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七十七章 劫数过去了?!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七十七章 劫数过去了?!

    “莫要被这天地蒙蔽了眼睛。天籁小说ww”那盟主淡淡的说道,神色当中蕴含了一种其它生灵所无法理解的深邃,就好似它所站的位置已经比起其它所有生灵要高上无数个台阶,所看到的世界,与它们所看到的似乎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一般……

    “被这天地蒙蔽了眼睛?”一名名生灵都喃喃着,似乎接触到了一些一直在那里,但却一直被自己忽略掉的秘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一切多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而已一般。

    这种感觉,使得莫名的烦躁在这些生灵的心中浮现出来。

    其中,有着一些生灵更是因为这烦躁而激而来内心深处压抑良久的暴戾,直接失去理智,冲出了这一处深渊,让这一处深渊之中的生灵数量再度减少。

    不过,这时候,无论是那盟主还是其它生灵却都没有心思去注意它们了。

    对于盟主与这些生灵来说,那些不能承受住这种暴戾冲击的生灵,没有资格当它们的同伴!现在离开,反而是省了它们的麻烦了……

    眼见众多生灵若有所思,那盟主才淡淡的道:“别忘了,我们是怎么出现的。我们难道真的是孤立无援?难道,我们真的没有任何靠山?”

    听到这话,所有生灵心中灵光闪耀,一个个的双眼大亮,俱是恍然大悟,眼前就像是有了一个全新的天地敞开来一般。

    “没错,我们可是来自混沌!我们最先出现的原因,可是这天地的劫数!我们的靠山,可完全不是这天地所能比拟的!”一名生灵怒吼出来,声音之中充满了狂热,兴奋。

    在这瞬间,它体内来自混沌生物的烙印忽然间开始散出混沌光芒,甚至透出了它的身躯之外,使得它的身上好似覆盖了一层灰色的云雾一般,显得那样的玄奇,那样的奥妙……

    随着这种变化,这生灵的身躯开始产生某种难言的变化,与这天地似乎愈的格格不入,但与那从下方深渊深处散出来的那种混沌气息却是愈的契合,愈的融洽了……

    这种变化,让周围的生灵一个个的侧目。

    要知道,在这瞬间领悟到这个的生灵相当不少,但真正产生这种变化的,却未有这生灵而已!

    这种模样,让众多生灵一看便知道眼前这生灵相当不简单。

    “它怕是这劫数当中很重要的个体……”这个想法,出现在越来越多的生灵心中。包括,那盟主!

    要知道,这盟主之所以能够想到方才的那种种,原因乃是当初凭空出现在它心灵深处的,那所谓天敌灌输给它的那无数玄之又玄的信息经过种种微妙而玄奇的变化之后的产物。

    那顶多也不过代表着它在那所谓天敌的眼中比较特殊而已,却并不代表着它本身就真的是在那众多拥有混沌烙印的生物之中是特殊的!

    事实上,在这些拥有混沌烙印的生物之中真正特殊的,真正重要的,至少,相对于这一次劫数来说,是真正特殊,真正重要的,却依然是隐藏在这深渊深处的那巨量生物之中!

    这时候眼前这生灵所产生的,其它生灵所无法产生的变化,显然便证明了它就是这盟主所正在寻找的那生灵了……

    “果然,我的猜想是正确的。”这时候,那盟主这样喃喃着,用一种莫名复杂的眼神看向这周身缠绕着灰蒙蒙烟雾的生灵。

    这生灵这时候却完全没有在意其它生灵的目光,此时此刻的它,无比惬意的享受着这种烙印极度增强的那种惬意感觉。

    在这瞬间,它有种自身只需要微微一颤就能够毁天灭地的强烈感应。

    之前它自身所担忧的一切的一切,在这时候看来,已经变得那样的微不足道。

    甚至,便是那原本它无比敬仰的盟主,那它感觉上似乎至高无上,只要一点青睐便足以改变一切生灵命运的天敌,也变得不再高贵,不再能够凌驾自己之上了。

    在这种心态之下,它慢慢的睁开眼睛,淡淡的扫过在这深渊之中的所有生灵。

    它的眼神之中在这时候带上了一种完全无法隐藏的不屑与鄙视。

    “可惜,虽然有着这样完美的基础,但终究已经受到天地太多的同化了。”它这样说着,身上的力量开始膨胀起来。

    庞大无匹的力量在这瞬间疯狂的向着这整个深渊疾扫而过,开始震荡着这深渊,让这深渊渐渐的从一片漆黑之中脱离,渐渐的化作一种类似混沌的,被灰蒙蒙的存在完全充斥的状态!

    随着这种变化,在这深渊之中的所有生灵都感到一种难言的复杂感觉从身上涌上来。

    这种感觉,介于痛苦与舒适之间,若是硬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便是,痛并快乐着……

    舒适的乃是它们的身体与自身来自混沌生物的烙印!

    这周围灰蒙蒙的存在覆盖住它们身躯的同时,便不断的向着它们的身体内部侵入,不断的改变它们的身躯,继而改变它们的生命烙印,使得它们的身躯与生命烙印在这过程之中时时刻刻的得到提升,得到升华。

    这,显然让它们感到无比的惬意,无比的舒适。

    但,同时,这种灰蒙蒙的存在却同时带着一种无比强大的意志,包含着乎想象的威压!

    这种意志,这种威压,不断的冲击着它们的星灵,冲击着它们的自我意志,使得它们在这过程之中时时刻刻的感受到自身的心灵担负着亿万吨的重担,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向着崩溃的深渊跨进,每时每刻都在走向崩毁,走向覆灭一般!

    这种感觉,自然是让它们感到无比的痛苦了……

    就在这时候,那改变了这深渊环境的生灵似乎变得极为不耐烦起来,它怒吼一声:“你们反抗什么?!难道你们不想回归本我,夺回久远的无穷力量吗?!”

    随着这怒吼,那从它身上释放出来的那无边灰蒙蒙存在开始愈的暴烈,愈的强盛起来。

    噗噗噗噗……

    声声轻响之间,数百名生灵承受不住这种忽然间暴涨的压迫,在这压迫之中,身心剧震,转眼间便已经是崩溃,重构。

    随着这种崩溃重构,它们看起来却就像是换了心智一般,变得与此时此刻那正散无边灰蒙蒙的生灵极为类似了……

    那生灵眼见如此,不屑的扫了其它生灵一眼,道了一声:“冥顽不灵……”

    之后,便懒得再理会其它生灵,不见什么动作,身体一耸,无边的灰蒙蒙便开始倒卷而回,最终重新汇入它的身躯之中,让这深渊重新恢复了之前的一片黑暗。

    那些方才被崩溃了身心,重构了心灵的生灵在这时候却是尽皆怜悯的看着那些依然在苦苦支撑的生灵,就像是它们错过了何等重要的机缘一般。

    “这一次的机缘,已经没有你们的份了。”那周身缠绕着灰蒙蒙烟雾的生灵这样对着盟主等人这样说道。

    说话间,便已经是一声招呼,带着那些方才刚刚被转化的数百生灵冲天而起,直直冲出了这深渊。

    在它们冲出深渊的那一瞬间,它们身上的气息开始疯狂膨胀,无边恐怖的破灭气息开始无止境的向着整方天地扩散而去,如同一片巨大的乌云一般,笼罩住了整方天地,让整方天地都陷入了一种破灭阴影之中!

    “杀吧!灭吧!这天地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了!”一声充满无比那杀机的怒吼随着传遍了天地。

    声声蕴含了无边暴戾的怒吼随着在这天地的各处爆出来。那恐怖的暴戾气息简直如同瘟疫一般,转眼间就已经是将这整方天地的气氛完全改变了。

    “它们似乎在怜悯我们……”在深渊之中,有一生灵叹了一声。看它的模样,却是显得极为不可思议。

    “这很正常。毕竟,在它们看来,我们失去了重新夺回最初力量与本质的机缘,自然是值得怜悯。”那盟主长呼出一口气,这样道。

    其它生灵在这时候一个个的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一种荒谬、后怕的情绪。

    荒谬的,乃是那些生灵分明就已经是失去了自我,完全被混沌所掌控,成为一种类似傀儡一样的存在了,居然反而认为这乃是天大的机缘,认为这种变化是一种完美的变化,这怎能让它们不感到荒谬?!

    而后怕,更不用说,那些生灵在之前和它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但只是被一个转化,思维居然就生了这样巨大的变化,这岂不是说,它们的遭遇生在自己身上,那自己怕也会生同样的变化?!也即是说,它们之前距离思维完全被转化,完全失去自我不过是一线之隔而已?!这让它们怎能不后怕?

    “幸好它们这样认为的,不然的话,怕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我们。”那盟主面上现出轻松之色,道。

    这话,让其它生灵都随着放松下来。

    确实,若是那些生灵的心态不是这样,不是认为那种转化对于它们来说乃是一种恩德,相当吝啬那种转化,不愿坚持更长时间,若不然的话,它们之中怕是绝大部分都会陷入那些生灵现在的处境之中……

    “不过,难道这就是盟主所言的机缘?这怎么看都是灾难吧?!”有生灵这时候对那盟主质问了起来。

    “这还不是机缘吗?你们没有现自己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吗?”那盟主却是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那生灵微微一愣,紧接着,眼神大亮,却是忽然现,自己无论是身心,都已经有了相当巨大的进步,实力更是至少提升了十倍以上了!

    这种变化,在原来怕是需要千百万年方才可能完成,而现在,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而已,居然就已经被它给获得了,这若不是机缘,什么才是机缘?!

    “我们,通过了考验,它们,并没有通过考验。事情,就是这么简单而已。”那盟主眼见众多生灵的情绪改变,接下去说道。

    这时候,一个老者开始从下方缓缓的上浮上来,它看着众多生灵的变化,眼中现出一股惊异的情绪:“居然留下了这么多,看来,这一次的劫数不大啊。”

    这老者,自然便是之前看到劫数诞生便沉入下方躲避的那一名老者了。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要继续在下面躲避吗?”有生灵很是不爽的道。

    很显然,这老者之前那种干脆利落的退缩躲避动作已经是让它们感到极为不满了。

    若不是因为这老者看起来依然高深莫测,哪怕是它们现在提升了这么多依然不能摸到它的真实,它说不定就已经扑上去给这老者一个教训了。

    那老者淡淡的扫了它一眼,道:“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这一次劫数,对我们来说,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只要我们留在这里,便不会再受到劫数的任何影响。”

    这话,让除了盟主之外的所有生灵自是一愣。

    紧接着,它们开始用各自的方法去感应,去推算,最终得到的结论无不告诉它们,眼前这老者所说的,确实是事实!

    它们心中原本存在着的,那种不断催动它们脱离这深渊去对这天地进行破坏的那种暴戾的冲动已经完全消失。一切,似乎已经是完全恢复了劫数之前的状态,好像是之前那种种恐怖根本没有生过一样!

    这种表现,分明就是它们已经是度过了这一次劫数的表现!

    “这怎么可能?!这甚至还不到一个时辰……”有生灵喃喃着,只感到事情已经颠覆了它们的认知,让它们在这时候只感到世界变得如此陌生,一切都变得如此难以理解。

    要知道,正常来说,一场波及整方天地这么大规模的劫数,至少也要以年计算的时光跨度才算正常啊。若是规模大上一点,千百年时光的时间跨度,也不算夸张。

    现在,从它们感应到劫数到现在甚至还不到一个时辰,甚至都能够用呼吸来计算,怎么可能劫数就过去了?!

    “劫数什么时候和时间联系在一起了?”那老者只是这样说了一句,便不再多言,继续如同以前一般躲在一个角落似乎呆又似乎在进行某种修行了。

    众多生灵看着它,现它再无任何说话的意思,那身上的存在感更好像是跳水一般不断削弱,不由自主的就渐渐将目光转向那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