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放开

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放开

    在其中,生灵,自然是演化的重中之重。甚至可以说,其他的一切,都是为了生灵的诞生所服务的。

    这些生灵诞生之后,开始自然演化,自然成长。

    很快的,就发展出了一个个千奇百怪的文明出来,并诞生出了各种或是粗陋,或是精妙的修行体系。

    不用多少时间,那天地之中的生灵,便已经是获得了探索天地之外种种的能力。

    而且,这种能力,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疯狂的加增强着……

    “原来是以这样的方式去争斗……”这时候,罗帆心中却是有了明悟。

    在那阵王的世界观具现天地开始演化的时候,他的则之世界观也同样开始演化为天地,并在天地之中开始不断的诞生正常天地所拥有的种种出来。

    甚至,在他的则之天地之中,那众生演化的速度,成长的速度,都比起阵之天地之中的众生所演化的速度,成长的速度,都要快上不少。

    对于这种变化,阵王却是半点都不在意。

    不同的世界观,对于生灵的亲和度是不一样。

    在之前不知多少次世界观争斗之间,他在这一方面落入下风的,也有不少次。

    但,每一次,在最终都是他取得胜利。

    如此一次次胜利堆积之下,他怎么可能会在意在这方面自己落入下风?!

    甚至,之前一次次的经历已经告诉他,在这方面对方获得上风,那在其他方面,便必然会有着巨大的破绽。

    毕竟,在他的认知之中,自己的世界观,是最为平衡,最为完美的。

    既然自己最为平衡,最为完美的世界观,都只能够有这样的速度,那便表明,其他人的世界观有着超越自己的生灵衍生速度,那便是将某一方面削弱了……

    而他所需要做的,就只是找到那削弱的一点而已。

    在这时候,在阵王的阵之世界之中的生灵开始探索天地之外的种种之时,罗帆的则之天地之中的生灵,甚至已经在更早的开始探索这天地之外的无尽虚空了。

    虽然,某一方遵循某种世界观的天地之中诞生出来的生灵所走的修行之道可能是任何一种。毕竟,那世界观只是描述天地构成,描述万物的构成,描述一切的根本的一种观念而已。

    这样的存在,若是有着什么偏向,若是一旦定死,便限制死生灵的修行之道,那么,这种世界观,怕也不过是一种粗陋的,没有多少可取之处的世界观而已。

    根本就不足以支撑修士成长到多高的程度。

    所以,正常来说,遵循任何世界观的天地所衍生出来的生灵所创造出来的修行之道,必然有着无限可能。

    但,显然的,这只是理论上。

    若是那世界观完美无瑕,没有半点偏向,没有半点瑕疵,那其中任何一种修行之道出现的可能性便是相同的。

    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别说罗帆还不是真圣,哪怕是真圣,其世界观,其实都是有着偏向的!

    别的不说,若不是有着偏向,在那些完美天地之中,在那些大天地之中,为何会有些修行之道,被称作正统?有些修行之道,便被斥为旁门左道?

    若是没有任何偏向,那,任何修行之道,都是正统!

    再进一步,某一方天地之中的先天道体的存在,便是代表着,这天地的世界观对于天地影响的存在。

    某一方天地的先天道体的模样,便是这一方天地的开辟者的模样。

    至少也是具有这天地开辟者的绝大多数特征的模样。

    而这,显然便代表着,这天地的开辟者的烙印,深深的刻在这一方天地的根源之上。唯有如此,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这种情况,也就代表着,这一方天地的世界观,本身便是有着偏向的,并不是真正完美的,如同自然诞生出来的天地一般,没有任何偏向,任何修行之道,都是有着平等的可能性的。

    显然的,在罗帆所遭遇到的那无数天地之中,除了极少数特殊的天地之外,其他几乎一切天地,都有着这样的偏向!

    而其中,有着多少,是直接来自真圣的?!

    连真圣,都无法做到毫无偏向,让自身的世界观变得完美无瑕,更何况是罗帆这等连真圣都不是的存在了。

    他们,留在自身世界观之中的痕迹,只会更多。

    若是说,真圣对于天地的影响更多的是集中在对其中先天道体的形象的影响而已的话,那么,罗帆这等存在,他们对于自身世界观所构筑的天地的影响,却就涉及更多了。像是修行之道,显然便是在其影响范畴之内。

    因此,无论是罗帆,还是阵王,其中所诞生出来的修行之道,虽然看起来有着无数种可能,但在一次又一次的淘汰,一次又一次的考验之后,最终的修行之道,都不知不觉间向着他们彼此的修行之道靠拢!

    像是阵王的阵之天地之中,阵法,便是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修行的主流!

    在那其中,走其他修行之道确确实实也有着成功的可能,有着达到巅峰的希望,但显然的,走阵法之道,借助阵法来修行,却才是修行速度最快,达到巅峰的可能性也最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生灵会怎么选择,那根本不用多说。

    对于生灵而言,这天地发展成为什么模样,是不是偏向开辟者自身修行之道的模样,那根本是无所谓的事情。他们只在意,自己能不能修行到巅峰,自己能不能够打破一重又一重的束缚!

    如此一来,那能够更加完美的提升自我,能够更加快速的升华自我的修行之道摆在面前,他们怎么可能会视而不见?

    当然便会选择这种发展更加顺利的阵法之道了……

    同样的,在罗帆的则之天地之中,情况也是类似的。

    其中的生灵,在创造修行体系的过程之中,自然必然会有些修行之道刚好契合罗帆的则之修行之道。

    而这些修行之道,一旦出现,自然便会脱颖而出,在一次又一次的淘汰之中,如同金子一般,散发出愈发璀璨的光芒。

    如此一来,自然便是渐渐的让这一方天地之中修士越来越多的选择这种修行之道,自然也就将这修行之道发展到一个越来越不可思议的程度。

    因此,哪怕是原则上,这两方天地之中衍生出来的修行之道应当是千奇百怪的,但最终,两方天地之中真正占据主流的修行之道,却很是“巧合”的,刚好便和他们各自的修行之道差不多……

    当然,虽然种类差不多,但这两方天地之中所诞生的修行之道,距离罗帆与阵王自身的修行之道,自然还是差了无数。

    毕竟,这些修行之道乃是根据他们自身的世界观所衍生出来的,是有着根源的修行之道。

    而那两方天地之中的修行之道却是完全是在巧合之下所衍生出来的,是因为刚好契合天地的需求,这才蓬勃发展而成。

    这两者的区别,便好似是一种东西,是完全按照某个模板制造出来的,而另一个东西,刚好能够放在某个模板之中而已一样。

    完全按照某个模板制造出来的东西,自然是无比契合那模板,其大小,也能够做到在那模板的承受范围之内最大的程度。而刚好能够放在某个模板之中的东西,那自然顶多也只是比那模板要小而已,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刚好契合那模板,完全填满那模板的每一个空隙的……

    罗帆与阵王自身的修行之道,便好像是完全按照世界观的模板所构筑出来的东西。而那些天地之中所诞生出来的修行之道,便好像是刚好能够放在世界观模板之中的东西而已,其差别有多少,可想而知。

    这两方天地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远。

    毕竟,此时此刻,罗帆与那阵王之间的距离,也并不算太远。

    因此,很快的,两方天地之中诞生出来的生灵,便开始相互接触了。

    而一接触,因为世界观本质的不同,彼此之间却是没有任何废话,便直接开始争斗起来。

    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还只是族类不同所造成的影响而已,便几乎是不可共存了。现如今,接触的可是完全遵循两个相互敌对的世界观的天地所衍生出来的,完全不同的生灵。

    这样的生灵,怎么可能和平共处?!

    所以,他们的争斗,看起来仓促,但其实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而这种争斗一旦出现,却就开始不断扩散,最终,便是两方天地的全面战争爆发。

    相比于阵王,罗帆毕竟没有多少经验,在对天地的调整之上,却是终究不如阵王那么有针对性。

    因此,哪怕是他的天地之中生灵发展的速度更快,修行界成长的速度更快,但终究还是渐渐的落入了下风。

    在这种天地的争斗之中,则之天地却是渐渐的败退,其所占据的虚空范围,被渐渐的压缩回来,最终,在某一瞬间,甚至直接便被压缩回去则之天地之中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阵王自然是极为淡定。

    这种发展,却只是证明了他事前的猜测而已。果然,并没有意外发生……

    而这种状况,对他来说,却是已经遇到了不知多少次了。现在再多一次,对他而言,自然也算不得什么的。

    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淡定。

    相比于对方的淡定,罗帆这时候自然不可能再那么淡定了。

    若是这时候他依然淡定,那他就不是强者,而是傻子了……

    “之前实在是犯下了太多的错误,错过了太多的机会了。”感受着那天地的节节败退,罗帆心中却是闪过这样的想法。

    虽然没有经验,但并不代表他是傻子。

    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之后,之前阵王所做的种种调整,种种他看不透的准备,自然便已经尽皆被他看透。

    下次若是再有这样的机会,他必然便不会错过这些调整,这些准备。

    但,可惜的是,这时候不是下次,这时候,他错过的终究已经是错过了。

    对他们来说,时间虽然能够随意调整,只是一种类似重力方向一般的属性而已,但并不代表着,他们能够随意的逆转换时光。

    特别是,有着不同存在同时存在于这一片虚空的时候,更是如此。

    罗帆想要逆转时间,也得阵王同意才行……

    不然的话,他也就只是逆转自身的天地的时间而已。

    甚至,便是这种逆转,都不一定能够成功。毕竟,阵王可能对其逆转进行干扰。而就算是成功了,那也只是将这一方天地打回原形而已,虽然有重来的机会,但终究已经落后对方太多,最终所得到的,怕也是更差的结果,而不会是更好的结果。

    如此一来的话,在这时候,罗帆却也只能够在心中暗自告诫自己下次不能够再错过机会而已。

    不过,哪怕是这样,他却也没有太过惊惶。

    哪怕是到了这一步,他也依然有着机会!

    反败为胜的机会!

    即便是这时候他的天地看起来已经是节节败退,则之天地之中的生灵,已经被逼迫得不得不回收天地之中,难以再将自己的触角探及天地之外了,也是如此。

    别忘了,之前耗费那么多时间,那么多精力,构筑了那无数的则之天地虚影他是为了干什么的。

    现如今出现的则之天地,看起来也不过是一方天地而已,其本质到底是什么,难道还用得着说?

    它,却不过是罗帆真正的则之世界观之中,极为微不足道的,一小点而已!哪怕是,这一小点,在之前,已经是他的世界观的全部了……

    这时候,他已经大概弄清楚了那世界观的争斗到底是怎么样的了,自然再不需要继续限制自身的世界观演化,当下,便是轰然放开自身对世界观的限制,让自己原本为了保证自己的心灵能够承受那世界观而压制的,世界观的演化真正开启。

    随着他放开了这限制,瞬间,那则之天地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