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四十八章 阵之世界观

第三千三百四十八章 阵之世界观

    在这时候,罗帆却并没有马上向阵王出手。

    虽然看起来他的处境似乎已经是无比恶劣,但事实上,现如今的情况,其实更尴尬的却是那阵王。

    毕竟,阵王的用意是为了彻底封锁住罗帆与这诸天,与这天地的一切联系,以便能够彻底的将他摆在案板上随意的操作。但事实却是,他明明已经是做到了自己这化身所能够做到的极致了,罗帆却依然和这诸天,和这天地,保持着最后的一点联系!

    甚至,他都还能够借助这点联系,反过来对他的秘密进行窥探,反过来不断的牟取他所拥有的秘密!

    这样的情况,显然代表着,这阵王对于罗帆的估计有着漏洞。

    而对于阵法而言,这几乎就代表着,这阵法在最初设计的时候,便有着致命的破绽!

    这样的情况下,想要破除这样的阵法,显然就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了。

    所以,这时候看起来是罗帆处于极为恶劣的境地,但事实上,他却是手握着能够翻盘的机会。

    哪怕是,他尚且没有展露出能够翻盘的底牌,光是现在的表现,他也已经是有着极大的机会翻盘了……

    如此一来,在这时候,更需要着急的,显然并不是罗帆,而是那阵王的化身!

    而且,这时候,也是阵王在担忧日后的罗帆能够给他造成威胁,真正想要动手解决罗帆的,也是阵王。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自然并不需要着急出手,反而是那阵王,需要思考怎么出手才能够解决罗帆。

    只有隐藏起来的底牌,方才算是底牌,方才有着最大的威慑。

    底牌一旦掀开,那就不再是底牌,而是变成了明牌,威胁要么大减,要么便是彻底的没有了威胁。

    这时候,无论是阵王还是罗帆,都极为清楚这一点。

    所以,这时候,阵王却也没有等待罗帆主动出手,只是不断的散发出大道符文,不断的在自身覆盖住罗帆周围无比广阔范围的那阵法之上再覆盖上一层又一层的大道符文,不断的融合进入那阵法之中,让那阵法得到一次又一次的升华,向着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攀登。

    在这过程之中,他也没有放弃对罗帆这诸天,这天地,乃至罗帆自身的探查。

    通过这样的探查,他不断的接近罗帆所拥有的秘密,接近逆行之路的秘密。

    但,同样的,他自身的秘密,也在不断的通过这种探查,泄露给了罗帆。

    对于这一点,这阵王自然是有所准备。

    这时候他覆盖住阵法的那些符文,那些让阵法一次又一次的升华的大道符文,有着很大一部分所起到的作用,便是要尽可能的限制自身的秘密泄露给罗帆。

    当然,再怎么样,他都只能够减少这种秘密的泄露量而已,却不可能彻底的消除这种泄露。

    原因很简单,这种泄露的根源,乃是因为他对罗帆的秘密的探查所引起的。

    是一种作用力与反作用的关系。

    显然的,作用力出现,便必然会有反作用力。

    再怎么巧妙的运力手法,顶多都只能够转换这种反作用力出现的方式而已,他却怎么样都不可能将其彻底消除的。

    放在这里,显然便是,只要他对罗帆的秘密的探查在进行,那么,他的秘密,便必然会在这种探查的过程之中泄露给罗帆!

    虽然,他可以改变这种泄露的方式,泄露的程度,让罗帆想要得到这种泄露的秘密变得越来越困难。但再怎么样困难,都是有着可能的……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这样所施展的种种手段,其实也是另一种程度的泄露秘密。

    想要升华阵法,想要避免秘密泄露,自然便需要对探查手段进行改变,以尽可能的削减秘密泄露的可能。

    而这些升华阵法的手段,探查手段的改变,对秘密泄露的削减,等等等等,显然便都蕴含了一些秘密。

    这些秘密,显然足以让罗帆对他越来越了解。

    对于阵王来说,这一点他自然是相当清楚的。

    在之前罗帆展现出通过他探查手段的反作用来反过来探查他的秘密的手段之后,他便已经是没有了侥幸心理,完全不再将罗帆当成一个蝼蚁来看待,而是看成一个对他有着极大威胁的强者。

    面对着这样的强者,他自然是会尽可能的估计一切可能。

    这时候,这种改变手段所可能泄露出来的秘密,他自然也有所预料。

    不过,预料归预料,再怎么样,他都不可能就此放下对罗帆秘密探查。

    若是为了避免自身的秘密泄露而不再探查敌人的秘密,那和因噎废食有什么区别?不探查对方的秘密,施展出来的手段哪里可能会有针对性?最终战斗起来,取得胜利的几率,怕是会大幅度的降低……

    甚至,可能根本无法取得胜利。

    相比之下,探查秘密,虽然也会泄露自身的秘密,似乎也同样危险。

    但,显然的,这就有着争斗的空间了。

    到底是我先探查出你的秘密,还是我的秘密先泄露给你,是我先抓住你的弱点,还是你先抓住我的弱点,这就得看他们彼此的手段有多强了。

    而显然的,这其实就是开始了争斗。

    虽然,这种争斗,相比于直接硬碰硬来说,显得更加隐晦,但毋庸置疑,这便是一种争斗!

    事实上,当修士的境界达到一定境界之后,这种形式的争斗,几乎可以说是必然存在的。

    哪怕是罗帆,在以前与其他强者争斗的时候,其实也同样有着这种争斗形式的存在。

    只不过,在以前,从没有任何修士能够与他纠结到这个程度而已。

    在以前,他所遭遇的敌人,要么便是比他弱小许多,要么便是比他强大许多。比他弱小的,他探查对方的秘密,对方根本就无法感觉到。

    连感觉都感觉不到,自然也就无法反过来通过他的探查手段来反过来探查他的秘密了。

    而比他强大许多的强者,他却又感觉不到对方探查自己秘密的手段,同样的,感觉都感觉不到,他自然也就无法反过来通过这样的探查手段反过来得到对方的秘密了。

    所以,在以前,他却几乎没有碰到过,在这种探查阶段便开始如此纠结的状态。

    而现如今,对于眼前这阵王,情况却就与其他时候完全不同了。

    阵王虽然本体的实力相比于他要强大许多,境界本身似乎比他要高上相当不少,但,其在这里的,终究只是一具阵法化身而已。

    其实力,在化身的拖累之下,却也不过是相当于勉强跨过界限的八劫强者罢了。

    这样的实力,相比于罗帆虽然有些优势,但在罗帆所拥有的诸多底牌之下,这种优势,却根本达不到绝对的程度。

    因此,他是他们的实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说就已经是基本区域平衡的状态。

    而这种平衡,就使得,他们在这种探查阶段,谁也无法彻底压过谁。

    罗帆,因此而能够感应到对方的探查手段,也能够反过来通过这种探查手段来探查对方的秘密。而阵王,也同样能够感觉到罗帆的探查手段,也能够反过来,尽可能的避免自身的秘密在这种探查之下泄露出去。

    当然,再怎么样,阵王的境界都是要比罗帆要强上一些的,所以,这时候,占据主动的,才是阵王。这时候,主动探查的,才是阵王……

    这种探查的过程,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

    不过,对于他们两者来说,他们的交锋,却已经是足足进行了数亿兆次之多!

    罗帆虽然境界相比于阵王要差上一些,但却也是已经引动第八次大劫已经降临半步的那种存在。这样的他,时间对他而言,显然已经是几乎没有什么意义了。

    只要他需要,将一瞬间当成亿万年,都只是等闲。

    相比之下,阵王,却也不差多少。

    或许他没有罗帆所积聚的那些时间观念,能够将亿兆年与一瞬间等同起来,但,他的境界,他的能力,都让他足以跟上罗帆的反应,在一瞬间与罗帆交锋个亿兆次,那当真是半点都不困难。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这时候,在那一瞬间,他们方才能够交换这么多次。

    而这么多次交换之后,罗帆的无数秘密,自然都已经被阵王所知道。同样的,阵王的无数秘密,也同样被他所知道。

    “这么奇特的世界观,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产生这样的观念的。”这时候,阵王对着罗帆这样叹息一声。

    却是,通过那无数次的探查,他却已经是大概明白了罗帆的则之世界观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罗帆而言,则之世界观便是他内心深处对天地,对世界,对混沌,乃至其他一切的认知的总结。

    哪怕是明明知道有着其他无数种世界观存在,但在他的内心之中,却就真正的认为,天地、宇宙、世界、混沌,乃至一切的一切,其根源,都是则!

    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则来构成,用则来解析!

    但,显然的,这只是他自己的观念而已。

    对于其他修士而言,这种观念,显然是无比荒谬的。并不是一两名修士会这样认为,而是,任何一名修士,只要是有着自身世界观的存在,都会这样认为。

    当然,若是推而广之,任何修士的世界观,对于其他有着自己世界观的修士而言,都同样是荒谬难言的……

    一旦,什么时候其他修士觉得这种世界观不荒谬,而是颇为有道理的时候,那就代表着,其观念已经被扭曲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阵王对于罗帆的则之世界观会有什么看法,那却是不言而喻。

    而与阵王相对的,罗帆同样是通过这不知多少亿兆次的交锋,探查到了属于这阵王的无数秘密。其中,关于阵王的世界观,同样也是在他的探查之下被总结了出来。

    至少,总结出了一个大体的轮廓起来。

    而很是理所当然的,阵王的世界观,乃是阵之世界观!

    在他的认知之中,天地、宇宙、世界、万物、乃至一切的一切,都是由阵构成的!

    这种世界观,看起来似乎很常见,似乎在无数修士之中,可能会有着无数种有着这样相同观念的存在。

    但,显然的,这是不可能的。

    世界观这种东西,是绝对独立的。哪怕是看起来完全相同的世界观,因为是不同人总结出来的,其便必然会有着一些不同。

    若是发现不了这些不同,无法从相同之中,得到独属于自己的,完全契合自身认知的那些特质,那便并不是真正的总结出自己的世界观!

    那顶多,也就只是认同某种世界观而已……

    同样的,阵之世界观,在无数天地之中,出现在不知多少修士身上。

    哪怕是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持有这种世界观的六劫强者,怕都要以亿来计算。

    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的阵之世界观都是相同的。事实刚好相反,虽然都号称阵之世界观,但不同的阵之世界观,在本质上却是有着天壤之别,甚至可能完全相反!

    放在这阵王身上,他的阵之世界观,并不只是认为天地宇宙万物混沌乃至一切的一切只是阵法构成的而已。

    他对于世界的认知,对于天地的认知,对于混沌的认知,并没有止于这一步若是止于这一步,那他也就不可能成为八劫强者,更不可能在那战场之中被称作阵王了。

    事实上,阵王的认知,却还要更进不知多少步。

    他,硬生生的,将这种根源,深入到了,某一个独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阵法之上!

    一个无比简洁,又无比复杂,无比玄奇,又无比粗糙,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甚至难以准确描述出来的阵法!

    无比细小的,阵法。

    那个阵法,事实上,唯有对于这阵王来说才有意义,对于其他任何修士来说,哪怕是其他同样拥有阵之世界观的修士而言,也同样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