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 不同选择

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 不同选择

    而当他浮现出这样的想法的时候,这一片世界观战场,却就已经渐渐崩溃消散,原本真实的世界观,天地,重新变得虚幻。

    而原本虚幻得甚至彻底消失的,那诸天,以及罗帆的那天地,甚至是那道尊之路第六层,却就都已经是重新变得无比真实。

    与这相对的,这阵王的化身,更是感觉到,自己的心中,那属于阵王的阵之世界观,已经是变得相当模糊,而属于罗帆的则之世界观,或者说,与则之世界观相似的某种世界观,却就变得极为清晰。

    虽然,那依然并不是则之世界观的本体,而是显得似是而非的某种诡异世界观而已,真正属于则之世界观的精髓并没有被他获得

    这种种迹象,都代表着,在那世界观战场之中,他已经是彻底的失败了。

    若是他这时候依然是阵王的化身,这种影响,甚至可能彻底破坏阵王的修行根基。

    但,显然的,现如今已经彻底独立的他,这种影响虽然看似惨烈,但对他来说,却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影响。

    相反的,若是严格来说,这甚至反而是让他整理出独属于自己的世界观变得更加的容易起来。

    毕竟,多了一些之前所没有的素材

    “不过,原来在世界观战场之中失败,居然会是这样的感觉,还真是,惨烈”不一会,阵王的化身想法一转,这样想到。

    现在这种状况虽然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本质影响,但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那却就几乎是本质的破坏,足以让其亿兆年的修行完全失去根基,从今往后,都必须为重新夯实根基而努力。

    可以说,修行前途将彻底的无亮。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呢”这时候,罗帆却是笑着问道。

    他的声音,直接穿透虚无,传入了阵王化身的耳中。

    世界观的争斗上一败涂地之后,阵王的化身对于罗帆而言,其实已经是再无半点威胁了。哪怕是,他看起来实力依然和之前差不多,依然是与初入八劫强者级数相当,依然是掌握着之前所拥有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不可思议的手段,也是如此。

    至于原因,很简单,世界观被颠覆,被污染,被扭曲之后,这阵王化身身上就相当于被开了一个巨大的破洞。

    通过这个破洞,能够直接触及其根本,其本源。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他的其他方面再强,他的对手,比如罗帆,都能够轻轻松松的绕过其最强的项,穿过那破洞,直接接触到其根本,其本源,将其彻底的解决掉。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罗帆而言,他自然是再没有半点威胁了。

    这时候,阵王的化身自然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毕竟,若是世界观的争斗无法让胜利的一方获得这样的优势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对这种争斗趋之若鹜难道当其那些在世界观争斗失败的强者没有那种破罐破摔的可能吗

    若是没有这样的优势,他们失败之后,直接就不顾一切的爆发自身的其他手段进行自杀性的攻击怎么办

    因此,在这时候,他却也没有就此攻击罗帆,而是老老实实的道“接下来,我打算先回归第一层道尊之路,重新开始一点点的凝聚独属于我的世界观。”

    “重新回归第一层”听到这话,罗帆点点头,这是一个好选择。

    事实上,这是获得独立的化身最为聪明的选择。在以前,他所遇到的那些获得自由的化身,便几乎都是在最终做出这样的选择。

    作为获得独立的化身,其可以说就是一个全新的个体。

    而这个全新的个体,哪怕是拥有本体那种已经度过六层七层甚至八层道尊之路的记忆,甚至都已经得到了那些记忆所带来的实力,但,他们在道尊之路看来,却是连一层道尊之路都没有经过的全新生灵。

    就像是,他们的本体所生出来的子女一般

    显然的,若是以血肉的一部分来看,修士的子女,却是同样与修士一同度过了一层层道尊之路。但,当那子女出生之后,却就会瞬间被送回道尊之路第一层

    这化身虽然与子女有些区别,但本质上,却并没有什么不同。

    本体的经历,对于其而言,顶多也只是一些虚无的记忆而已,却根本算不得他们自己的经历。就像是,本体的世界观,也并不是他们的世界观一般

    所以,对于这样的化身来说,他们,却是有资格,重新进入道尊之路第一层。

    重新经历一遍他们本体所经历的,那在一层层道尊之路之中的冒险进程。

    而一旦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么,他们也就将暂时安全了。

    道尊之路的层级,将天然的将他们与本体的联系隔绝开来。

    使得他们能够拥有足够长的修行时间,能够有足够多的机会,成长到能够与本体抗衡的程度。

    毕竟,哪怕是八劫强者,能够回归道尊之路第六层,都已经算是相当困难了。想要回归第五层,那更是必须竭尽全力,甚至付出极大的代价才可能做到。

    第四层,第三层,第二层,第一层

    那显然就是其所无法触及的领域了。

    所以,一旦这些化身进入道尊之路第一层,那么,他们的本体越强,他们就越是安全就越是有足够多的时间重新成长起来。

    而一旦等到他们成长起来,重新整理出自己独特的世界观之后,对于他们的本体来说,他们就将彻底的成为全新个体,原来那种本体与化身之间的联系,将会被彻底的斩断。那样的话,他们虽然拥有本体的一切记忆,但却已经就是一个和其他修士没有任何区别的存在了。

    那样的话,他们再遇到本体,却也就没有现如今这般,能够被本体一念之间便彻底抹去的风险了。

    在这时候,阵王的化身正要说什么,忽然眉头一皱,话锋一转,道“我必须走了,本体又有化身派来了。”

    说话间,他心头一动,身体一震之间,便有着一种无形的力量直接将他笼罩。

    紧接着,他的身形一晃,身体就已经是在那种无形的力量包裹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其消失的那一瞬间,罗帆隐隐间感受到一股股熟悉无比的气息,那是属于道尊之路第五层、第四层、第三层、第二层甚至是第一层的气息

    而那种无形的力量,与飞升机制却是相当相似。

    只是,一种是向上,一种是向下而已。

    “看来,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化身的异样了。”这时候,罗帆却是心头一动,这样想到。

    他所想的,自然便是阵王的本体。

    毕竟,若不是意识到化身可能出现异常的话,他却绝不可能这么仓促的便重新派化身重新前来的。

    在世界观战场上的失败,虽然因为斩断化身与本体的联系而没有真正波及到本体。并没有让本体的世界观真正受损。但,再怎么样,这都是一种失败。而这种失败,都代表着其世界观在罗帆面前再无任何隐秘可言。

    如此一来的话,他面对罗帆,天然的,便会有极大的劣势。

    这种劣势,并不是不可弥补,但显然并不是短时间内所能够弥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修士,若是为了讨回面子,重新夺回胜利的话,显然都会先等待一段时间,等到自己将自己失败的劣势重新弥补回来之后再说。

    而绝不可能在这时候,如此仓促的,就派自己的化身重新回来碰上正气势旺盛的罗帆的。

    明明知道这个,但阵王却就真的这样做了,那么,很显然的,他必然是有其他想法,必然是有其他的理由。

    比如,知道他的化身出了问题,急于将化身解决掉,这就是一个可能。

    无数大道符文凭空出现,并开始向着中央汇聚,不多一会之间,就已经是在虚无海洋之上,形成了一名勉强踏入八劫强者级数的修士身形,一个看起来和之前的阵王化身有些不同,看起来形势一名少年一般的修士身形。

    这,便是阵王的另一具化身。

    阵王的化身,与一般修士的化身还是有些不同的。他的化身,本身乃是一个个阵法所具现而成的化身。

    这样的化身,虽然都是属于阵王的化身,但却同样受到不同阵法的影响。

    所以,其形象,自然是都有所不同。

    更是和阵王自身的形象,有着不小的区别。

    不过,显然的,对于劫境强者而言,这种形象的区别,却根本无所谓。到了这个层次,他们辨认其他存在,却怎么可能还是靠着形象来辨认自然都是靠着更深层的气息、气运、本质、甚至是世界观来进行辨认的。

    所以,即便是形象不同,但罗帆依然是一眼看出来,其便是阵王的化身。

    另一具,由更加强大的阵法所转化而成的化身。

    这化身在这时候一眼扫过,便将目光集中到了罗帆的诸天与那天地所在之处,目光穿透一切阻隔,看到了罗帆身前那一片区域。

    那一片之前阵王独立的化身所在的区域。

    “果然是出问题了”这时候,他悠然一叹,面上似乎很是无奈的样子。

    这时候,罗帆的身形微微一晃,就已经是出了依然在融合当中的,那诸天与那一方由无数则之天地虚影汇聚而成的天地之外,来到了这阵王全新化身的面前。

    “好手段啊,没想到,只是这么一小会而已,我的化身,居然就已经是被你给策反了。”阵王的化身看着罗帆,神色有些复杂,道。

    此时此刻的他,却再没有之前遇到罗帆之时那种高高在上,如同一切都在自己掌控当中的态度了。

    “我策反他不不不,这只是你自己的性格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而已。事实上,我所做的一切,甚至都不算是在主动帮助他。”罗帆淡淡的一笑。

    阵王的化身无奈苦笑。

    若是严格来说,罗帆所说的却也是正确的。

    那化身在独立之后,最初的性格,必然完全就是他的性格。毕竟,所有的记忆都是一脉相承的,所有的实力,也都是一脉相承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化身的想法,决定,自然都是根基于他的性格。他会在那种情况下做什么决定,他的化身,便极有可能做什么决定。

    反过来说,他的化身在那种情况下所做出的决定,其实就是他在那种情况下所做出的决定所以,他的化身最终活了下来,并直接逃离,这严格来说,却是他自己的锅。

    “但,你放过了他。”阵王叹息道。

    “因为,你选择了与我为敌,不是吗”罗帆这时候却是神色平淡的道。

    说话间,他身上的气势开始渐渐膨胀起来,隐隐有着一种莫名的压力开始渐渐的压迫在眼前的阵王化身之上。

    之前已经说过,在这时候,阵王对于罗帆而言,是处于极大的劣势的。

    哪怕是这阵王的化身是完整的,圆满的,并不是之前那已经独立的化身一般世界观已经被彻底扭曲颠覆的存在,但,因为之前的种种遭遇,现如今他面对罗帆的时候,却依然是没有多少胜利的希望的。

    别的不说,若是罗帆再一次选择直接进行世界观争斗的话,他便没有什么胜利的希望。

    所以,在这时候,面对着罗帆身上越来越高涨的气势,阵王的化身却是做出了一个最为理所当然的选择。

    他,转身就走。却是,直接选择逃离,选择远离罗帆,远离罗帆的力量,远离他所可能带来的危险至于原先的那种先解决罗帆,避免罗帆在成长到八劫强者级数之后可能给他带来的威胁这种事情,现如今他却已经不愿意去想了。

    那种威胁,现在已经不必再担心了。因为,现在,他就已经是自己的威胁了

    阵王化身的逃离方向,是直接脱离这道尊之路第六层。当然,并不是重新回归道尊之路之外的战场,而是,向着更下层渗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