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 看到希望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 看到希望

    反正,这世界观,也不是他的……

    甚至,相反的,这样的世界观被扭曲,被颠覆,被改变,被彻底改造,对于他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样的话,他能够通过这种世界观的变化,彻底摆脱本体的阵之世界观的影响。从而,能够更加容易的找到独属于自己的世界观!

    毕竟,作为独立的生灵,作为有着野望,同样想要更进一步,想要超脱,想要永恒的生灵,他也同样有着整理出独属于自己的世界观的想法。

    而想要整理出独属于自己的世界观,自然便需要先摆脱其他世界观根深蒂固的影响,让自己重新拥有选择的机会。而在这时候,阵之世界观,却就已经是变成了他这样做的阻碍。

    若是阵之世界观一直存在,那便相当于一个杯子之中的液体一直是满的,哪怕是明明知道,这液体并不是自己想要的水,但,因为其已经填满了这一个杯子,自己所想要的水,却已经是无处可放了。

    相比之下,若是将这些液体扭曲,却就相当于硬生生的将这看起来很像是一杯水的液体扭曲成为另一种形态。比如,烟雾……

    这样的话,想要将其清除出杯子,再将这杯子填满,显然就轻松了许多。

    当然,这个只是最好的情况而已。

    事情当然不可能尽是向着最好的方向发展,这终究是一场战斗之中的一些变化而已。这种变化,却是为了对他形成打击而出现的,却并不是为了给他的修行带来便利而出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最终的结果,也即是,那液体最终用变化的形状,是会变成烟雾,还是直接变成固体,将那杯子的空隙填满,那就只能看运气了。

    不过,再差的,却也不至于比现在更差就是了……

    正是因为如此,这时候,阵王的化身方才会有着这样的表情,对于这种阵之世界观被颠覆,被扭曲,被改造的结局,不再如同之前那般排斥了。

    当不再排斥之后,他就觉得,眼前这种情况,却也不再是那般恐怖了。

    相反的,反而是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壮观涌上来。

    “为什么,你的世界观居然会膨胀到这种程度?”最终,阵王甚至直接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来。

    这个疑惑,也是阵王本体的疑惑。

    明明在自己感觉的时候是很是正常,虽然观念有些奇特,但结构什么的,都并没有太过特殊的世界观。怎么一转眼间,就已经膨胀了这么无数倍,从原本和阵之世界观相当的体量,硬生生的膨胀了不知多少亿万倍!

    这种情况,让他怎能不好奇?

    甚至,他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逆行之路所拥有的特质了……

    毕竟,他虽然听说过逆行之路,也知道逆行之路和正行之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道路,其中的细节也必然会有些不同。但,终究到了现在才第一次见到走逆行之路的修士。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他自然很容易就将这往逆行之路与正行之路的本质区别这上面去想。

    罗帆这时候却是淡淡的一笑,道“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虽然,你并不是原来的阵王,但,我们现在可依然是处于敌对的立场。你觉得,我有必要将我的秘密和你解说清楚吗?”

    阵王的化身听了,愣了愣,接着叹息一声,果然如此,想要直接询问出答案,却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罗帆和自己再怎么样,都依然是处于敌对状态。这时候他们所在的位置,依然是那世界观的战场。

    哪怕是,阵之世界观的失败,对于自己来说已经不再是那种难以接受的结果了。但,那只是对他而言罢了。对于罗帆来说,情况可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若是失败了,对于他,同样依然可能代表着前途无亮。

    在这样的情况下,得有多心大,才可能将自己的秘密毫无保留的向着对手解说清楚?难道你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彻底吗?!

    心胸豁达,也不是这样一个豁达法啊……

    在这时候,哪怕是再怎么放缓动作,第一批修士,也终究是与那阵之天地接触在一起了。

    彼此之间,却是爆发了无比惨烈的战争。

    虽然,对于罗帆与阵王的化身来说,这一场世界观之战的结果其实已经不太重要了,只要没有落到罗帆彻底失败的结果就可以。

    但,显然的,这只是对于他们来说而已。

    对于这些天地之中的生灵而言,情况却是完全不同了。

    毕竟,对于他们而言,这一片世界观战场,便是他们的所有!

    在这里的敌人,便是他们不共戴天的敌人!

    如此一来的话,在与那阵之天地接触的时候,他们会有什么表现,自然便不言而喻了。

    所以,这时候,他们方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和之前阵王的化身并没有独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

    阵王的阵之天地处于防御状态,而罗帆一方的诸多天地,所处的却是攻击状态。

    按照道理来说,攻击应当是比防御更加有优势的。

    毕竟,破坏总比建设容易……

    但,显然的,现如今放在阵之天地上,情况却并不是这样理所当然。相反的,现在占据优势的,却反而是阵之天地。

    至于其中的原因,那更加简单。

    毕竟,阵之天地现如今所拥有的,乃是整方天地连同和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的一切力量来参与防御。而相比之下,罗帆一方,虽然参与的天地众多,但每一方天地,却都只是派出一些修士而已!

    一方倾尽全力,一方却是有所保留,这样一来,哪怕是双方的实力对比极为悬殊,一时间,也是不可能分出胜负的。

    而在局部战场上,自然也是这倾尽全力的一方,占据一定的优势。

    所以,虽然整体战场看起来无比惨烈,但形势,却是并没有如同预想当中那般一边倒,阵王的阵之天地,在这时候,其实却依然是能够支撑,甚至,对罗帆一方,形成无比巨大的打击,让罗帆一方的实力受到了不小的削弱。

    虽然,结局其实已经是注定的了……

    但,这样的情况,对于阵王的化身而言,显然还是有着一定的好处的。

    至少,这一段时间里面,他却是有机会直接观察罗帆的世界观是怎么样的。

    也即是说,有机会,弄清楚罗帆所不愿意直接告诉他的那些秘密,那为何他的世界观会忽然间膨胀这么多倍的秘密!

    这里可是世界观战场,在这里,世界观甚至直接具现为天地,直接将其中的一切奥妙展露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弄清楚某种世界观的秘密,显然比起在这战场之外更加简单。

    毕竟,在战场之外,世界观是虚无缥缈的,甚至是唯心的。

    而在这里,他只需要对这战场,对敌人的天地进行观察就可以了。

    明明知道这一场争斗的胜负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影响,阵王的化身自然是将注意力更多的放在自己在意的地方。

    这世界观的战场乃是参与者共同构筑而成的。

    也即是说,参与者,其实就是这一片无边广阔的虚空的根基所在。

    如此这般一来,任何参与者,自然便都能够通过这种特质,清清楚楚的感应到这虚空之中的一切表象。

    换句话说,哪怕是,落入绝对下风的阵王化身,也能够在这时候,清清楚楚的感应到,这整片虚空之中所存在的,那无数则之天地的种种!

    “这些天地几乎没有任何共同点,怎么可能是同一种世界观的产物?”观察了一番这无数则之天地,阵王的化身愈发的惊疑不定了。

    眼前这种景象,让他更加难以理解。

    他虽然乃是这一片世界观战场的构筑者之一,但终究只是之一而已,并不是全部。所以,他能够看到敌对方的诸多天地的表象,但却也只能止于表象而已。根本无法真正渗入那天地的本质,渗入达到那天地的大道。

    不然的话,光是这种观察,就已经足以给其带来无穷的优势,让那些天地对其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任何感知触及,便几乎相当于全部触及。

    若是他们感知能够直达天地的根源,直达大道,那几乎就相当于,他的手段能偶股直达大道,直达根源了。

    这样的话,他只需要心中一动,甚至就能够轻轻松松的将无数天地抹去。

    如此一来的话,这战斗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这时候他虽然能够看清这无数天地,但却也只能够看到这天地的表象,顶多也就只是看到这些天地的规则法则层而已,更加深入的,冥冥之中的大道,他却就难以触及了。

    而正是因为无法触及大道,这些天地在他的眼中会是什么模样,却就不言而喻了。

    要知道,这些天地,虽然乃是同一种大道衍生出来的,也即是,根基于同一种世界观所衍生出来的。但,表现出来的规则法则层,可是完全不同的!

    除非能够清楚的知道罗帆之前耗费无穷功夫,借助无数则之天地虚影所整理出来的,那关于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的相关函数的存在,否则的话,谁也无法通过这些规则法则层反推出罗帆的大道的情况。

    甚至,也无法找到这些规则法则层之间的共同点所在!

    就像是,这时候的阵亡化身一般。

    所以,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无数天地,阵王就只能够一片迷惘,完全不知道这些天地为何会是这种模样,为何其能够出现在这世界观战场之中。

    不过,在这种迷惘,这种不解之中,他却是又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期待。

    他清楚的知道,出现这种让自己如此迷惘,如此不解的东西,那便代表着,罗帆的世界观之上,有着某种自己所无法触及的根本秘密!

    这种秘密,若是自己知道,将会对自己的修行,自己的成长,有着无比重要的促进作用。

    甚至,若是自己得到了这些秘密的话,反过来,直接凌驾于原来的本体之上,也是指日可待的!

    别的不说,光是这种能够衍生无数天地的特质,就已经让他能够在自己的世界观依然远远比不得本体的阵之世界观的情况下,就在这种世界观的战场之中取得胜利了。

    而一旦在这种战场之中取得胜利,那就几乎代表着,他彻底凌驾于本体之上。到时候,反过来直接将本体炼化,让自身成为本体,让本体成为化身,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已。

    只是,显然的,知道这些秘密的作用和直接得到这些秘密是两码事。

    之前他询问出来的时候,罗帆已经是明确的拒绝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他再渴望得到这些秘密,再渴望自己能够凌驾于自己的前本体之上,也只能够老老实实的,一点点的去挖掘,去研究这些天地,去努力的触及这些天地所隐藏起来的,他所无法理解的秘密而已。

    而且,在这时候,他的阵之天地之中,形势更是在一点点的翻转,自己的天地,正在一点点的失落,一点点的落入下风。

    在这样的情况下,时间,显然已经并不站在自己身边了。

    对于他来说,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都代表着,自己失去了一分一秒是探索时间,也代表着,自己距离那最终秘密的距离,变得更加遥远了。

    “到底是什么秘密?!现在我发现的这些,根本就没有任何联系存在。那么,联系就只可能在更深层!那么,是在哪里呢?是在虚无?还是在大道,亦或是在天地意志?还是在其他维度?”阵王的心中有着无数想法浮现出来,这些想法徘徊着,产生一个又一个可能性,让他变得愈发的疑惑难解起来。

    表面不同,但彼此之间又必然有着某种联系,那么,显然的,那共同点,便必然是在更深层。

    但,表面之下的深层,却是近乎无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