会觉得那些记忆珍贵,那些记忆在他们的心中便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而这些越来越重要的记忆,却是已经被那意志所消除了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对于那意志的仇恨,自然便只会越来越强,而不可能会越来越弱。

    因此,在这时候,当那意志重新隐没无形的时候,众多举世超脱者对于它的仇怨,却已经是又上了好几个台阶了。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他们不知道能不能记得我们到底被消除了什么记忆”这样的侥幸心理出现在那些举世超脱者心中。

    随着,他们之间的联系,却是转眼间便增加了不知多少倍。

    很快的,那一个已经名存实亡的,举世超脱者组成的巨大联盟,却是再一次被他们拿了出来。一个巨大的联络体系,随着被建立起来。

    现如今,相比于当初这个联盟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举世超脱者的强者已经是增加了不知多少倍。而举世超脱者之中的强者,更是比起当初强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之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所建立的这个联络体系,自然就再非当初一般只能存在与他们自我的感知之中。

    当这个联络体系重新成型的瞬间,在这无尽天地之上,便有着一层无形的虚幻空间凭空诞生。

    这虚幻空间对于事实存在来说,乃是并不存在的。

    也即是说,任何存在,都无法在真实的所在之中发现这虚幻空间的存在。

    但,对于众多举世超脱者来说,这虚幻空间却就是真实存在的了。

    他们的意识,都能够直接进入这个虚幻空间,与其他所有举世超脱者如同面对面一般进行交流。

    甚至,他们自我的意识,都能够在虚幻空间之中占据一片区域,将自身的修行之道具现出来,成为这虚幻空间之中的某种景观。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众多举世超脱者很快的,百年已经是了解了整体的形势到底是怎么样的了。

    在这无数举世超脱者之中,确确实实是有些比较特殊的举世超脱者能够保留一些关于玄湃真人的记忆,虽然不算很多,但相比于其他完全忘记玄湃真人的举世超脱者来说,已经是强过不知多少倍了。

    但,这些记忆,他们却不敢拿出来

    因为,他们能够保留这些记忆乃是因为他们本质的特殊使得他们刚好有一部分记忆躲过了无尽天地意志的清洗的缘故。

    却并不是他们真的能够对抗无尽天地的意志。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他们将这些记忆分享出来,那岂不就是在大声的告诉那无尽天地的意志自己还残留有那些记忆,快来清洗我的记忆

    这种事情,那些举世超脱者怎么可能去做

    所以,虽然他们知道,但却依然只是他们知道一些而已,其他举世超脱者却根本无法从他们之处得到任何有关那些被清理掉的记忆的内容。

    “那些记忆,重不重要”有举世超脱者这样询问某一名依然残留着一些关于玄湃真人记忆的举世超脱者。

    “那是关于更进一步超脱者的记忆。”那些残留着一些记忆的举世超脱者这样回答。

    他们所保留的毕竟是相当残破的记忆,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他们说清楚那些记忆内容的关键,自然是不可能的。

    在这时候,他们对于那些记忆,也不过是一知半解而已。

    对于他们来说,这些记忆之中所保留的那些片段,就像是一个钩子一般,勾着他们去猜测那些被清洗的记忆的内容。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虽然记得那些记忆,但他们的情况其实也没有比起那些被清理掉记忆的举世超脱者好上多少。

    甚至,相反的,因为那些残破的片段,他们反而是对那些记忆有着更多的期待,觉得那些记忆更加的珍贵。

    毕竟,这些残破的记忆可是在讲述某一名举世超脱者更进一步超脱

    这样的话,原本的那些记忆所涉及的,这个过程,到底有多深入呢是只是在外面看到而已,还是说他们在这过程之中感应到了某种更进一步超脱的关键

    亦或是,他们原来其实是能够跟着更进一步超脱的,只是因为这些记忆被消除,所以才失去了更进一步超脱的机会

    这一切的一切,不断的从他们心底冒出来,让他们止不住的去猜测。

    这种猜测,在知道的人看来,自然是相当无稽,但显然的,对于一知半解的他们来说,这些猜测却还是相当有说服力的。

    毕竟,若不是这些记忆能够给他们带来这么多的好处,为什么这无尽天地的意志要将他们的这些记忆消除呢

    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些记忆如此重要,所以无尽天地的意志才会让他们是去这些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