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八章 风云突变

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八章 风云突变

    若是按照这混沌盟主自己的意愿,他应当再等个几千年,等到他们集合整个联盟的力量所祭炼出来的这一件法宝真正圆满的时候方才动手。而不是现如今这般,这一件法宝不过是刚刚成型,距离圆满依然有着一大段差距的时候便动手。

    不过,这混沌联盟能够成型,这其中的诸多生灵能够得到这么大的提升,甚至这一件法宝能够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便炼制出来,都是靠着那天地大劫的威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生灵哪怕是拥有着独立的,完整的灵智,也不可能违逆那天地大劫的意愿的……

    这一件法宝圆满与未曾圆满之间的区别就在于破绽的存在。

    正是因为这一件法宝尚且没有圆满,方才使得在催动这一件法宝之时还需要众多操纵者的身影在那法宝之上浮现出来,甚至能让人看到在这种操纵之中的主次强弱之间的变化过程!

    若是这一件法宝是真正圆满的话,他施展威能之时,不单单再无这种种异象出现,便是那威能也将更加的圆润,更加的无迹可寻……

    这种差别对于一般修士来说自然是算不得什么,便是展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无法抓住这弱点。

    但,对于那些真正的强者来说,这种痕迹的涌现,却就是将自己的把柄直接送到对方的面前了。

    若是对方反应够快,对力量、威能的操纵能力足够强大的话,甚至能够直接通过这种痕迹直接将种种攻击送入这法宝内部,送入这一个这混沌联盟的成员所待着的这个空间之中,直接攻击这些生灵的本体!

    虽说,这即便是攻击进来,那威能也会受到层层削弱,最终无法让这些生灵受到多致命的伤势,但终究是一个破绽,是一个正常修士应当极力避免的,弱点。

    不过,显然的,在天地大劫的意愿之下,无论这混沌联盟的生灵怎么个想法,都只能遵循而已。

    相对于那霸主联盟之中的诸多劫数化身已经完全被劫数所同化,自身的灵智被压制到了近乎没有的境地,这混沌联盟之中的生灵的灵智几乎完全不受天地大劫所影响,依然保持着完整的思考能力。所以,在这时候,虽说看到自己的法宝已经取得了上风,似乎压得那至高联盟疲于奔命,但这盟主的心底却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毕竟,他自己能够看出来的东西,他相信天地大劫也应当心中有数。

    又怎么会不知道再等待几千年引动这法宝的效果会好千百倍?

    既然如此,这天地大劫居然要硬生生的逼迫他们动手,这岂不代表着在某个层面上,天地大劫已经是落入了某种下风?

    正是因为这种下风,方才逼迫得这天地大劫不能再有之前那种耐心,方才让它不得不逼迫他们在并不完美的时机采取行动!

    心底虽然有着这样的想法,但这盟主显然不可能在这时候说出来。

    甚至,连面色都不敢有太大的变化。

    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伤士气了……

    若是其他生灵知道这个事实,说不定便会使得他们无心催动这法宝,使得原本就已经存在的破绽变得愈发的巨大,让他们死得更快……

    这一件法宝与另一方的霸主联盟的诸多霸主遥遥相对,形成了这整方天地之中煞气的两个核心,隐隐间有着难言的共鸣开始出现在这两者之间,使得两者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沟通,不断的转换,隐隐间就让这天地在这过程之中随着不断的震颤起来。

    整方天地之中充斥着的无尽煞气因为这两个核心的出现,如同忽然间得到了升华一般,各方各面的表现都猛然提升了一个级别。

    这使得原本与这煞气还能够保持平衡的,正常天地的种种,却是被这煞气冲得节节后退。

    那至高联盟所构筑的诸多堡垒,更是在这过程之中疯狂的运作,无穷威能,无限力量,无尽的神通不断的从这些堡垒之中激发出来,开始疯狂的冲击那煞气所形成的攻击大潮!

    在那虚空深处的至高殿堂之中,断世这时候已经陷入烦躁之中。

    两个联盟忽然间同时动手,同时用他之前所想象不到的手段来碾压守护天地的诸多堡垒,这对他来说却是如此的突兀,以至于让他无法直接采取有效的反应来调动这一方天地的力量来将这些攻势瓦解……

    毕竟,他虽是绝望者,却也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对于这种如此突兀的攻势,他在没有研究清楚之前又怎知晓该如何应对?

    可以说,这时候那众多堡垒能够支持下来,没有第一时间崩溃,已经算是这至高联盟之前的准备极为完善,那些堡垒之中预备的种种力量、威能、神通相当的有效了。

    一个个堡垒所释放出来的力量、威能、神通被不断的消耗着,每一座堡垒的光芒看起来都在不断的减弱。

    而在堡垒守护的区域,也有着越来越多的位置被煞气所侵蚀,最终改换模样,开始攻击这天地之中尚且支撑着的那种种。

    整方天地的形势看起来已经是在走向崩溃,走向绝灭。

    一种无法言喻的绝望情绪在众多生灵心中浮现出来,这是一种看不到出路的一种绝望。

    而这种绝望更是那煞气的最爱,在这种绝望产生之时,自然有无数煞气自然而然的通过这些绝望侵入那些生灵的心灵之中,不断的同化这些生灵,使得这些生灵成为天地大劫一方的力量,开始加入对这天地的攻击大潮之上。

    这种变化,使得这天地的崩溃趋势忽然加速了数倍。

    恍恍惚惚之间,整方天地已经是绝大部分陷入了灰暗之中,只剩下那一座座堡垒以及其周围的一小片区域方才能够保住那种完整的光芒,保证那些堡垒内外的生灵依然如故……

    而这种形势,也在不断的崩溃着。

    在那无尽煞气的碾压之下,便是这些仅剩的光芒,也在不断的收缩。

    让那众多堡垒本身的威能,也在随之而开始衰落,最终造成其所形成的整个防御体系在面对那煞气之时,显得愈发的无力起来。

    “看来,这个时机其实也算不得多差……”在那一件奇异的法宝内部,那混沌联盟的盟主这时候稍稍松了口气。

    眼前这样的形势几乎已经形成滚雪球的效果,那天地的败势似乎也已经是陷入了无可挽回的境地,这使得他原本存在着的担忧开始渐渐的消退了。

    就在这时候,整方天地各处忽然有着奇异的震颤浮现出来。

    这些震颤是如此的怪异,与之前那煞气形成的完整体系所产生的震颤格格不入,但却同样的明显,极为诡异的,让一切能够感知到这震颤存在的存在都能够清楚分辨出这种震颤与其他震颤的分别!

    随着这种震颤,丝丝缕缕的奇异光华随着在那无数已经被煞气所完全侵蚀的区域深处爆发出来。

    这些光芒虽说极为微弱,但却拥有不可思议的柔韧度,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是将那些昏暗劈开,显露于外,就像是在黑暗之中点燃一点烛火一般!

    这点烛火虽小,但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却象征着希望。

    在这瞬间,不知多少已经被煞气所侵蚀的生灵从心底点燃一点莫名的希望,开始渐渐的与那煞气的侵蚀对抗起来。

    这种对抗虽然不算强,那种直接便将煞气的影响完全驱逐的效果更是半点没有。

    但,光是这种对抗的存在,却就已经是让那些被煞气影响的生灵再无法继续之前的行动,使得那弥漫整方天地的煞气失去了补充力量,最终造成这煞气在与这一方天地本身的力量对抗之中,优势开始渐渐消失,让那整体的形势开始渐渐走向均衡……

    “这是什么?!”那一件奇异的法宝之中,混沌联盟的盟主在这时候眼中现出无法置信之色。

    在他的眼中,这整方天地现如今的任何变化都巨细无遗的映照出来。

    这种忽然浮现出来的烛火自然也同样是被他看在眼中。

    只是,正是因为看清这个,他方才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东西……

    “是老师……”在这时候,于那至高联盟之中,断世却是大喜过望,只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喜悦从自己的心底涌现出来。

    断世可以说已经得到了罗帆的传承,对罗帆的力量、手段,都是熟悉无比。

    在这时候他却是一眼就看出来,此时此刻这些出现在整方天地之中的那无尽的烛火赫然便有着自己老师的气质!

    换句话说,这烛火的出现,赫然便是自己老师的手段!

    在这瞬间,他之前对罗帆不出手所产生的种种芥蒂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敬服与惭愧。

    敬服于罗帆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候能够起作用的这种种准备。惭愧于自己居然会不相信自己的老师,居然会以为老师不愿意出手……

    瞬息间,他就像是在无边的绝望之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擎天巨手一般,原本绝望的情绪转而化作无尽的希望。

    那因为绝望情绪而变得混乱的思维也重新变得灵动起来。

    随着他的思维变得灵动,原本他所视而不见的许多东西重新印入他的眼帘。

    “原来弱点就在这里,没想到我之前居然会对此视而不见,逼得老师不得不动手,我实在是太不孝了……”断世在这瞬间面上显现出一种恍然而又后悔之色。

    他的目光直接锁定了在西南方向那一件奇异的法宝之上,那正在变幻不定的,混沌联盟的盟主的身形上!

    显然,已经是注意到了这一件法宝的破绽所在……

    而这时候,本该对此作出激烈反应的那混沌联盟的盟主对此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的悬浮着,依然按照之前的步骤操纵着法宝,让法宝如同之前那般引动无边煞气对前方那光柱进行冲击而已。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这时候他的心情纷乱不休,已经是陷入了一种难以想象的震惊之中了。

    “他不是天敌吗?!为什么会帮助这天地?!这样的话,我又算什么?!只是他磨练这天地的磨刀石?!……”这种种纷乱的想法在这时候不断的从他的心底深处涌出来,最终冲散了他的一切思维,冲破了他的理智,让他对外界的反应变得无比迟钝。

    显然,他作为得到天敌青睐的存在,在看到这一方天地之中到处冒出来的那诸多烛火之时也已经是清楚的感觉到,这些烛火之中,拥有天敌的气息!

    换句话说,这乃是天敌的手段!

    而天敌的手段,居然会在这时候处在帮助这天地的立场,这显然让他有种被背叛,或者说被抛弃的感觉……

    “终于抓住你们了……”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一把无比宏大的声音忽然在这法宝内部的时空之中猛然响起。

    随着这一把声音,这法宝内部的时空开始疯狂的震颤,其中的规则法则,时间空间,能量物质,都在这瞬间被撼动,整个空间好像化作一片落入狂暴海洋之中的落叶一般,似乎随时可能倾覆,随时可能毁灭!

    这样的变化,让这生灵猛然从那种混乱的思维之中回过神来。

    同时回过神来的,还有着原本将自己思维沉寂,将一切力量都寄托在他身上的那其他诸多混沌联盟的成员!

    “怎么回事?!法宝被打破了?!”一声声怒喝从各处响起,在这整片时空之中不断的回荡起来。

    那混沌联盟的盟主在这时候瞬间就把握住了形势,面上神色惨变。

    因为,此时此刻他赫然发现,那显现在法宝之上的虚影已经是被完全固定住,而那虚影与这时空之中,他们这诸多生灵之间的虚幻联系更是被某种诡异的威能给具现化出来,并疯狂加强,最终形成了一条通道,一条连通这一个时空与外界天地的,通道!

    这显然只代表一个事实,那便是,这一件法宝并不圆满的弱点已经被对手发现,而且,被利用到了极致!

    “给我破!”在这瞬间,他顾不得那天地大劫的催促了,暴吼一声,法宝本身释放出去的无尽威能猛然内收,疯狂的冲击这由虚化实的无形通道,想要将这时空与外界天地的联系完全截断。