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五十二章 揭示

第三千三百五十二章 揭示

    “看来,你已经被牺牲了。”这时候,罗帆却是淡淡的说道。

    眼前的形势显然已经是逆转了过来,原本落入下风的他,却已经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显然的,占据优势的他,却是有着足够的精力,足够的时间,来做战斗之外的其他事情。

    比如,这时候研究一番这阵王化身的心态,便是其中一种战斗之外的事情。

    听到这话,那阵王的化身面色却颇为难看。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次是玩脱了……

    本来事情不至于发展到这一步,但,就因为他过分的谨慎,最终却是让他成为了牺牲品,这种感觉,显然是并不十分好受。

    哪怕是,在这之前,他的意识是本体的意识,他做出的决定也是本体的决定。

    毕竟,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

    之前他站的立场,乃是本体的立场,是阵王的立场。

    而现如今,他站的立场,却已经是这化身自己的立场了。

    作为阵王的本体,他对牺牲这化身,自然是不会有半点迟疑,只要能够保住自己,或者能够让自己得到最大的好处,那么,这种牺牲化身的决定,他做出来绝不会有半点心理障碍。

    但,显然的,这只是对阵王的本体来说而已,若是站在这化身的立场上,那这牺牲的,可就是他自己了!

    任何人,在知道自己居然被牺牲掉,居然没有将再无热奈何生存的机会,那显然都不会感到高兴的。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这阵王的化身要就此坐以待毙了。

    他的本体能够直接斩断化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来彻底免除自身受到影响的可能,由此算是解决了这一次的麻烦。

    但,对于化身而言,麻烦,显然才刚刚开始。

    他,显然无法如同本体一般舍弃某种东西来达到免除自身麻烦的目的。

    所以,这时候,哪怕是明明知道反抗的成功可能性很小,但这阵王的化身,却也没有就此停下反抗的打算。

    此时此刻,他并没有回答罗帆的这话,而是开始召回之前已经攻入罗帆则之天地之中的那些生灵,让那些生灵快速手段回归自身的阵之天地,并开始努力的重新排布那些生灵,或者说,修士,将他们开始按照阵法的原理,努力的结成一体,让其为阵之天地的强大奉献一份力量。

    阵之天地,本身便是以阵之世界观为根基所构筑而成的。

    作为这样的天地,其与阵法的亲和度,自然是超乎想象的强。

    而这一方天地之中诞生出来的生灵,其所衍生出来的修行之道,也都是因为这天地的这种根源而不知不觉间,阵之世界观的修行之道之中。

    而显然的,这种阵之世界观的修行之道,对于阵法,自然是更加的亲和。

    如此一来的话,这阵王化身的目的,自然是很轻易的就完成了。

    在所有生灵各就各位之后,那阵之天地,却是散发出一种永恒不朽的气息,感觉上似乎已经无视了外界的一切变化,哪怕是有着无穷攻势降临,都不足以让这一方天地有任何变化一般。

    这便是无用修行阵之世界观的修行之道的修士与天地按照阵法原理结合起来之后的成果。

    有着这样的成果,代表着,这一方天地的安稳程度,已经是比之前提升了不知多少倍了。

    虽然,这种做法,相当消极,似乎注定了失败的结局,但,显然,这种做法,却足以将这个失败的结局大幅度的推后。

    而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变化便可能发生。

    现在他看起来是注定了失败,但,这也只是现在而已。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会出现一些变化,使得他重新获得一些生机呢?

    虽然,将所有希望寄托于那可能出现也可能不出现的生机之上显得很无奈,甚至足以让人绝望。但,再怎么样,有着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强。

    作为刚刚获得独立,算是刚刚拥有生命的这阵王化身,却不可能真的那么容易的就抛弃自己的性命,哪怕是在极度绝望之中,他也要尽可能的挣扎更久一点!

    而且,除了让自己能够活得更长时间之外,他也需要这些时间来让自己寻找出路。

    “看来,你已经感觉到了。”这时候,罗帆却是笑着说道。

    他这时候却并不着急将阵王的化身毁灭。

    而是操纵着那些天地诞生出来的生灵,不紧不慢的向着这阵之天地扩张而来。

    这种不紧不慢的扩张,速度自然不会很惊人,但,其声势却是相当的震撼。

    更是有着一种无可抵御的韵味透出。

    “你是什么意思?”阵王的化身本想要不理会罗帆,但终究还是被罗帆这句话所吸引,当下便开口问道。

    “化身在独立前后,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这种区别,并不只是独立性而已。更不只是心态罢了。而是包含了更多的,更加本源的东西。”罗帆只是说道。

    “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阵王的化身心中隐隐有着预感,接下来罗帆所要说的东西,对自己将无比重要,甚至可能是自己的全新出路!

    “看来,你还没有真正想清楚,需不需要我给你一些时间?”罗帆这时候却是笑道。

    他能够看出来,这阵王的化身看起来虽然已经知道了许多东西的样子,也是在努力的为自己那些知道的东西而做准备。

    但,这一切,显然都只是本能的催使而已。

    在真正的理智上,他却尚且没有真正的了解这一切的根源,没有真正了解,自己在这过程之中所感受到的,那种本质的不同,到底是什么本质的不同!

    “不需要,你现在就可以说了。我想,你现在说出这些话,并不只是为了提醒我而已吧?”阵王这时候却是说道。

    虽然他只是阵王的化身,但他本身在这之前却是拥有阵王的一切思维,一切记忆,乃至世界观的。

    对于这样的他而言,他怎么可能会忽然间就变得愚昧?

    所以,他自然能够一眼看出来,这时候罗帆对他说出这些话,显然并不只是为了调侃自己,并不只是为了提醒他而已,而是必然有着他自己的目的。

    这种目的,必须让他知道方才他所说的那些东西,甚至,还必须包括接下来他所说的那些东西。

    看清了这些,他自然便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罗帆都必然会将他所想要知道的那些东西告诉他!

    因为知道这个,所以这时候他方才这样直接便提出要求。

    “看来,你果然不是本体。若是你的本体的话,哪怕是明知道我必然会说,也不可能会直接说出这种话来的。”罗帆淡淡的笑道。

    若是在这里的乃是阵王的本体,或者说,乃是阵王本体意志所掌控的化身的话,那么,在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能阻止罗帆告诉他那些东西的情况下,阵王最有可能的表现便是,装作不屑一顾。而绝不会直接提要求!

    毕竟,对于阵王的本体而言,他有着足够的底气,足够的底牌,迎接罗帆所带来的一切挑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完全不需要给罗帆面子,自然是怎么让罗帆不痛快就怎么来了。

    硬是顶过去,装作完全不感兴趣,对其不屑一顾,显然就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了。

    但,若是化身的话,情况显然就不同了。

    化身的底牌,显然没有本体那么多,那么强!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显然便冒不起险。哪怕是明明知道罗帆会告诉他他所需要知道的那些东西,自己并不需要担心,也不需要着急。但,万一呢?万一就因为自己的态度不对,所以罗帆不将那些东西告诉他了呢?

    那对他而言,显然便可能遭遇到极大的损失。

    因为这种情况,所以,这时候他才会这样的表现。

    而通过这种表现的不同,自然也就能够反推出到底是化身还是本体了。

    阵王的化身这时候只是盯着罗帆,却并没有搭话的意思。能够直接询问出来,这已经是相当难得的情况了,作为彼此敌对,甚至逼迫得本体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存在,阵王的化身怎么可能会有任何好感?

    自然是能不回答他的问话,就怎么不回答了。

    所以,这时候罗帆所面对的,当然也就只有沉默这么一个态度了。

    “好吧,既然你想要知道,那我便告诉你吧。化身在独立之后,和本体,其实已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了。所以……”罗帆并没有说下去,但他相信,有着这么一个开头,那阵王的化身,必然能够想到许多东西。许多他需要让他想到的东西。

    “不同的个体,不同的个体……”阵王的化身却并没有如同罗帆所想的那般,瞬间就想起他所指的到底是什么。

    毕竟,乍一听罗帆那句话的话,其实可以指向的东西还是箱单的多的。而罗帆所说的那句话却几乎就像是一句谁都知道的废话……

    是这样一来的话,想要找到罗帆话语之中所指的东西的话,那显然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不过,再怎么样,这化身也都是的阵王的化身,也都拥有一切阵王的记忆,拥有阵王大部分的思维模式。

    如此这样的他,其思维速度之快,不言而喻。

    很快的,他便找到了,最为契合罗帆所指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你是说,我现在的世界观,已经再不是之前的那种世界观了?!”阵王的化身双眼一亮,似乎看到了一方广阔无边的天地浮现在自己面前。

    化身与本体在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自然是一体的,彼此的世界观也都是相同的。

    毕竟是同一个意识,同一个自我,自然的,世界观当然也就是同一个了。

    但,这也只是在碍化身和本体是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而已。当两者的联系被斩断之时,情况就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当这种联系被斩断,那么,化身,便将彻底的独立开去,成为一个独立的,与有着区别的意识或者说意志。

    而显然的,世界观这种存在,乃是完全根基于认知而出现的。

    而认知,显然是根基于意识,根基于意志而存在的。

    意识出现了变化,意志出现了变化,那么,认知,当然也就会出现变化。而认知出现变化,那么,世界观,当然也就需要同时发生变化了。

    就像是这时候,这阵王化身的意识,和阵王的本体,显然就有了极大的却区别。

    哪怕是,两者分开的时间,只是一小会而已……

    如此区别之下,阵王的阵之世界观,哪怕是这时候看起来依然无比契合阵王的化身,但,那也只是因为现如今阵王的化身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不通过,依然是将那阵之世界观当成是自己真正的世界观而已。

    换句话说,这,只是一种惯性罢了。

    这样一来的话,作为阵王的化身,他显然需要重新整理自己的世界观,需要重新建立自己的世界观。一个与阵王本体的世界观或许相同,或许相似,但本质却绝对不同的世界观!

    在这之前,对于阵王的化身而言,世界观这种东西,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至少,没有修行角度上的意义!

    就像是,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哪怕是他建立了再完善的世界观,对于他而言,又有什么修行上的帮助?

    显然是半点没有的。

    而对于修行上没有任何帮助,那么,世界观的变化,世界观的扭曲,世界观的破灭,只能让也不会对他的修行上有任何影响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时候,对于阵王来说,情况,显然就已经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危险。

    哪怕是,这时候他的阵之天地似乎已经要彻底被颠覆,彻底被改造,甚至彻底福灭掉,也是如此。

    毕竟,这阵之天地,代表着的,乃是阵之世界观,而阵之世界观,已经不再是他的世界观了……

    这样的世界观,就算是被则之天地彻底颠覆,彻底扭曲,彻底改造,于他而言又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