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五十四章 总结规律

第三千三百五十四章 总结规律

    在无限的深层之中,到底哪一种才是变化真正的源头,这显然便是一个谜了。

    所以,在这时候,虽然明明知道那变化的源头在更深处,但阵王的化身对于这一切却依然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这些天地为什么会出现,更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够拥有这么多的天地。

    那一道相关函数,终究只是罗帆灵光一闪之下所意识到的而已。

    事实上,一般的修士,别说是七劫强者级数了,便是八劫强者,九劫强者级数,都没有什么机会意识到这一点。

    可以说,这一道相关函数,正常来说,却唯有真正达到真圣级数,才可能意识到其存在。

    这就像是,道果,正常来说,是唯有真圣级数方才可能真正凝成的一般。

    至于原因,那更加简单,别忘了,罗帆是耗费多少工夫才整理出这一道相关函数的。他可是直接构筑了无穷无尽的则之天地虚影,再耗费无穷无尽的化身,这才勉强得到这相关函数的诸多相关变量的。

    而就算这样,他所得到的这相关函数,距离真正的相关函数,也依然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现在之所以他只是总结出这样的一道相关函数,并不是因为这就已经是那大道与规则法则真正的对应关系了。

    而是因为,这已经是他的能力范围所能够达到的极限了!

    不用多深入思考,光是大概一想,就能够知道,这相关函数,距离真正的,那大道与规则法则层的对应关系来说,依然是差得有点远。

    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总结出这相关函数,能够让罗帆对于世界观有着更深入的理解,能够对自身的世界观的发展方向有清晰的认知。

    但,很难说,这对于他的世界观完善来说,具体有什么意义。

    毕竟,在他真正成就真圣之前,这种相关函数,却是怎么都不可能真正达到那种完美的对应关系的。

    而显然的,若是能够成就真圣,那么,这种完美的对应关系,怕也就会直接浮现在他的眼前。

    如此这般一来,在真圣级数之前,努力的完成这种相关函数,除了增添修行的负担,增添领悟的负担之外,还有什么不可或缺的必要性吗?

    显然的,这种必要性并不存在。

    相反的,浪费时间来领悟这种相关函数,对于修士而言,更大的可能,还是会拖慢他们的修行速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专门为了培养真圣,培养道尊而存在的道尊之路,怎么可能会将这一方面的修行纳入其计划之中?

    而既然道尊之路不将这种修行纳入这计划之中,那么,对于这些依附道尊之路修行的修士而言,他们得到这种相关函数的可能性,显然便变得微乎其微了。

    至于罗帆为何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获得这种相关函数,更大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走的是逆行之路!

    逆行之路,虽然也同样是在这道尊之路的包容范围之内,这道尊之路依然能够给他足够的指引。但,终究不是和这道尊之路完全对口的道路。

    可以说,逆行之路,与这道尊之路所涉及的道路,其实更像是两条大体重合的河流而已,正常来说,两条河流看起来是一体的,但,当有什么分歧出现的时候,这两条河流却就能够瞬间分开。

    所以,他方才能够突破这道尊之路本身的限制,领悟出这种相关函数。

    而这种相关函数,虽然对于真正成就真圣而言,并不是不可或缺的。

    但,那终究是一种唯有真圣级数才可能彻底领悟的玄奥。

    就像是道果一般。

    没有领悟和有所领悟,终究还是会有些不同的。

    没有领悟这种相关函数之时,目光显然便会被那种规则法则层与大道之间的对应关系所限制,无法看到隐藏在表象之下的,无穷深邃的奥妙。

    虽然,这样,其实也足够修士借之不断攀升,不断蜕变,最终成就真圣了。

    但,这种情况,终究还是会造成一些似是而非的偏差。

    原本,是上一条无边广阔的河流的,但在这种偏差之下,所看到的,怕就只会是一条丝线而已。

    像是那些天地的结构,本该是完全遵循正常世界观的,依然是能够从中映照出某种世界观真正玄妙,甚至找到完善自身世界观的养分的。但,因为这种偏差,这些养分,却就会变得难以吸收了。

    毕竟,原本按照那相关函数的话,某一方天地的状况依然是契合某种世界观的。但,因为觉得大道与规则法则层是一一对应的,所以却就会认为,这天地与那世界观根本对不上。

    由此就只会觉得诡异,觉得一切都难以理解……

    而显然的,对于诡异,对于难以理解的事物,再怎么样,都难以将其当成养分吸收的。

    相比之下,总结出这相关函数,显然就避免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有了那相关函数,哪怕是并不完美的相关函数,也足以将无数诡异的天地统合在某种世界观之中,消除那些天地所带来的种种诡异了。

    这样一来,自然便能够轻轻松松的将这些天地所蕴含的种种对自身世界观有益的养分吸收一空了。

    也即是说,整理出这种相关函数,在没有整理出来之前,是巨大的负担,为了整理这种相关函数,可能对修士的修行造成巨大的拖累,可以算是一种得不偿失的行为。

    但,一旦整理出了这种相关函数的话,那么,对于修士的修行,对于修士世界观的成长,便会有巨大的帮助!

    而这,只是看这种相关函数在修行本质上的影响而已。

    在争斗上,这种影响还更加巨大。

    别的不说,光是现在罗帆和那阵王的争斗,就已经足以看出这一点了。

    在将那相关函数展开之前,罗帆面对着经验更加丰富的阵王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节节败退。但,在这时候,在他将那相关函数展开之后,他却就轻轻松松的将阵王逼迫得不得不放弃这化身!

    甚至现如今,其化身都完全没有抱有半点自身能够得到胜利,甚至自身能够逃出生天的侥幸心理!

    由此足以看出在争斗上,这相关函数对于战斗力的提升幅度到底有多么巨大了。

    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翻天覆地的提升!

    想要在无数可能性之中找到真正的可能,那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哪怕是这阵王拥有着自身本体的一切记忆,甚至也拥有本体所带来的一切思维,也依然无法在短时间内从无数可能性之中将那唯一的可能性找出来。

    对于这一点,阵王的化身却是心知肚明。

    因此,在察觉到这一切的根源在更深之处后,他便开始转换方向,开始仔细的比对那一方方天地的表面状况,努力的寻求其中的相同与不同之处。

    借助这种比对,极力寻找其中所可能存在的,某种规律。

    这种做法,却是无法可想之下的唯一办法。

    其本质,其实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在挑鸡蛋一般……显然的,一个普通人是不可能直接看透鸡蛋壳直接发现那鸡蛋真正的情况的。他们所能够做的,就只是按照鸡蛋壳的情况,结合自己的经验,猜测那鸡蛋壳内的蛋液的质量如何。

    这时候,这阵王化身所做的,也类似如此。

    而显然的,这种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确确实实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结果。

    但,无论如何,都只能是一定程度而已。想要真正达到多大的准确性,那却是想都不要想的。

    当然,再怎么样,这都是一种办法。

    哪怕是明知道准确性其实是一般般的,但,一个普通人去买蛋的时候,终究还是会根据自己的经验挑一挑的……

    这时候,阵王的化身也是如此,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他就只能按照自己所唯一能够做的方式,去猜测这些天地之间的共同点……

    而显然的,想要找出真正的共同点,也即是,找出质量好的鸡蛋真正的标准虽然是不可能的,但,无论谁,在看了足够多的鸡蛋之后,都必然会形成自己的认知,自己的理论。

    比如,鸡蛋上有什么痕迹的,就是好鸡蛋……鸡蛋上有什么痕迹的,就是坏鸡蛋……等等等等。

    这时候,对于阵王来说也是如此。当然,相比于一般普通人,阵王所得出的结论,自然是复杂了无数倍,而且看起来也真实了无数倍。

    对于一般人而言,鸡蛋上的痕迹和鸡蛋的质量之间的关系是完全唯心的。只是因为之前他见过一些鸡蛋是这样的,所以就将其当做标准。

    但,对于阵王而言,他所能够做到的显然更多,而且是多了无数倍。

    他能够按照自身对天地的认知,对世界观的认知,将无数可能性展开,再将其一点点的与这些天地的情况对应。

    通过这样的方式,弄出一个似是而非的,乍一看上去根本没有多少破绽的规律出来。

    而这种规律,虽然不可能真正放在所有天地之上都能够说得通,但,至少放在一部分天地上来说,是能够说得通的!

    若是以一个粗陋的标准来看,这样所总结出来的痕迹,其实也就是一种类似相关函数的存在。

    不过,只是那种准确性相当有限,适应范围也相当有限的那种相关函数。

    若是真的将其放在无限的可能性上面的话,那么,这种相关函数,其实也可以让世界观发生无比巨大的蜕变,让其争斗能力获得不可思议的提升。

    若是从本质上来看,这样整理出来的规律,其实和罗帆所整理出来的相关函数,却是并没有什么不同。

    虽然,在准确性来说,一个可能的准确度只是触及到了亿万这个层级,而另一个,可能触及了小数点之后的数千万位……

    但,本质上,两者都并不是真正准确的规律!

    都只是一种真正规律,真正的对应关系的一种近似而已!

    由此一来,自然的,发生在罗帆所整理出来的相关函数之上的变化,当然也就同样能够发生在阵王化身所整理出来的那种规律身上。

    若是按照变量的范围来计算的话,一般修士认知当中的,大道与规则法则层之间的对应关系,是一一对应的关系。

    而罗帆所认知当中的关系,是一种大道可以对应无数种规则法则层。

    而阵王若是整理出来的那种规律,大概却就是一种大道,对应数种规则法则层……

    当然,他所得到的只是结论,甚至只是现象罢了。他自身根本就意识不到,这种对应关系,乃是大道与规则法则层的对应,他只能够知道,这乃是世界观与天地景象的对应而已。

    虽然,在极为根源之处,归根结底的源头还是大道……

    想要将真正的相关函数弄出来,那是无比困难的事情。

    若是阵王真正想要得到那种相关函数,如同当初罗帆所做的那样,构筑出无数从他的世界观所衍生出来的天地,再通过那些天地的状况将那无数变量确定,都不一定能够成功。

    但,想要大概的弄出一个粗陋的规律出来,而且是适应范围不算很大的那种规律出来,那却就是一件相当简单的事情了。

    就像是挑鸡蛋一般,想要通过鸡蛋壳精确的知道一颗鸡蛋的质量怎么样,那自然是近乎不可能的。

    但,若是只是要确定一些简单的规律,比如这鸡蛋壳有没有破,来大概的确定这鸡蛋是不是空的,那就相当简单了。

    几乎是任何人都能够知道。

    虽然,知道这鸡蛋是不是空的,对于挑选鸡蛋来说并没有多大的用处。但,若是鸡蛋的基数足够大的话,终究还是能够避免将许多破鸡蛋给挑出来的失误的……

    几乎是任何人都能够知道。

    虽然,知道这鸡蛋是不是空的,对于挑选鸡蛋来说并没有多大的用处。但,若是鸡蛋的基数足够大的话,终究还是能够避免将许多破鸡蛋给挑出来的失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