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 威胁

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 威胁

    在这个瞬间,这阵王的阵法化身再有无穷大道符文浮现出来,瞬间覆盖住了之前专门为封禁罗帆与周围诸天以及天地的联系而构筑的阵法之上。

    这些大道符文本身并没有构筑成为另一个阵法。

    作为阵王,其手段自然不可能这般拙劣,只是一层层的阵法进行叠加……

    在这时候,这些大道符文以一种难以形容的方式,开始渗透进入那之前专门为封禁构筑的阵法之中,与那阵法之中的无穷大道符文开始相互结合,渐渐的融入了那一个阵法之中,与那一个阵法成为一个全新的,完整的,甚至是完美的整体!

    形成了,一座全新的阵法!

    拥有封禁,同时又有无法言喻的探测威能的阵法!

    随着这种变化成型,无穷无尽的波动开始在那阵法覆盖的范围之内激荡回环,开始将其所接触范围之内的一切事物的信息都开始不断的搜集起来,再反馈回阵法之中,继而通过阵法,传递到了那阵王的阵法化身之上,使得阵王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接收到了其中所蕴含的无穷信息……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每时每刻的,阵王都感觉自己对于这天地,对于那诸天,甚至对于罗帆的了解都在不断的深入。

    隐隐间,他有种自己已经弄清楚其中一切秘密的感觉。

    “果然是逆行之路,居然如此完善……”其中,最为明确的一点结论便是这个。

    通过对这诸天,对那一方天地的探究,他却是极为清晰的感受到,罗帆的天地、诸天之中所蕴含的,那种属于走逆行之路的强者方才可能拥有的种种完善规则。

    这种情况,走正行之路的修士,除非是达到九劫强者才可能做到,甚至,哪怕是九劫强者,在某方面,也都会有所不如。

    这,显然便是罗帆走的道路乃是逆行之路最好的明证。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这时候却是神色颇为平淡。

    此时此刻,他却也是极为忙碌。

    同样的,也有着无穷信息不断的通过诸天,通过那天地,涌入他的心中。

    探查,本就是相互的。

    那阵法释放出来的波动在不断的探查那诸天、那天地对于一切秘密的同时,其自然而然的也将自身的秘密敞开来,让那诸天,让那天地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其秘密。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波动得到信息,得到秘密的方式,乃是其与那探查波动进行接触。

    因为接触所产生的某种微妙的改变,才使得其中所蕴含的秘密能够通过波动来感知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被波动探查到的事物,自然也同样接触到了那波动,同样也能够感受到那波动的种种变化!

    如此一来,其显然便相当于,也同样是在探查那波动,继而通过那波动,探查到这波动背后的存在的秘密!

    而这时候,罗帆也正是这样做的……

    正是因为如此,在这时候,他方才能够对那阵王的这阵法有着越来越清晰的了解。

    那阵王通过阵法得到越多属于罗帆的诸天、天地的信息,他也就同样通过这些波动,得到越多属于阵王的信息!

    这种收获,显然是相互的。

    而相比于自身的秘密,自身的信息被知道,罗帆显然更加在意自己所获得的。

    毕竟,再怎么样,这诸天,这天地,对于他而言,既然已经成型了,那其中他该获得的一切,其实就已经被他获得了。

    之后所能够获得的,就都是惊喜,都是意外的收获。

    正是因为这样,他方才能够以极为豁达的心态,任凭那些六劫强者在那天地之中肆虐,方才能够每每有半点收获,便感觉值回票价。

    有着这样的背景,这其中所蕴含的秘密,对于他来说,却也就并不是一定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了。

    如此一来的话,在这时候,哪怕其中的秘密,不断的被那阵王探查到,对于他而言,那也只是相当于一个已经被自己完全嚼透的东西,再被其他人去舔舐一般而已。

    显然的,这样的情况,他显然并不会多在意。

    甚至,若是这样那阵王还能够得到一些收获,一些罗帆所不知道的东西,那对于罗帆来说,更是一种惊喜这就相当于在自己已经嚼透的食物再榨取出一些养分出来一般……

    显然,只要战胜心理障碍,这就是绝对的惊喜。

    至于这些被榨取出来的意外惊喜他能不能获得,那更不用多说,这时候他通过那天地,那诸天在不断的探查那波动,自然也会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接纳那些波动所获取到的,种种从诸天,从天地之中获得的信息了。

    对于这种情况,一开始,那阵王自然是并不清楚的。

    毕竟,罗帆这种做法,与他的认知实在是有些违逆。

    正常人,显然并不可能会这样豁达的对待自己的秘密……

    但,别忘了,他是在探查这诸天,是在探查这天地!

    而罗帆这种反过来的窥探,自然不可能没有任何痕迹显露出来,这些秘密,自然都会在那诸天,在那天地之中,显现出一些异状。

    这样的异状,自然便能够被那波动渐渐的感应到。

    最终,稍稍一分析,自然便能够知道其实在干什么了。

    如此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罗帆的态度,他的应对方式,自然也便会被阵王所知道。

    当知道这一点之后,阵王就觉得一阵不可思议。

    同时,心中又涌起一种理所当然的情绪。

    作为这道尊之路之中,亿兆强者之中都不一定能够找到一个的,走逆行之路的修士,有着这样特别的做法,似乎再正常不过。

    而,似乎也唯有这样的心态,才能够在这已经被真圣宣布是无比困难的逆行之路走到如今这一步,而且看起来潜力还没有耗尽,似乎还能够再前进几步,甚至达到真圣之前的最后**颈……

    “怪不得你能够成长到这一步,我忽然有些不敢让你飞升上去了。”这时候,阵王却是叹息一声。

    在之前,他并没有多看重罗帆。

    再怎么样,他都是八劫强者之中的强者,作为八劫强者之中的强者,哪怕是八劫强者,没有一些特别手段,不是特别强悍的存在,他都不会多看在眼中。

    毕竟,在第八层道尊之路中,八劫强者的数量,至少也是以亿来计算的……

    若是对任何一名八劫强者都高看一眼,那么,岂不就足足有之以亿来计算的八劫强者,足以在他眼中被高看一眼?!

    所以,唯有八劫强者之中的强者,以及有些特别手段的存在,方才可能被他真正高看一眼。对于那些不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存在,哪怕是八劫强者,他都并不会觉得有什么特殊之处,甚至将其当做蝼蚁都有可能。

    连八劫强者都是如此了,更何况是并非八劫强者的存在了。

    而显然的,罗帆很不幸的,便并非是八劫强者。

    虽然,他的境界,已经是无限接近八劫强者,甚至在某方面,相比于一般八劫强者都要更加强大几分,这种本质也并没有改变。

    这种本质的差距之下,这阵王在原来怎么可能多看得上罗帆?

    对于他而言,之前的罗帆,其实也就相当于让他感到颇为有趣的蝼蚁而已……

    虽然看起来似乎颇为用心的探索其秘密,但也就相当于在研究蝼蚁罢了。

    而现如今是,在发现了罗帆这种与众不同的心态之后,他却就忽然发现,自己看低了对方。对方个,或许并不是蝼蚁,而是,神龙幼崽!

    虽然这时候看起来还很是幼小,距离自己还有着颇为遥远的差距,但,那却只是暂时的而已。

    有朝一日,当其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却就有能力给自己带来无比巨大的威胁!

    而这时候,他的态度,他的行为,若是对于一个比较狭隘之人来说,却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怨了。

    虽然,看起来罗帆并不像是那么狭隘的存在……但,这也只是这时候而已,别说等到其变得能够威胁到自己的时候其性格会发生什么变化,单单说,若是期待于对方不对付自己,期待对方展现自身的豁达这才来避免自己不会受到对方的伤害,这种心态,显然并不是真正强者的心态。

    强者,并不是无惧一切挑战,并不是没有困难创造一切困难也要上的存在。

    强者,是拥有一种,无论多小的成功几率,都要努力追求成功的那种心态的存在。同样的,也是尽可能消除自身侥幸心理心态的存在!

    而显然的,将自身的安危,寄托于罗帆日后无比豁达,完全不在意他现在的冒犯的心理,便是一种侥幸心理!

    显然的,这阵王,当然不可能有这种心理。

    所以,在这时候,当罗帆真正有可能成长到威胁到自己,而且也有可能在日后秋后算账的可能性之后,他显然就不可能再完全不管罗帆了。

    因此,在这时候,他才会有这样的说法。

    “是吗,看起来你不像是那种遇到什么有潜力之辈都要在萌芽状态便抹杀的那种人啊。”罗帆这时候只是说道。

    “这不一样,我其实还是挺惜才的,但,你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根本无法把握你的心态。不然的话,你让我在你的心中种下一个暗示怎么样?只要种下这个暗示,让你日后不要找我麻烦,我现在就不找你麻烦。甚至还会帮助你。”那阵王笑道。

    罗帆却是哈哈一笑。

    他甚至都懒得回答对方。

    让对方在自己心中种下暗示,让对方影响自己的内心,让对方影响自己的意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别说是他了,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刚刚踏足修行界的修士,只要有着追求,也绝不可能任凭他人在自己的心中种下暗示,也绝不可能让其他人影响自己的内心!

    内心的独立性,完整性,这是一名生灵最重要的根本。

    也是生命成长升华必备的前提。

    若是罗帆敢于在这时候让其他人在自己心中种下暗示,敢于让其他人影响自己内心的意志,那就几乎相当于,他彻底放弃了成就真圣的希望。

    从没有任何一名真圣,是在他人的控制之下成就的!

    真圣,本就是要打破一切,超脱一切,甚至便是混沌状态,都要对其再不成为阻碍,再没有任何限制。

    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某种暗示限制住?!怎么可能会被某种操纵力量限制住?!

    如此这般一来的话,若是他敢于让其他人在自己内心之中种下暗示,那当然便和直接放弃自己的前途,直接放弃自身成就真圣的可能性没有任何区别了。

    这样自断前途的做法,罗帆怎么可能去做?!

    哪怕是在这时候和这阵王拼命,哪怕是自身已经没有任何底牌,哪怕是面对阵王他必然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他也绝不可能做出那种让对方在自己心中种下暗示的决定的。

    所以,这时候,对于对方这种话语,他甚至就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了。

    阵王显然也知道罗帆是绝不可能同意的,所以对于罗帆没有回答自己提议,也并没有半点意外。

    毕竟,他若是认为罗帆可能会同意这种提议,那他何必还会担忧罗帆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若是罗帆可能同意这种暗示的话,那几乎就代表着,现在就已经是他的巅峰,别说是要成长到更高层次,别说是要成长到真圣之下的最后**颈了,便是成长为八劫强者,都是相当渺茫的。

    哪怕是,这时候他距离八劫强者似乎只是最后一小步,甚至已经是只差半步了,也是如此。

    没有自强自立的心态,没有超脱一切的意志,任何成长,任何进步,都不可能得到。、

    至少,在他们这个层次是如此。

    所以,这时候他之所以说这么一句话,其实也不过是为了表明他们彼此之间的矛盾,其实已经到了难以调和的境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