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五十一章 决意

第三千三百五十一章 决意

    只是瞬间,便开始有着一重又一重的虚影出现在那一方则之天地之上。

    紧接着,不等那阵王反应过来,这些虚影便开始如同被排斥出去一般,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脱离了则之天地,如同被极大的棒球一般,向着四面八方疯狂飚射而出。

    而且,在脱离那则之天地的过程之中,这些虚影更是开始快速的扭曲起来,渐渐的和则之天地变得越来越不同起来。

    “怎么回事”这时候,阵王终于反应过来,只是心中却是充满了更多的迷惑。

    这种秦光,显然已经是超乎他的理解范畴了。

    在那一片虚空之中的天地看起来那是天地,其中的一切,似乎也都遵循正常天地的规则,但,那其实本质却只是世界观而已。

    之所以有那种种看起来好似正常天地一般的变化,不过是因为那一片虚空本身的特殊而已。

    在其中所发生的任何变化,归根到底,都应该是世界观之中所包含的内容的演化结果。

    也即是说,其中的天地变化,其中的生灵变化,甚至其中的修行界变化,一切的一切,都必须在那世界观之中找到相对应的点,而且在其他诸多方面,也都有着相应的观念配合,这才能够出现。

    那去并不像是什么真正的天地一般,只需要有足够的力量,有着足够的想象力,就能够就什么都能够出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那一处所在之中,则之天地居然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变化出现,这显然已经完全颠覆了他对罗帆世界观的了解

    让他忽然怀疑,自己之前对那则之世界观的了解,是不是都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了。

    在这时候,从那则之天地之中被送出去的虚影却是源源不断,哪怕是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已经是有数千万个虚影被送出去了,也是如此。

    似乎,这种虚影的产生,能够永无止境一般。

    而在这时候,在最外面,最初一批被送出去的虚影,却已经是变得凝实,从虚影,化作一方方天地的模样了。

    只是,这一方方天地的模样,看起来却是和原来的则之天地有着极为本质的不同,似乎就是另一方完全不同的天地,让人无法将其与则之天地联系在一起。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那天地真正凝实之后,便开始快速演化,渐渐的有着无穷生灵诞生出来,同样的,修炼体系,也开始诞生,强者也开始出现。

    不用多久,便开始自然而然的,将触手探及到这天地之外

    一旦将触手探索到天地之外,他们自然便很快的探索到彼此天地的存在。

    与之前和阵王的天地想接触之时不同的是,这一次,这些天地之中的强者彼此接触之后,却并没有敌对,而是很是理所当然的进行合作。

    之所以有这样的不同,自然便是因为,他们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着天壤之别,但本质,却是同一的。

    他们的天地,所遵循的大道,都是同一个

    而同一个大道,其中所衍生出来的生灵哪怕是表现得再怎么不同,也有着某种共性在其中。

    这种共性,使得他们本能的知道彼此是自己的同类,本能的知道,彼此之间的利益是相同的

    有着这样的本能,他们自然很难真正敌对起来。

    这,与不同世界观的天地所衍生出来的生灵有着本质的不同。

    如此这般一来,一方天地诞生,便代表着,罗帆这一方的力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两方天地的诞生,便增加了两倍,三方天地诞生,便是三倍

    而这时候,在则之天地周围所拥有的天地数量,却已经是以亿万来计算

    而且,这还并不是尽头,在则之天地之上依然是有着虚影源源不断的产生,源源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而每一个虚影,都代表着,一方类似则之天地的天地

    换句话说,每一个虚影的出现,都代表着,罗帆一方的实力,增加了一方类似则之天地最基础体量的量

    “怎么可能”这时候,那阵王却已经是完全被无法置信的情绪所充斥了。

    这时候的他,甚至已经没有心思去探究为何罗帆能够拥有这样的手段,居然能够在那世界观战场之中,衍生出这样不可思议的变化。

    哪怕是,他的阵之天地相对于则之天地有着一些优势,足以将则之天地逼迫得节节败退,甚至这时候都已经是打入则之天地之内,开始对则之天地施加影响,继而将一部分是则之天地占为己有了。

    但,面对着罗帆这一方的阵营忽然壮大了这么多倍,这种优势又有什么意义

    阵之天地就算是再怎么逆天,能够抵得过两方则之天地,这已经是很是夸张了。但这时候,它的对手有多少那可是以亿万来计算其数量的,类似阵之天地的存在啊

    这样的情况下,对于阵之天地来说,失败,可以说就是必然的了。

    接下来的疑问就只有一个,那便是,这种失败到底是会有多么惨烈

    “必须当机立断了。”这时候,阵王心底闪过这样的想法。

    随着这样的想法,他的身体微微变化,紧接着,一种隔绝一切的韵味从他身上释放出来。

    随着这种韵味,他的身上更是开始有着一种彻底独立的感觉透出。

    这种情况,让罗帆瞬间便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分明便是,他主动断开了自己与本体之间的联系

    这种联系一旦断开,也就代表着,他发生什么,都不可能再波及到阵王的本体。也代表着,从今往后,这阵王的阵法化身,已经是成为了一名独立的生灵,再非是任何存在的化身了

    至于他为何要这样做,罗帆自然是相当清楚,这却是在已经明白自己必然会失败之后,先尽可能的止损。

    毕竟,这时候他们的争斗是发生在什么领域之中

    他们的争斗,可是发生在世界观的领域之中的

    在这样的争斗之中,一旦失败,那可就代表着,自身的世界观要被破坏,甚至被扭曲,被改变。

    而这样的影响,可不会只是局限于化身而已。

    这样的影响,完全就是作用在强者的意识之上,作用在强者的认知之上。一旦失败了,被改变的,被扭曲的,便是其整个认知,是其整个意识

    这样的话,哪怕是失败的只是一具化身而已,真正受到影响的,也依然是他的本体本身。

    哪怕是,他的本体和这化身可能是隔了混沌状态

    放在现在,也就代表着,一旦阵王的化身失败,那真正受到影响,受到扭曲的,也将是阵王的本体本身。

    若是阵王的本体没有及时的将这种联系斩断的话,说不定等到战斗结束,他的认知,他的意识,就已经都被扭曲成为另一个模样,他的修行根基,也将彻底被破坏了。

    有着这样的风险存在,阵王会有什么样的决定,那难道还用得着多说

    毕竟,再怎么样,化身都只是化身而已。

    就算是化身再珍贵,只要危急本体,那便是不可原谅的。

    所以,在这化身的失败必然会影响到本体的时候,他自然会第一时间抛弃这化身。

    事实上,这时候他只是斩断这化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并没有直接将这化身毁灭,抹去,这已经算是相当仁慈了。

    当然,这其中或许也有着是这化身自主采取行动的缘故。

    因为是这化身主动采取行动,所以,其本能的,便选择了对自己最为有利的方式,也即是,让自身独立,不再牵连本体,而并不是直接消除这化身,算是彻底消除一切隐患。

    毕竟,消除化身的话,对于阵王而言,也只是损失这化身而已。

    但,将这化身与本体的联系斩断,那虽然避免了这个时候罗帆对这化身世界观的影响、扭曲会波及本体,但这化身的独立,却可能造成另一个问题,那便是这化身可能成为本体的敌人

    这种情况,虽然可能性不会很大,但显然也是存在的。

    至于说可能性不大,原因自然是因为这时候这化身的处境的缘故。

    若是这化身这时候是完好无损的,事实完全没有任何危险的,那么,其存活下去,获得自由,继而开始想办法与本体争斗,那是几乎必然的。

    化身与本体之间的矛盾,可以说是不可调和的。

    化身要独立,要自由,而本体却不可能让化身得到独立,得到自由。

    这根本需求,使得化身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与本体和平共处。

    如此这般一来,任何化身,一旦得到独立之后,都必然会成为本体的敌人。就算是再温和的性格的化身,也都会想尽办法去到本体所不可能再找到他的位置,以避免自身被本体重新收回去成为化身。

    这阵王的化身,也不会例外。

    对于这一点,阵王本身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若是在正常情况,在化身依然有着生存机会的情况下,他便绝不会做出现在这种决定,不可能让自身的化身摆脱自己的控制,得到独立。

    但,显然的,这时候,这化身的情况可并不是正常的情况,并不是那种有着生存机会的情况

    这时候,虽然受到影响的只是化身的世界观而已。

    但,这种影响可并不只是以前他与其他强者的世界观争斗的时候所出现的那种影响。

    在以前,他与其他修士的世界观争斗之中,实力对比再怎么悬殊,都是两方天地之家难道实力对比。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一方实力差上许多,也有着很多手段能够在自身彻底败亡之前,结束争斗,让那失败的影响,不至于达到不可收拾的境地。也即是说,不至于真正达到,一旦失败,其世界观便将受到无法逆转,无法挽回,无法修复的扭曲

    这样一来的话,失败的结果,顶多也就只是自身的修为停止增长,自身的前途蒙上一层灰而已。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有足够的精力,有足够的运气,终究还是能够恢复过来的。

    但,现在,在与罗帆的世界观争斗的战场之中,他们双方的实力对比,早已是悬殊到一个他都无法理解的程度。

    那可并不是一两倍,甚至几十倍,几百倍的那种差距,而是亿万倍的差距

    这样的巨大差距之下,这阵王所知道的,结束战斗,在彻底败亡之前,付出一定代价摆脱争斗的手段,却已经没有任何一种能够起作用了。

    这样的结果便是,最终,这争斗的结局,必然是他的阵之世界观被彻底的扭曲,彻底的同化,最终,将彻底的化作则之世界观

    虽然,只是似是而非的则之世界观,但和原来的阵之世界观,却已经是再非同一个,哪怕是耗费再多时间,也只能够在这种似是而非的则之世界观的基础上进行升华,进行蜕变而已。

    却再不可能重新恢复阵之世界观的模样了。

    如此这般的结果,显然不可能是阵王所能够接受的。

    哪怕是,只是阵王的化身而已。

    按照阵王自己的性格,面对着这样的下场,他必然会反抗到底,哪怕是玉石俱焚,都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下场。

    而化身,其性格,在一开始,显然是与本体是一般无二的,所以,阵王的本体无法接受的结局,其化身,也不可能接受。

    这也就注定了,在现在这种战斗之中,按照西按在的形势,这化身,哪怕是得到了独立,也不可能继续存在下去。无法继续存在下去,自然也就不可能再对阵王的本体造成任何威胁,当然的,也就再不需要担心其可能给本体带来的新隐患了。

    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在明知道这种做法并不是最为完美的做法的情况下,选择将化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彻底斩断这种做法。

    若不然,这化身的本能再强,也不可能彻底改变本体的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