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四章 不爽

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四章 不爽

    成就二阶伪圣之后,这盟主的实力比起当初已经增强了不知几百倍,悍然冲入那雷海之中,却就让那雷海瞬间被引动,无限威能开始从四面八方向着他扑过来,与他释放出来的威能对碰在一处,让这整方天地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在这瞬间,极高的虚空之上,那一个座位天地意志载体的漩涡在缓缓的旋转着,种种一般生灵难以理解的情绪在这时候不断的从那漩涡之中扩散而出,隐隐间影响了整方天地,影响了这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一切力量,一切规则,一切法则,乃至,时间空间!

    随着这种变化,在这天地当中存在着的,无数不被天地大劫煞气影响的生灵都感到自身的心灵深处有着无数灵光不断的闪烁,使得他们现桎梏自身道行境界提升的种种因素似乎已经变得脆弱了许多,似乎只要自己有心便能够轻松的感悟到让自己得到突破的种种奥妙,甚至让道行境界都在这过程之中以肉眼可见的方式不断的提升着……

    其中,这已经是二阶伪圣的盟主,同样如此。

    这时候,他单独直面天地大劫所构筑的一波劫数,那所承受的压力之大,足以让任何伪圣心生恐惧。

    如此恐怖的压力作用在这伪圣身上,对他的影响之大,不言而喻。

    在这瞬息间,这伪圣就感觉自己每时每刻都走在生死的边缘,那种生死一线的压力使得他的心底深处时时刻刻的有着无数灵光不断的爆,之前罗帆所传授他的种种玄奥在这瞬间开始不断的浮现出来,并以乎想象的效率转化为他的修行领悟,最终推动他的道行境界开始不断向上攀升。

    最终,在耗费了十几天时间,终于艰难的顶过这无边雷浩的攻势之后,这二阶伪圣已经悍然突破了一个境界,从二阶伪圣跨入了三阶伪圣!

    当然,虽得到了这样的突破,但他的状态却显得如此狼狈。

    其身躯早已是完全破碎,整个看上去就像是由无数细沙混合在一处形成一个人形轮廓一般。

    若不是他乃强大的修士,而是正常生灵的话,这样的状态早已是让他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过,这种若是显然并没有生。他终究还是强大的修士,这种状态虽狼狈,但终究也不会危及他的生命……

    不多一会,那无数碎片开始重新粘合,让他转眼间就已经是重新恢复过来,身形看起来重新变得完完整整,再无半点狼狈之像。

    “果然是天地大劫啊……”感受着自身相比于几天之前的巨大进步,这三阶伪圣苦笑起来。

    他却是有着上一次天地大劫的经验,知道唯有在天地大劫之中,突破方才会如此的轻易。若不是真正的天地大劫,他方才哪怕是有着那么多的灵感,领悟到那么多的修行道理,最多也不过得到肉眼可见的进步而已,而绝不可能直接突破境界!

    虽艰难的帮助这一方天地度过了一波劫数,但这显然并不是尽头。

    甚至,他方才顶过去的,也不过是这天地所遭遇的那一波劫数的一部分而已。在其他位置,在他所伸手不及的诸多位置,那天地大劫所施加的种种攻势,已经是完全改变了天地的形势,让这整方天地看起来已经是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已经是陷入了毁灭的倒计时之中了……

    而且,在他的上方,无边的煞气更依然在开始凝聚,转变,酝酿。显然是随时可能将又一波的劫数激出来……

    面对着这样的场景,这三阶伪圣显然不可能各太多的思考自己的情况。很快的,他就只能将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投入那天地大劫之中,投入这天地可能遭遇的,新的攻势,新的破坏之中去了……

    在这天地的众生艰难的帮助这天地度这第二次天地大劫的时候,在另一处虚空的深处,正闭关修行的断世猛然间有所感应,紧闭了数十万年的眼睛缓缓睁开。

    “怎么回事?似乎天地有了剧变产生……怎么回事?!”他这样喃喃着,眼神一闪,感知向着外界散出去。

    他现如今已经是绝望者,在这整方天地之中,他只是比起罗帆要差,相比于哪怕是这天地之中现如今最强大的修士都要强大不知多少万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感知只是稍稍一扫而已,却就已经是将这整方天地的形势都看得清清楚楚,瞬间面色大变,忍不住站起身来。

    “天地大劫?!怎么会是天地大劫?!在推算之中明明还需要两三亿年才可能降临的天地大劫为什么会在这时候降临?!”他的面色无比难看,身形一闪,直接就冲出了自己的殿堂,跨越无限阻隔,直接来到了正常的时空之中,出现在当初罗帆所在的那一处位置。

    那一处这个时候已经是陷入无边破灭,甚至连正常时空的状态都无法保持,显得无比混乱,好像是所有因素都已经混合在一处的诡异景象……

    这天地所遭遇的第一次天地大劫便是在他的前身的指挥之下所度过的,虽现如今他已经是完全失去了前身的记忆,但对于这种如此恐怖的劫数他终究还是会有一些烙印残留在心灵之中。

    此时此刻,陷入这种混乱之中,那种隐藏在心底的烙印瞬间激出来,让他忽然间明白了该怎么做。

    心中微动,他顺手一扫,周围弥漫着的无边天地大劫的煞气便忽然被疾扫一空。

    随着这些煞气被扫空,那原本弥漫在这周围的那无穷混乱同时被完全镇压,让周围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原本的模样,却终究不再是那种好像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了。

    不过,他虽已经是绝望者,神通威能无比强悍,但相对于这第二次天地大劫来,终究还是微不足道的。

    所以在这时候被他清扫出去的那些煞气却也不过是遍及周围数十万里的区域而已。

    对于这区域之外,那天地大劫的煞气却依然在滚滚翻涌,甚至在不断的压迫着他的力量,想要重新侵入被他清扫干净的那些区域,重新将这一片区域陷入那种绝对的混乱之中……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断世的面上神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果然是第二次天地大劫……到底是因为什么?!”他这样想着,心灵深处忽然闪过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端坐于宇宙中央,似乎整个宇宙都在围绕着其旋转,天地宇宙的一切奥妙都是从他起始的去无上存在……罗帆!

    却是,以他对于这天地的认知,能够做到这一步,将原本还有两三亿年时间才会降临的天地大劫提前引降临的,似乎也就唯有自己那至高无上的老师了……

    随着这样的认知,他感知出,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探测而去。

    只是一转眼间,他便现了那一处与这里相距不知多少万光年之外的一处极为平静的区域。

    他与罗帆的关系相比于这天地之中任何生灵都要亲近许多。在这瞬间却就现了这一片区域之中存在着罗帆的痕迹……

    当下哪里还不明白罗帆便在那里?

    心中微动,他化作一道遁光冲天而起,转眼间便跨越了不知多少万光年的距离,来到了这一片看起来极为寻常的普通山脉之中,直接找到了在那群山之间,好似是已经与群山完全融合成为一体的那一座茅草屋。

    虽已经是绝望者,但他与罗帆之间的差距却依然是无比巨大。

    他这时候看到那茅草屋的感觉,却是与之前那诸多修士看到这茅草屋的感觉差不多,同样是感受到一种无法想象的震撼,似乎修行的根源便直接摆在他的面前,让他在恍惚之间领悟到了许多以前所想象不到的奥妙,隐隐间有不知多少灵感出现在他的心底,让他似乎要抓住某种突破的线索了一般。

    不过,他终究是绝望者,想要突破成为至高皇者显然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若是真的这样简单,这个境界也就不会叫做绝望者了……

    所以,虽然获得了一些线索,感觉自己似乎要抓住某种突破的机会,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获得突破,终究还是在境界微微鼓荡一番之后,重新稳定了下来。

    “果然,你还是被惊动了。”这时候,一声悠然的叹息传入了断世的耳中。

    听到这声音,断世就感到难以言喻的熟悉感涌上心头,一种莫名的敬仰与孺慕让他原本冷峻的神色忍不住重新变得平和下来。

    这声音显然便是他的老师,也即是罗帆的声音!

    眼光一闪,他就现了在那茅草屋前方坐在木桌之前品茗的罗帆。

    瞬间,原本的焦急,疑惑,甚至隐隐的愤怒都已经是完全消失了。他身形一闪,直接来到罗帆面前,直接拜倒,进行见礼。

    “弟子参见老师。”他老老实实的这样行礼道。

    罗帆只是一笑,道:“起来吧,我看你现在心中似乎很有疑惑吧?”

    听到这话,这断世点点头,道:“确实,弟子心中确实是有着无数疑惑。”

    “比如?”罗帆笑道。

    这断世站起身来,咬咬牙,道:“比如,这第二次天地大劫,是否是老师提前引动?”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罗帆依然是一笑,神色显得相当悠然的道。话间,又抿了一口香茶,只感到口齿生津,全身上下都被一股暖流所浸润了。

    心中微动,他顺手一拂,前方便出现了另一个茶杯,茶壶主动上前,在那茶杯之中注入飘满清香的茶水。

    “来吧,先喝一杯茶冷静一下吧。”之后,他便道。

    听到这个,断世愣了愣,虽然着急话,但还是听从了罗帆的安排,接过这茶杯,将这茶水一饮而尽。

    相比于罗帆只是感到周身被暖流浸润而已,断世的反应却就大得多了。

    在这瞬间,他就感到体内的力量疯狂翻涌,无边的玄奥凭空产生,不断的注入他的心灵之中,他的力量之间,让他恍惚之间就感觉到自身的境界在疯狂的提升,隐隐间似乎接触到了一个让他梦寐以求的境界!

    好一阵子,他方才从这种疯狂提升的状态之中回过神来。

    微微感应,他不由得大为震惊。

    他现如今的道行境界相比于喝下这杯茶之前却是要提升足足数倍之多!虽尚且没有突破绝望者这个等级,依然并非至高皇者。但提升幅度之大,却已经是让他做梦都想不到了。

    “多谢老师成全。”断世当下连忙谢道。

    罗帆依然一笑,道:“现在可曾冷静下来了?”

    断世愣了愣,接着点点头,道:“确实,弟子已经冷静下来。”此时此刻的他与之前相比却是多了许多清明,似乎原本笼罩在自己头顶的乌云已经完全散去,那种在自己心底一直催促着自己的那种紧迫的感应更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

    此时此刻的他,感觉上就像是重新回到了当初在罗帆座下听讲之时的状态,外界的一切对他来似乎都已经再无任何意义了一般。

    随着这种改变,他的思维变得比起之前活跃了不知多少倍。

    原本质问罗帆的想法在这种清明的思绪之下,就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后怕。

    “方才,是天地在影响弟子?”他有些艰难的问了一句。

    罗帆点点头,道:“这是自然。你再怎么也是这一方天地所创造出来,自然是被这天地当成自己的一部分。现在这一方天地遭遇到天大的劫数,自然是需要凝聚所能凝聚的一切力量,你又怎么可能例外?”

    断世面上神色变得莫名的难看起来。

    道理是这个道理,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他也是乐见其成。但,这种事情放在自己身上,他却就没有那么容易接受了。

    毕竟,他虽是在这天地之中诞生的,可以算得上是这天地所创造出来的生灵,对这天地有着责任,有着义务。但,他毕竟已经不是诞生之前那种单纯的力量而已了,现如今的他,已经拥有了独立的自我意志!

    这种独立的自我意志,让他排斥其他一切对其进行干涉的因素,哪怕,这种干涉是来自这一方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