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 世界观之争!

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 世界观之争!

    这种阵法,对于其他人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但,对于阵王而言,便是他认知当中的,天地、万物、宇宙、世界、时空、能量、物质、混沌甚至一切的一切的根源!

    在他的眼中,一切,穷根究底,都能够追溯到,这一个极为简单,甚至难以称作阵法的阵法!

    这种情况,其实在任何世界观之中都存在。

    像是罗帆的则之世界观,那则,对于他而言便是一切的根源。但,对于其他存在而言,这则又算什么?在他们的认知之中,则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甚至可能只是将其当做是另一种自己认知当中的一切的根源的另一种说法而已……

    甚至,就算是同样是阵之世界观,其他修士的阵之世界观,穷根究底,其所追溯的那阵法,也并不是这阵王的阵之世界观所追溯而到的阵法。

    这样的情况,对于阵王而言,他的认知当中,显然便会认为其他阵之世界观是错误的。

    其他阵之世界观所追溯的那个阵法,对于那些抱持这种世界观的修士来说,是一切的根源,是一切的真髓。但对于他而言,那却就像是则之世界观的则,像是力之世界观的力,像是元之世界观的元等等等等等一般,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而这时候,通过之前那一番相互了解,那阵王明白了罗帆的则之世界观的根源的同时,罗帆却也同样看透了阵王的阵之世界观的真髓,看到了,那个被他当做是一切源头的阵法的存在。

    当然,这样并没有让他就此掌握阵之世界观。

    就像是之前所说的,这个阵法,对于阵王来说,是无比玄妙的。但对于其他人而言,却是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显然的,这个其他人,包括了罗帆……

    所以,这时候,就像是阵王绝得罗帆的世界观很是奇特一般,他也同样绝得阵王的世界观很是奇特。

    “这种话,你觉得有什么意义?”罗帆只是淡淡的说道。

    “当然有意义,我的世界观,比你的接近完美。所以,你觉不觉得,我的世界观,能够对你的认知造成冲击?”阵王却是这样说道。

    罗帆眼中透出恍然之色,不过却并没有为自己的处境而有半点担忧。

    对于自己,他却是有着绝对的信心。

    他的则之世界观经历了无数次的冲击,无数次的完善,就在刚刚,甚至都才完成了又一次完善。

    这样的世界观,他怎么可能会对其没有信心?!

    可以说,若是一般的修士,一般的七劫强者,甚至一般的八劫强者对于自身的世界观的坚定程度是一的话,那罗帆度与自身世界观的坚定程度,便是一万,十万,甚至百万,千万!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这种硬碰硬的世界观对碰,他却是觉得,自己有着极大的优势。

    甚至,心底还觉得,那阵王选择这种方式来与自己对抗,那绝对是以彼之短攻我之长!

    对于罗帆的想法,阵王自然是不知道的。

    作为八劫强者之中的强者,以世界观对碰碾压敌人,破坏敌人的修行根基,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无比自然的手段了。

    事实上,在这之前,哪怕是八劫强者,真正能够挡住他的,也只是少数之中的少数而已。

    当然,即便是挡不住他的世界观的冲击,被他的世界观扭曲自己的世界观,对于那些强者而言,也并不就是绝望。

    那毕竟只是一种影响而已,终究并不是彻底的改变。

    既然只是影响,那自然便能够消除。

    不过,这种消除方式,却并不是那么容易,不光是需要漫长的时光,耗费无尽的精力,甚至还需要一定的运气,才可能做得到。

    当然,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堆积,运气终究会到来的,所以,最终,消除影响,还是能够做到的。

    但,这对于这阵王来说,已经是足够了。

    至少,敌人落入这样的下场,对他而言,便代表着他已经在战斗之中取得了胜利。

    而在他过往的经验之中,那些在这种战斗之中失败的强者,最快恢复的,也足足耗费了至少千万年时光,方才消除自己世界观对其世界观的影响,算是彻底恢复过来。

    而有一个最慢的,从战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数万亿年之久,都依然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

    数万亿年没有恢复,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这数万亿年来,他的世界观完全无法获得任何成长!而这也就代表着,他的道行境界,他的实力,都没有任何进步!

    这样一来,哪怕是当初他与阵王是实力相当的,现如今也绝对不再是他的对手。

    更别说,若是当初他与阵王实力相当,又如何会受到如此严重的世界观之伤?!

    这种实力的对比,从当初就已经是展现得再明显不过了。

    对于这一点,这阵王自然是无比清楚。

    所以,一般而言,对于在这种世界观的对碰之中败于自己手下的存在,他一般便不会再投以任何注意。

    更不再会觉得其有任何威胁。

    由此,自然便可以知道,这时候他为何要与罗帆进行这种世界观的对碰了。

    要知道,他之所以一定要和罗帆作对,乃是觉得罗帆有着足够的潜力,可能会在成就八劫强者之后,对他造成威胁。

    既然如此,那么,他只需要确定罗帆无法再对其造成威胁,那他自然便能够安心了。

    而只要他在这一次的世界观对碰之中取得胜利,给罗帆留下足够的世界观之伤,那么,罗帆便再不会对他造成威胁了……

    这样的话,也免得他需要将罗帆抹杀。

    毕竟,终究只是觉得对方可能有潜力在日后给自己造成威胁而已,就因为这样就要将罗帆彻底抹杀,彻底毁灭,这显然是有些过分了……

    虽然,给对方留下世界观之伤,在这时候看起来似乎很是残酷,甚至会让对方觉得这还不如杀了他。但,这终究只是一种伤势而已,而伤势,是能够恢复的……

    至于自己失败的可能,这阵王自然是半点都不怀疑。

    之前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已经铸就了他无敌的信念。

    在这种信念之下,只要实力不是远远强过他,他便不觉得自己在世界观上会比对方弱小半点。

    而显然的,罗帆虽然是走逆行之路的修士,但道行境界却也不过是接近八劫强者而已,这样的存在,他怎么可能会觉得对方的则之世界观可能会凌驾于自己的阵之世界观之上?!

    世界观的直接对碰,罗帆以前也进行过许多次。

    但,显然的,那种影响,其实都是在无形之中的影响而已。

    虽然,在事实上,他是借助自身的世界观对其他修士的世界观进行碾压,甚至直接扭曲了他们的世界观,让他们彻底的认同自己的则之世界观。

    但,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潜移默化的结果。

    或许他有意识的进行这种影响,但,那些被他影响的修士,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能够真正进行有力的反抗便一败涂地,根本难以反抗他所施加的影响。

    却从没有,真正进行势均力敌的世界观对碰!

    而且,是这种如此有目的性的,世界观对碰。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这种直接的世界观对碰,他可以说是相当陌生的。

    甚至,在一开始,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这种直接的对碰,对于其中的种种变化,更是完全一头雾水。

    对于这样的情况,那阵王自然是更加自信了。

    这种情况,对于他而言,却已经是遭遇过不知多少次了。而每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几乎都代表着,他已经胜利了一半。

    毕竟,他进行这种世界观的碾压,本身就不可能每一次都面对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存在。而并不是与他势均力敌的存在,对于直接进行世界观的对碰,却就有极大的可能如同罗帆这般,是从没有如此直观遭遇到的。

    这样一来,他们对于这种世界观的直接对碰,会有多陌生,便可想而知。

    就像是两个人在玩游戏,一个已经是将游戏玩得出神入化了,另一个却连规则都只是刚刚知道而已,这样玩起来,谁会胜利,这难道还用得着说?除非那连规则都只是刚刚知道的人本身的智商远远超越另一个人,能够做到在瞬间就将那规则玩出一朵花出来,否则的话,其失败就是注定的。

    这时候,罗帆对于这种直接以世界观进行的战斗方式的陌生,在这阵王的眼中,显然便足以让他直接将其打入新手的阵营了。

    而显然的,作为阵王,他怎么可能会认为罗帆的智商远远超越他?

    这种将自身踩到泥里头的想法,若是可能出现在阵王身上,他也就不可能成长到现如今这一步了。

    在这时候,阵王满面自信,自身身上开始有着无形的虚影浮现出来。

    这一方完全由阵法组成的天地的虚影。

    这虚影出现之后,周围的一切自然而然的变得虚幻,而这虚影也自然而然的变得真实起来。

    变得虚幻的,不光是包括那天地,那诸天,甚至包括了那阵王本身,以及,那外界无边广阔的,道尊之路第六层,乃至整个道尊之路!

    与此同时,在罗帆身上,同样是有着一个虚影渐渐的浮现出来。

    这,便是他的则之世界观的具现!

    就像是,那阵王身上所浮现出来的虚影比那时他的阵之世界观的具现一般……

    同样的,这虚影在出现之后,便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变得真实,周围的一切,也同样开始渐渐的向着那阵王周围出现的虚影出现之后所浮现出来的虚幻转变。

    这种并不同步的虚幻化,就像是两个次元互不干扰一般,似乎两者之间完全没有任何联系,更没有相互影响出现。

    但,随着两者的虚幻程度越来越接近,最终,在某一瞬间,两者终于彻底的融合在一起,就像是两个次元,彻底的融合在一起一般。

    到了这一步,那出现在罗帆身体周围的则之世界观具现,却终于直接与那阵王的阵之世界观处于同一个空间,开始直接面对面了!

    “接下来要怎么做呢?”这时候,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同时,随着这个想法,更是有着无数种猜测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虽然他并不清楚正统的世界观的直接争斗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发生,但却并不妨碍他做自己的计划,做自己的猜想。

    毕竟,作为独自修行到现如今,距离真圣之下的**颈只差几步的存在,罗帆的探究能力,推演能力,怎么都不可能有多弱。

    哪怕是眼前这种争斗方式对他而言是完全陌生的,他也依然能够通过眼前他所知道的种种条件,推演出许多借助这种种条件争斗的方式,甚至推演出种种在这种种条件之下取得胜利,获得巨大优势的方法!

    当然,这种推演的结果,或许在某些地方可能比起所谓的正统争斗方法更加有效率,但,绝大多数,显然都必然会有着种种漏洞,种种破绽存在的。

    就像是,初学某种游戏之人,他必然会有无数奇思妙想,其中,虽然会有神来之笔,但绝大多数,却必然是已经被证明过,是有着巨大破绽,是走不通,是可能导致失败结局的想法……

    在这时候,罗帆就是那个初学者,虽然,他比起一般的初学者,要高明无数倍,强大无数倍,但本质上,依然是一个初学者。

    这时候,那阵王却已经是采取行动了,他开始无限的扩张自己的阵之世界观,那阵之世界观开始随着不断的演化,不断的变幻,最终在这一片难以描述的所在之中,形成了,一方无比广阔的,几乎要将这一片难以描述所在彻底充满的,阵之天地出来!

    这阵之天地出现之后,便开始如同时间加速一般,开始演化出无穷无尽的,正常天地可能诞生的一切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